笔趣阁 > 妙手生香 >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袒护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袒护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接电话的人并不愿意对林栋透露身份,也不肯说明艾本尼现在的状态,林栋立刻就感觉到了其中的不对劲,恐怕艾本尼最后还是没有听从他的劝告。

    挂掉电话之后,他摇头长叹了一声,又拨通了阿卜杜拉的私人号码。

    “林教授,您好。”这次很快就接通了,电话对面阿卜杜拉的声音充满了疲惫和压抑,这样更确定了他的猜测。

    他便也没再在这时候去询问艾本尼的情况,转而问了问了阿卜杜拉身体状况,阿卜杜拉明显是心不在焉地跟他交谈了几句,便各自挂断了通讯。

    “你这是怎么了?”眼见挂断电话之后,林栋脸色显得有些沉重,一旁的孙钰赶忙开口询问原因。

    林栋摇头苦笑,嘴唇一阵蠕动,用传音的方式跟她道明原因。

    “情况未必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而且,你也已经尽到了提醒的责任,他没有听进去,也怪不了他人。”得知原因之后,孙钰脸色也变得沉重了不少,轻叹了一声开口劝解。

    “是啊,可能没我想象的那么严重。行了,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还得去参加会议。”

    林栋再次苦笑,故作轻松地附和了一句,只是他很清楚,事情恐怕没这么乐观。闹出这事,两人也没有什么性质继续玩乐了,意兴阑珊地回到房间休息。

    只是左右也就几个小时,一条王储突发重病生命垂危的头条,就迅速在各大国际媒体网站上刊登出来,头条上还附带着一个相当模糊的视频。

    视频是在很远的地方偷拍的,再加上天色已晚,视频内容也模糊不清,只能勉强看见一些黑衣保镖围成一团,行色匆匆地护送着什么东西从一个豪华的房间里出来,最后进入了一辆汽车扬长而去。

    如果仔细看,还是能够看到里面被围住的应该是一副担架。

    当然,担架上面到底是谁,根本就看不清楚,只是报道却言之凿凿地肯定担架上的人是艾本尼,后面还说明了他能这么笃定的原因:他一直等到最后,参与这次沙特权贵举办的狂欢派对的客人里,只有艾本尼没有走出来。

    而后更是详细地解释了一下,这种只有权贵来参加的狂欢派对的性质,无非就是男人最喜欢的一种活动呗。

    “还真是够狠的!”看完之后,林栋脸色一沉重重地哼了一声,能够这么准确地把握到派对内的信息,这如果没有人通风报信根本就不可能。

    “你的意思,这篇报道的出现,是出自同一个人的手?不可能吧?他这么做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孙钰也是眉头一阵紧皱,她当然知道是林栋的话是什么意思,可是她却是有些不敢相信事实会是这样。

    “对手的品行不端,是不是更凸显出自己的高大上?是不是能模糊焦点?让一些怀疑自己的人,将注意力分散开来?从而能给自己赢得更多的缓冲时间?”

    林栋再次

    (本章未完,请翻页)

    冷笑一声:“而且,怎么会这么巧?类似的派对是第一次举行吗?那为什么以前就没有出现过类似的报道?艾本尼一去参加就让他逮了个正着?至少,他的动机是最充分的不是么?”

    孙钰一阵默然,她是世家出身,见过的斗争同样不少,只是她所经历的斗争,真没有这样残酷过。

    随即林栋关掉新闻,迟疑了一会之后,他还是拿起手机拨通了阿卜杜拉的私人号码,好一会电话才接通。

    “酋长阁下,有什么是我能帮得上忙的吗?”接通之后,林栋开口说道。

    对面好一阵沉默,最后才传来阿卜杜拉沉痛且愤怒的声音:“多谢林教授你的关心,艾本尼已经回归了真主的怀抱。”

    “很抱歉。艾本尼的死因是?”林栋默然了一会,接着又开口问道。

    “初步检查结果是,突发心衰导致死亡。”

    “如果可以的话,我能不能来送送艾本尼?”

    “可以,我会派人过来接你。”沉默了许久,阿卜杜拉才开口答应,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半个小时过去,螺旋桨的轰鸣由远及近,一台直升飞机缓缓停在停机坪上,接上林栋两人又再次起飞,一路来到了久美拉清真寺内。

    这时的久美拉清真寺已经被许多守卫给包围,主要任务就是阻挡那些如同鬣狗一般闻讯而来的新闻记者。

    下了飞机,孙钰就被拦了下来,这边的葬礼除了至亲之外的女性,只能在门外等候。

    之前在飞机上,已经有人跟他们讲述了一番葬礼的禁忌,孙钰也没说什么,冲林栋点了点头,便在一名工作人员的引导下,前往等候的区域。

    林栋则换上送上来的白色长袍和头巾,跟着另一名工作人员,前往寺内的礼拜堂。

    此时王室的人,已经全部聚集到了这里,礼拜堂里,只有一些压抑的啜泣声,显得异常肃穆宁静。

    艾本尼的尸体,此时已经被一袭白布给包裹好了,头朝着穆斯林的圣地方向躺着。

    眼见林栋到来,阿卜杜拉对他点了点头,又回过头去,将视线停留在艾本尼的尸体上,眼神中充满了哀伤和悲痛,整个人仿佛瞬间老了几十岁。

    而艾本尼的生母大王妃,是在他人的搀扶下才勉强能够站稳,眼神像是一片死灰。

    林栋过来的目的,一是为了参加艾本尼的葬礼,二则是想要弄清楚艾本尼的真正死因。经过他的治疗,艾本尼怎么可能就这么突发心脏病而死?这不是搞笑么?

    他先是小声劝慰了阿卜杜拉和两位王妃几句,而后就迈步走到艾本尼身体旁边蹲下,手掌上顿时浮现出一层淡淡的丹元力,既然之前艾本尼就是被魔药所害,很可能导致他死亡的还是魔药。

    而魔药中蕴含的魔力,只要受到一点刺激,就会表现出一些异状出来,那样艾本尼到底是不是死于被害,就一目了然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眼见他的手就要碰到艾本尼的时候,一条干瘦的手臂突然出现一把抓在他的手上,阻止他即将做出的举动。

    “林真人,请不要打扰亡人的安宁。”

    阻止林栋的自然是萨曼德总穆夫提,在场的也只有他有这个能力阻止。

    他的声音很小,也只有林栋能够听得见而已。

    那边哈登自从林栋进来,就一直有意无意地注意着他的举动,看到他要去接触艾本尼的尸体,他眼瞳微微一缩,而后又迅速掩饰过去,眼神中重新变回了沉痛和哀伤。

    光是萨曼德这个举动,林栋就知道,他恐怕已经明白了艾本尼的死并不简单,他看着萨曼德脸色微微一沉道:“你应该知道我这么做是为什么。”

    “亡者安宁不容打扰。”萨曼德根本不接他的茬,语气平淡却又坚定。

    林栋看了他一会,眼神骤然变冷,而后手掌上的丹元力透体而出,没入了艾本尼的身体之内。

    转瞬间,也就萨曼德和林栋能看到的气雾,便从艾本尼的尸体中冒出,这正是魔力和丹元力接触带来的变化。

    那么,艾本尼的真实死因也就再无疑问了。

    见林栋如此执意要刨根究底,萨曼德那张平淡的老脸终于有了些许变化,眉头微微一皱,冷声道:“人已死,这么做毫无意义。”

    “确实毫无意义,只是,我不想艾本尼死得不明不白罢了。”

    这一连串的举动,实际上也就是短短一瞬间而已,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怀疑,他又重新站起身来,冷冷地跟萨曼德说道。

    “我希望我们的友谊能维持下去。”萨曼德再次开口,这次带上了些许的警告的意味。

    “你这是在维护一个杀人凶手么?”

    “我不知道有什么杀人凶手,可是我知道,失去一个儿子,和失去两个儿子,哪种伤痛会更大。”

    听到萨曼德这话,林栋胸中的怒火立刻就被浇熄了,用余光扫了一眼脸容憔悴无比的阿卜杜拉和大王妃,而后沉叹了一声甩开萨曼德的手开口道:“我不会管你们内部的事情,却也不准备跟你们维持什么狗屁友谊。”

    说完,他一把甩开萨曼德的手,迈步走到人群中不再说话。

    此间的葬礼讲究三日必葬,也就是说从死亡到下葬最多不超过三天,一般是早亡午葬晚亡晨葬,也不用棺椁不立墓碑。艾本尼的葬礼也不例外,当天晚上,阿酋众联邦酋长就赶来了。

    第二天清晨,艾本尼的尸体就在几个兄弟抬着葬入了公墓之中。

    萨曼德作为代表念过了祷文,艾本尼的尸体就被埋入了墓穴中,随后送葬的人每人抓起一捧土撒到墓穴里,最后填完土,一场葬礼也就结束了。

    葬礼结束,林栋就再没兴趣待在这里了,特别是看到一些人表现出来的哀痛,让他感觉极为反感,生怕按耐不住自己的脾气动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