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妙手生香 > 正文 第三章 尖酸刻薄恶婶婶

正文 第三章 尖酸刻薄恶婶婶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李月寒再出来的时候,手上却多了一个土黄色的信封。

    走到林栋面前,李月寒将信封递给林栋:“喏!”

    “李姐,这……”看着李月寒递过来的信封,林栋没有接,只是呐呐的看着她。

    “小家伙,跟我还客气啊?”李月寒俏脸一板,扯过林栋的手,硬生生将那沉甸甸的信封塞进他的手里。做完这些,李月寒眉头轻展,几分妩媚的气息令林栋看傻眼,笑着说:“就当是李姐借你的,等你有钱了再还我,先把你妹妹接过来再说吧。”

    “恩!”林栋重重地点头,对李月寒的恩情铭记在心,来日一定厚报对方。

    ……

    ……

    两天后,一辆出租车在一栋住宅区停下,林栋从车中钻出来,抬头看一眼这高楼,目光有些复杂。

    走进电梯,按下数字,不一会儿,电梯在十二楼停下。看着面前这紧掩的门,林栋按下了门铃。

    “谁啊?”不一会儿,门里传来熟悉的声音,而后门打开,一张老实巴交的脸出现在林栋眼前。

    这张脸带着几分诧异与惭愧,呐呐道:“小……小栋,你怎么回来了?”

    “叔。”林栋对着他笑了笑,又说:“我回来接妹妹。”

    “接……你婶婶她……哎!进来吧!”林爱国似乎想说什么,只是几次中断,最后只是化成一声悲哀而愧疚的叹息声。

    林栋不以为意,笑了笑。他知道自己这个老实巴交的叔叔在家里没什么地位,家里的大小事务全都是婶婶那个强势而尖酸刻薄的女人说了算。

    “谁来了?”还未进屋,就听见婶婶那尖细的声音。

    林爱国脸色带着几分犹豫,呐呐道:“是……是小栋回来了。”

    “他?这个讨命鬼,他回来干什么?”

    一听见是林栋回来了,婶婶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惊叫起来。而后,就看见她那肥胖的身躯,快速从房间里冲了出来。上下打量着林栋,婶婶撇着嘴角,拿腔拿调的问道:“你回来干什么?”

    “我回来接我妹妹去横州。”林栋强压着心中的邪火说道。

    “接短命鬼去横州?”婶婶哼了一声,嘴里的话越发恶毒起来。

    她不屑地瞟了一眼林栋,看着林栋那穷酸样,忍不住冷笑连连:“好啊,接她走也行,不过之前说的一万块可一分不能少!想白吃白住那可不行!”

    林栋听她口中一个又一个短命鬼,眼中带着浓浓的怒火,手紧紧的握成拳头。

    林爱国也觉得自己这个老婆说话做事都太过了,饶是以他畏妻如虎的性格,也忍不住说:“阿丽,你……过分了!”

    “我过分了?我怎么就过分了?”林爱国还没怎么指责她,婶婶顿时发飙了。肥硕的手指着林爱国的鼻子,盛气凌人骂道:“你那短命鬼的兄弟带着阿芳那个短命鬼去阴曹地府享福了,把一个短命鬼一个讨命鬼给撇给我,我还没说他们过分,你反倒指责我过分,你还有没有点良心?亏我为这个家忙里忙外……”

    婶婶这话越说越不像人话了,林栋可以忍她叫自己讨命鬼,可偏偏这女人得寸进尺,居然对已经逝去的人还如此称呼,这让林栋如何能忍?

    “闭嘴!”林栋铁青着脸,对着那正叫嚣着的婶婶怒吼一声。

    这一声吼,倒是让婶婶吓了一跳。

    看着林栋那凝重如乌云泼墨般的脸色,饶是以她泼辣的性格,也忍不住向后退了几步,躲在林爱国的身后,怒骂着:“好你个讨命鬼的白眼儿狼,我跟你叔叔含辛茹苦地照顾着你那个短命鬼妹妹,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这女人撒起泼来,还真是一把好手,无理愣生生还能赖出三分理。

    林栋向前一步,听着婶婶那刺耳的声音,忍不住冷笑起来:“呵呵,好一个含辛茹苦!我妹妹住在你家多年不假,可你那点心思你当我不清楚吗?要不是看中我父母留给我们的祖宅,你会收留小雪?只怕我们变成乞丐,你在街上见到也会躲得远远的吧?”

    林栋的话让林爱国惭愧的低下头,不敢与林栋那愤怒到极致的眼睛对视。而婶婶也有些畏惧,却强撑着,叫嚣着:“你个白眼儿狼,我……”

    “够了!”林栋怒喝着,又上前一步。

    婶婶见状,急忙向后退,唯恐林栋动手打她,嘴上却不饶人的叫着:“你个白眼儿狼,你想干嘛?还想打我不成?……林爱国,看看你的好侄子,现在反了天了,连我都想打!”

    “阿丽,你就少说两句吧!”林爱国对这个泼辣且蛮不讲理的女人算是怕了,不过他也感觉到林栋目前的状态,自己的婆娘要是再口无遮拦,只怕他真会动手,于是劝林栋道:“小栋,你就别跟她一般见识了,她……就这样!哎!”

    林栋虽然恼急了这个蛮不讲理的婶婶,但也知道将林爱国这个老实巴交的男人夹在其中不太合适。狠狠的盯了一眼婶婶,头转向一边,却没发现自己的妹妹,说:“叔,小雪呢?”

    “她……”林爱国呐呐道,半晌才说:“我带你去看吧。”

    说着,就朝着门外走。

    林栋紧跟其后,心中却猛然一痛。“我也去!”见着叔侄俩下楼,婶婶也急忙跟上。

    当林栋跟着林爱国下了楼,看到眼前的情况,林栋忍不住鼻子一酸。<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