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夏之剑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侠客 七

正文 第六十四章 侠客 七

PS: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85_85249欧阳轩已经快被玩疯了的太叔萱折磨得欲哭无泪,刚重新做的烧烤炉子,因为物品架不合适,不得不重

    新来过。好好地百亩草坪,如今又要种植花草。河边的百年的垂柳,因为柳絮的问题,要面临重新栽种其他树种

    。女兵的营室太小,要重新扩建。这一切都让欧阳轩头大,这里的每一处建筑每一棵树都是欧阳轩和羽林军一点

    点的建造种植起来,都有百年的历史。欧阳轩不得不耐心劝导,才让过于激动的太叔萱平静了下来,开始研究这

    里的独特海产,还有欧阳轩雕刻的精美贝壳。将挂在室内的贝壳雕饰全部收集在一起,和欧阳铎你一见我一件的

    坐在院中的草坪上分割战利品,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对于太叔萱没心没肺的性格,欧阳轩很喜欢。至少不会有其他外戚之事,如果太叔萱提出为太叔渊或者

    太叔氏其他族人谋些福利,欧阳轩肯定不会拒绝。但是太叔萱却从来没提过,看他那样子甚至连想都没想过。欧

    阳轩都想好准备把澳州的铁矿一部分拿出来给太叔氏家族经营,这就是一个聪明的家族。

    手中有一封来自夏谷的密信,是张氏打着皇后的旗号,在京城的商界呼风唤雨,欺压良善,有愈演愈烈

    之风。欧阳轩把这封密信交给刚刚上任的黄庭忠,“仲轩,如何看待此事?可有不流血的方法化解之策?若是朕

    处理,则会又是一场腥风血雨。用朕手中的剑惩恶扬善”。

    “陛下雷霆手段只适合立国之初和恶行过甚者,以达警示之的。如今国事生平,此法只会引起民众恐慌

    ,而失去其根本。此事臣以为,即是商道,就用商道之术还之,如遇违法之行,则有府衙出面判之。如遇上阻,

    才需陛下出面阻止”。

    “哦?仲轩只是匆匆一看,就有此想?”。

    “回陛下......”黄庭忠又要躬身施礼回话,欧阳轩打断道:“仲轩不必在朕面前客套,与李慕将军、

    彭飞将军、唐德总督同等,可直接与朕说话”。

    “陛下,属下习用的乃是陛下所授的过目不忘,一目十行之术。只是属下常习用,已是臻熟尔”。这个

    特殊的图像记忆法是欧阳轩在特种兵训练时必须的科目,欧阳轩又将这种方法毫无保留的教授给如今的羽林军将

    士。

    “陛下,这张氏无外乎想通过商途获利,以资其以皇后外戚入朝参政,再以政养商。华夏律法严禁贪受

    贿赂,但陛下常说:三倍之利可是人无视法律,十倍之利可使人胆敢藐视一切律条。如其入朝参政,则需陛下尽

    快查实灭族除之。现如今只是商道,臣下以为可用陛下手中的聂氏一族威压,至其破产。如若悔悟,则会销声匿

    迹,如若不悔定会用更加卑劣之法应对聂氏一族,陛下可暗中护之,寻其罪事,交由府衙而除之”。

    “好一个借刀杀人之计,只不过这个刀,朕不打算用聂氏,天下皆知聂氏势大,恐其畏惧,如若朝中有

    人透漏其幕后为朕,则会远之。朕就借仲轩之计,用全新的族氏,以聂氏为后盾,羽林军为护卫出面行事,遇上

    之事羽林执腰牌断阻”。

    “还是陛下之计甚妙,臣下有些疏漏了”。黄庭忠嘴上微微一动回道。

    这一幕正好被欧阳轩看到,哈哈一笑,“你也是越来越圆滑了,没了往日棱角。此事恐汝早已想到了吧

    ?只是非要朕说出口。以后在朕和羽林军前莫要如此,有错之时不惜力博”。聪明人之间对话就是很简单,黄庭

    忠执手施礼道:“臣下知错,以后定会改正。只是陛下方案中尚有些疏漏,就是当今皇帝和皇后的态度。如若皇

    帝知此前状况,要处置张氏定会带着皇后暂避一时,采用欲擒故纵之法,诱其犯事,再行捕之。如若皇帝不想过

    问此事,则完全可应其事,以示皇恩,如若两者皆办,则皇帝陛下有废后之意。另此封密信虽是通过羽林中转,

    但未具其名,臣下以为此信为皇帝陛下所写,而交于羽林或者是皇帝故意放出风声,引起羽林斥候注意,而依风

    言所奏。这就看皇帝陛下下一步行动”。

    这一番话说完,欧阳轩在心里已经竖起一万个大拇指,这他妈的就是诸葛托生前世。早知道他有如此智

    谋,何必再羽林军中从一名士卒做起,回头再找鲜于顺算账,有如此能人居然留在自己麾下做了参事。心里想的

    ,嘴上不能说,点点头说道:“仲轩所言极是,朕这里有个出面与张氏商斗人选,即是前些时日在新奥求见朕的

    詹州冯氏,现如今应该还在聂氏府上,明日带朕腰牌前往,安排此事。至于商战,朕还是有些无助,还是请聂盛

    委派高人助之,金钱物资供应皆由聂氏暂时支应,事成之后一并算之。至于冯氏酬劳就由聂氏商谈。仲轩,依你

    看可还有缺漏?”。

    “陛下,臣以为,如冯氏可靠,亦或其心向善,可用其为西部印、兴、詹、曼、牧、束六州牧商由其打

    理,可做陛下又一商抚”。欧阳轩笑着摇摇头道:“其能力应是不错,能在十名侠盗要挟之下见朕,足见其有过

    人之处,以后其发展也就任由其自身所能。至于西部六州牧商,朕先留着吧”。说完看了看还在湖边和欧阳铎疯

    玩的太叔萱。

    聪明人,有些事情无需点破,即刻会意。“太后族氏本应有所求,如今皆是沉默,臣下听闻,其在夏牧

    场管驿也卖与牧人打理,只是供应些物资尔。这等族人其智甚高,陛下无需多虑,在不违律法前提下,只需稍加

    恩厚即可”。

    “嗯,也只好如此了”。说完拿出自己的腰牌,递给黄庭忠。“代朕先将此事办了,一切全由仲轩全权

    定夺”。“诺,臣下领命”。

    现在的欧阳轩才感觉自己轻松了许多,身边有个得力之人让自己身心轻松了不少。自此一个传说一样的

    人物也就此走向了前台。一个一生颇多传奇故事,且对欧阳轩忠心耿耿的能臣,后人称为智神,去世后位列功勋

    亭第五位。后文还有其单骑闯曹营、三水关百卒退汉军、火烧华阳谷等经典桥段。

    第二日一早,欧阳轩起的很晚,已是日近中午,没办法,一个小老虎非要一个虎宝宝,焉能早起。欧阳

    轩起床后,揉了揉腰,匆匆洗漱完毕。带着正在草地上和树熊玩耍的欧阳铎简单吃了早餐,至于太叔萱还在呼呼

    大睡,也就不管她了,自有她的爪牙伺候。来到湖边摆上烤炉,侍卫递上钓鱼器具,“今日朕就不教你他事,只

    是专心钓鱼。这里的鱼甚是难与上钩,你可要做好准备,今日餐食可就吃这钓上的鱼虾”。“铎儿明白。定不会

    辜负祖宗所托”。

    小家伙像模像样的接过钓鱼器具,到处寻找鱼食。“陛下怎么没有鱼食,这要如何钓?”

    “朕教过你,鱼之喜好,就用朕教你的方法与朕钓来。这里的鱼为肉食者多,你可酌情办置”。

    小家伙听完,起身回到烤炉前,在物架上刮了一小块肉,回来在湖水中反复鞣质,又蘸了些湖泥有反复

    鞣制一番。方才放到鱼钩上,甩杆扔到湖中。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等着鱼上钩,欧阳轩则是在湖边的一个水洼里用

    手抓了一条小鱼,弄死挂到鱼钩上做饵料。两个人就静静的坐在这里,眼神不辍的的盯着鱼漂。足足半个时辰,

    欧阳铎才钓上一尾小鱼,宰杀之后,又找来多个鱼钩挂到鱼线上,都从鱼嘴放进小鱼腹中,再稍微抻拉一下让鱼

    钩刚刚在鱼身上露出个头,再甩杆送饵入水。欧阳轩就在那里看着小家伙表演,对于他这种方法,欧阳轩太熟悉

    了,都是户外抓鱼时常用的方法之一,看着他弄,欧阳轩仿佛看到了后世在山沟里用别针钓鱼时的情形。

    这个方法欧阳轩也从未教过他,看来还真是聪明的主,一点就通。至于让鱼钩突出鱼身这是欧阳轩没想

    到的。正在欧阳轩盯着鱼漂想心事之时,通传侍卫急匆匆赶来,递给欧阳轩一封夏谷羽林基地发来的密奏,用的

    是代码书写,墨迹尚未干,应是那边口述,这边书写而成。代码翻译过来为:帝与今早知会内阁,月中携后南巡

    闽粤桂滇黔五州,政务交尚书令周安与内阁统领;另昨日帝拒张后堂弟操办铁路一事。

    “好一个黄庭忠,果真是料事如神,朕服矣”。欧阳轩心情甚好,得一神抚,就是老天最大的恩赐。对

    黄庭忠内心里再次伸出万个大拇指。正如黄庭忠所料,这是欧阳旦的欲擒故纵之计。转过头见鱼鱼上钩,一边操

    持鱼竿,一边对通传侍卫道:“将此信送至华通商社黄参议,传朕令与黄参议,命其全权处之”。“诺!”

    欧阳铎一脸茫然地看着欧阳轩,他也扫到了欧阳轩手中的信件,上面的符号的内容他很想知道。欧阳轩

    见此,也是微微一笑,说道:“这是朕和羽林军间的密文传递,非羽林中人,得此信也是枉然。你就别琢磨了,

    还是看看你的鱼竿吧,再一会儿,就要划船去寻了”。

    等大家费力将这个不知名的大鱼拉上来时,欧阳轩都感到莫名其妙,这个湖水用的橡胶坝前后拦截,为

    了防止这里撒中的淡水鱼外流,还有细密的金属网拦在橡胶坝上。但是这条明显是舌骨鱼的一种,怎么会跑到这

    里。而且居然长得足有五斤重,看来再怎么防范,都有抵不住大自然的修补力量,欧阳轩这次也算是领教了。

    下午欧阳轩才带着吃饱喝足的欧阳铎回到宫室,在院中太叔萱正领着女兵在修剪草坪。对于爱干活,欧

    阳轩当然会有奖励,又做了一顿丰盛的海鲜晚餐,这次照样是风卷残云,欧阳轩真觉得这些女人就是饿死鬼投胎

    晚上黄庭忠从东阳回来,一同来的还有冯庚。当冯庚在书房见到欧阳轩时大礼参拜,双膝跪与欧阳轩面

    前,“草民冯氏庚见过太上圣皇陛下。新奥,草民有眼无珠。请圣皇陛下责罚”。

    欧阳轩看看黄庭忠,见他点点头,欧阳轩明白其中的含义,这是要给自己建立一个体系外的势力。“平

    身吧。新奥之事,是朕有意隐瞒。不怨得你,只要替朕办好京城之事,朕自是不会亏待与你。你去招募些忠心之

    士,送与华通商社船运部培训,事成之后,朕赠你一艘巨型铁甲货轮。以后多多替朕打探些市井之事,告知全国

    任意一个华通商社铺面即可。你可知?”

    冯庚起身,拱手到:“黄参议已和草民说过,能为陛下办事,乃是草民三生幸事”。

    “嗯,汝与朕之间的联系要紧守秘密。行事不得嚣张,默默做生意,闷声发大财。朕保你能成为华夏第

    五个豪族”。欧阳轩深知许之以厚利作用,远比其他更能收买这些商人人心。说完欧阳轩看看黄庭忠,见其微微

    点头。

    “草民谢过圣皇陛下,定当誓死效命陛下,严守圣皇机密”。

    欧阳轩微微一笑,说道:“冯氏暂且退下,朕与参议还有要事相商”。“诺!”冯庚躬身领命退出了书

    房。“仲轩此人可靠否?”,“回陛下,臣观此人心善多机,为人忠厚。即是失误,其也只是只知聂氏隐秘,不

    知其他”。“嗯,那就好。仲轩办事朕放心,今早闻皇帝携后出行。足见仲轩所猜不错,朕甚是佩服。自即日起

    就随侍朕的左右,朕就敕封仲轩为吕国公,封地在宋州吕郡(今菲律宾吕宋岛北部,是欧阳轩按照后世的叫法起

    的名字,在后文很多地名都是按后世名字所起),加封仲轩为羽林参军”。说着将桌上写好的诏书副本交给黄庭

    忠,将正本交给执事侍卫昭告天下。

    这是华夏立国以来封的第七个国公,这种待遇不是谁都能享受的,而且还是有封地的国公,在华夏也只

    有此一人而已。“臣无功,不敢受此功勋,还请陛下收回成命”。“仲轩即是朕的参议,又是羽林参军受得起此

    功勋。朕意已决,不要再议了”。

    “陛下,即是如此臣领受。谢陛下!”说完大礼参拜欧阳轩。

    “平身,明日朕欲启程南下逆阳,会会那些游侠”。

    “陛下,此事不及。臣以为可暂缓几日,待钟司马成事之后再起身也是不迟”。

    “成什么事?给朕说说”。

    “陛下,臣给钟司马一计。以诱敌出洞,一举而擒之,陛下在安然前往,即可一睹钟司马号令武林之风

    ”。

    “也好,就依黄参议,朕就在此多呆些时日。也正好教教铎儿。可曾得知这些游侠为何再次如此疯狂?

    ”。

    “回陛下,今日臣从聂盛和钟司马处略有耳闻,如今民间有传闻当年澳州荒漠之中有适合造利器的陨铁

    ,只是路途遥远,需要大量物资储备方可到达,所以这些游侠身无多资,才会四处劫掠,已有部分人深入荒漠之

    中,听传闻说此次武林大会胜者将会获得百斤这种陨铁”。

    “这个风言似乎不能引起他们如此疯狂,只是陨铁尔。锻造之难,不是当世炉具所能承受。为何还要如

    此疯狂?”。

    “回陛下,听闻这些陨铁如今在大陆诸州一两可换黄金百斤。听冯氏言,当初挟持他的游侠以得到近百

    斤此种陨铁。苦于无商贾通关凭证,才会有挟持之为。另从多家商贾中,都有游侠夹带物事”。

    “哦,当年制定澳州货物通关,只是为了这里生态而不得已为之。未曾想给商贾带来了些烦恼。再者这

    里铁矿甚丰,为了不致乱开乱采,才定此制”。

    “陛下臣以为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这些陨铁到底为何用,是何人发掘,目的为何”。

    “还不是为了炼制,找人炼制方是背后之人的目的”。欧阳轩说完,想起件事来,从衣兜内拿出一个黄

    豆粒大小的那个银色陨铁。递给黄庭忠,“应该就是此物。一会儿随朕去杜力巴人那问问此种陨铁用途”。

    “要是能得炼制之法,这幕后之人就将浮出水面,到时......”黄庭忠拿着陨铁仔细观看,说道,话音

    未落,欧阳已经拉着他往门口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