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夏之剑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侠客 四

正文 第六十一章 侠客 四

PS: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85_85249来人欧阳轩不认识,一位身形壮硕的中年人,一身青色棉布袍子,圆脸,浓眉,颧骨眉骨较高,矮鼻子小眼睛,身后还有两名文弱的年轻人。来人见到欧阳轩时躬身一礼道:“在下詹州影郡冯氏庚见过贵主”。

    “哦?冯先生你我素昧平生,为何来见?”

    “在下常年往来澳州、麻州做些牛羊、香料和珠宝玉石生意,只是近些年来常受匪盗、风潮之患,甚是苦恼,昨日听闻街市传言,阁下手下颇有些能人。惩治匪盗游侠如戏耍小儿,特来拜访,求得一二”。

    冯庚说话时,欧阳轩眼睛紧盯着其面部表情,想从脸上的一丝表情变化探得其真实来意,但欧阳轩还是失败了,这个冯庚一脸的真诚,眉宇紧缩,似有难事,说话的语气平和揉缓,很难从中判断出有异。听完冯庚的来意,欧阳轩微微一笑道:“不知冯掌柜从何处得知某有此等能人?”

    冯庚听完,从袖袋中拿出两封书信,递给欧阳轩说道:“这是庚早年走商印州之时结识的一位老友,在前日离开新奥远游时留在庚店铺的书信,其中一封是留与贵主内人之书,庚未得见”。

    欧阳轩很是好奇的打开那封拆开的信件,上书:庚友致善:许久未见,泓甚思之。今日云游澳州过港,幸见豪船巨舰,其主麾下雄才豪聚。友可求之,今得闻该主居于新奥天桥驿,其内人,乃吾幼徒,忠良之后。已书一封,或可能助友业。友常言空有凌云志,奈何天不遂人愿。此次或可为难得机遇,友可拜之。今登店门,得知友三日后方到,泓与今日夜间乘船回印州,欲巡游红海之地。特留书两封,一封与友,一封与幼徒。泓拜上,华夏百一十七年五月十二日。

    落款用的是欧阳旦最近三年规定使用的新的记日方法。另一封信蜡封的完好无损,欧阳轩将信件交给侍卫说道:“将此信交于夫人,看完后让夫人来客房一叙”。“诺!”

    侍卫习惯性的做出了标准的军姿,被欧阳轩瞪了一眼,灰溜溜的跑出客房前往后院。如无外人,这些侍卫什么称呼,什么礼节都可,但有外人之时,只能用平民间的礼节和称呼,这也是侍卫最难适应的。冯庚看罢,微笑着说道:“阁下部署恐是军伍下来之人吧?甚是难得”。

    欧阳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笑一下带过。又和冯庚闲聊了一些商业上的事情,太叔萱才急匆匆拿着信赶来。将信交到欧阳轩手里,看了一眼冯庚,说道:“相公,师傅与我们到的第二日放走,又与师傅擦肩而过”。欧阳轩简单的扫了一眼信件,书写的也很简单:萱儿我徒,今有为师挚友詹州影郡冯氏庚,欲求圣皇庇之。还请徒儿助之。另南海之乱,也是为师所为,只为圣皇警之。如圣皇知警,天下可安,为师亦可安心前往他处。泉州匆匆一别,甚是挂念。汝夫为天异之人,自会吉人天相。如再有他事,为师定会再出手相助。师鸿致,华夏百一十七年五月十二日。欧阳轩看完将信交还太叔萱,说道:“难为师傅如此厚爱,即是师傅所托,某也不是吝啬之人,这就修书一封,冯掌柜前往东阳城,找华通商社,出示此信,即会得到其助”。

    说完欧阳轩命人拿来纸笔,用最快的速度给正在东阳负责为克州基地采买物资的聂盛写了一封书信,最后落款时欧阳轩用了和聂盛商量好的暗码。在信纸背面同样书写了一串暗码,这串暗码也只有羽林军内部人方知何意,其他人看来不过就是一串符号而已。将书信交给冯庚,说道:“拿此信去即可,只是如今麻澳宋州正处之中,还是等安定之时再去不迟”。

    冯庚手有些颤抖的接过书信,对于经商之人,没有不知道通华商社,经营着华夏的全部铁路、船运、瓷器、电力、橡胶、钱行、钢铁,同时也经营着原本独家经营,最近才放开的棉花、玻璃、茶叶、纸张等商品中的高端产品。不说别的,单单一个钱行就有敌国之富。乃是华夏百年来四大富豪家族之首,民间传闻与圣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若是能得到通华商社的协助,单单是运输便利一条,就足可以横行华夏。

    冯庚再三拜谢之后,才激动地离开客栈。临出门前,欧阳轩注意到冯庚身后的两名年轻人两只手虎口处都有厚厚的茧子。就在他们刚出门,欧阳轩叫过几名侍卫,在耳边言语几句,几个人领命后,转身翻墙远去。太叔萱对欧阳轩做事从来不问,在她心里欧阳轩就是万能的。欧阳轩转过身问太叔萱道:“信上的字迹可是师傅亲笔所写?”。“没错,师傅的字迹我还认得的。即是是模仿也是很难,尤其是书写日期时,师傅习惯用草体,一笔带过。一般人想要模仿很困难,怎么陛下怀疑有诈?”。

    “嗯,只要你确定书信是师傅亲笔所为,朕就放心了。这天下知道你师父的还有谁?”

    “只有爷爷和兄长,再无他人。师傅说除了陛下这个挂名的弟子之外,还有几个弟子,都早已过世。师傅曾经最自豪的就是韩信,现如今最自豪的就是你这个挂名的弟子”。

    “哎,只是一直无缘得见,甚是遗憾,朕恐这个冯庚此行是受人胁迫。真看此人脸上虽诚然,但有焦虑之色”。

    太叔萱突然想起什么事来,一把拉住欧阳轩的胳膊,“陛下好似刚才说过,要亲临厨事的”,太叔萱砸吧着嘴说道。“对对,朕说过,自是要办到。去让人买些海鲜和牛肉来,朕要亲手为你们烹制。瞧你们昨天晚上吃的,哪里还有味道”。太叔萱伸伸舌头,做了个鬼脸,拉着欧阳轩直奔客栈的后院。

    日上三竿,太阳在北侧的天空将整个澳州烤得有些炙热,在太阳炙烤下看似平静的小城内,却上演着一幕幕悲欢离合。

    后院里欧阳轩做了一桌子海鲜大餐,光大龙虾就买了百多个,欧阳轩看着头都大,至于牡蛎、蚝、鲍鱼就跟不要钱似的成筐买,还有很多欧阳轩都没见过的鱼类、贝类,更是不计其数,太叔萱将游轮上驻守的女兵全部叫过来,百号人挤在不大的客栈后院,各自忙活着自己手中的活计,有点火的、清洗的、有给欧阳轩打下手的,还有太叔萱和欧阳铎在那里分派任务。整个后院忙了热火朝天,对于欧阳轩不认识的海鲜,还是交给从外面请来的师傅烹制。那几名外请的厨师一来到后院也是发蒙,首先这里的有一群年轻貌美伸手矫健的神秘女子,还有就是欧阳轩出神入化的刀功,再有就是这里的食材都是上等中的上等,雪花牛肉,上等的香料,从来都没见过的大号龙虾,超大的螃蟹,这里的一切都让他们阵阵的发蒙,这得是何等富豪之族才能享受得起。“即是聂氏家族的族长也未必能做到如此豪华,某生平有此一遭也是幸事”,一名年长的厨师于是说道。

    在旁边的女兵听到后,将手上的刀具耍了一个花活,扔置到案板之上,撇撇嘴说道:“聂掌柜也只配给我家主提鞋”。吓得这几名厨师赶紧闭嘴,开始老老实实的干活。一群人整整忙活到未时方才弄满了三张大长桌,欧阳铎坐在第一张桌子下手位置,拿着筷子在那里盯着满桌餐食直砸吧嘴,坐在对面的太叔萱几乎也是同样的动作。从厨房里出来,欧阳轩解下围裙交给客栈伙计,坐到桌前,大声喊道:“开餐喽!”。早已经迫不及待的欧阳铎赶紧伸手抓起了一只龙虾,太叔萱也是不示弱。“都慢点,以后这东西怕你们看到都会烦”。话音刚落,一名早上外派的侍卫一路小跑过来,在欧阳轩耳边轻耳语道:“陛下,属下有要事”。

    欧阳轩点点头,用手指示意其去客房等候,然后起身对太叔萱说道:“都慢些吃,不够再去做。我有些要事要办,你带大家吃着,今日可以饮酒,早已备好,欧阳轩一挥手,有几名侍卫抬着几坛子就从厨房出来,置于桌边的酒坛架上。

    欧阳轩转身来到客房,那名侍卫躬身施礼道:“陛下,属下刚刚探明,冯掌柜却为人所挟持,且不是一朝一夕。而是自从此次离开詹州府邸后即被人挟持,此次冯掌柜来见陛下是其执意要求而为。另属下探明挟持冯掌柜共计十人,其中两人已被属下审讯控制,余者尽在监控之中,还请陛下示下”。

    “可探知他们是何人?有何目的?”。“回陛下,尽是游侠,为取钱财前往逆阳,利用其商队贩运金沙,还有他们在在荒漠中寻得的陨铁,因无通关文书,只能挟持商队贩运”。

    “召集人手,将八人网尽。审讯后以海军巡查之名交由官府。哦,对了即是游侠,想必会些武艺,就此废之吧”。“诺!”。这名侍卫领命后将黄豆粒大小的一块陨铁放到案桌之上,退出了客房。

    欧阳轩拿起陨铁,看了看,很是特别,一般陨铁都是黑色或者红色,而这块陨铁是一种银白色,分量较其他陨铁要重,在明亮的光线下,反射的阳光在墙上投射出五颜六色的光带。经过百多年对陨石的了解,欧阳轩初步判断应该是一种铱合金。也没太在意,随手装进衣兜。

    院中太叔萱领着女兵吃的正在兴头上,酒一点没动。欧阳铎正对着一个超大个螃蟹发起攻击,对于这些久居内地的人来说,海鲜确实有足够的诱惑力。欧阳轩身边的侍卫和羽林军由于常年四处各地奔波,对这些海鲜早已经失去了兴趣。看这些人吃得欢,也都是笑笑罢了,想想自己当年也曾和她们一样。欧阳轩回到桌上,挑了只螃蟹,拿起桌上的剪刀、一点点的吃起来。

    这顿大餐整整吃了一下午,日头偏西之时,方才一个个揉着肚子,开始收拾残局。也剩下很多海鲜和烤肉,都送给了客栈里的伙计。

    晚上掌灯时分,派出解救冯庚的侍卫才返回,有一人还受了点轻伤。经过他们详细描述整个过程,欧阳轩才知道,这些游侠确实不一般。若论单打独斗,可能他们有胜算的机会。但若团体作战,五个羽林侍卫完全可以应付十倍之敌。如今有人受伤,就足以说明这些游侠绝对不是一般人。“人交给官府没有?”。“回陛下,因天色已晚,属下将所擒获之人审讯后关押于海军军营之中”。

    “速带朕前往,朕要看看是何人能打伤朕的羽林军”。“诺!”。

    欧阳轩在侍卫引领下,直奔城中的海军军营。十名游侠被捆绑在地牢的木柱之上,几乎每个人的四肢都无力的自然下垂。这些羽林侍卫都是欧阳轩一手教出来的,选择的都是干净利索的挑断神经,而不是肌腱。简单的看过这些人,也没什么特别之处。早上和冯庚一起来的两人赫然在列,欧阳轩从一名海军士卒腰上抽出匕首。一边摆弄着匕首,一边走到两人面前说道:“尔等可知罪?”。

    两个人无力的摇摇头,说道:“洒家实是不知何处得罪贵主?军商勾结就不怕圣皇天军惩罚?”

    欧阳轩脸上瞬时露出一种狰狞的微笑。“某平生最恨的就是为恶之人,本欲将尔等交由官府查办。但天不遂人愿,还是要某送尔等归天”。欧阳轩的话音刚落,注意到这些人脸上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神态。“某看了尔等供状,行的都是极恶之事,如此轻松的送尔等归天,岂不是对那些受害者不敬?你们中都谁是官府缉拿要犯?”欧阳轩话说的很是严厉,百多年来养成的上位者语气可不是一般人能学的来的。这十名游侠纷纷耷拉下脑袋,旁边的侍卫上前补充道:“主公,属下与官府行文比对过,这些游侠除一人外,余者皆是刑部通缉要犯,尤其以他为首,曾在冀州、辽州为恶十数年,手上有人命案数十余”说着手指指向了那个刚才还质问欧阳轩的游侠。欧阳轩看看那名游侠,叫过站岗的一名海军,“速去寻块大石板”。“诺!”

    欧阳轩又询问了哪个是未被刑部缉拿的游侠,走到那名游侠身前。用冷峻的眼神盯着他,“你还算有些良心,某就先送你上路吧”。说完手上的短剑一晃,已是深深从后脑枕骨下方的位置刺入小脑。这名游侠立毙而亡,欧阳轩没有再看这名游侠,而是抽出短剑,挥手让侍卫将这名游侠从柱子上松绑下来。“明日一早将其尸首连同这些人的尸首和供状,一同送交官府。以后再有此种恶人,可先斩后奏,我不想让畜生多存活一时”。

    “说的好听,贵主不也是持枪凌弱。这个世道胜者王侯,败者寇,强者生,弱者亡,何来善恶?善恶,不过是儒文弱夫口舌之词尔”。那名刚才还在反驳自己的游侠,如今看到同伴就这么轻易被杀掉,反倒激起了他心中的豪气,一套游侠常用的说辞脱口而出。

    已经走到前面的欧阳轩,慢慢回身,用鹰一般的眼神盯着这名游侠,“若按你所说,那这世上还会有人的存在吗?人之所以成为人,就是因为有这个”。说着手指头指了指头,接着说道:“人生而平等,后天分工不同,而有力之强弱。为兵将者力强艺弱,为匠者艺强势若,为商者势强力弱,为官者智势皆强,力艺皆弱,为农者衣食父母也,弱不示之有不强之处,是人皆有强处,只因意不同尔。你等持强凌弱,不过是以力搏之术欺凌他人此所短,尔等说说此与牲畜何异?”。欧阳轩的这番话也是百年来自己亲身经历所总结,所以他总想着要用自己的强势保护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国家兴盛。

    话音刚落,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好一个强弱之论,某深领之。只是阁下行事未免有些违律”。话音刚落,一个黄?色的身影飘然而至。欧阳轩身边的侍卫已经操枪在手,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来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