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夏之剑 > 正文 第十四章 战后

正文 第十四章 战后

PS: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日上三竿,除了值卫的哨卒,其他人都还在沉睡,兴奋过去就是极度的疲劳。有着丰富户外经验的欧阳轩很明白其中的玄妙,没有让郎誓和校尉叫醒士卒,他们需要休息,命军中宰人(厨师,由太宰令委派负责军队饮食,三国之前战争期间王侯领兵,厨师是不允许私设)和屠者(屠夫,同宰人),宰杀烹制彘和羊,让医官去药铺收购些何首乌、老虎姜、三七等中草药,放入汤中一同烹制。

    中午时分左骑校尉满载而归,整整三千辆车的粮食。“回报将军,属下不辱使命,与淮阳湖北岸码头,截获吴楚军粮万石,斩杀运量吴楚军千人,获卒数百,得悉吴楚军粮屯于泗水入淮西北岸,七日万石一运”领兵校尉来不及卸甲,单膝跪地报道。“好,好,下去吧,餐食后于功曹处报禀功劳”。“传郎将军、随军主簿与汝阴县令”,身边的护卫应诺而出。片刻功夫三人报名而入,汝阴县令从军粮一进城就已经带着役卒过来听命。“县尊,此次所获军粮,某打算由汝阴县暂入库,主簿,如此妥否?”,“一切由将军定夺”。“嗯,烦请主簿写奏疏与丞相,禀明粮食去处,示下如何处置,随同本候奏疏一通800里加急报于陛下。郎将军命已餐食完毕兵卒留取所需军粮,余者送至县谷仓”。“属下领命”。三人领命推出营帐。

    欧阳轩没有休息,巡视一圈营地,拿出一张很大的白纸,对照平板里的地图,详细的绘制了一幅吴楚国地图。对着地图反复研判后续的行军路线和作战方案,找来纸张用最快的速度将作战方案写了一份,竹筒加密封装。又写了一封关于所劫军粮和战俘处置的奏疏,一同交于随军主簿。鸿翎急使不是自己能派动的,属于丞相府兵曹麾下,只能由随军主簿调动,擅自调动鸿翎急使或者冒充鸿翎急使视同造反,这个制度执行最严苛的就是西汉、唐朝和宋朝,都有专职的腰牌,执腰牌才能在驿站换马休息,才能与任何时候通关放行,朝廷只接受有腰牌的信使,无腰牌按假传军讯论处,不管你有没有奏折或者将军信件。等信使拍马疾驰而出后,才下令明日卯时造饭,辰时出发。

    受伤的兵卒在白狼照顾下,轻伤的基本恢复,重伤的也已无大碍。晚上欧阳轩将黄色晶体炸药重新切割,组装上拉发绳。大块一斤,小块一钱,欧阳轩总有一种感觉,要碰上大麻烦。

    三天后长乐宫温室殿。

    刘启案几上放着数封军情急报,今天刘启很高兴,脸上洋溢的笑容能融化在场的所有人,陶青、张鸥、萧胜、卫绾和刚刚赶回来的袁盎心情同样被这喜庆的氛围所感染,脸上也挂着笑容。“丞相速拟诏,扈候封邑增加至万户,副将郎誓封平山候,食邑500户,所有羽林军卒爵升三等。另命汝阴县委派徭役送粮与洛阳敖仓”。“臣领旨”,“大汉有如此良将,幸甚!幸甚!万卒剪灭数倍之敌,开国以来只有楚王信有此霸业”。“陛下,臣闻,功高必傲,其心必异,须防之”,袁盎站起来拱手说道。“奉常此言差以,扈候东归与汉室,虽短,除躬身与岐黄,就只锻训亲卫,与聂氏弄些陶朱之术,与朝中诸人亦无往来,短短数月,其富虽巨,也只与封邑之民所惠,与开国诸王甚异。虽传有妖术,亦传其师为前秦玄微子(鬼谷子别称)师侄,有些异能之术尚可理解”卫绾适时战起与殿中拱手禀道。“中尉,你我刚就任,此事还需查明,在言及此事,不可听信民间传闻”萧胜也起身拱手道。刘启摆了摆手,制止了就此事的谈论。“诸公,战时莫就此事再有言论。扈候所奏朕尽准,丞相速办,另将此封军情及密奏转交太尉,拟诏命太尉严防吴楚军东进,以解梁国之围。如无他议,退下吧”。“陛下,扈候所请委派所复之地诸县长丞之命,可否准许?”。“此事由丞相一应具办,委派得力之人以助之”。“臣领旨”。

    泗水注淮处。

    欧阳轩到这里已经足有一天,探马回报谷仓守卫只有吴军步卒万人。但欧阳轩感觉这里不会是这么简单,一路上欧阳轩攻城拔寨,连下数县,斩杀吴楚军足有八万有余,绕着洪泽湖转了一圈,才在厹犹县(今泗阳县)东南洪泽湖岸边找到这处粮仓,占地方圆百里,每天都有运粮船从洪泽湖上运送至此储存,找熟悉当地的百姓一问,这里建粮仓已经有十多年,被当地人称淮仓。今天只带了护卫和郎誓,爬到一个离谷仓营地只有一里外的土丘上仔细观察。这里三面环水,是洪泽湖一处半岛。如不是欧阳轩常年锻炼的观察力,行军时在地上观察到浅浅的车辙,发现这里还挺难。寨墙是土夯而成,很高,前面有一条百步宽的深沟,吊桥高悬。在平原地区属于易守难攻的军事要塞。

    欧阳轩收起望远镜,真没什么其他可看的,除了营门外六处土丘其他都是一马平川,要不就是湖面。看到土丘,欧阳轩感觉有点不对劲,自己所在的这处草木虽茂盛,但似有不对,上面虽有草木,但有明显的失水枯萎的痕迹。掏出短刀向下挖了几下,都是干土,赶紧命郎誓和护卫火速撤退。

    找来投降的校尉,又详细的询问了一遍粮仓位置,确定刚才看的就是淮仓,所描绘的地貌特征皆相符。样在营门外有数座土丘,听闻是原泗水国古墓。

    再次派出远探近探数拨探马,对洪泽湖周边再次进行打探。晚上时分全部探马回报的情况进行汇总,只有那里有军寨,有粮仓,还有一队人马运量而出。欧阳轩命郎誓连夜派两队骑兵与百里外劫粮,根据自己观察所见绘制了一张地图,六座土丘呈倒着的c型分布,口向内,土丘最远相距有千步,最短处有数百步,一个初步的作战方案也在脑中形成。

    太阳刚升起,劫粮的骑兵满载而归。四千辆大车,满满的都是粮食,斩杀运粮吴军千人。俘获近四千人。这也是个麻烦事情,这四千人,如何处理。命人让战俘用餐食,然后背对背的捆缚一起,留一千人专职看守。

    召集众将校于帐中布置作战任务,细致到每步每营。这次无论如何都得使用炸药,安排了百人负责三弓床弩,每名弓手一人数块炸药。这种黄色晶体炸药四百步外没有危险,对周边百步破坏最大,属于我们常说的雷i管。不像是白色块状的炸药,威力达千步距离,那可是后世纯粹的炸药,有点类似硝化棉(这里科普一下,水和水泥的混合冰冻物,水和棉花或者麻线的混合物哪个更结实?告诉你答案是后者,文中所说的炸药类原理似于此。)

    休整一日,探马还是放出数拨,欧阳轩本身就是特种兵出身,对这个侦查情有独钟,傍晚时分探马回报,粮仓增兵万人,似有大规模运粮迹象,各种车辆足有上万进入营中。对这个结果欧阳轩早有准备,来的越多越好,都是瓮中捉鳖,不在乎数量,只要目的。切割了数块白色块状炸药,改进拉发绳后组装好交给负责三弓床弩的校尉,交代了使用方法,一切准备就绪。晚餐又是一顿含有首乌、老虎、三七的羊肉汤就黑面馒头。看守俘虏的军卒让俘虏每千人一队吃饭,吃完再捆绑上,换另一拨。当然他们吃的只能是干菜和黑面馒头。

    一夜无话,第二天黎明时分,开始造饭,卯时整军出发,营地离淮仓足有200里,车马急速前行,与午时到达离淮仓30里处,各营按事先分配的任务分头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