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数字传奇 > 正文 第五百七十八章 突袭

正文 第五百七十八章 突袭

PS: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辰想了想又摇头:“不,未来三日可能我们都不会出任何事。±頂點小說,”

    苏辰忽然想到敌人既然如此看重自己,不惜利用灵魂转生的方式来暗害自己,那么就说明敌人要么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要么就是做了必杀自己的准备。

    很显然,如果此番出去一马平川穿过第三个机器世界,那么就说明敌人以为自己必然胜利是,所以他甚至只是将所有机器人都给调走没有做其他。当然,这样的后果是苏辰所无法想象的好处,至于坏处有多少苏辰却暂时没有想过。

    但是如果敌人对他自己有着无比强大的自信,自信到可以将苏辰给杀死的话,那么很可能这伏击就要应验了。

    伏击的位置,苏辰已经想的差不多了。

    如果自己是敌人,让苏辰一路觉得安宁到极致是敌人要做的,甚至比苏辰想象的好,如果不是自己和宁宛有着这样的警觉的话。

    而从敌人的行事方法可以看得出来,敌人对他自己力量很自负,同样也对苏辰算计的颇为深沉。苏辰如果一路上被他迷惑下去,那么只会认为这一路上都没有任何危险……如此便可能在最后的时间放松警惕,而且是最低的警惕……如果那时刻出手,保管再强的人或许也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那么在最后一步,认为没有任何危险的时候给予自己致命一击方才是一群高手需要掌握的。所以苏辰说在未来三日基本上不会有事也便是从这其中领悟而来。

    宁宛听了苏辰的话语顿时频频点头:“如果我们现在表现的颓废一些,最后更是表现的没有任何耐心只想一味的闯入第三个机器世界的出口,那么这件事恐怕差不多也该成了。”

    成了的意思苏辰自然清楚,既然敌人想要伏击自己二人,自己二人却精巧计算,务必在随后时刻扭转乾坤。简单来说就是根据自己的心神预算来达到一个反伏击。

    “不错不错,小宛儿近来智力见长了。”苏辰在宁宛粉嫩的脸颊上再献上香吻。

    宁宛嘴角嘟着,顿时不乐意了:“什么叫智力见长了,以前的我难道就不聪明吗?苏辰叔叔,我在你眼中竟然只是……只是傻瓜。”说着还将衣袖抹在脸颊上,装作很生气的模样。

    苏辰顿时一呆,连忙赔罪,女人都是无理的动物,什么理由到了她这里都不管用了。不过女人也是温情的动物,只要动之以情,再任性的女子也会‘回心转意’。

    如此等苏辰磨破了舌根,小丫头方才点着头:“这还差不多。”忽然眼睛一眨,在苏辰耳畔说了一句。苏辰顿时目瞪口呆,随即狂喜,再也忍不住将小宁宛横抱了起来,钻入到飞舰的某个房间之内。

    一时间春光旖旎,苏辰自然喜不自胜。

    黄沙漫漫,似乎所有机器人生长的地方都没了高壮的树木一般。

    三个机器人世界,清一色的荒漠,奇怪的是机器人在这无尽的荒漠之中竟然还能生活的其乐融融,与人族之间的差别可见大了许多。也许人族当初建造这些机器人的时候就安装了自动清洁功能,倒是没有人知道。

    如此情况下,天尽头这座天的尽头的山峰直入云霄也就淹没在了无尽的黄沙之间,四处除了荒漠之外便是无尽的枯草,只差没将人都给埋了。

    苏辰二人距离天尽头几公里外便因为‘怕埋伏’而停了下来,踱步不知去往何方。

    两人一面蹑手蹑脚的,宁宛更像个纯净无暇的小姑娘又担心被埋伏而紧张的不知所措一般的女子……所以一路上也就她叫的最为欢乐。四周所有草原被宁宛东戳一下,西打一下,简直被弄得惨不忍睹。

    苏辰也装出惶恐的模样,心底却早启动了数字之解,解析着四周的一切。好在如今苏辰力量强大,这数字之解解开也让他看到了不少东西……

    布置这个埋伏的人果然是大胆的没边了,不但将苏辰将要传输的地方给堵死,甚至看样子都准备好了苏辰如何死的办法。

    苏辰仿佛看到了自己摸索着出去,却没想到下一刻已经被强大的力量给碾压在阵法之中的模样。

    而且让苏辰愕然的是这群机器人似乎对女色也有所爱好,甚至还专门针对宁宛给设定了一个分开宁宛和苏辰的办法……或者说控制苏辰的和宁宛两人的办法。

    见宁宛和自己并不在一个地方,苏辰便送了一口气。地面的苏辰和宁宛还在不断抱怨和警惕声中前进,后面的苏辰却早停下了步子。

    “苏辰叔叔,你看到了么?”

    苏辰点了点头,随即说道:“这是我临时想到的步骤……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可能到时候还会出变故,所以现在除了派去第一波之外第二波也要做两手准备。”

    “嗯!”宁宛点头,苏辰将计划浮现出来。到也不能确保万无一失,但是却有着八成的把握可以干掉不少人并且闯出去。

    两人对视了眼,随即漫漫的从另外一个地方以隐身的办法攀登上天尽头。

    苏辰也不担心自己二人会被发现,因为有了两个‘真身’在外面‘小心’的捣乱,即便是天尽头的机器人也无可奈何的接受了二人颓废的折磨……此时几个暴躁的机器人差点没跳起来直冲到山下给苏辰‘二人’直接碾压成为碎片,若不是有人拦着的话。

    即便如此,面对苏辰如此慢的速度依旧让众人感到一阵阵不爽。

    百感交集……总之心底对苏辰的厌恶也仅仅是因为那人的挑衅,此时苏辰如同笼中的鸟儿一般,既然心思不曾活络那便是假的。面对心惊胆颤的二人到有大半的机器人觉得苏辰二人还是蛮可怜的……而且似乎杀死苏辰也并不需要费吹灰之力。

    他们不知,苏辰要的却正是他们这般心思。让他们放松警惕,就像苏辰放松了警惕一般。那暗藏在暗处的人也不断的等候……似乎有着某种计划未曾准备一般。

    苏辰和宁宛在山脚下汇合,不过这次却不是商量如何上山,而是商量着宿营。按照苏辰二人的设想,即便二人在山脚下宿营也该不会出太多问题。只要机器人种族内部有个指挥差不多便不会出问题。

    所以苏辰明面上算得上是因为畏惧而不敢前行,暗地里却是催动机器人的神经,难以等候的神经。当然,如果机器人因为难以等待而冲下山来却更好了。

    不过苏辰不认为这些家伙不会这么傻……他们只会等,等的所有耐心消磨,等的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二人在山脚下大肆铺张浪费,给了山上的人一种急尽奢华一般的感觉。

    于是,苏辰和宁宛在山脚下休息并且大肆做该做的能做的事情,山上并没有任何异动。二人也是欢愉,战舰内一时间竟然春色无边。

    天到午时,苏辰二人方才慢悠悠的睁开双目,开始向着山上蹒跚走去。

    苏辰可以想象,那些如果有这偷看意向的家伙也该早看到二人在战舰内的春色无边,也看到二人完全处于高度睡眠之中……

    但是偏偏一群机器人又不敢异动,这毕竟上面的安排。苏辰可以想象,以二人拖沓的模样,现在恐怕即便是死上百次也难以抵消这群机器人对自己的厌恶之心。

    不过这些苏辰还真没在意,他在意的是这些人的耐心到底磨了多少?直到苏辰二人的脚步停留在埋伏圈外围。

    “苏辰叔叔,我好累啊,听说进入里面之后之后就要无尽的战斗,我们可就没现在悠闲了,你说怎么办才好。”宁宛挽着苏辰的手臂大声的喊道。

    苏辰听这话顿时一笑:“既然累了,那自然休息好了。我们凌晨五点开始进入。”

    宁宛双眼眨了眨,随即一笑:“好啊,五点就五点。”

    听到二人的对话,机器人一阵心碎……二人怎么可以这样,怎么能这样,现在就踏入更好。如果有心的话,这群机器人的心肯定被折磨的一点不剩。

    对宁宛的娇小可人的模样也让一群机器人咬牙切齿。见二人便在包围圈外安营扎寨,一群机器人差点没跳脚直接便跳出来找苏辰二人麻烦。

    苏辰二人到是安生,在机器人眼皮之下便默默安营扎寨。无论如何,这份能耐在机器人眼中咬牙切齿的一面却也暗自佩服了起来。

    ——

    凌晨四点

    寒风不断吹拂,天尽头还在笼罩在朦胧的黑雾之中。眨眼之间苏辰控制着两个分身前后进入到机器种族的埋伏圈、

    “果然有埋伏。”

    苏辰轻轻一笑,拉着分身‘宁宛’的手臂,两人快速在其中交错,瞬间便直接吞噬了其中一个强者。

    “该死,不是说五点么?”一个机器人放声大叫,搞不明白苏辰现在进攻是什么意思。

    苏辰大笑一声,随即在那人口中说道:“傻逼……”手中的长枪已经取出,一枪将这个机器人的主板轰成了渣滓。主板一坏,就像人没了脑袋一般,机器人瞬间便奔溃成为灰烬。

    苏辰嘴角添了一个笑容,手中长枪四周舞动,一道道吞噬强者的力量不断在四周浮现。激烈的战火瞬间便将四周给引爆,正在沉睡的机器人纷纷醒来……

    乱局持续了十一分钟,苏辰两个分身大行其道,在这眨眼之间便斩杀了不下十人。这里机器人的力量普遍处于半圣及圣级别之间在苏辰手中瞬间砍瓜切菜一般干掉了不少。

    “还是太放松警惕了。”一群机器人面面相觑。他们没想到苏辰如此强势,在这片刻之间已经将一切都拿捏的如此准确,更是将人心运转的透彻非常。

    不过即便再乱,这些机器人肯定想过万全之策的,所以经过十一分钟的散乱,苏辰已经无从下手的感觉,看起来天空力量凝聚,已经形成一个巨大的牢笼将苏辰喝宁宛给抛掷在其中。

    如果有人有感应的话,此时一定能感应到,好戏才开始。

    第三机器人世界有着并不多的机器人群,所以全部聚合在这里苏辰也只是发现三十来人。之前雷霆之力将机器人全部袭击之下便让这群伏击者片刻之间损失了上十人,损失不可谓不大。

    本就少的人群被苏辰给斩杀,一时间机器人个个愤怒无比,只差没将苏辰个丢下油锅了。

    苏辰到没有多大在意……所以在内里的苏辰瞬间被无尽愤怒的力量给撕裂成为了碎片。因为二人暴起杀人打乱了机器人的布置,甚至连苏辰假扮的宁宛也顷刻间化作了灰烬。

    “妈的,这人真是难缠。”一群机器人见事情解决,虽然没有撤去阵法,但是却也没有太过用心防护……现在大敌退却,给人一种极为不真实的感觉……就像这一切的发生太过合理,太过简短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