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胡萝卜加大棒,软硬兼施

正文 第七十四章 胡萝卜加大棒,软硬兼施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要问刘二今天冤不冤,说冤也不冤。

    因为他压根儿就不知道,今天即便他装低调,再怎么夹着尾巴做人都无济于事。

    这顿打,始终还是要挨的。

    无他,正所谓枪打出头鸟,杀鸡儆猴看,郭业要想在捕班中立威,自然不能挑那些小鱼小虾来下手。

    而作为昔日捕头秦威的头号爪牙,刘二无疑是郭业最合适的下手对象。

    借着狠揍刘二,并将他毫无情面地驱逐出县衙,郭业烧起了他上任以来的第一把火,完成了皂班小衙役到捕班捕头的华丽转身。

    因此,刘二今天这顿揍,避无可避,活该他倒霉。

    有了前面刘二泪与血的教训,整个捕班大房缓缓趋于平静,骤变至鸦雀无声。

    郭业看着此情此景心中不无笃定道,看来,第一把火烧得够猛够烈,已经收到了该有的效果。

    新官上任三把火,烧尽崎岖成平地,既有第一把火,必有二与三。

    此时的郭业自然通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

    趁着现在的势头,赶紧准备开始他今天上任的第二把火与第三把火。

    身后的朱鹏春见着郭小哥要开始和这帮自寻死路的捕快们谈话,机巧地搬来一把椅子放在他的身后,然后一言不发地继续站在郭业的身边。

    郭业略有赞赏地看了一眼朱鹏春,然后大马金刀地坐在椅子之上,翘起二郎腿看着房中这帮捕快们,朗声道:“诸位,本人蒙县令大人赏识,蒙县尉大人不弃,继任捕班捕头之位,还有谁心中不服呀?”

    见着众捕快们还是低着脑袋,用眼角的余光你瞥着我,我瞟着你,个个都是心里有话口难开,不是不想开这个口,而是不敢开这个口。

    在场之人都是在衙门这个大染缸里头多少浸泡了一些年头的,谁也不比谁傻逼,郭业刚才这话是内藏玄机,他们都听在了耳中,想进了心头。

    什么叫蒙县令大人赏识,蒙县尉大人不弃?

    郭业这话无非就是向在场诸人点明自己的靠山是谁。

    前有县尉谷德昭,后有县令顾惟庸,谁他妈脑子有病啊,这时候跳脚出来喊一声不服,那不是点着蜡烛去茅坑——找屎(死)呢吗?

    再说了,刚才刘二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蹦达出来冒了一会儿尖儿,不也被人家郭业给生生摁了下去吗?

    先是被不明不白揍得跟条死狗似的,再是被郭业搬出县尉大人手令,解了横刀扒了公服滚出衙门。

    连差事都丢了,还得瑟个毛啊。

    没有这身虎皮,他刘二在陇西县城还怎么牛逼得起来?

    众人心中泛起寒蝉之余,也替刘二不由惋惜,折腾来折腾去,最后却是把自己赶到了死胡同,真是亏大了。

    一想到这儿,不少一开始就摇摆不定的人纷纷站了出来,高声喧哗喊道:“今后唯郭捕头马首是瞻。”

    郭业脸上浮现笑意,粗粗看了一下,这批约莫有十来号人开始向他表忠。

    不由满意地点点头,心情不错地叫喊道:“老朱,去,给这几位弟兄赏银,赏银,唔,一人一两。”

    说完从怀中掏出一个有些沉甸的钱袋子径直甩给身边的朱鹏春。

    朱鹏春应了一声好,拎着钱袋子走向刚才那十几人当中,自顾分起了银子。

    这时,人群中再次传来一阵喧哗声,不过这次的喧哗声多为赞叹和艳羡之声。

    毕竟那些人从朱鹏春手中领到的银子都是实打实的赤足小银锭,较之红口白牙更有说服力。

    郭业看着剩下这些还未表忠心的捕快,朗声道:“本捕头的名字,我想你们也不陌生,我这人就好个兄弟义气,就好个仗义疏财,你们对我好一分,我必会十倍,百倍报之。”

    说到这儿,特意指了指前头正在分银子的朱鹏春,说道:“老朱是知根知底儿的,跟着我的皂班弟兄,我何曾让他们吃亏?钱是什么?钱是王八蛋,花了再去赚,最重要的是兄弟们过得开心,过得舒坦儿,你们说是不是?”

    朱鹏春立即回应,不滞点头称道:“那是,想当初老朱一穷二白,想喝口小酒都要东挪西借,如今又是什么光景?老朱去城北满月楼,美酒佳酿姑娘粉头,随老朱自个儿心意,那老鸨子都看老朱的脸色行事。嘿嘿,这是为什么?”

    说着拍了拍手中的钱袋子,挺着胸膛自豪道:“还不是因为老朱跟了郭小哥,再也不差钱了么?”

    哗~~

    朱鹏春这话一出,比之郭业刚才的话更有渲染力,剩余那些捕快们顿时纷纷议论起来,争相站出来对着郭业喊道:

    “我刘柱子愿意听命郭捕头。”

    “我王赐龙愿为郭捕头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刀山火海,俺也去得。”

    ..

    ...

    果然,郭业这手银衣炮弹又奏了功效,一时间,又有将近二十来号人出来,纷纷向郭业抱拳效忠。

    郭业看着这帮人的争先恐后,心中不由乐道,美帝国主义的胡萝卜加大棒就是好用啊。

    如果先前痛揍刘二是大棒的话,如今他让朱鹏春的大方散财就是胡萝卜。

    一正一反,一左一右,软硬兼施,端的是奥妙无穷啊。

    郭业对着朱鹏春大手一挥,笑声道:“老朱,凡是识时务的兄弟,都赏,统统有赏哈!”

    朱鹏春又是称了一声好,钻在人群中大肆散财,慷郭业之慷,忙得不亦乐乎。

    此时整个皂班大房的捕快中突然出现了一道分水岭,将四十个捕快隔成了两个阵营。

    左边这个阵营三十来号人,全都是领了郭业银子,对他效忠的捕快,都是些识时务的人啊。

    有了识时务的,自然就有不识时务,冥顽不灵之人了。

    右边的三四个人就是如此,郭业仔细一辨认,这几个人貌似都是之前在醉仙楼和秦威,刘二喝过酒的死党爪牙。

    郭业心中哼哼道,谁是人谁是鬼,小哥这么一折腾就都跳出来了。

    既然对这些效忠于他的捕快用了胡萝卜的软手段,那么对这些顽抗份子郭业自然又要抄起大棒来了。

    随即重重冷哼了一声,拉下脸色阴沉看着那几个顽固的爪牙,沉声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诸位既然不愿与本捕头站在一条战线,我也不强求。”

    而后转过身子,双手负在背后缓缓走到门口,头也不回地森然说道:“来人,将他们几人的横刀下了,即日起,全部调配皂班,供庞飞虎庞班头差遣!”

    郭业一声令下,数十捕快纷纷将那几人围了起来,手脚麻利儿地将他们腰间的横刀下了去。

    因为只有捕班才能佩刀,而皂班能否佩刀,还要看庞飞虎的意思,他让你佩,你才能佩。

    其中一人不服喊道:“姓郭的,老子来当捕快的时候,你他娘的还在玩泥巴呢,你有什么资格将老子调出捕班?”

    郭业站在门口,却依旧没有回头,哼哼道:“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东西,老朱,你跟他们说说。”

    朱鹏春走到那几个顽固爪牙的跟前,挺前胸膛傲然道:“县尉大人有令,即日起,由郭业全权负责捕班事宜,包括人事任免之权。”

    说完,还张牙舞爪地威胁道:“怎么着?连郭捕头的话都敢不听,你们也是否想学刘二那厮,再扒了公服,丢了差事啊?”

    “你……”

    听着朱鹏春的再次警醒和告诫,那几人顿时脸涨成酱色,怒气隐现却无从辩驳,谁让郭业手中有县尉谷德昭的手令呢?

    几人中已有人懊恼地低下了头,暗暗恼怒自己没事儿跟郭业较什么劲儿,替秦威守什么节啊?

    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

    郭业再也没有理会那几个秦威爪牙,而是吩咐了一声:“散了吧,诸位都各司其职,该干嘛干嘛去吧。”

    随后缓缓离开了捕班大房,完成了他的新官上任见面大会,而后在右偏院悠哉悠哉地信不闲逛了起来。

    捕头无需巡街,只需居中调度,或有要案命案即时到达现场,维持现场秩序与勘察即可。

    郭业心中美滋滋地想着,这捕头的福利还当真不少。

    约莫闲逛了一会儿,一名穿着灰白儒袍的小吏小步朝他跑了过来。

    待得人到跟前,郭业仔细瞅了瞅,原来是功曹房专门替马元举书写文案的刀笔小吏。

    与之相比,郭业委实算得上位高权重了。

    只见那小吏上前对郭业面带和善地招呼道:“郭捕头,我家大人请你移驾功曹房一叙。”

    他家大人不就是马元举吗?

    这何坤一案都已经虎头蛇尾了,马元举还找他干嘛?

    郭业心中没来由的细细琢磨了起来,着实百思不解,只得对前面的小吏微微颔首示意道:“走吧,好久没见你家那位坑爹的马大人,本捕头也委实有些想念了。”

    刀笔小吏自然不知道坑爹是什么意思,只得默不作声地点点头。

    不消一会儿,刀笔小吏在前,郭业在后,徐徐离开了右偏远,穿堂绕廊走进了功曹房所在的左偏院。

    郭业人还没到功曹房,就远远瞅见马元举已站在门口,貌似是迎接他来着。

    马元举一个九品吏员迎接他这个无品无级的小捕头?

    郭业打死都不信马元举这个坑爹货会有这么热心肠,况且读书人最不要脸但是也最注重身份的。

    此时愈走愈近,但是郭业看着马元举脸上的笑容却是心里慎得慌,因为这混账笑起来都是透着汩汩的坏意和贼心思……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