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立威【加长版】

正文 第七十三章 立威【加长版】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调教大唐铁杆群:256376268

    ,欢迎进群讨论。

    郭业抬脚踏进房间,霎时,一股气浪扑鼻而来……

    臭,

    极臭,

    臭气熏天!

    郭业第一反应便是掩鼻止息,但还是晚了一步,那股子臭气还是钻进了鼻孔,顺着呼吸间直抵胃部。

    胃腹突然窜进一股酒糟味和呕吐物夹杂的臭味,顿时气浪翻滚,恶心难耐……

    “呕~~”

    “呕,呕,俺地娘啊,臭死了!”

    左右两侧的程二牛和朱鹏春没有来得及掩鼻,早已被熏得弯腰扶在门板边儿上哇哇一阵吐。

    郭业捂着鼻子粗粗扫视了一眼大房,只见地上四处摆满了酒坛子和空盘碎碟,还有不少呕吐物夹杂其中,而四十来号捕快东倒西歪地趴在里头,早已醉得不省人事。

    更有甚者脱掉了乌皮靴和皂隶公服,赤身**地横躺在桌子之上呼呼大睡发着鼾声,随着鼾声一进一出,臭脚丫的味道也是四处飘荡。

    看情况,捕班的捕快们昨晚在这儿喝了一宿的酒啊!

    郭业掩鼻站在房中,面色阴沉地看着所见的一幕幕,心中气血汹涌,澎湃的暴戾之气在体内肆虐。

    操你们这群王八羔子的,竟敢在今天给小哥唱上这么一出,***,真是岂有此理!

    今天是什么日子?

    郭业继任捕头第一天上任的大喜日子。

    而这些人竟敢喝酒到天亮一个个跟醉猫似的,还将偌大的捕班大房糟蹋得比茅房还不堪。

    这是什么意思?

    很明显就是视郭业这个新捕头为无物,分明不给他面子嘛!

    这不是打脸是什么?

    麻痹,郭业暗骂一声,心道,老子早就料到你么这帮王八蛋会玩花招儿,看来之前跟谷德昭索要的承诺没有白费。

    随即,郭业一声破吼:“二牛,去提两桶井水来,给本捕头颇醒这些醉鬼!”

    程二牛早巴不得离开这臭气熏天堪比茅厕的捕班大房透口气,欣然跑出了房门去拎水。

    接着,郭业吩咐朱鹏春道:“老朱,赶紧的,不想被熏死的话就快快将房间的窗户给打开。”

    朱鹏春闭气嗯了一声,立马跑到窗边,吱呀吱呀几声逐一将窗户打了开来。

    不小一会儿,弥漫满屋的臭味缓缓被清晨霜风驱散,仅仅还留下几丝淡淡的馊味。

    就在这时,程二牛也提桶进来,按着郭业的吩咐将桶放在大房当中,拿起水瓢哗啦哗啦朝着满地的醉鬼门浇去。

    哗~~

    哗啦~~

    程二牛和朱鹏春两人一瓢一瓢地朝着地上躺尸的醉鬼们泼洒凉水,在清早的寒风霜冻下和刺骨冰寒的井水双重刺激下,顿时地上的捕快们不约而醒,不少人带着醉意开始破口大骂和嘟囔。

    “姥姥的,谁给老子泼凉水?”

    “大清早,扰人清梦,作死呢吧?”

    “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捕班的地盘,谁敢撒野?”

    “哟,敢情是新来的捕头呀!”

    “刘二哥,二哥,皂班那位新捕头来了哩!”

    “老子眼没瞎,看见了,”捕班如今人气指数最高,继任捕头之位呼声最大的刘二早已醒来,一边抹着脸颊和衣领上被泼到的水渍,一边眯眼看着郭业哼哼道,“怎么着?郭捕头今儿个第一天上任就要新官上任三把火不成?”

    说着用手指了指前边儿不远的水桶,冷笑道:“不过您今儿个可是用错了法门哩,这新官上任两桶水,你要知道火走旺,水主失,不吉利不吉利呢!”

    “哈哈,哈哈……”

    “二哥说话就是逗乐哩,新官上任两桶水,妙啊,妙啊!”

    “就是,姓郭的娃子有啥本事,凭甚掌管咱们捕班?”

    “可不呗,兴许人家舔了县尉大人的屁眼,大人一高兴就赏了他这个位置呗。”

    “要我说啊,秦捕头之下就属刘二哥才有资格领着咱们捕班干事儿,姓郭的瓜娃子?嗨,嫩着哩……”

    ...

    ...

    郭业没有吱声,继续一脸阴沉地扫视了一圈,最后将目光挪到了蹦达得最欢的刘二身上。

    看来,这帮王八蛋是有组织有计划的,有备而来啊!

    倒是程二牛一听郭小哥被人家冷嘲热讽,顿时憨气大发,双拳挥舞吼道:“你们这群兔崽子闭嘴,信不信老子一拳揍死你们这帮瓜娃子,谁不服郭小哥,上来先吃俺两拳!”

    虎气凛冽,再加上平日里在衙门的凶名,程二牛这雷霆一声吼倒也震住了不少胆子小的捕快。

    程二牛身后的朱鹏春也是握紧了腰间的横刀,跃跃欲试地跳脚喊道:“大胆,大胆,我家郭小哥乃是县令大人亲自任命的捕快,谁敢不服?”

    郭业看着自己的左膀右臂,轻声唤道:“老朱,二牛,你们先退下,本捕头再听听他们有何要讲的。”

    朱鹏春唔了一声,老实退到了郭业的身后。

    程二牛鼓着腮帮吭哧吭哧喘着粗气怒目而视房中一群人之后,惺惺退下。

    郭业这么一说不打紧,可把刘二给乐坏了,看着郭业的眼神更加的鄙夷和不屑。

    胆子大了几分,提步缓缓走上前来,与郭业仅仅一步之遥,心中哼道,果然是初出茅庐的小子,不过是狗屎运好点罢了,小小摆了这么一个阵仗就把他给吓蔫了。

    在他眼中,郭业也渐渐显出妥协的态势,看来必须借着敲打敲打眼前这个新任的小捕头,继续奠定自己在捕班的地位了。

    虽然郭业继任捕头已经下发公文,无法更改,但是自己如果能够压郭业一头,在捕班中当个‘太上捕头’未尝不是一件美事哩。

    于是乎,刘二嘿嘿干笑两声,对着郭业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郭捕头,咱们又见面了,还记得我吗?”

    郭业淡定地点点头,说道:“刘二,昔日秦威身边的头号爪牙嘛!”

    爪牙?

    刘二脸色瞬间呆滞,看着郭业的眼神变得有些阴毒和怨恨,心中怒骂,竟敢说老子是爪牙?意思是说老子是秦威身边的一条狗咯?

    好,给你脸你不要,那就别怪我刘二做事不地道了。

    强忍被郭业指桑骂槐的羞耻感,刘二抬手指了指四周,说道:“郭捕头,刚才弟兄们的话想必你也听见了,这就是民心民意啊。”

    郭业继续一副淡定面容,语气沉稳地问道:“那依你之见,该如何?”

    刘二听罢,突然一扫心中刚才的阴霾,沾沾窃喜,这小子这么上道?竟然主动问起老子的意见?

    好!

    刘二将双手负在背后,摇头晃脑道:“你硬要做这个捕头也不是不行,关键是要看你如何去做了,是吧?”

    看着刘二这个**样,后头的程二牛早已双拳握得嘎嘣响,而郭业却是依旧古井不波的样子,问道:“还请刘二哥教我,教我如何才能胜任这个捕头之位,才能在捕班中坐稳位置。”

    上道!

    刘二心中暗赞了一身郭业的识时务,脸上得意之色更加浓郁,对着郭业沾沾自喜道:“好说好说,哈哈,郭捕头,我刘二没啥大本事,就是喜欢交朋友,你看看,现在捕班中的几十号弟兄都听命于我。只要刘某人一声令下,他们绝不说二话,尽心尽力为郭捕头办事,让你舒舒服服地做你的捕头,高枕无忧。”

    郭业看了眼志得意满,脑袋轻晃的刘二,不耐烦地说道:“倒是个好主意,你说说你的条件吧。”

    呃~~

    刘二先是一愣,他是当真没想到郭业竟然会如此识时务,心中再次大呼,爽快,这小子真他妈上道!

    于是掰扯着手指,对郭业哼唧道:“郭捕头果真是个痛快人,既然你如此爽快,我刘二也不能太矫情了。条件很简单,就是捕班四十号弟兄可以听你号令,不过,嘿嘿——”

    说着指了指郭业的胸口,生怕别人听不见他说得话似的,提高嗓门说道:“你,郭业,郭捕头,必须唯我马首是瞻,我刘二说东,你不能往西走;我刘二说西,你不能往东……”

    “砰!”

    “你是你妈个逼啊!”

    刘二还未说完话,只见郭业胳膊一抬,使出一记咏春拳中的“日字冲拳”,夹杂着一声厉骂,猛然砸向刘二的眼眶。

    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勃然而出,径直将还未防备的刘二砸的七荤八素,身子向后一仰直挺挺地躺在了地上。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刘二向后仰去倒地的那一瞬间,郭业拔地而起蹦起半人高,双膝跪倒在刘二的胸口之上,抡起左右双手,冲着他的脸颊左右开工,皮啦啪啦一阵扇。

    “啪!”

    “让老子听命于你,你算个**!”

    “啪啪!”

    “山中无老虎,你个龟孙子也敢称王,谁他妈惯着你的臭毛病?”

    “啪啪啪!”

    “我让你装逼,看我不抽死你,谁他妈给你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底气拿来装逼?”

    “啪啪啪啪……”

    郭业路见**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左右双掌不断转换扇打着早已被突然袭击搞得迷迷糊糊的刘二。

    郭业突然出手的一幕不仅把刘二打得懵圈,也将在旁还在看‘刘二哥如何戏耍郭捕头’的捕快们震得里焦外嫩。

    咋,咋个回事嘛?

    有几个与刘二平日里交好的捕快壮着胆子迈了出来,想要出手架秧子救下刘二。

    谁知他们还未走前,郭业身后的程二牛疾步上前,护在郭业的身边,吼道:“不怕死的尽管上来,你家二牛爷爷的拳头能捶得死老虎,自然能揍得死你们这些瓜娃子!”

    一见程二牛上前,那几个想要出头的捕快又蔫了下来,畏畏缩缩地退到了人群之中。

    地上的郭业将刘二打得脸颊高高肿起,门牙掉了两颗,衣袖上沾惹了不少血渍,看着奄奄一息跟条死狗似的刘二,郭业吐了一口唾沫到他脸上,哼道:“你他妈不是说他们都听命于你吗?你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谁他娘的敢替你出头?”

    说完停罢双手,缓缓站起身子,不忘狠狠踢了一脚刘二,嫌恶地皱眉哼道:“装逼是需要实力的,没有实力学人家装逼,那叫傻逼,你懂吗?”

    而后,对着程二牛喊道:“二牛,将这个丢人现眼的玩意给我拎到外头去,收了他的横刀,扒了他的捕快公服,让他即刻滚蛋,滚出县衙。”

    程二牛嘿呀了一声,将半死不活的刘二像抓小鸡似的提了起来,径直出了捕班大房。

    身后的朱鹏春趁势对着众人尖声喊道:“县尉大人有令,即日起,捕头郭业全权处理捕班事宜,包括人事任免之权,你们都听清了吗?”

    哄~~

    整个皂班顿时一阵嗡嗡轰鸣的交头接耳之声,不少人的脸上已经呈现惧色,更有甚者已经吓得双腿发软瘫倒在地。

    县尉大人给郭业人事任免之权?

    说白了就是郭业让谁留就留,让谁滚蛋就滚蛋,整个捕班他郭大捕头说了算。

    这帮人都是靠着捕快的收入和薪水养家糊口,听到朱鹏春这个骇人的消息,能不恐慌吗?

    谁让他们在郭业第一天赴任就准备来个下马威呢?

    真是自作孽不可……

    郭业看着此时乱成一锅粥的房内,感受着人心浮动的气氛,心中一片坦然,看来立威的效果已经呈现。

    “啪,啪啪——”

    随即,郭业双手轻轻一拍,对着屋中众捕快喊道:“诸位,接下来,我们可以开始聊聊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