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一惊一乍的岳父大人

正文 第七十二章 一惊一乍的岳父大人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郭业与郭老憨第一时间将满桌的银锭转移到主卧房间之中,然后打开院门将吴茂才领进了小院。

    郭老憨一见吴茂才进来小院,拉起郭业的老娘赶忙躲进房中,嘎吱一声将主卧房门紧紧关闭,生怕自己这个精得跟猴儿一样的亲家老爷瞅见端倪,发现屋中这笔巨银。

    财不露富嘛!

    吴茂才被郭老憨这蹊跷举动搞得迷迷糊糊,瞥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嘴中嘀咕两句:“神神叨叨的,我又不是老虎,干嘛如此惧怕见我?”

    不过他也没往里深究,毕竟今天他是特意赶来县城见自己的便宜女婿——郭业。

    郭业看着老爹的举动,心中乐道,小心驶得万年船,老爹竟然将此道发挥得淋漓尽致。

    随即引导着便宜岳父吴茂才在小院中坐了下来,道了一句“岳父大人稍待片刻”,而后回到厨房拿来茶饼,让小妹郭小蛮煮起茶来。

    与岳父大人简单寒暄两句之后,郭业终于明白岳父为什么急匆匆进城来找自己。

    敢情儿,老狐狸是听见何坤一案已经了结,过来收取之前自己承诺答应的好处来了。

    明白了来访目的之后,郭业心中暗暗叫苦,便宜岳父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

    何坤虽死,但是何家尚存,那么何家的产业依旧还是归属何家,又如何兑现承诺了呢?

    靠!

    苦死小哥了。

    见着郭业面呈犹豫和苦涩,吴茂才心中咯噔一下,急忙问道:“咋滴?莫非出了什么岔子不成?贤婿啊,你之前可是红口白牙答应过老夫的,你不能不守信用啊!”

    郭业见着吴茂才逼问,一下子真不知如何开口了。

    谁他妈让自己嘴边没个把门儿的,随便秃噜秃噜嘴就给吴茂才画下了这么一张饼。

    就在郭业不知如何开口回答之时,小妹郭小蛮将煮好的茶汤送了上来,乖巧地招呼了声:“亲家老爷请用茶!”

    然后乖巧地躲进了厨房之中,不掺和兄长和吴茂才的谈话。

    趁着这个节骨眼儿,郭业将石桌上的茶汤推近到吴茂才的跟前,笑嘻嘻地说道:“岳父大人,请用茶!”

    吴茂才心里就跟掉了水桶一般七上八下,哪里还有心思喝茶,连忙追问道:“贤婿,你倒是说点有用的啊,我中午特意在何家的几家店铺转悠了一圈,悄悄打听了一番,这些产业还是姓何啊!到底啷个回事嘛?”

    唉,没想到老狐狸的工作做得如此细致,看来想瞒是瞒不过去了。

    随即,郭业将何坤一案的最终结果毫无隐瞒地说了一通,听得吴茂才呀呀直跺脚,怦然起身怒喝道:“啥玩意?你是说何家根本没有倒?郭业,你记得答应过老夫什么?莫非老夫之前白忙活一场了不成?”

    这下子,郭业的待遇明显降了一格,径直从贤婿变成了直呼其名。

    郭业也是哑然失笑,便宜岳父太现实。

    但是毕竟是自己理亏于人,只能耐着性子说道:“岳父,也不能说白忙活,最起码咱们替大泽村三百余口无辜百姓伸冤报了仇,秦威与何坤得到了应有的报应,这才是大快人心之事啊!”

    “屁!”吴茂才皱着眉头断然呵斥,不过嗓门明显降了调,“申冤报仇这是官府的事儿,跟老夫有何干系?老夫从头忙到尾,到头来别说爬上陇西首富,就连毛都见不到一根,你说我冤不冤?谁他娘的替我伸冤啊?你个小王八蛋,果真是嘴巴无毛,办事不牢。我是鬼迷了心窍,上了你龟儿子的当哟!”

    郭业的待遇再次直线下降,从直呼其名一降再降,变成了龟儿子。

    我日,竟敢叫我龟儿子?

    郭业顿时心里也来了邪劲儿,老狐狸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随即将笑脸顿时掩去,拉起长脸淡淡说道:“岳父,你这骂得也忒狠了吧?我怎么就龟儿子了?我好歹也是陇西县城的捕头,你多少顾忌一点吧?你信不信我治你一个目无朝廷命官之罪?”

    “哟呵,你龟儿子长能耐了,我骂你龟儿子咋的啦?今天我不信骂不死你……等会儿,你龟儿子说得啥,哦不,贤婿你说得啥?你升做衙门捕头了???”

    吴茂才语气一变再变,兜转数次,双眼瞪得牛卵子那么大,一副不可置信地眼神望着郭业。

    靠,郭业发现自己的待遇又陡然上升,从龟儿子一下被吴茂才拔到了贤婿的位置,自己这位便宜岳父还真够善变的。

    随即从怀中掏出刚才收好的大红贺帖,吧嗒一声,将一摞贺帖扔到了吴茂才的跟前,哼哼道:“你自己看嘛!”

    吴茂才将信将疑地捡起桌上的贺帖,小心谨慎地一张一张打开来看,果真,都是恭贺郭业荣升捕班捕头的。

    看罢之后,缓缓将贺帖放到了桌上,轻轻叹道:“啧啧,你龟儿子,哦不,贤婿果真升了官,成了陇西县衙的捕头了,你娃儿真是好福气啊!”

    郭业不置可否地点点头,说道:“此次三案告破,县令大人特意擢升我为县衙捕头,怎么样?”

    吴茂才一听郭业这个捕头还是县令大人亲自提拔的,眼咕噜开始活泛地转动,不无羡慕道:“你的意思是说县令大人很倚重你咯?”

    郭业见着老狐狸一脸坏水的模样,心道,看来又要装装逼了。

    随即点头道:“那是当然!县令大人还曾夸奖于我,年轻有为,前途不可限量哩。”

    吴茂才一听这话,早已将刚才的不快挥散而去,陷入了沉思。

    过了半晌,突然开口说道:“啧啧,不算亏,不算亏,好歹你也是我吴家的女婿嘛。”

    郭业不知道吴茂才打得是什么鬼主意,刚想开口追问怎么个意思。

    谁知吴茂才豁然起身,对着郭业说道:“贤婿,既然县令大人如此看重于你,你更要好好干了。老夫先回东流乡将家中事宜处理一番,回头再来县城与你碰头。”

    说完也不理郭业的满脸疑惑,转身就要往院外奔去。

    走到院门口,又转头环顾了一眼这栋小院,不无摇头道:“贤婿啊,你好歹也是县衙捕头,以后就是有身份的体面人,怎能还住在这种破落小院呢?传出去丢死人哩。以后秀秀过来,咋个住得下哟。赶紧换换,换个大宅院哈。”

    言罢,吱呀一声拉开院门屁颠屁颠跑了出去。、

    郭业看着吴茂才一惊一乍神神叨叨的,心中嘀咕,这他娘唱的又是哪一出?

    不过吴茂才最后一句话他倒是听清楚了,莫非自己那个美人老婆吴秀秀要来县城和他一块生活了?

    这倒是一件令人向往而性福的事儿啊!

    不过吴茂才临走前的吐槽也不是没有道理,看来自己真要好好淘换淘换一栋好宅子了。

    回头瞄了一眼爹娘继续紧闭的房门,心道,好几百两银子,怎么着也能在城东富人区弄套又大又好又宽敞的好院落了吧?

    ...

    ...

    翌日清晨,郭业醒的特别早,毕竟今天是他第一天赴任捕班的大喜日子,不可迟到。

    踏着地上还未干涸的露珠,披着湿蒙蒙的晨雾,郭业一路上招来程二牛和朱鹏春两人,前往衙门而去。

    一路之上,程二牛在左,朱鹏春在右,跟两尊哼哈二将似的陪伴着郭业行走于道上。

    听着沿街路上和小贩一声声郭捕头,郭小哥的招呼,再看看左右两名雄赳赳气昂昂的得力手下,郭业不由志得意满,这他妈才是刑警大队长应该有的范儿。

    进入了县衙,穿过前院到了右偏院的捕班大房,郭业准备开始第一天的新官上任见面会。

    可谁知,刚一推门进入捕班大房,里头的情景却委实令他足足一怔。

    看来,自己这个新官上任并非想象中那么乐观啊!

    新官上任三把火,幸亏自己之前得到了谷德昭的承诺,不然这火还真不好烧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