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温馨的一家子

正文 第七十一章 温馨的一家子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顺着老爹的手势一瞅,俺滴个天啊!

    只见院中石桌之上,竟然平整码放着几个四四方方木制托盘,托盘之上用红布遮掩着,仅仅露出冰山一角。

    暴露在冰山一角之外的是一锭锭马鞍状的大银锭,一锭约莫十两重。

    很显然,红布遮盖之下,托盘中所盛放的肯定都是银子,一锭锭雪花纹银。

    果不其然,郭业自顾上前依次掀开红布,托盘之上全是成锭成锭的雪花银,白光刺目令人心神恍惚,几个托盘粗粗一算,差不多能有四五百两。

    郭业终于明白老爹为何探头探脑,猥琐不堪地跟做贼似的了。

    什么叫财不露白?

    什么叫一夜暴富见光死?

    郭老憨便是。

    想他郭老憨当了一辈子的佃户,郭家祖祖辈辈几代人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在田地里刨食度日的小老百姓,何曾见过如此一笔巨银?

    虽然郭老憨平日里极度渴望暴富,连做梦都巴不得在刨地的时候能够挖出几个大铜板。

    但是当一笔巨银突从天降之时,郭老憨就彻底被砸懵了,顿时不知所措了。

    第一反应就是防火防盗防邻居。

    郭业看着老爹那副拘谨的模样,心中也是理解,连他都差点被一锭锭的银子砸晕了,何况他这个平日里省吃俭用抠抠搜搜的老爹呢?

    要知道,当初他可没少埋怨郭老憨将“卖”进吴家,去换吴茂才的二十两银子和几亩良田。

    尽管后来事情并非他想得如此,但是从刚才自己进入家中的一幕幕可见,他爹郭老憨委实被震撼得不清。

    随即郭业轻轻拍着郭老憨的后背,替他压压惊,然后问道:“爹,我娘和小妹呢?”

    郭老憨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满桌的雪花纹银,随意答道:“你娘和小蛮躲在屋中不敢出来哩,怕有歹人攀墙入院,抢劫咱们家呢。”

    说着不无自豪地挺胸自傲道:“娃儿,还是你爹我强吧?你爹可是在院里守着这些银子守了一下午,半步都没有离开呢。”

    啥?

    郭业也被自己的老娘和小妹,还有活宝老爹乐坏了。

    凭空来了一笔巨银,就被娘和小妹吓得不敢出屋,把老爹折腾得半步不敢离开石桌边儿?

    靠,我的爹,我的娘,我的乖小妹,你们能不能行了?

    好笑归好笑,郭业也非常有兴趣知道,到底是谁给自己家送来这笔巨银。

    貌似自己的收入来源除了字花馆,就没有其他路子了。

    但是张小七的字花馆如今正是现银最为紧缺的时候,今年的分红差不多都被折腾干净了。

    到底是谁人出手这么大方呢?

    随后郭业问道:“爹,这这些银子是谁送来的?”

    郭老憨缓缓蹲在地上,有滋有味地抚摸着石桌上的银锭,摇头回答道:“我不知哩,今天下午前后来了好几拨人,都是些小年轻人,来一拨就送一托盘的银子,啧啧,吓坏你老子我了。”

    郭业看着老爹这番出息,不由又气又笑,就不能说点有用的吗?

    无奈之下,郭业继续问道:“他们就光送银子,没说过什么话吗?”

    郭老憨哦了一声,仿佛回忆起来什么,答道:“他们说恭贺郭家小哥赴任陇西捕头之位,娃儿,你说这些人真是怪了,咱们郭家怎么就有捕头了,该不会是他们将银子送错家了吧?”

    郭业白了一眼早已被满桌雪花银子迷失了心思的老爹,哼哼道:“爹啊,你就这么看不起你儿子我不成?凭什么咱郭家就不能出捕头了?”

    “啥玩意?”

    郭老憨猛然起身,将手中的银锭稀里哗啦全扔在桌上,满是诧异地一把拽住郭业的胳膊喊道:“娃儿,你是说你如今已是捕头啦?”

    郭业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郭老憨还是有些不信,再次问道:“衙门的捕头?管着好几十号捕快的大捕头?”

    郭业斩钉截铁地点头,称道:“爹啊,这是真的,真真儿的。”

    郭老憨围着郭业打了一个转,砸吧两下嘴,低声问道:“那你以后就是真正的官爷啦?”

    官爷?

    郭业心里苦笑,这捕头连个从九品都算不上,怎能算官,怎能算吏?

    不过对于老爹这些小老百姓来说,掌管全县治安的捕头,兴许真是头顶上的那片天了。在他们眼中,被称之为官爷,也不是不可。

    为了让老头子高兴高兴,郭业只得说道:“没错,爹,从今往后,你儿子我就是掌管陇西县缉匪拿盗的捕头了。”

    嘶……

    郭老憨得到郭业的肯定答复之后,瞬间缩放了瞳孔,口中抽起一阵冷风,平日里干巴巴的脸庞泛起红润。

    只见他哆嗦的嘴唇缓缓张大,舌绽春雷,陡然吆喝一嗓子起来,冲着屋内吼道:“娃他娘,娃他娘,赶紧死出来,咱们郭家出官爷啦,出官爷啦!”

    然后转身朝着大泽村的方向又跪又拜,自顾念叨道:“郭家列祖列宗,你们瞅瞅,咱们家也出了官爷了,郭顺程没给老郭家丢人哩,我下的崽儿竟然也成了吃皇粮领俸禄的官爷啦。”

    郭顺程是郭老憨的本名,郭老憨只是他的诨名罢了。

    郭业一听老爹竟然激动得如此语无伦次,什么叫我下的崽儿?

    好像自己在老爹嘴中不是个人,是头小牲口似的。

    但是既然老头子这么高兴,也就顺了他的心意,做儿子的能够让老爹难得高兴一回,叫什么都值了。

    郭老憨嗷嗷几嗓子,郭业的老娘,还有小妹都不约跑了出来,围着郭业一阵打转,叽叽喳喳问个不停。

    不一会儿,郭老憨就拽着郭业的老娘进了厨房,一边走一边喊着:“老婆子,赶紧做点饭菜,在院里摆上一桌,祭祀祭祀郭家祖先,让他保佑我们家的娃能够稳稳当当,干个好前程。”

    郭业看着老爹老娘的身影,忙碌中带着轻快,明显心情愉悦,心中一阵欣慰,能够让家人快乐,才是最大的幸福啊。

    这时,眼尖的郭小蛮突然发现石桌托盘底下压着几张红帖,惊呼喊道:“哥,这是什么?”

    郭业转头看去,红色帖子,不就是贺帖吗?

    敢情人家送来银子,连带贺帖都送来了,看来是自己老爹刚才见着满桌银子太过兴奋,将正事儿给忘记了。

    这年头,送银子之人留下贺帖,已是习俗。

    目的就是让收礼人知道,到底是谁给他送的银子。

    郭业真不相信还有人明明有目的性的送了礼,却不留名的。

    那就是不是送礼了,而是活雷锋做好事不留名了。

    随即从托盘下抽起几张红帖逐一打开来看,看完之后终于明白这笔银子是怎么一回事了。

    敢情都是贺喜自己荣升陇西捕头的。

    而送礼之人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城北,烟花柳巷的几家大青楼。

    满月楼,怡红院,春风阁,红袖斋,温柔乡……

    足足五六家之多。

    瞬间,郭业心中疑惑一扫而空,都是含有目的性的送礼。

    捕班是干什么的?

    缉匪拿盗,维持地方治安,专门负责陇西县城黄赌毒,这青楼行业不给自己送礼才是说不过去。

    郭业将这贺帖轻轻放在了石桌之上,轻声说道:“原来,这也是捕头的福利之一啊,难怪谷德昭对小哥当这个捕头这么有怨念呢。”

    郭业已经打定了主意,这笔银子他照收不误,统统纳入手中,谷德昭?一个鸡毛都不分给他。

    “啪…啪…啪”

    一阵拍门声不由响起,惊醒了遐思中的郭业。

    郭小蛮听罢,雀跃地跳将起来,欢快跑向院门,喊道:“我来开,我来开!”

    小丫头也是古灵精怪,先是趴在门缝一瞅,看看来人是谁。

    一看之下,小丫头不由惊讶地退后好几步,冲着郭业喊道:“哥,是,是亲家老爷,吴,吴财主来了呀!!”

    便宜岳父吴茂才?

    郭业心中错愕,他怎么这个时候来县城了?

    而远在厨房折腾的郭老憨一听亲家老爷的名字,顿时毛了脚,对着郭小蛮轻声喊道:“小蛮,慢点开门,慢点开门咯。”

    然后跑到快速跑到郭业这边,站在石桌边儿上,一脸紧张地看着郭业,欲要开口说话。

    刹那间,爷俩正好对视一眼,两人的右手不约而同地指了指石桌上的银子,异口同声喊道:

    “赶紧,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