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七十章 撕破了脸,绝不惯着他

正文 第七十章 撕破了脸,绝不惯着他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其一,卑职要将朱鹏春和程二牛带去捕班,倚为助手;其二,卑职新官上任必须三把火,如果捕班中有秦威党羽冥顽不灵,故意为难或者阻碍属下办事者,卑职必会毫不留情面地将其革职查办,以儆效尤!”

    “属下就这两点要求,还望县尉大人成全!”

    待得郭业向谷德昭提出自己的要求之后,谷县尉的脸色青红交加,那叫一个精彩了得。 (w W W  .

    郭业第一点要求无足轻重,无非多带两个过去而已,谷德昭勉强能接受。

    但是第二点就太操蛋了,这是冠冕堂皇地跟他要人事任免之权啊。

    这么做的目的无非就是想杀鸡给猴看,以最快的时间将捕班打造成铁板一块,全面掌控于手中。

    这是谷德昭最最不想看到的,如果捕班位郭业命是从,四十捕快姓郭不姓谷,那还要他这个陇西县尉有毛线用?

    谷德昭看着郭业提完要求之后,谨守本分地低下脑袋等待着自己的训示,真是恨得牙痒痒,给你三分颜色,你他妈竟敢给老子开染坊,胆大若斯,气死老子。

    无论是庞飞虎,还是长随钱贵都是大气不敢出的看着县尉大人,生怕县尉大人心中不爽,迁怒他们二人,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之事频频有之。

    谁知——

    仅仅过了一会儿,谷德昭难看的脸色缓缓散去,恢复了常态。

    紧接着,他竟然无端地笑起声来。

    不过别说郭业,就连墙角的庞飞虎二人都感受到了这笑声中的刺骨寒意。

    冷笑,一连三声的冷笑之后,谷德昭突然沉声问道:“郭业,你如此得寸进尺,就不怕本县尉的雷霆震怒吗?”

    郭业一听,也没有胆怯,反正事情都到了这个份儿上,还能怎么着?

    既然已经得罪了,就无所谓多得罪一两次了。

    随即郭业依然故我地装出谨小慎微的模样,轻声回答道:“县尉大人何许人也?又怎会做那矢口抵赖的下作事?即便卑职再怎么如何,不也还是为县尉大人效力吗?卑职能够将陇西县城的治安打理得井井有条,县尉大人不也轻松快活吗?”

    “好,好,好啊!”

    谷德昭猛然击节鼓掌,连声大赞三声好,然后双眼死死瞪着郭业,冷哼道:“本县尉既然亲口允诺于你,自然不会反悔。行,你的要求,本官一一满足。”

    说完狠甩绿衣袍袖,转身夺门而去。

    到了门口,突然驻足不前,头也不回地再次威胁道:“郭业,本县尉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镇不住捕班,出了乱子你收拾不了局面,哼,别说本官为难于你。到时候……”

    “县尉大人尽管放心,”郭业打断了谷德昭的**威胁,接口道,“如果真如县尉大人所说,无需大人费心,卑职自己卷铺盖滚蛋!”

    谷德昭听罢,强提心中一口怨气,连话也没回,破门而去。

    谷县尉走了,长随钱贵也只得屁颠屁颠跟着离去。

    路过郭业身边的刹那,钱贵低声说道:“小哥,忒冲动,不智,不智哩。”

    郭业对钱贵这人没有恶感,耸耸肩抱以笑意。

    待得谷德昭和钱贵都离皂班远去之后,庞飞虎走了过来低声问道:“郭业,你还是冲动了,之前不是叮嘱过你,不要和县尉大人抬杠么?”

    呼~~

    郭业粗粗松了一口气,下意识摸了摸后背汗渍湿透的衣衫,摇头苦笑道:“班头,你没看出来吗?县尉大人压根儿就不待见咱们,谁让咱们在何坤一案中挡了人家的财路呢?”

    庞飞虎还是有些责怪道:“你既已知晓,怎么不再克制一下自个儿呢?也好缓冲一下矛盾不是?”

    缓冲矛盾?

    郭业心中叫苦,关键人家咄咄逼人的言语中,根本不给机会和解啊。

    既然无法和解,我他妈还干嘛惯着他谷德昭的臭毛病?

    随即对着庞飞虎说道:“事已至此,无需伤神,只要不被他抓住痛脚,短期之内他拿咱们没招儿!再说了,陇西县不是他谷德昭一个人说了算。”

    言下之意,谷德昭上面还有县令顾惟庸压着,还有功曹马元举掣肘着。

    庞飞虎也只得点头,看来以后做人办事更要加倍小心了,继而对郭业说道:“走吧,天色不早了,你好久没有回去,也该回家看看了。”

    郭业一想也是,是该回家看看了。

    八成老爹老娘,还有小妹许久没有见到他的面,早已着急的不行了。

    和庞飞虎简单商量了两句关于将程二牛、朱鹏春带走的事情,然后想办法从捕班中踢出几个人来补充如今满是缺额的皂班。

    见得庞飞虎满意点头之后,才径直出了皂班大房之门。

    穿过右偏远,正好瞅见此时的捕班大房中人头攒动,喧闹嘈杂的声音不时传来,看来自己要取代秦威,上任捕头的消息也不胫而走了。

    但是他没有现在就进去,而是过门而不入,反正明日一早就能与他们见面,不差这么一会儿。

    至于捕班中想要跳脚作怪的秦威爪牙,哼,明日便见分晓,再来收拾也不迟。

    出了县衙之后,郭业正好看见谷德昭的马车缓缓离去,愈走愈远……

    郭业展臂深呼一口气,喃喃道:“谷德昭,想要整死小哥哪里会有这么容易?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随后走到县衙隔壁的马厩中牵来自己那头小毛驴,哒哒地往回家的方向赶去。

    一路之上,屡有认识或不认识的路人跟他打招呼,更有甚者已经开始称呼他为郭捕头了。

    看来群众八卦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没有微博,没有电视,没有互联网的大唐时代,消息传递的速度还是令人咂舌。

    听着声声“郭捕头”“郭小哥”入耳,郭业满心欢喜,功成名就的感觉就是爽啊!

    仅仅一个小小的捕头就这么令人志得意满,令人舒坦无比。

    那么,如果,成了那位高权重,有品有衔的绿袍官身,又会是怎么样一番情景呢?心头又会是怎么样的一番滋味呢?

    令人期待的很呐!

    ...

    ...

    胯下小毛驴一路上“嗝啊”“嗝啊”的发骚发浪狂叫着,缓缓走过了城东,进了城南,到了油麻胡同口。

    进了油麻胡同,郭业将还在**的小毛驴栓到了小院门口,拍了拍它的屁股笑骂着:“行了,到家了,别*****了。回头小哥给你找头小母驴,也让你过过瘾,你家主人人生得意,你怎么着也要驴生得意须尽欢嘛!”

    也真是怪了!

    郭业这番许诺之后,小毛驴竟然止住了**,两眼巴巴地看着郭业,扑闪扑闪着。

    驴眼中透着一股淡淡的淫荡和期望。

    郭业不觉好笑,你妹的,吴家竟然养出一头色驴了!

    栓好小毛驴后,郭业推门而入,发现院门从里面插上了门销,怎么回事?

    院门没锁,里头反插,说明老爹老娘他们肯定在家中没有外出。

    但是青天白日的,无端插起院门干啥玩意?

    无奈之下,只得啪啪啪一阵敲门。

    过了一会儿,里面传来脚步声,吧嗒一声,门销被拔了开来。

    吱呀!

    院门打开,里面探出一个脑袋,赫然就是老爹——郭老憨。

    郭老憨探出脑袋在院门外左右张望,发现就郭业一人之后,脸色神情明显是松了一口气,然后迅速将郭业拉进了院中。

    又急忙关起门来,第一时间插起了门销。

    郭业看着一副小心谨慎模样的老爹,不由嘟囔问道:“爹,神神叨叨,你干啥呢?”

    郭老憨嘘了一声,指了指院内小院,对着郭业轻声喊道:“小点声儿,你自个儿看!”

    此时的模样就跟进了富户做了贼似的。

    郭业顺着郭老憨所指的方向一看……

    他也彻底看傻了眼,乖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