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你小子真是胆大包天

正文 第六十八章 你小子真是胆大包天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今日第三更送到,老牛急需兄弟们的月票和打赏支持,加油!】

    “这是,这是秦威与何家这些年贩卖私盐的往来明细账簿???”

    庞飞虎一边不停翻阅,一边不可置信地惊问道。

    郭业重重颔首默认了庞飞虎的疑问。

    而朱鹏春则是趁势说道:“这才是咱们最大的收获啊!头儿你是不知道,原来这本账簿里面,别有洞天啊!”

    郭业接过话茬儿,说道:“老朱说得没错,一开始我还以为这只是普普通通的账簿,呵呵,没想到秦威也对何坤防范到了极点,竟然在账簿中记录了县城中替何坤贩卖过私盐的商户名字,足足有十来家,大到南北货栈,小到米店杂货铺。”

    说到这儿,接过庞飞虎手中的账簿,随意翻开一页指道:“你看,就连接货的时间地点,由何人来销售私盐都记录的一清二楚。”

    果不其然,庞飞虎顺着郭业的手指账簿的页面一看,贞观元年,四月初八夜里三更时分,昌隆米铺东主田纪禹接私盐七十八斤六两四钱。

    啧啧,竟然细致到了如此地步。

    庞飞虎心中不由感叹,如果秦威能够把这份细腻的心思用到当日东流乡吴家一事来,又怎么会自投罗网,中了郭业的请君入瓮呢?

    若非如此,又怎么会身陷囫囵沦为即将成为断头鬼的阶下之囚呢?

    郭业看着庞飞虎嘴中啧啧发出惊叹,轻声道:“这个账簿现在被我们所掌握,迟早会有大用。你想想看,虽然何坤已死,但是这些暗中替他销售私盐的商户还在啊,到时候只要将这账簿给这些人一看。哼哼,到时候咱们羽翼丰满想要扳倒何家之时,你说这些商户会站在哪一边?”

    朱鹏春在旁不滞点头笑得合不拢嘴连拍马屁:“是啊是啊,郭小哥真是算无遗漏,啧啧,老朱佩服,老朱膜拜!”

    庞飞虎也是寻味着郭业话中的味道,问道:“你的意思想借此来要挟这些商户,将来与我们一块儿对付何家?”

    郭业将账簿收入怀中,贴身放好,沉声道:“咱们整个皂班与何家早已势不两立,梁子结大了。不整死何家,不仅庞班头你不甘心,小哥我也睡不安稳觉啊!”

    是啊,如今案子的告破,秦威下大牢,何坤畏罪自杀,说穿了,全都郭业等人间接造成的。

    即便他们不整死何家,何家那位举人何老二也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他们。

    再说了,何瑁被郭业痛扁,鼻梁被打断,到现在还卧在床上。

    这梁子不单单是结大了,更是到了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庞飞虎点头默认了郭业的问话,不过还是有些糊涂,问道:“这账簿你不是让朱鹏春交给马功曹了吗?怎么还会出现在你手中,莫非这本是手抄本?不对啊,这个笔迹跟秦威口供的笔迹一模一样。”

    郭业再次从怀中掏出账簿,比了比账簿的厚度,然后问道:“头儿,你没发现这本账簿和上本账簿有甚区别吗?”

    庞飞虎也伸出拇指和食指比了比厚度,然后回忆了一下之前见过的那本账簿,惊讶道:“这本比那本要厚实,莫非,莫非这本才是真迹???”

    郭业不置可否地点点头,轻声道:“既然要利用这些贩卖私盐的商户,自然不能让他们曝了光,不然全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呢!”

    “什么?”

    庞飞虎彻底被郭业的胆大包天给震惊了,这小子竟然敢用一本假的账簿作为证据交给县令大人,这小子真是,真是……

    郭业拍了拍庞飞虎的胸口,笑道:“安心啦,那本账簿虽然是手抄,但是基本内容都是属实的,我只是删减了一部分对咱们有用的内容而已。再者说了,秦威都已认罪,谁会去关心那破账簿。”

    说着又转头看了看朱鹏春,突然问道:“老朱,那个替咱们抄写账簿的老童生你是如何处理的?”

    朱鹏春一副我办事,你放心的神情看着郭业朗声道:“小哥放心,那老童生本就不是咱们陇西县人氏,穷困潦倒靠着给别人写家书维持生计,老朱给了他五十两银子,他不知道有多感恩戴德呢。还是老朱亲自送他出城的,兴许现在早就出了咱们陇西县境内,跑到哪个穷乡僻壤买地置房,做他的田舍翁去了。”

    “办的不错,老朱办事,小哥放心!”

    郭业哈哈大笑,先是赞赏了一番朱鹏春,然后对着庞飞虎道:“看看,是不是天衣无缝了?”

    庞飞虎不由再次赞叹郭业这小子的心思缜密,更是感叹他的慧眼识珠,连朱鹏春这样的渣渣竟然都能被他物尽其用,有着这么发光发热的一面。

    随即庞飞虎狠下决心,对着郭业说道:“既然如此,此事就这么定了。以后你在捕班,老庞在皂班,咱们兄弟联手,蓄势待发。三个臭皮匠还顶个诸葛亮,我就不信凭咱们这么些人,还整不垮何家。老子心头这口怨气憋到现在,委实够够了!”

    郭业也是大叫一声好,对着庞飞虎竖起拇指赞道:“爽快,霸气,这才是真正的庞飞虎!”

    朱鹏春看着两人一番惜英雄重英雄的情景,忍俊不禁地鼓起手掌一个劲儿地叫好,更是马屁声声一浪叠过一浪:“庞班头和郭捕头房中盟约,老朱从旁见证,真是不胜荣幸,不胜荣幸啊!你们二人真是珠联璧合,打遍天下无敌手呢!”

    郭业听着这肉麻到起鸡皮疙瘩的马屁,心中好奇不已,笑意盈盈地呵斥了几句。

    陡然,外头隐约传来沉沉脚步之声,貌似走路龙骧虎步,听着声音愈传愈近……

    接着,一记郭业异常熟悉的声音响起:“县尉大人,前边儿便是皂班衙役歇脚的大房了了……”

    这声音,貌似是钱贵钱长随的,这厮人未到声先到,还说得这么大声,莫非是想提醒自己?

    钱贵倒是不赖,收了银子还知道办事,职业道德依旧杠杠的。

    想罢之后,郭业抬头看着庞飞虎,不无意外地眼神相撞,彼此对视了一眼,彼此心道,竟然是谷德昭莅临皂班。

    他这个时候过来,来者九成九的不善啊!

    朱鹏春更是泛起一脸的寒蝉,悄悄躲到了墙角,谁让皂班全体上下这次把谷县尉得罪到了姥姥家,如今县尉大人八成是秋后算账来了。

    庞飞虎轻声嘱托郭业道:“郭业,一会儿县尉大人说什么你都别抵触,记住没?别看你这个捕头的委任是从县令大人让户曹房发出的任命,但是谷县尉依旧是咱们全陇西县衙几百号衙役的顶头上司。”

    郭业轻轻点头表示心中有数,不会去犯那个傻劲儿。

    县官不如现管这个道理,他还是懂得。

    随即深吸几口气,挥出心中那些许惴惴不安,恢复镇定自若,宠辱不惊的神情,对着庞飞虎请手道:“走,庞班头,你我一道开门,亲自迎接谷县尉!”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