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可喜可贺郭捕头

正文 第六十七章 可喜可贺郭捕头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翌日衙门开堂,县令顾惟庸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上堂,审讯之事仍旧由师爷穆恭代劳。

    公堂之上,亲手签字画押的口供在前,往来明细账簿在后,容不得秦威抵赖。

    秦威被皂班郭业等人死死看押,无从得知何坤已死的消息。

    他依然幻想着郭业答应他的条件,能够苟延残喘留条性命,随即在公堂之上对一干事宜供认不讳,丝毫没有否认。

    他不知在他点头认罪的一刹那,刽子手手中明晃晃的铡刀离他的脖颈已然不远。

    在穆师爷吩咐公堂两侧站班衙役将秦威押下去的同时,宣布了对他的判罚:“将秦威收押囚禁,待得大理寺和刑部回函公文致陇西县衙,便在城外刑场问斩秦威。”

    秦威顿时脸色剧变,到了这个时候他方才得知,一切都变了。

    不过,为时晚矣。

    即便他在如何跳脚,都无济于事,结局已然注定。

    他始终逃脱不了人头落地的局面。

    只不过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

    ...

    ...

    衙门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是公堂审讯,允许旁观。

    不小一会儿,原捕班捕头秦威因为参与白记药铺纵火案,大泽村屠村惨案,而被收监囚禁,年底问斩的消息瞬间如长了翅膀一样,在衙门中流传了开来。

    到了中午,整个陇西县城都在纷纷传扬此事。

    鄙视,怒骂,唾弃秦威者比比皆是,大呼罪有应得,天道昭昭,天理循环,恶人自有上天惩。

    更有不少城中酸儒老秀才对县令顾惟庸歌功颂德,大赞青天大老爷。

    当然,也有一些与秦威走得比较近的蛇鼠之辈心惊胆颤,频频自危。

    首当其冲的就是秦威所掌管的捕班,近四十个捕快今日齐聚捕班大房,纷纷在问询着秦威的巨变。

    这些人中或多或少都帮秦威干过不少龌龊事,都怕秦威一案牵连到自己,竞相打听着下一任捕头的人选,好临时抱佛脚,提前做好应对。

    当然,也有人压根儿就不担心此事,相反心中更多了一份侥幸。

    比如秦威的头号心腹,刘二。

    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如今捕班群龙无首,人人自危,但是整个陇西县城肯定需要捕快来维持治安,容不得一点动乱。

    所以,他很肯定秦威一案,根本不会祸及他们这些小捕快。

    在县令大人眼中,他们算个屁啊。

    相反,秦威被革职查办倒了霉,他的心中更滋生了一份野心,一份不甘寂寞的野心。

    那便是空悬的捕头位置。

    在捕班这些人中,他觉得自己完全有资格来继承秦威的捕头位置。

    一,在捕班中的声望仅次于秦威;二,秦威在位的时候基本上是个甩手掌柜,大小事务都是他在操持。

    就冲以上两点,他觉得县尉大人不提拔他当捕头,那真是白瞎了眼睛,委实有眼不识金镶玉了。

    继而,在人心惶惶的捕班中,刘二就跟卓尔不群的仙鹤一般,鹤立鸡群,始终保持着一份淡定的面容和隐藏内心的那份激动。

    ...

    ...

    相比于捕班的人心惶惶,皂班则是迥然不同,整个大房之中,人心沸腾,斗志昂扬。

    不为别的,就为户曹房佐官马元举大人刚刚宣布的县令大人嘉奖令。

    嘉奖令分上下两文,上文是因皂班众衙役此次破案有功,县衙府库拨银一百两作为嘉奖。

    秦威从此嗝屁,众衙役有赏银拿,的确令他们高兴。

    不过令他们更加振奋的是嘉奖令的下文,因皂班衙役郭业在这次破案过程中,有勇有谋,不畏艰险不畏牺牲,充分发挥了我大唐衙役的优秀品格,特擢升为捕班捕头,接替秦威之位,统管捕班四十捕快。

    任命一经宣布,皂班彻底沸腾!

    不为别的,就因为郭小哥是皂班衙役出去的。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皂班的兄弟在捕班众捕快面前足可以昂着脑袋走路,因为你们的捕头郭小哥是咱们皂班出去的,是咱们皂班的老兄弟。

    这么扬眉吐气的事情,在以前可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马元举宣布完嘉奖令,将一百两赏银转交给皂班班头庞飞虎后,也没有跟郭业多说什么,而是嘴角一扬歪着脑袋飘然离去。

    意思很明显,这是在告诉郭业,本官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做到,咱俩扯平,你小子以后别***老惦记那些陈年旧账。

    看着马元举这个**样,郭业也是懒得理会,他的心中又何尝不激动?

    短短几个月,便从一个皂班小衙役做到了掌管四十捕快的捕头,他如何淡定的了?

    就好比皂班衙役是城管的话,他郭业仅仅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就窜到了负责一县治安和重案的刑警大队长,要谁这升官速度,郭小哥比谁差了?

    郭业心中不由得意着,到底是穿越人士好福利,时也命也!

    紧接着,庞飞虎吩咐朱鹏春将赏银分发给皂班弟兄们,然后将郭业拉倒了一边儿,轻声贺喜道:“郭捕头,可喜可贺啊!”

    郭捕头?

    郭业乍听还没反映过来,稍稍缓过了神,抱以赧颜地谦逊道:“头儿,可别寒碜我了,这捕头之位也是得了你和弟兄们襄助,才侥幸得来。郭业还是那个郭业,半点未曾改变。”

    庞飞虎雍容地挥挥手,然后对郭业诚意十足地说道:“郭业,这是你应得的。你能有今日这份成就,庞某也与有荣焉啊!甭管你郭业爬到了什么高位,咱们都是兄弟,不是?”

    说完缓缓伸出右臂,真诚地望着郭业。

    郭业看着一脸真挚地庞飞虎,心中除了浓浓感激之外,还是感激。

    随即也将自己的右臂伸出,与之握紧,把臂言欢。

    好汉子,好兄弟,无需说得太多,一切尽在酣畅中。

    待得众人领完赏银纷纷离去,整个大房之中仅剩庞飞虎、郭业,还有朱鹏春三人。

    庞飞虎笑容缓缓收敛,猛地喟然一叹,道:“此次没有让何家付出应有的代价,真是美中不足,心有不甘啊!”

    郭业听罢,知道庞飞虎想表达什么,如今何坤授首,但是何家依旧安然无恙,他是在为无法手刃杀妹仇人何瑁而感到叹息,而感到愤怒。

    而后,拍了拍庞飞虎的肩膀,轻声说道:“头儿,你真以为我就那么死心眼,马功曹让我干啥我就干啥不成?嘿嘿,我早有后招儿!”

    说着,冲朱鹏春招了招手,指了指朱胖子的怀中,示意他将东西掏出来。

    朱鹏春领会深意,先是小步跑到房门,看房门是否关严实了。

    确定无误之后,从怀中掏出物件拍在桌上,神秘兮兮地憋着嗓子说道:“班头,郭小哥早就跟老朱交代过,要有备无患,留着后招儿,有了这东西,嘿嘿,咱安枕无忧矣!”

    庞飞虎看着跟前神叨叨的两人,将信将疑地拿起桌上的东西一看,霎时——

    庞飞虎的瞳孔逐渐放大,一副不可置信地眼神望着郭业,脱口喊道:“这,这怎么可能???”

    郭业揽着朱鹏春的肩膀,得意洋洋地看着庞飞虎,朗声道:“一切,皆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