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不见兔子不撒鹰

正文 第六十三章 不见兔子不撒鹰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甘竹寿简短地说完几个字之后,转身离去,继续到杂院门口把守,没有郭业和庞飞虎的吩咐,他是决计不会放钱贵等人进来的。

    这厮虽然平日里吊着一副鬼脸冷言冷语,但办起事来却是尽忠职守,倔的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

    郭业看了眼一旁也在低头思索地庞飞虎,自嘲地笑道:“头儿,我说得没错吧?谷县尉指定是收了何家的银子,允诺了何坤什么,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来摘桃子了。”

    庞飞虎眉头紧锁,为难道:“可他是陇西县尉,掌管三班近百衙役、四十壮班士卒,还有牢狱,驿站,府库一百来号的杂役啊!他的命令,你我敢不听吗?”

    是啊!

    郭业心中也是悠悠一叹,谷德昭才是他的顶头上司,如果不遵照谷德昭的命令,那就是公然违抗上令呀。

    现在他急不可耐地派钱贵来东流乡索要秦威,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那到底是交,还是不交呢?

    交了秦威,兴许自己能够入了谷德昭的法眼,被引为心腹,代替秦威一跃成捕班捕头也未尝没有可能。

    这次秦威的跟头是栽定了,以谷德昭的行事手法,别说捕头之位,恐怕连小命都保不住。

    因为这世上,只有死人才不会开口泄露何坤等人的秘密。

    但是,仅仅秦威一死,又有何意义呢?

    真的就能让郑九叔和大泽乡三百余口乡亲在九泉之下瞑目了吗?

    放屁!

    只有将何坤和郑三江都绑上断头台,才是真正的报仇雪恨,冤仇得报!

    但是……

    不交秦威,强行越过县尉谷德昭,将秦威和口供,乃至账簿交给马元举,又会是怎么样一个光景呢?

    是,

    以马元举那狗犊子的性格,只要掌握了秦威和口供,还有账簿,那别说秦威,就连何府满门都休想遁形,整个陇西县城必将刮起腥风血雨。

    届时,郑九叔,白记药铺七八口,大泽村三百余口无辜惨死的百姓,必能沉冤得雪,大快人心。

    可是,自己又会是一个怎样的下场呢?

    以谷德昭的性格,第一件事情就是将自己这个反骨仔提出皂班,卷铺盖从衙门滚蛋。

    紧接着,就是肃清整个皂班,程二牛,朱鹏春,阮老三,甘竹寿,乃至庞飞虎这个班头,估计没有一个人能在皂班中继续立足了。

    再接下来,可能连他们赖以进账的字花馆,都要被贪得无厌的谷德昭吞食腹中。

    如果为了伸张正义,落到这么一个下场,值吗?

    郭业脑中盘旋着交与不交的得失,猛然一拳砸在门框上,狞声喊道:“值,小哥做人有底线,宁可要饭也不能做那埋没天良的事儿。”

    乍然举动吓了庞飞虎一跳,转头见着面色狰狞的郭业,又听见郭业的喊话,仿佛一切了然于胸般,喟然问道:“郭业,你真决定这么做了?”

    郭业看着庞飞虎的眼神中没有责怪,反倒有些担心,觉得挺对不住这个好汉子的。

    有些愧疚地说道:“头儿,咱们是人,不是畜生,有些事儿咱不能卖着良心干啊!请原谅我的一意孤行。”

    “嗨!”

    庞飞虎晒然一笑,故作轻松地一拳擂到郭业的胸口上,摇头无所谓似的说道:“说什么呢?咱们是兄弟,共富贵共进退的好兄弟,你说怎么做咱们就怎么做。大不了庞某人不做这个班头,回家挑粪种地去,照样养活婆娘和孩子。”

    郭业听罢心中霎时酸楚,庞飞虎,没说的。

    猛然,他想到当日马元举连称几句“不可说,不可说”,貌似他这个九品小吏根本不担心谷德昭的刁难,难不成他也有靠山?

    一想到这儿,郭业顿觉轻松,对着庞飞虎宽慰道:“头儿,你放心吧,如果马功曹一个九品吏员还保不住咱们皂班,那他可以去死了。您别忘了,咱们在伸张正义的同时,也是跟他马元举合作着呢。”

    一听郭业提起马功曹三个字,庞飞虎顿时来了精神,眼睛也愈发明亮起来。

    是啊,马功曹和谷县尉是铁鸡斗蜈蚣,半斤对八两,只要马元举肯护着他们,秦威一事即便无功,至少他们也无过。

    庞飞虎知道自己的底子,皂班班头已经是他的顶峰,他不求能够攀爬升迁,只求能和皂班一干兄弟无忧无虑的生活着。

    随即,庞飞虎催促郭业道:“那好,事不宜迟。我去拖住钱贵和随行之人,你立马带着秦威,还有他及一干水匪的画押口供即刻回县城,速速面呈马功曹马大人。”

    郭业不滞点头,笑道:“我正有此意。”

    说完也不再墨迹,唤来程二牛还有阮老三几人,捆绑着秦威悄悄从吴家杂院的一处矮墙翻了出去。

    连和岳父吴茂才和假老婆吴秀秀打招呼的时间都没有,就急急奔往了陇西县城。

    至于钱贵一干人等,就只能留给庞飞虎和甘竹寿诸人花时间和精力去拖延了。

    ...

    ...

    众人一路快赶,郭业怀揣一干犯人口供前面领头,程二牛肩扛大粽子似的秦威,还有阮老三等人殿后,约莫过了一个多时辰,终于从陇西县城的西门进来。

    进了县城,郭业吩咐程二牛带着几个衙役将秦威用麻布袋套好,先带回家中窝藏住。

    然后自己奔向城北烟花柳巷的酒肆一品楼,找好地方,继续包场二楼。

    接着又托阮老三跑个腿儿,替自己给正在衙门功曹房里办公的马元举送去一封书信,相约老地方见面。

    不过这次信中内容不同,郭业歪歪扭扭狗爬式的毛笔字写得是:事已定,大功告成,见信速来老地方相见。

    果不其然,还在悠哉悠哉打着瞌睡的马元举一见信函顿时瞪大了眼珠子,神情失态地大喊几声好好好,太过激动屁股没坐稳差点摔倒在地。

    马元举立马将信函塞进怀中,对功曹房中专门负责书写文书的小吏耳语几句,然后随着阮老三亲自赶往了老地方—城北烟花柳巷一品楼,与郭业相见。

    进了一品楼,掌柜和伙计因为上次的郭业耍的乌龙事情都知道了马元举的身份,那是客气的不得了,又是嘘寒问暖,又是送茶送瓜果。

    不过今天的马元举没心情和他们纠缠,直接假以颜色地呵斥掌柜和伙计退下二楼,与郭业点头示意来。

    而郭业则是对阮老三耳语几句,让他在把守楼下的楼梯口,不要让闲杂人等上来。

    阮老三一走,马元举已经按捺不住地问道:“秦威招了?现在他人在何处?他的口供呢?是否画押,这厮会不会届时上了公堂还会翻案?”

    郭业听着马元举像机关枪突突突地一连好几个问题,脑袋都差点被问晕了。

    随即摆手喊停道:“停,停,停!”

    然后眼神清冷地看着马元举,沉声问道:“马功曹,此案涉及太广,秦威这个活证和口供是本案的关键所在,县尉大人已经开始插手此事,貌似与何坤达成一致,已经开口向我们要人了。”

    马元举一怔,脱口问道:“你没将秦威和口供交给谷德昭吧?”

    郭业摇头不语,还是看着马元举。

    见着郭业摇头,马元举收敛急色,抚胸叫好道:“不错,不错,交给谷德昭,此案又将会变成一件无头公案了。”

    郭业轻笑道:“我秦威和口供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不仅如此,就连何坤与秦威,水匪郑三江等人这些年来贩卖私盐的往来账簿都在我手中,怎么样?呈上公堂,县令大人审案之后,能否让何坤这头大老虎死翘翘?”

    “什么?”

    马元举神色巨变,惊呼道:“你们连他们的账簿都掌握住了?”

    郭业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马元举见状,语气森冷地缓缓道:“何坤,必死;何府满门,必株连。郭业,你是个人物,本官果真没有看错你!”

    说着伸出右手一招,示意郭业将账簿赶紧呈上来。

    郭业还是摇摇头,戏谑地看着马元举说道:“马大人,小哥和皂班一干兄弟的前途和性命都压在此案之上了,你总要给我一个准信啊。你如何能保证我们不被县尉大人追究,而且,秦威出事,捕头位置空悬,你懂得!”

    他也学着马元举的动作,伸出手来一招,要对方拿出诚意来。

    马元举见着这个狡猾的小衙役竟然在这个时候和自己讨价还价,不由一阵气闷,呵斥道:“怎么着?还怕本官诓骗你不成?”

    郭业白了一眼马元举,哼道:“你马大人诓骗小哥我,还算少了吗?”

    马元举一听郭业又开始重翻旧账,不由一阵苦恼,这小衙役,忒记仇了,真是气煞本官。

    看来是要将自己后头那尊靠山搬出来,这小衙役才会信任本官啊?

    这小子绝对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

    噔~~噔~~噔~~

    一阵上楼的脚步声猛然响来,阮老三突然跑进房间,对着郭业轻声道:“郭小哥,楼下来了个糟老头,说是应马功曹之约赴会,让我挡在了下面,要让他上来不?”

    郭业还没摸清头脑呢,这边的马元举顿时一声咋呼:“呀,肯定是他赶来了。”

    说着急忙朝着房外跑去,赶忙下楼去迎接。

    一边在外头下楼梯,一边冲着房中的郭业喊道:“小衙役,你莫急,待我将他请上楼来,你自然就会相信本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