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烧个鸡鸡,点天灯!

正文 第六十一章 烧个鸡鸡,点天灯!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郭业一进吴家的杂院后,第一件事便是遣散了所有躲藏在杂院中的所有吴家中人,包括他的便宜岳父吴茂才和假老婆吴秀秀。

    正式宣布,从这一刻起,吴家的紧急戒严令宣布解除。

    听闻秦威被擒,来袭匪徒被一网打尽之后,吴茂才总算松了一口气,心中也是琢磨,秦威这个关键人物被控制住,看来自己离陇西首富的宝座又近了一步。

    这个时候的吴茂才看着郭业的眼神都趋于柔和,心中赞道,真是个贤婿啊!

    随即扑哧扑哧跑上前来,想着提醒一下郭业,这次抓捕秦威莫要忘了吴家的大功。

    可谁知跑上来还没寒暄两句,就被郭业打发走了。

    此时的郭业哪里有心思和自己这个市侩的便宜岳父讨价还价,现在秦威的口供没有坐实,账簿没有拿到,谈什么都是扯淡。

    随即命令阮老三带着人将吴茂才架出了杂院,然后又让甘竹寿这个冷面的吊死鬼带着人把守住杂院门口,不许放进任何一个人进院。

    因为他必须快速审讯秦威,容不得半点外界的打扰。

    而后,趁着秦威昏迷之时,在杂院中找来一间空置已久的房屋,命人将窗户贴上油毡,半点阳光进不来,将屋内遮掩的昏天暗地,气氛顿时营造得沉闷压抑。

    接着,让程二牛和朱鹏春将秦威绑到屋内的一根柱子上,捆绑得严严实实,半分动弹不得。

    然后在屋中烧起炭炉,将烧火钳,柴刀等带铁的玩意放在炭炉里可劲儿烧着,充当刑具。

    不消一会儿,整个房屋被折腾得跟衙门大牢的刑房一般无二,郭业手中拿着皮鞭,在秦威身边来回转悠,恍然间,让他有了一种小鬼子严刑拷问**员的感觉。

    靠,还真像那么回事。

    不过就是不知道秦威这厮的骨头有多硬了,你妹的,你骨头再硬,能硬的过老虎凳,硬的过辣椒水,硬的过烧红的烙铁?你丫真以为自己是伟大的革命志士?

    庞飞虎搬来一把椅子远远坐在后面,看着郭业的自有发挥,如今诸多事务他基本都交由郭业操办,特别是刑讯逼供这种事情,他也不擅长。

    准备妥当之后,郭业对着充当打手的程二牛和朱鹏春相继喊道:“浇冷水,浇醒这个王八蛋。”

    “哗啦!”

    程二牛高举一个大木桶轻轻松松举起盖过头顶,径直从秦威的脑袋上浇下去。

    冰凉刺骨,秦威悠悠醒转,眼睛缓缓睁开。

    “哗啦~~”

    又是一声!

    朱鹏春则是费劲巴拉地提起木桶,向前猛泼,一桶冰凉的井水直接泼到了秦威的裤裆上。

    这下,

    真把秦威给凉透了,都快凉到了骨子里。

    秦威被冻得**都快成了冰棍,破口大骂道:“郭业,你个小畜生,你敢如此待我?”

    “啪!”

    郭业一记皮鞭直接抽到秦威的嘴角,皮开肉绽,顿时起了一道血槽,疼得秦威哇哇直叫。

    郭小哥眼神清冷的看着秦威,鄙夷道:“死到临头,还敢张狂,看我打不死你***。”

    紧接着,又是噼里啪啦一阵鞭笞,鞭鞭都往秦威身上抽打,他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说,先是狠狠抽了秦威三十大大鞭。

    这么做是用意的,学名就叫杀威棒。

    不过到了郭业手中就变成‘杀威鞭’了。

    一上来就下狠手,不仅是郭业公报私仇,报复秦威这些时日来对他和整个皂班的迫害,也是为皂班死去的弟兄出一口恶气。

    更重要的是,先把秦威打疼打怕了,挫挫他***锐气,免得到时候这狗杂种又骄横呲牙不配合。

    啪,

    啪啪,

    啪啪啪。

    衣衫褴褛,皮开肉烂,血水横飞,远处看着的庞飞虎,还有近处的朱鹏春都不由别过了头。

    二人心中嘀咕着,郭业,真他娘的狠啊。

    倒是程二牛看得煞有介事,一边兴奋地听着秦威哇哇鬼哭狼嚎,一边不时配合着郭业数着鞭子喊道:“三,四,五……十七,十八……二十八,二十九,三十!”

    当程二牛喊道三十下,郭业手中挥动的皮鞭应声停止,抹了抹额头的汗渍,看了眼秦威。

    这厮两眼翻白,奄奄一息,貌似又要昏死过去。

    郭业知道秦威死不了,因为他控制了自己抽鞭的力道,随即对着程二牛再次喊道:“二牛,去弄瓢水,浇醒这狗杂种。”

    哗啦~~

    一瓢凉彻骨意的井水又朝秦威脸上洒去,将濒临晕厥的秦威再次冻醒。

    秦威一边哼哼唧唧地气若游丝着,一边朝着郭业哼哼道:“小畜生,别白费心机了,老子知道你不敢杀我,你杀了老子,谁给你口供?谁给你要的东西?嘿嘿,嘶……老子在大牢里给犯人用刑的时候,你个小畜生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哈哈,嘶,哈哈。”

    秦威这次倒是说到要害了,郭业不敢打死他,他坚信只要自己咬紧牙关,挺到何坤出面营救自己,就能重见天日。

    现在他算是彻底醒悟了,自己跟何坤再怎么样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何坤不会让他落在郭业等人的手中。

    自己当初就是鬼迷了心窍,一时冲动想杀了郑九灭口,而办了蠢事,最后才中了郭业等人的圈套。

    现在他没心思理会郑九醒没醒,他只关心自己能否熬到何坤的援手。

    何坤的救援,才是他唯一的活路。

    想罢理顺里思绪之后,秦威闭着眼睛一边哼哼唧唧疼痛地抽着冷风,一边心中暗暗给自己提气,千万不能张口,不能要忍住疼痛忍住刑讯,熬到何坤的到来。

    郭业见着秦威此时的秦威仿佛跟修禅之人明悟了似的,一副水火不侵的样子,心道,麻痹的,还真是棘手,看来只能连唬带吓,然后加点硬料了。

    随即对着秦威哼道:“你真以为你不开口就没事了?你别忘了与你一同来的那些匪徒,你自己嘴巴硬,你能保证他们的嘴巴和你一样硬吗?”

    话音落罢,远处的庞飞虎也干吼道:“秦威,与你同来吴家袭扰的那帮人,我已经问清了底细,他们招了供,你和岷江水匪头子郑三江狼狈为奸,伙同何家贩卖私盐。你们为消灭罪证,竟然火烧白记药铺七八口人,还屠杀大泽村三百余口无辜性命。狗杂种,此等丧尽天良的事情你都做得出来,你枉为衙门捕头,你枉为公门中人啊。”

    “哼哼!”

    秦威咬紧牙关,不屑地望了眼走上前来的庞飞虎,矢口否认道:“光凭他们这些人的一面之词就能定我的罪?呵呵,庞飞虎,你太天真了。你莫非忘记了刑部给各州府县衙发放的审讯公文内容了?公堂之上,非良籍者,悉数供词皆不得作为旁证。”

    说到这儿,忍着疼痛不无得意地哈哈笑道:“庞飞虎,你也说了他们是岷江水匪,你觉得县令大人会将水匪的供词作为旁证,给本捕头定罪吗?我看你庞飞虎是穷疯了,饿傻了吧?”

    庞飞虎听罢此言,顿时脸色大变,怒指秦威久久不能言语。

    郭业听着秦威的狡辩,心中也是颇为感叹,秦威这个王八蛋到了个关节,竟然还能想到这些没有乱了分寸年。

    看来这些年的衙门捕头,的确没有白当。

    前文就讲过,所谓的良籍就是在朝廷各州府县衙门户曹房有过登记造册的,身家清白的老百姓,这些是大唐的良民,是有户口有身份证的人。

    良籍之人是受到朝廷承认的合法公民。

    而像青楼妓女,歌姬舞姬,还有卖身为奴的人,是没有资格拥有良籍的,基本都是贱籍,没有正式户口的,属于那种拿着暂住证过日子的人。

    贱籍中人的户口不是本人掌握,而是由她所从属的主人所掌握。

    这些人只被自己的主人所承认,朝廷压根儿就不给予承认和保障。

    至于水匪,山贼,土匪,大盗之类的人,连贱籍都算不上,属于真正意义上的黑户,是没有身份证和户口簿的人。

    别说朝廷不给他们办理,即便朝廷给他们办理,他们也不敢办啊?

    哪个山贼或盗匪傻兮兮地跑到衙门去办理户口簿和身份证,那才真的见鬼了?

    身份证户口簿上写什么?难道写某某某,住址,某某山某某洞山大王?

    然后在职业一栏上写着,从事山贼或者盗匪?

    除非这人是脑子坏了,就是想去找死,才会去衙门办理户籍,不然都宁可黑着户口过日子。

    所以,秦威说得没错,公堂之上,这些水匪的供词,是不予受理作为呈堂证供的。

    郭业看着秦威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心中哼哼道,你麻痹,看来不给你加点料,你丫是要一路向西硬到底了?

    冷眼看了下秦威,哼道,看来小哥的满清十大酷刑也要上场了。

    随即对着朱鹏春喊道:“老朱,去炭炉那儿将烧红的钳子给我拿过来,咱给秦捕头热热身!”

    然后指了指墙角的一把锄头,对着程二牛吩咐道:“二牛,去挖个坑,唔,挖到这个深度就成。”

    说完,比了比自己的脖子,刚好到下巴这儿。

    程二牛嗯了一声,径直走过去抄起锄头哼哼哈嘿一阵挖坑。

    而朱鹏春则是小心翼翼地将烧得通红通红的烧火钳捧到了郭业的跟前。

    秦威见状,有些不明所以,但是郭业的眼神却又让他心里发毛,心中一阵害怕,脱口问道:“姓郭的,你想做什么?”

    郭业拿起布条包住了烧火钳的首端,通红冒着热气儿的钳子在秦威裤裆外面夹了夹,嘿嘿冷笑道:“你***不是威武不能屈吗?今天小哥就就给来一场满清十大酷刑,看你还能嘴硬到几时?”

    朱鹏春机敏地配合问道:“小哥,啥叫满清十大酷刑啊?咋没听过哩!”

    郭业手中的烧火钳在秦威裤裆外面喀嚓喀嚓两下,哼哼道:“小哥自创的最新刑讯逼供手段,先来一道红烧火钳夹**,废了秦威的命根子。”

    然后又指了指正在甩开膀子挖坑的程二牛那边道:“断了他的**之后,再给这王八蛋点个天灯拔个蜡。”

    朱鹏春听罢,吓得浑身一颤,立马闭口不言。

    秦威则是一脸茫然,突然惊慌大喊:“草你娘的郭业,你不能这样,我他妈是捕头,是你的上官。”

    郭业呸了一口唾沫到秦威脸上,冷声道:“捕头你爹个蛋,好言相劝你不听,非要当烈士,现在说啥都晚了!”

    随即提着火钳,步步逼近……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