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六十章 仗义每多屠狗辈【加长版】

正文 第六十章 仗义每多屠狗辈【加长版】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皂班班头庞飞虎和朱鹏春率众围院,黑压压近两百城中地痞无赖将吴家大门挤得门槛儿都烂掉之时,秦威很清醒地预见,

    大势已去!

    完了,这次,真的完了!

    但是秦威不甘心认输,还想着继续负隅顽抗,杀出一条血路逃出升天。

    因为他知道,抓贼捉赃,只要自己现在还能够跑掉,任凭郭业等人红口白牙,还是不能拿自己怎么着?

    逃,逃出生天,这是他现在唯一的自救之法。

    就在秦威重新举起横刀,眼神闪烁地看着门口之时,郭业一声爆喝:“秦威,你再好好看看四周,你看看与你同来的这些匪徒,还有顽抗的本钱吗?”

    秦威身子打了个激灵,扫视一眼,自己带来的数十个水匪除了死伤,基本都被庞飞虎等人带来的地痞混混们全部控制住了。

    三两个地痞流氓捆绑着一个水匪,将数十号人吃得死死,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

    完了,秦威心中哀嚎,单靠自己想要杀出去,根本是天方夜谭。

    甭说双拳难敌四腿,现在院里院外至少也有几百双腿,怎么杀出去啊?

    不知不觉间,秦威的心底升腾起一股无力感,由小渐大,缓缓弥漫心中各个角落,直至身体四肢,连大脑都趋于空白,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秦威失神间,郭业冲着秦威身后的程二牛打了一个眼神,一个动手偷袭的眼神。

    说时迟,那时快,平时呆傻的程二牛这时候朱鹏春附体,竟然领会了郭业眼神的示意。

    吼~~

    程二牛倏的咆哮一嗓子,身子猛地向前倾去,一记重拳如电炮,狠狠砸在秦威的背上,只听一声……

    噗!

    秦威背部生受九牛二虎偷袭重拳,哇的一声腥血喷出,身子向前踉跄几步,勉强站稳还没做出应对之策,又见程二牛突然在秦威后面蹦起身子,狠狠往他后背一压!

    吭哧!

    铁塔般的汉子就跟一坨沙包似的将秦威面朝地背朝天地径直压倒在地。

    一声“呜咽”从秦威嘴中带血呛出,人已晕厥过去,暂时不省人事。

    这还不止,程二牛又亮起招牌动作——打虎拳,高高挥起砸向秦威的脑袋。

    “停!”

    就当众人还迷糊在程二牛的突然举措之下时,郭业猛然叫住了程二牛的出拳,喊道:“住手,二牛,你丫想打死他不成?”

    程二牛血气上涌,哼哼道:“这混蛋死不足惜,就这么打死他,俺还觉得便宜了他哩。”

    郭业疾步上前将程二牛从秦威的身上拉扯下来,喊道:“笨蛋,秦威一死,那就死无对证了,真凶便真的要逍遥法外了,他现在必须活着,听清楚了吗?”

    程二牛听罢,讪讪地挠着后脑勺,他一时冲动还真没想到这么远。

    郭业对阮老三等人吩咐了几句,示意他们将秦威拖到吴家杂院去,一会儿自有用处。

    紧接着,又和庞飞虎,朱鹏春等人打了招呼,一阵寒暄。

    秦威被擒,皂班上下总算是松了口气。

    庞飞虎看着横躺在地上的两具皂隶尸体,轻轻叹道:“唉,又折损了两名皂班弟兄,狗娘养的秦威。”

    郭业看着两具尸体,心头也是隐约疼痛,昨夜里还活蹦乱跳的两个人,就这么一个凌晨的功夫,竟然天人永隔,不难受那是假的。

    随即吩咐程二牛将他们背到干净的草垛上,回头拉回城里交给他们的家人,必须厚葬。

    然后对朱鹏春吩咐道:“老朱,回头从字花馆里支点银子,交给他们的家人,都是一个班房的兄弟,咱们得让他们安心的走,不是?”

    朱鹏春也是面带余戚地点点头,不过还是提醒郭业道:“小哥,最近接二连三从字花馆支银子,账上可是没有多少现银了。而且昨夜为了从城里招呼帮手,差不多将字花馆里的现银都提光了,你看这……”

    郭业听着也是愕然,自己最近为了办这个案子花钱的确无度,而字花馆又是新近才真正开始盈利,照自己这么个花法,还真是入不敷出。

    但这不是理由!

    随即郭业声音有些洪亮地喊道:“老朱,我不管这个,你让张小七就是砸锅卖铁也要给我凑足两百两银子给死难兄弟的家属送去。逝者已矣,咱不能让他们的家人也跟着受罪啊!”

    朱鹏春苦着一张脸,看来字花馆下面几个月的红利八成是没得分了。

    不过小哥说得也在理,人都死了,难道还要让他们在下面不安心吗?

    随即咬牙重重点头称是。

    一旁的庞飞虎听闻,也是走过来从怀里掏出两锭十两重的银子塞到朱鹏春的怀里,说道:“家里那婆娘最近置房买地,就剩这点了。”

    庞飞虎仗义疏财,郭业也没矫情,对着朱鹏春说道:“收下吧,回头到我家去,我那儿也还有二三十两银子。”

    紧接着,程二牛、阮老三,甘竹寿,还有幸存的几个皂隶都纷纷从兜里掏出存银,多的四五两,少的七八钱,纷纷塞进朱鹏春的怀里,嘱托他一并带回去凑数。

    这时,还在院中看着此情此景的的地痞混混们也不由动容,一直以来在他们的印象里,这些穿着朝廷虎皮的衙差公爷们都是趾高气扬,欺凌弱小的鹰爪。

    在他们的眼中,如果说他们是不受朝廷承认的街头地痞与无赖的话,那这些衙役就是执着朝廷合法许可证的地痞与无赖。

    但是眼前的一幕却彻底摧毁了他们之前的认知,原来这些公爷们竟然如此的仗义啊?

    能够为战死同僚掏出家底儿的公差,再怎么是朝廷鹰犬,那也是爷们,纯爷们。

    霎时,院中的地痞混混们不约而同地喊道:

    “郭小哥仗义,庞班头仁义,你们都是好汉子。”

    “既然皂班兄弟慷慨疏财,那咱孙明延也不能落后,今天朱爷给了孙某人三两银子,应邀前来助阵。现在孙某人将这三两银子掏出,分文不收。”

    吧嗒~~

    说完,几块碎银从某个角落抛出,徐徐落到朱鹏春的脚底下。

    吧嗒,吧嗒,吧嗒~~

    紧接着又从几个方向抛出几块银子落在朱鹏春的跟前。

    不一会儿,院中像是刮起“银子雨”似的,银子猛落不止,朱鹏春的面前散落了一地的碎银,约莫二三百两。

    一边落银子,一边涌起此起彼伏的豪言壮语来:

    “孙明延孙大哥够爷们,到底是咱们城南的扛把子,小弟服了。”

    “我也分文不收,还给皂班的公爷们。”

    “谁说咱地痞混混没出息?咱也掏银子,分文不取,今儿个不白来。”

    ...

    ...

    无论是朱鹏春,程二牛,还是庞飞虎,阮老三,还有几名衙役,都被眼前突发一幕怔怔看傻了,这还是被县尉大人扣上“乱陇西治安毒瘤”的地痞流氓吗?

    倒是甘竹寿脸色如常,轻轻嘀咕道:“仗义每多屠狗辈!”

    至于郭业,这个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世纪的新时代青年联想到的感触到的却是更多,不过心中也同时萌发出了一个想法,一个还未成型的想法。

    如果将这几百号人收为己用,是不是整个陇西县城的小道消息和街边绯闻都能传递到了自己耳中了呢?

    这倒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哟!

    一想到这儿,郭业觉得有必要出来和这帮人结下一番善缘不可。

    随即郭业挺身而出,抱拳对着院里院外的地痞混混们喊道:“多谢,多谢各位爷们如此仗义,郭某人在这儿代表我们庞班头,代表皂班上下的兄弟,感谢各位了。”

    郭业这番低姿态的谦逊霎时博得了在场诸人的好感,一时间鸦雀无声,不再闹哄。

    而后,郭业对众人继续道:“仗义每多屠狗辈,此话不点不假,今日各位的举措,一声‘好汉子’不足以彰显各位的高义。”

    听罢郭业的话,有人躲在角落里喊道:“那以郭小哥认为,该当如何称呼咱们爷们啊?”

    郭业对这个及时搭话茬儿的人儿抱以好感,心中赞道,真是一个好托儿啊!

    随即若有似无地瞥了一眼方向,赫然就是第一个掏银子,城南地痞流氓的扛把子——孙明延。

    心中默默记了下名字,孙明延,有机会倒是要拢络一番。

    而后对着众人说道:“这话问得好,各位可记得我大唐立国之初的传奇人物红拂女、虬髯客否?”

    这话一出,院里院外又是一阵吵吵嚷嚷。

    红拂女,虬髯客,谁不知晓?

    这两位可是传奇式的江湖人物,传闻当今皇帝李世民与此二人有过深交,曾经数次几救还是秦王的李世民于险象环生之中。

    当真江湖人物摩顶的两尊大神,在江湖武林之中那是嗷嗷享有声誉啊。

    不过据传闻,自从李世民玄武门事变之后,红拂女,虬髯客就再也消失于中原,从未现过踪影。

    有传闻,二人结为伴侣,隐匿山林,逍遥世间。

    更有传闻,二人结伴出海,去寻那长生大道。

    两位大拿尽管不再踏足江湖,但是江湖扔然有哥的传说。

    郭业在后世也曾拜读过隋末唐初的野史,对这两位传奇人物有过了解,今天故意提到这两人自然有他自己的深意。

    郭业挥挥手示意众人噤声,继续道:“红拂女,虬髯客,两位高人逍遥世外,但是各位莫要忘记,这两位曾经就是游侠出身,做的就是行侠仗义,锄强扶弱之事。今日各位的壮举,足以当得起‘游侠’二字。”

    游侠!!!

    众人听罢,耳中嗡鸣。

    郭小哥竟然将他们这下下九流的地痞混混称之为游侠儿,这,这***比给了三两银子还要来得舒坦儿。

    如果说三两银子是物质粮食的话,那么郭业的一句‘游侠儿’绝对就是精神粮食。

    令在场三两百的混混们纷纷陷入了遐思和意淫当中。

    游侠儿,

    行侠仗义,锄强扶弱,

    地痞流氓也是人,也需要世人的认可和尊重,郭业今天给他一个游侠儿的称呼,

    绝对是一个殿堂级的赞誉!

    郭业看着众人默默陶醉于自己给的精神享受之中,随即轻轻吟道:“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最后对着众人躬身抱拳朗声道:“诸位游侠儿,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郭某愿与诸位游侠儿维护好陇西城治安,共建美好大陇西!”

    说完拍拍屁股,也不再墨迹,对着身后早已听着傻傻发愣的庞飞虎低声道:“头儿,速战速决,咱们该去审讯秦威那个王八犊子了。”

    庞飞虎惊醒,再次完败在郭业的大忽悠之下,恍过神来之后,对着郭业点头道:“是啊,必须尽快撬开秦威的嘴巴,将口供和他与何家往来贩卖私盐的账簿找到。不过秦威这厮混迹衙门这么久,对衙门里头的刑讯逼供都清楚的很,郭业你有何办法能让他乖乖配合咱们呢?”

    郭业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信心十足地说道:“头儿,你就放心吧。百般花样全都在我脑子里装着呢,咱们走着!”

    庞飞虎唔了一声,径直先往杂院方向走去,沉声道:“走着,会会咱们皂班这个老冤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