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无怨无悔,至死方休

正文 第五十六章 无怨无悔,至死方休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到了三更天,郭业带着程二牛奔回了东流乡,组织起甘竹寿、阮老三等一干衙役,还有岳父吴茂才招募的几十个乡里壮丁,严阵以待,防止秦威卷来帮手突袭东流乡吴家。

    因为吴茂才招募的那些乡勇壮丁既不是军中士卒,压根儿就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毫无战斗力可言;也不是衙门中人,连件趁手的兵器都没有,几十号人有的抄扁担,有的抄棍棒,更有的拿着锄头柴刀,与乌合之众没有任何区别。

    这帮人拉出来吓唬吓唬秦威,壮壮声势倒是可以,如果真刀真枪开干,兴许只有挨宰的命。

    所以郭业安排这几十号乡勇壮丁抱团成一块儿,全部扎堆在吴家杂院,继续制造假象迷惑秦威等人。

    而真正要与那帮悍匪拼勇斗狠的,还是要靠他们几个横刀在手的皂班衙役。

    同时,郭业将岳父吴茂才,假老婆吴秀秀等人叫醒,安排他们全部进了杂院,以免到时候混战将起,被秦威伙同悍匪有了可乘之机,捉住这些人来威胁自己。、

    一番紧锣密鼓的安排,整个吴家处处颤栗,丫鬟仆役一听山匪即将袭扰,皆争先恐后的急急涌入杂院之中。

    一时间,黑云压城城欲摧,吴家到处都弥漫着一股硝烟渐起的紧张气氛。

    而吴茂才早已吓得掩面失色,躲进杂院之前还不忘叮嘱郭业道:“贤婿啊,那帮山匪心狠手辣,可不是闹着玩的哩,你赶紧派人去县城求援啊!”

    郭业对这位被自己骗上贼船的岳父心里突然有了一丝丝歉疚,宽慰道:“岳父不用担心,稍后,就有大批的援兵回来驰援我们,你老先安心的在杂院呆着,切莫冒然跑来前院,刀剑可是不长眼的呢。”

    吴茂才听到援兵稍后就会赶来,心中也渐渐有了些安定,便不再言语,飞快地跑进了杂院之中。

    至于郭业告诫他不要冒然跑来前院,说了等于白说,因为无需郭业告诫他也不会傻呵呵地往前院跑,他吴茂才这条命金贵着呢。

    他如今有了更大的野望,怎会轻易自寻死路?他还没攀上陇西首富的宝座,阎王便是三请四催,他吴茂才也会赖着不下去,打死也不会去。

    待得吴茂才走后,吴秀秀在丫头春香的陪伴下款款走来,看着郭业安排着皂班的衙役,久久不语,只是在郭业的背后远远注目着。

    丫鬟不滞催促道:“小姐,咱们赶紧去杂院躲躲吧,听说那帮山匪杀人不眨眼呢,大泽村三百来口人,说杀就杀,一个不留哩。”

    说到这儿,春香不寒而粟,虽然没见过当日大泽村血腥的情景,但是听着这事儿都是渗人。

    吴秀秀继续看着郭业忙碌的身影,没有移动半分脚步,柔声说道:“再等等,我要和郭业说两句话。”

    丫鬟听罢,想着上前去叫郭业,却被吴秀秀一把拉住,责怪道:“你怎的如此冒失?没看见他正安排人手准备防御山匪来袭吗?莫要打扰他,我们再等等。”

    春香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然后心中嘀咕着,小姐今天是怎么了?平日里她不是最不待见姑爷的吗?搞不懂。

    此时的郭业的确没有留意到身后不远处的吴秀秀,他正心无旁骛地安排着皂班衙役们积极做出应对。

    “二牛,咱们皂班就只有你一把铁胎弓,一定要做到物尽其用。你检查一下箭壶,看看有多少箭矢,是否够用?一会儿你就攀上院墙,抢占制高点,冲上一个匪徒,你就射一个,不要心存顾忌,无需手软,射死这帮王八蛋。”

    程二牛听罢,将箭壶取了下来仔细数落一遍,而后将背上的藤甲盾扔给一个衙役,对着郭业点点头喊道:“小哥放心,俺二牛不仅耍的一手好拳脚,这射猎的本事也不赖。”

    说完,跑到墙角跟,双脚一踮,一个纵身,就跟野猫上墙似的,三两下就攀上了院墙。

    在窄窄的院墙上如履平地,找到了一处有障碍物的地方借来遮挡,猫腰藏了起来。

    紧接着,郭业又对阮老三喊道:“三哥,你带两个弟兄就藏在院里草垛中,只要有匪徒落单,你们就联手诛杀。切记,不要单独对战,你们三人联手诛杀。”

    阮老三一听郭小哥这话,心里琢磨,三打一啊?这事儿保险,可以有啊!

    随即招呼了两名衙役,然后对郭业拍胸脯保证道:“小哥,背后打闷棍这种事儿咱拿手,您就瞧好吧!”

    安排完阮老三,郭业才对甘竹寿说道:“甘老哥,剩下就瞧咱们的了?”

    郭业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让甘竹寿带着几名衙役与他一块儿,留守前院充当先头狙击,将最困难最危险的活揽了下来。

    甘竹寿还是惜字如金,脸沉如水地说道:“拼了!”

    简简单单两个字,瞬间点燃了郭业和其他几名衙役心中的那团热火。

    “叮~~”

    一声清脆的刀剑出鞘之声悠扬悦耳,凛然响起。

    郭业高举横刀,大呼一声,喊道:“弟兄们,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秦威算个**?和他们拼了!”

    “拼了!”

    “拼了,拼了!!”

    一时间,在场诸人,无论谁与谁,都纷纷横刀出鞘,高声呼喊,喊声如雷震,颇有阵势。

    远处的丫鬟春香听着郭业的喊话,又是**又是卵蛋的,污秽不堪,脸颊羞红地啐道:“小姐,瞧咱们姑爷说的话,太没羞没臊了。”

    而一直注目着郭业背影的吴秀秀双眼迷离,不由痴了,幽幽启着檀口说道:“言辞虽然粗鄙,不过倒是挺振奋人心的哩。不过我真的很好奇,他就上过几年私塾,怎会懂得如此精巧的排兵布阵?”

    吴秀秀虽然在郭业身后不远处,但是郭业一系列的安排可是听得真真儿的。

    郭业的防御措施安排得虽然有些投机取巧,又有些像街头无赖混混打架似的,但是一连串综合起来,又是可圈可点,很是精妙。

    在吴秀秀看来,郭业的这一手安排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嗯,有点像雅俗共赏的感觉。

    对,雅俗共赏!

    吴秀秀不仅想到了洞房花烛夜那晚,郭业离房留诗的那番情景。

    “我本将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诗句中文字精雕细琢,幽怨若斯,是为雅。

    刚才见到的一幕幕安排,又似无赖地痞打群架,是为俗。

    真是一个雅俗共赏之人!

    吴秀秀轻咬着薄红似樱桃的嘴唇,看着郭业,心中怀疑道,也许,我真的对他不了解吧?

    就在吴秀秀遐思恍惚的霎那间,一旁的春香实在是受不了前院这种紧张诡异的气氛,对着郭业喊道:“姑爷,姑爷,你赶紧过来一下,我家小姐有话对你说。”

    安排完诸事的郭业刚想松口气,听闻春香的叫唤,再看吴秀秀正用灼灼眼神凝望着他,心道,这是怎么了?

    随即小跑过来,到了吴秀秀跟前,问道:“你们怎么还在这儿呆着?不知道这儿危险么?赶紧先去杂院躲一躲,等诸事都解决了,我再叫你们出来。”

    丫鬟倒是对郭业这话很是赞同,不停轻扯着吴秀秀的衣袖,催促道:“是啊,小姐,姑爷说得在理呢,咱们赶紧撤吧。”

    吴秀秀似有赞同地点点头,然后对郭业说道:“郭业,刀剑无眼,莫要逞强,万事小心。”

    郭业听着吴秀秀平淡的语句中透着汩汩的关心,心中一软,大力点头说道:“放心吧,能要我郭某人性命的人,还在娘胎里没出来呢。”

    说着,一抹满是汗水的额头,对着吴秀秀催促道:“你们赶紧回杂院去,前面,是男人的战场!”

    听着郭业这番浑不吝的话,吴秀秀突然有些感动和贴心,她心目中的男人,又何尝不是如此有担当,如此的英雄气概?

    随即对着郭业抱以莞尔一笑,从贴身衣兜中掏出一方雪白锦帕,塞到郭业的手中,轻音说道:“拿去擦擦汗,小心为上。”

    说完,便携着春香款款而走,进了杂院当中。

    郭业手中突然被塞过来一方锦帕,一时错愕,微微张嘴望着吴秀秀远去的娇柔身影,喃喃自语道:“她这是关心小哥我吗?”

    失神刹那,锦帕透着的那股幽幽处子香味将郭业拉回到了现实,不由握着锦帕的右手不由更紧了。

    一想到这锦帕是吴秀秀从贴身内衣中掏出来的,锦帕上残留着她身子上的清香之味,郭业的心跳剧然猛烈跳动起来。

    不过这个节骨眼上,容不得他再做其他遐想,危险的味道越来越近,缓缓逼向了东流乡。

    兴许,秦威这个王八蛋携匪即将到来!

    郭业想到这儿,心有不舍地将锦帕贴身放进自己的怀中,隔着皂青服轻轻抚摸着,望着杂院的方向沉吟道:“为了这样的女人,我郭业率众鏖战悍匪,哪怕血流长河,也端的无怨无悔,至死方休!!!”

    ————————————————

    PS:感谢大家的一路支持,我牛凳也学郭小哥,为你们每日保持更新,无怨无悔,至死方休,春节期间也做到每日更新,为了你们,我觉得一切都值得!

    调教大唐铁杆群:256376268

    ,欢迎大家前来抢座儿!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