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走着,跟小哥玩命去

正文 第五十五章 走着,跟小哥玩命去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贵福比郭业大个七八岁,是个苦哈哈出身的寒家子弟,平日里在壮班也是属于任人使唤的角色,不然也不会被同僚们给编排到夜里巡逻守夜。

    都以为壮班由县尉谷德昭亲自掌控,武器装备精良,福利待遇丰厚,风光无限,实则不尽然。

    王贵福也是王寡妇炕头钻被窝——冷暖自知。

    别的同僚都是每隔半个月就轮换一次黑白班,可他一轮上夜班巡逻,就被编排了三年零四个月。

    如今县衙三班的衙役都知道皂班有个郭小哥,为人仗义敛财有道,只要跟他沾上点边儿,绝对吃不了亏。

    对于这些王贵福不仅有所耳闻,更是亲眼所见,与他同一条巷子里的朱鹏春不就是个鲜明的例子吗?

    这老朱最近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可是看在眼里,以前别说喝花酒下馆子,就连给家里老婆孩子割上几斤肉改善改善伙食都困难。

    这一切的变化源于什么?

    不就是老朱摊上了一个好靠山,好同僚——郭业郭小哥呗。

    他任人欺凌并不代表他就傻不愣登,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他抱着朱鹏春这条大腿,还会靠不近郭小哥这棵大树么?

    也是老天有眼,竟然让他在今晚一更时分巡逻的时候看到了一幕蹊跷之事。

    想着蹊跷,兴许就是敲开郭小哥大门的敲门砖哩。

    于是央求着老邻居朱鹏春带着他去见见郭业,他要将今晚所见之事亲口告知对方。

    郭业对王贵福称呼了一声兄弟,瞬间拉近了二人彼此之间有些生疏的关系,气氛趋于融洽起来。

    王贵福撇开生疏的拘谨,滔滔对着郭业说起了今晚他无意发现的一幕情景。

    ...

    ...

    “什么,你说秦威趁夜骑马出城了?”

    听完王贵福的复述,郭业豁然站起,激动地把住王贵福的胳膊问道:“秦威单人骑马是朝着东流乡的方向而去么?”

    王贵福摇摇头,说道:“宵禁开始,四门紧闭,通往东流乡的出口全被封死,秦捕头是朝着岷江一带的方向而去。岷江离咱们陇西县城约莫七八十里路,不过秦捕头抄的山路小道,仅有二十里地。”

    岷江?

    郭业听后细想一会儿,心中有了一个大概,习惯性地摸了摸袖兜里,早已空空如也,一文钱都花的不剩,只能问朱鹏春道:“老朱,你那儿还有没有银子?”

    朱鹏春不置可否地点点头,从腰间解下一个钱袋子,递给了郭业。

    郭业轻掂了一下份量,约莫三四两,都是些碎银和几串铜板大钱。

    随后将钱袋递给王贵福,感激道:“贵福兄弟,你这个消息太及时了,可算是帮了咱们皂班一个大忙了。来,这儿有点银子给你买酒喝,以后有什么短缺的,你尽管去字花馆找张小七开口。”

    王贵福见状,心中感叹,郭小哥当真是仗义疏财啊,一出手便是几两银子,太,太豪气了。

    但是这消息真有这么值钱么?

    随即矜持地摇手连连推辞,他是诚心想跟郭小哥处下去,可不想做那一竿子的买卖。

    郭业也不啰嗦,直接将钱袋子塞进王贵福的怀中,笑道:“贵福兄弟无需客气,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来,赶紧收着。”

    然后对朱鹏春吩咐道:“老朱,你先送贵福兄弟出去,不要耽误了人家夜间巡逻。”

    朱鹏春领会了郭业的意思,小哥一会儿肯定有话要说,但是王贵福在旁有些不方便了。

    继而拉起王贵福一直径直往房外走去。

    郭业也尾随几步相送,抱拳对王贵福道:“贵福兄弟,今晚还有事情要办,咱们友情后补,往后总有大把时间一块儿喝酒吃肉。”

    王贵福混了几年的衙门,为人老实却也懂些人情世故,怎会不明白郭业的意思?

    郭小哥肯定是有贴己的话要和朱鹏春、程二牛讲,自己现在的身份不尴不尬的,小哥又是送银子又是许诺今后一块喝酒吃肉,这是在委婉的下逐客令啊。

    但是他也不以为意,毕竟都是初次见面,人家对自己有所防备那是理所当然的。

    随即拍了拍怀中的钱袋子,抱拳朗声道:“郭小哥,谢了!怎么以后处着看看,你定会知晓我王贵福也是一条汉子。”

    而后扶住腰间的横刀刀把儿,没有一丝拖泥带水的快步离去。

    郭业冲朱鹏春眨巴了下眼睛,示意朱胖子去送送人家,胖子领会指示,一边相送王贵福,一边有说有笑出了房门。

    旁边的程二牛却是趴在桌上,没心没肺地呼哧呼哧打起了酣睡。

    不一会儿,朱鹏春去而复返。

    一进房门,就颇为肉疼地皱起眉头对郭业埋怨道:“我的郭小哥唉,你咋出手这么大方呢?那可是三两八钱的银子呢,啧啧,你真要打赏王贵福,随便给两串铜板不完事了么?”

    郭业看着朱鹏春那个苦逼样,不由好笑,轻声对朱鹏春说道:“老朱,咱们要办大事,就少不得别人的半城,就免不得要花银子。既然都花银子了,又何必小气抠搜的呢?不然别人怎么替咱们办事呢?”

    朱鹏春听着也是这么一个道理,理儿虽然是这个理儿,但关键时候一出手就是四两银子,还是心疼的要死。

    郭业看着朱鹏春眉宇间的那份纠结,心中叹道,朱胖子的格局太小,还有待加强啊!

    随即对朱鹏春说道:“今天王贵福给咱们带来的消息别说四两银子,就是一百两,一千两都值啊,老朱,咱们弟兄今后的富贵,可就指着今晚了。”

    朱鹏春是守财奴不假,但也是个心思活泛的主儿,一听郭小哥这是话里有话,稍稍一体会,立马明白了怎么回事。

    只见朱鹏春瞪大了眼珠,诧异惊喊道:“小哥,您是说秦威那狗杂碎今晚偷摸出城的目的就是奔着东流乡而去?”

    郭业点点头,沉声说道:“准确的说,应该是杀人灭口而去。”

    朱鹏春心里还是有个疑惑,问道:”小哥,贵福刚才说过,秦威只是一个人出城啊。他又不是缺心眼,难不成还想凭一人之力独闯东流乡吴家,灭掉郑九么?这不大可能吧?“

    郭业也是颇为责怪地看了眼朱鹏春,呵斥道:“你啊,听话知听半截儿,你没听王贵福说吗?秦威抄山林小道奔了岷江一带。”

    朱鹏春更是越听越糊涂,一会儿说去东流乡杀人灭口,一会儿说奔去岷江一带,不解催促道:“小哥啊,你就别绕老朱我了,我怎么听着,这秦威要跑路呢?”

    郭业冷笑一声,道:“抛家弃业的跑路,秦威他舍得吗?”

    “喔~~”

    酣睡的程二牛突然醒来,抻了抻懒腰打了个哈欠,冷不丁喊道:“朱鹏春你是头猪啊,这都听不明白,秦威这狗崽子肯定是寻帮手去了呗。”

    正解!

    郭业竖起大拇指对睡眼惺忪地程二牛赞了一下,谁说程二牛是个记吃不长脑的憨货?

    这不也一针见血了么?

    随即对朱鹏春吩咐道:“老朱,秦威肯定是去找帮手而去,小哥怀疑他的这些帮手肯定就是假扮山匪,屠杀大泽村的凶手,看来,咱们必须要先一步赶回东流乡了,免得那边被他们杀个措手不及,让秦威察觉真相,坏了大事。”

    朱鹏春被郭业这么一说,顿时慌了神,急急喊道:“那赶紧的,咱们这就连夜赶回东流乡去。”

    程二牛也是怦然起身,一个劲儿地催促道:“小哥,咱们赶紧回去吧,不然被秦威得逞,真要坏菜了。”

    郭业嗯了一声,对着朱鹏春说道:“老朱,你不能随我们前去,你必须先办好一件大事。”

    朱鹏春侧耳倾听,郭业说道:“你去找张小七,从字花馆支取点银子,纠集一些陇西城的地痞混混流氓,人数越多越好,待得天亮之后再前往东流乡来。到时候,你们就这么做……”

    ...

    ...

    交代完朱鹏春,朱胖子已经石化当场,被郭小哥这个不按套路出拳的主意给听愣了。

    郭业不顾朱胖子的发呆,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老朱,我看好你哦!”

    说完提刀挂腰,对着程二牛豪气干云喊道:“二牛,走着,随小哥火速赶往东流乡,跟那帮狗杂碎玩命去!”

    程二牛听着郭业这话心里没来由激荡了一下,黝黑的脸庞沁出红润,也是将横刀握在手中,又从房梁上取下藤甲盾牌和铁胎弓挂在后背,高声唱到:“走着,走着,跟小哥玩命去!”

    霎时,二人动静颇大地走出了家门,连程二牛那个一早就躺下睡觉的老娘都给惊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