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初进满月楼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初进满月楼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今晚戌时,满月楼天字三号房设宴,诚邀郭家小哥一聚,望请莅临!”

    郭业看着烫金红帖,不由念出声儿来。

    再看落笔处,竟然是——

    何家三老爷,何坤。

    郭业顿时傻眼,怎么会是何坤?

    自己与他素不相识,以对方今时今日在陇西县城的地位,竟然会主动给他下邀请帖,他娘的到底打的什么鬼主意。

    也就迟疑了片刻,郭业就想得明明白白,看来何家对郑九未死一事信以为真,想从自己身上打开突破口。

    看来,真应了‘宴无好宴’这句话。

    那到底是去呢,还是不去?

    就在郭业犹豫之时,旁边的郭老憨也听清楚了请帖的内容。

    郭老憨虽然住在大泽村,但是时常到县里贩卖山货,自然对满月楼这个陇西县城头号青楼妓院有所耳闻。

    一听竟然有人邀请自己的儿子去那种烟花之地,顿时板起脸训斥道:“娃儿,那种地方可不是咱们这种人家能去的。你没听过吗?温柔乡自古以来便是英雄冢,销金窟。你可不能去,听见没?”

    郭业心里头想着事儿,突然被老爹这么一打岔儿,还说得如此严重,整得自己好像今晚一去满月楼,便要自此沉沦堕落下去似的,不由好笑道:“爹,你放心吧,我都这么大个人了,分得清好坏。”

    郭老憨继续劝道:“娃儿,你可是有家室的人,万一让你媳妇知道你去那种不三不四的地方,那不是又要一番闹腾吗?听爹的话,不能去。”

    郭业听着郭老憨搬出吴秀秀来,心中叫苦道,如果吴秀秀真愿意为闹腾,还真巴不得呢。

    不过一想到吴秀秀前几日在吴家对他所说的话,郭业霎时陷入了沉默。

    “郭业,你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

    吴秀秀当日这句话一直萦绕于耳,让郭业久久不能忘怀。

    是啊,小哥是个有担当的男人。

    既然是个有担当的男人,就必须学会面对,难道就凭何坤一张请帖,就将小哥吓得畏首畏尾,不敢上前了吗?

    连一个简简单单的宴会都不敢去赴,那还谈什么替庞班头伸冤,替大泽村三百余无辜乡亲报仇呢?

    随即,郭业猛然握紧自己的拳头,心中坚毅道,去,必须去,我倒要看看何坤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何坤?

    你要战,我便战!

    尽管放马过来,小哥接招……

    打定主意之后,郭业对着老爹宽慰笑道:“爹,你就放心吧,我懂得分寸。”

    说到这儿,转身对着小院厨房那头正忙着烧火做饭的老娘喊道:“娘,晚饭不用做我的,你们三儿吃吧。”

    言罢,转身出了小院大门。

    看着郭业离去的背影,郭老憨脸上却浮出一丝欣慰的笑意,自言自语地叹道:“唉,娃儿长大了,也出息了,我这个当爹的也知足了。”

    ...

    ...

    将近戌时,也就是一更时分,郭业信不游走来到了城北。

    满月楼在什么位置,郭业无需打听早就知晓,熟门熟路的绕了几条胡同,抄近路来到了满月楼的门口。

    此时天色黯淡,烟花柳巷中却是四处灯火闪烁,满月楼外大红灯笼高高挂起,大门口已经车水马龙,进来寻欢之人络绎不绝涌入其中。

    郭业今晚过来单纯赴宴,所以未穿皂青公服而是穿的便服,一身衣衫说不上华丽,倒也干净清爽,步伐轻快地走了进去。

    进入满月楼大门,整个一楼大厅中早已人满为患,到处都是寻欢作乐之人和数不清的莺莺燕燕,**打骂嬉笑耍乐之声此起彼伏,让郭业不由开了眼界。

    敢情这大唐年间的娱乐服务行业已经如此蓬勃发展了,较之后世的洗浴桑拿夜总会不逞多让。

    就在郭业发愣的空档儿,一名腾出空闲来的老鸨子涌了上来,直接往郭业身上靠。

    郭业看着这老鸨子约莫四十来岁,满脸涂抹着都能刮下一层粉儿的胭脂,委实倒人胃口。

    再往低了看,老鸨子身穿低胸圆领齐腰罗裙,一对干瘪的**愣是朝着郭业胸口位置挤,真他娘的恶心,一阵鸡皮疙瘩不寒而起。

    “哟,这位小哥倒是面生,头一次来吧?来,香姨替你找个知冷知热的姑娘。要说咱们满月楼的姑娘啊,在陇西县城那真是个顶个儿的棒哟!”

    说着一边挤着干瘪**一边拽着郭业径直往里头走去。

    郭业哪里会依她,轻轻一发力将那自称香姨的老鸨子推搡开,然后缓缓说道:“不用了,我是来找人的。”

    一听郭业是来找人的,香姨顿时没了兴致,一扫刚才的讪笑,拉起被驴操翻了似的长脸,哼道:“找什么人啊?咱们满月楼是寻欢问柳的地界儿,可不是酒肆茶馆,你……”

    “我找何坤,他订了天字三号房,怎么走?”

    郭业没等香姨说完,直接报出了何坤的名字,这老鸨子就是个见风转舵的玩意,没必要和她纠缠不清。

    可谁知——

    香姨在听到何坤的名号之后,那驴鞭似的长脸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又是一张笑迎天下客的嘴脸,然后呀呀叫道:“哟哟哟,真是瞎了我这双狗眼,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啊!原来小哥是何员外的贵客啊?来来来,我带您上楼,天字三号房在二楼呢。”

    我靠,四川变脸都没这老鸨子变得快,真是天生吃老鸨子这碗饭的主儿。

    郭业见着老鸨子那鸡爪似的双手又要拽着自己上楼,赶忙退避两步躲了开来,这种热乎劲,郭小哥真心受不了。

    老鸨子见状也不见怪,嘿嘿干笑两声,前头带路领着郭业上楼去了天字三号房。

    上了二楼,转了几道弯,郭业随着香姨进入了天字三号房。

    进了房间一看,奢靡程度令郭业心中稍稍感叹了一下,难怪敢叫天字房了。

    这个房间不同于其他的房间,它是由一大一小两间房组成,跟后世的酒店套房没有两样。

    大的在外头,是吃饭喝酒的地方;小的在里头,是睡觉玩乐的卧室。

    家具摆设全都是精雕细琢的红木制成,外头红木大桌上摆放着时令瓜果,还有一鼎小香炉,正袅袅升腾着沁人心鼻的龙涎香。

    郭业眼尖的发现,卧室里头除了到处披着若隐若现的轻纱之外,还在角落摆着一个大木桶,足够两个人一同在里头洗澡了。

    呃?难道唐朝就有了鸳鸯浴不成?

    不错,娱乐行业很发达吗?

    郭业走到哪儿,老鸨子香姨就跟到哪儿,不时讨好问道:“小哥,何员外还没有来呢,要不我先安排一个姑娘伺候伺候您?”

    换成平时,郭业肯定第一时间满口答应,直接来一句“好呀”。

    找个美女泡个澡,喝杯小酒吹吹萧,谁他妈不愿意谁是孙子。

    不过今天可是有正经事儿要办,不能主次不分,随即从袖兜里掏出一块约莫二两重的碎银打赏给香姨,示意她下去吧。

    趁着何坤没有来,他也要静静下心,省得一会儿何坤来了他不知如何应对。

    待得香姨接过银子,不滞点头哈腰离去之后,郭业来到了飘着龙涎香的圆桌边儿上,找了把圆凳自顾坐了下来,静静沉思起来。

    ...

    ...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郭业从沉思中醒来,但是何坤还是没有来。

    再看看天色,都快到了一更末,郭业心里泛起嘀咕,难道何坤是想耍弄我?

    就在这时——

    “咣当!”

    猛然从隔壁传来一记圆凳撞倒在地的声音,还有隐约呼喊反抗之声。

    郭业下意识地以为是哪个嫖客和粉头在里头玩**,靠,玩得真够嗨的,这满月楼真够前卫的,连这种玩法都有。

    好奇心的驱使下,郭业童心大起,跑到墙壁位置将耳朵趴了过去,窃窃偷听起来。

    不听倒没事,一听下来可真是越听越觉得不对劲。

    这哪里是玩**,丫就是在玩强奸啊!

    只听见:

    “你别过来,求求你放过我吧,救命啊~~”

    “哈哈,你叫吧,你便是叫破喉咙也没人会来救你,小娘子,你别忘了这里可是青楼哟!”

    “秀才公,你是有身份之人,求你放过奴家吧,奴家只是在青楼替人梳妆擦粉赚点小钱贴补家用,求求你可怜可怜我,放我一条活路吧!”

    “啧啧,你越是求我,本公子心里就越痒痒难受。小娘子,你就从了我吧,你何必为你家那烂赌鬼死守贞洁牌坊呢?只要你让本公子舒服一晚上,以后我就让你吃香喝辣,穿金戴银,如何?”

    “砰!”

    一声铜器倒地的声音,兴许烛台或者香炉之类的东西。

    那女声再次凄厉响起:“你别过来,你再过来,奴家,奴家就从这窗户跳下去,死给你看!!!”

    紧接着,又是一阵紧凑的脚步声响起,夹杂着淫笑放荡之声。

    郭业趴墙角听到现在,那男的声音是谁他没听出来,不过受欺凌的那小娘子的声音他倒是听得清清楚楚。

    麻痹的,这声音的主人不正是豆花店的豆腐西施——贞娘么?

    靠,哪个乌龟王八蛋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小哥想碰都不敢碰的小少妇你都敢染指,你活腻歪了?

    吼~~

    郭业心中的怒火腾然而起,不可抑止,拔腿就冲出了房门,十万火急地奔向隔壁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