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县尉大人要见你

正文 第四十八章 县尉大人要见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杀!!!”

    整张雪白信笺上仅仅写了一个字,那便是一个“杀”字。

    字体虽然歪扭,但却透着无尽的杀意,秦威一看字迹就知道这绝对是出于自己结义兄长郑三江之手。

    难道兄长的意思是率众杀进东流乡,将该死却未死的郑九再次灭口不成?

    随后将目光看向何坤,似有询问。

    很快,何坤这边就给出答复:“郑三江之意想必你已清楚,你认为可取否?”

    秦威情不自禁地点点头,如果能够让郑九这个唯一的证人永远闭口,那当然最好不过了。

    但是,如今皂班的那些臭虫们肯定早已做出了防备,如果再次杀进东流乡,到底能有几成把握?

    一想到这儿,秦威犹豫了。

    “呼~~”

    见着秦威没有回话,何坤自顾轻叹一声,皱眉说道:“上次大泽屠村一事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三百条人命一日之间尽没啊,再造杀戮,委实不妥。”

    嗯?

    秦威一听何坤这话,很明显已经否决了兄长郑三江的建议。

    那……

    紧接着,何坤突然问道:“听说是皂班衙役发现的郑九,而且他们还大张旗鼓地守护在东流乡吴家四周,是也不是?”

    秦威不置可否地点头称是。

    何坤哦了一声之后,随即陷入了沉默,好像在思索着什么对策。

    约莫过了一会儿,何坤用手轻轻摩挲着书桌上的玉狮镇纸,再次发问道:“那在东流乡守护郑九一事,如今还是庞飞虎那个油盐不进的狗东西在负责?”

    秦威一怔,连连摇头,当然不是。

    衙门里头谁不知道如今的皂班是郭业那个小畜生在拿主意,庞飞虎只不过空有班头之名而已。

    抛开自己跟郭业的仇隙,这小子的确***是块好料,可惜自己手下没有这么好用的伙计,庞飞虎这老狗倒是好运气。

    随即,他将皂班现今的人事关系简单地跟何坤说了一通。

    最后不忘在何坤面前抹黑郭业一把,道:“就是这个小畜生连连坏了我的事,小的早就想将他碎尸万段了。”

    说到这儿停顿一下,突然凑近前来对何坤说道:“三老爷,要不让郑头领派几个手脚利索的兄弟结果了这小子?只要这小子一死,整个皂班形同虚设,废物一堆。”

    “糊涂!”

    何坤脸色霎时阴沉,呵斥道:“你还嫌死的人不够多吗?混账东西!”

    言罢,嫌恶地挥挥手示意秦威出去。

    秦威不明白三老爷的心情刚才还好好的,怎的说变就变呢?

    见着三老爷下了逐客令,也不敢久呆,哈了一下腰后知趣儿地退了出去。

    何坤不屑地看看着秦威离去的背影,哼道:“蛮干与杀戮并非解决事情的唯一途径。哼,真是夏虫不可语冰!”

    随后冲着门口外喊道:“何四,你进来!”

    之前就未离去一直在门口候着的管家何四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听候着吩咐。

    何坤冲他招手附在何四的耳边轻声说起了话来。

    管家何四不滞点头嗯嗯呀呀称是。

    ...

    ...

    县衙后院,县令顾惟庸平日里休憩的后堂。

    顾惟庸倚靠在太师椅的扶手边似是假寐地闭着双眼,听着自己的幕僚师爷穆恭娓娓说着最近城中所传之事。

    当穆师爷说到皂班搜寻到两案的关键证人郑九如今就栖身在东流乡吴家,一直昏迷不醒时,顾惟庸仿佛被狠狠扎了一钢针似的,双眼猛然睁开瞳孔无限放大,恰似醒来。

    但是醒来之后不出几秒钟,顾惟庸打了个哈欠,仿佛困意又来,继续闭眼假寐。

    然后冲着穆师爷挥挥手,说道:“你办事……”

    仅仅说了三个字,就不再言语了。

    穆师爷从顾惟庸高中进士二甲十八名后,就一直跟随着他,陪伴左右。

    转眼间,已经整整五年。

    穆师爷人老鬼精,听着顾县令说出这三个字,便知道顾大人想说什么了。

    虽然只说了“你办事”三个字,但是潜台词肯定便是“我放心”。

    你办事,我放心。

    这是何等的信任啊!

    穆师爷身子微微一颤,抱拳对顾惟庸道:“明府大人尽可放心,我一定会将这件事儿办的妥妥当当。”

    说完也不拖沓,转身出后堂操办诸事而去。

    明府,唐代对县令的别称。

    县令别称明府,而主管三班衙役和壮班杂役的县尉则别称少府。

    呼~~

    呼呼~~~

    穆师爷离去之后,后堂中的顾惟庸竟然打起了微微的酣声,总算可以睡个安心觉了。

    ...

    ...

    福顺巷,县尉谷德昭府上。

    谷德昭也已经听到了城中关于皂班搜寻到郑九的各式传闻,此时正和自己的长随跟班钱贵商议着正事儿。

    谷德昭听完钱贵的介绍,有些意外地问道:“照你这么说,这个叫郭业的小衙役倒是颇有才干咯?”

    “嘿嘿,”钱贵干笑两声,不忘对谷德昭奉承道,“那还不是县尉大人领导有方,不是?要知道,这小衙役还是县尉大人介绍进皂班做事的,不然哪里会有如今的成就?”

    钱贵这两句话拍得谷德昭很是受用,不由捋了捋下颚毡须,哈哈一笑。

    然后连连追问道:“你说最近在城中赚得盆钵满盈的字花馆也是这小衙役一手操办的?”

    钱贵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这个无需隐瞒,顺便说道:“这小子满脑子的歪主意,嘿嘿,生财倒是有道,听说秦威那厮的大兴赌坊都险些被挤垮了。”

    “哈哈,”谷德昭击掌而赞,“人才,人才啊,本官就喜欢会赚银子的人才。不错,不错。”

    钱贵看着县尉大人的满心欢喜,知道县尉大人已经对郭业这小子开始有所关注了,心中松了一口气,道,郭业啊,我不白拿你钱财,不过我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那是,钱贵钱长随一直都很有职业道德的。

    心中思索了一番之后,谷德昭突然说道:“钱贵啊,其他事都押后再说,本官目前最紧要的就是将两案告破。既然皂班已经将郑九搜寻到,你就将那小衙役尽快带到本官府上来,我要详加细问一番最新的情况。”

    钱贵颔首称是,然后道:“县尉大人请放心,小的明天一早就去东流乡,亲自将郭业带到您府上来。”

    谷德昭唔了一声,不再言语。

    待得钱贵离去之后,谷德昭突然面现笑意,自言自语道:“生财有道?有点儿意思,是个人才,倒是要见上一见。”

    如果钱贵在场的话,看到谷德昭这幅笑容,定能发现这笑容的背后隐藏着丝丝贪婪。

    ...

    ...

    翌日清晨,郭业早早醒来,前来接替熬了一宿的甘竹寿和阮老三。

    正所谓做戏也有做全套,即便故布疑局,郭业还是吩咐众人进行两班倒值夜班,目的就是为了迷惑秦威和何坤等人。

    换完班之后,程二牛看了眼身边的郭业,憨声问道:“小哥啊,你说咱这么做有用吗?秦威那帮人真会上当?”

    郭业瞥了一眼光早餐就吃了十几个白面馒头的程二牛,鄙夷道:“你还有其他好办法吗?你个吃货!”

    “嗝~~”

    程二牛打了个饱嗝,摸了摸滚圆的肚皮,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摇头表示没有。

    这吴家的伙食待遇真个儿不错,娘的,馒头管够,程二牛心里更是期盼,秦威等人晚点钻笼子,让他先在吴家好好吃上几天再说。

    随即又偷摸看了眼郭业,心中赞道,要说啊,还是托了郭小哥的鸿福,不然哪里来得天天白面馒头吃。

    约莫过了一会儿,福伯领了一个矮瘦的中年男子进来后院。

    郭业听着动静一瞅,这不是钱贵钱长随吗?

    刚想上去打招呼,钱贵已经笑咪咪地屁颠屁颠跑了过来,高声喊道:“郭小哥,大喜大喜,天大的喜事啊!”

    郭业正当疑惑,刚准备开口询问喜从何来,谁知钱贵又急忙喊道:“小哥唉,钱某人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在县尉大人面前说着好话。县尉大人听闻你们皂班已经找到郑九,决定在府中见你一面。”

    虾米?

    县尉大人要见我?

    郭业有点傻眼了,关键是郑九老九叔还活着完全是他瞎掰的,县尉大人却当了真,这下毁了!

    完犊子,这谎扯得有点大了!

    程二牛看着郭小哥的脸色也是心有余戚,俺的小哥,这谎可怎么圆啊?

    PS:大唐读者群:119352870欢迎大家的加入!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