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回眸一笑

正文 第四十七章 回眸一笑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郭业,请留步!”

    吴秀秀短短一句话,令郭业浮想联翩。

    “咳咳……”

    吴秀秀佯装轻咳,故意惊醒走神儿的郭业。

    郭业尴尬一笑,对着吴秀秀道:“秀秀,哦不,吴小姐,有何贵干?”

    吴秀秀并没有因为郭业冒然喊她的闺名而感到不悦,相反,难得对郭业嫣然一笑,柔声道:“找你,自然是有事呢。”

    上帝,我的天,郭业见状,心中呼唤着满天神佛。

    笑了,

    吴秀秀竟然笑了,

    而且,是对小哥嫣然一笑,绚烂似花。

    要死了,要死了!

    冰山也有展颜一笑的时候,郭业感觉自己的脑子都快被这绝美一笑给抽干了一切,濒临混沌。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吴秀秀这一笑,谈不上回眸一笑,但却胜似百媚众生。

    “郭业。”

    “郭业!”

    “郭业?”

    吴秀秀连唤三声,郭业依旧呆若木鸡,双眼紧盯着吴秀秀那张倾城容颜,无法自拔。

    “姓郭的!!!”

    吴秀秀的声音陡然变冷,冰山般的言语再次从口中而出。

    要说郭业这小子也是一身贱骨头,吴秀秀怎么对他温婉雅意,他就跟电线杆似的杵在那儿发呆。

    这吴秀秀声调一变,他立马缓过了神来,仿佛刚从睡梦中醒来似的。

    人至贱,没救!

    吴秀秀见着郭业恢复了常态,轻声问道:“你这次率众而来,是为了大泽村一案吗?”

    郭业知道吴秀秀有偷听他和岳父大人谈话的习惯,上次不就是那样的吗?早已见怪不怪了。

    随即点点头,毫无隐瞒地称是。

    吴秀秀微微颔首,面容有些悲戚地叹道:“大泽村惨案我也听说了,而且我托人打听过,好在公公婆婆还有小蛮妹妹安然无恙。郭业,你能否答应我一个请求。”

    听着吴秀秀提及自己的父母和小妹,言语中有些担忧,郭业的心中不由一暖,暖意中有些酸涩,又有些甜蜜,这种感觉虽然无法用准确的词汇概括,但是郭业知道,吴秀秀对父母和小妹的关心,百分百出自于真心的。

    随即说道:“你说吧,力所能及之处,郭业自然毫不保留的答应你。”

    吴秀秀轻声道了句谢谢之后,对他说道:“郭业,我希望你好好查办此案,将秦威与何家这下罪魁祸首绳之以法,还大泽村三百无辜死难者一个公道,还世间一个朗朗乾坤。可以吗?”

    这个不用吴秀秀说,郭业也会照办,秦威与何家必须倒下,不然他郭业哪里还能有什么好日子过?

    于是痛痛快快地答应道:“吴小姐,放心吧,我定会好好查办此案,将它办成一个铁案。好人长不长命咱不能保证,但是咱们绝不能让这些丧天良的混账继续逍遥法外。”

    吴秀秀听着郭业的信誓旦旦,眉宇间那股子英气暴露无遗,不由怔怔一失神。

    但是仅仅一刹那的失神便恢复了过来,用一种赞赏的眼神看着郭业,再次轻声道了一句谢谢。

    随后,转身即走,缓缓朝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走到中途突然停住了脚步,猛然回头冲郭业喊道:“郭业,你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之前,我错怪了你!”

    说完之后,匆忙离去。

    郭业听着吴秀秀的这句话,恍然失神,根本没有发现吴秀秀匆忙离去时的脚步多了一些慌乱。

    脚步乱,则心乱!

    郭业细细品着吴秀秀的离别赠言,难道这又是一个信号?

    不过诸多事情迫在眉睫,就在他还在琢磨吴秀秀这句话到底想表达什么之时,程二牛找到了他。

    郭业看了看天色,夜幕都他妈快遮到屁股了,不能在做耽搁了,该开始布局和安排人手,制造出一个皂班衙役重兵守卫老九叔的局面来了。

    迟,则生变!

    ...

    ...

    同在夜幕下的陇西县城,东门的闭门鼓也开始骤然敲起,宵禁时间开始了。

    城东,首富之家何府,客厅。

    秦威不知道自己一下午在何家到底喝了多少杯茶,但是光茅房至少跑了七八趟。

    但是自己要见的人,何家三老爷何坤到现在还没回来,这都干啥去了,咋还不回来呢?急死老子了。

    何家大老爷,也就是秀才身份的何家大公子他爹,早逝。

    何家二老爷何洵,也就是武德年间的举人,自从当年进京赶考无果之后,便常年不着家,基本上除了在外头拜访友人之外,就是在某个书院潜修学问。

    何家三老爷何坤,掌管何家大小事务,无论是店铺生意还是良田山林,都是他一手操持。

    何家之所以能成为是书香门第,何家那位举人二老爷功不可没。

    但是要说到何家能够成为陇西首富,真是托了这位三老爷何坤的鸿福,做生意那绝对是一顶一的棒。

    秦威也是通过自己的结拜兄弟,水盗头领郑三江的关系,才和何坤搭上关系的。

    在何坤面前,秦威这个捕头根本威风不起啦,就连县衙二把手县丞大人吴奎都与何坤有着莫大的交情,他秦威一个无品无级的小捕头在何坤面前算个屁啊。

    没招儿,心中纵是有怨气,他也得忍着。

    这时,何府管家何四走了进来,对着秦威不咸不淡地说道:“秦捕头,我家三老爷回府了,请你书房一叙。”

    说完,转身即走,前头带路。

    言语和表情中没有一丝的尊敬,愣是秦威也没有脾气,宰相门人七品官,陇西首富何府的管家在他秦威面前,自然有倨傲的本钱。

    秦威心里装着事,也没空理会这个,紧跟着脚步随着管家何四前往书房。

    穿过何府占地几亩的花园,秦威心急如焚没有心思观赏假山河池和富丽堂皇的各式建筑,径直来到了书房。

    进来书房中以后,管家何四悄声退了出去,将严严实实地带了出去。

    秦威一见着书桌后端坐着的三老爷何坤,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信手捏着一封书信把玩着。

    靠,秦威心道,老子急的火上房,你倒是悠哉悠哉的。

    但是这话他可不敢讲,而是急匆匆跑上前,低声喊道:“我的三老爷啊,要出大事了,皂班……”

    “且慢!”

    何坤陡然一扫刚才那副闲云野鹤般的神情,慵懒的双眼蹦出一丝精光,沉声打断了秦威的说话。

    然后将手中那封信扔在书桌上,对着秦威说道:“你什么也不用说,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

    说着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秦威,将目光转移到书桌上的那封刚拆开不久的信函,说道:“这是你的结义兄长郑三江托人暗中送来的信件,你也看上一看吧。”

    秦威一听郑三江的名字,心道,兄长的信函?

    秦威一向敬重自己这位结义兄长,不敢有一丝马虎,将书信拿起拆开细细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