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四十六章 郭业,请留步!

正文 第四十六章 郭业,请留步!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福伯通知完吴茂才之后,很知趣儿地领着程二牛等人去了厢房,吩咐厨房赶紧给这些官爷们做上一顿上好的饭菜。

    别看程二牛,甘竹寿这些人在城里没得呼风唤雨,但是一下来乡下,那就跟钦差大老爷一个待遇。

    特别是来东流乡吴家,他们早已食髓知味,可口饭菜那是没得跑儿的。

    见着福伯安顿起自己的同僚后,郭业则去往客厅见一见自己的便宜岳父。

    一进了客厅,却发现吴茂才已经坐立不安了,这老狐狸自从上次得了郭业的好处,取代刘老赖坐上东流乡里正之位后,那真是意气风发,扬眉一吐这几十年来所受的闷气。

    上次只是简简单单借了一次粮食给郭业,他便被衙门委任为东流乡的里正,更是铲除了与吴家争斗几十年的刘家。

    这天大的好处,哪里找去?

    在吴茂才看来,自己这个便宜女婿倒也不是一无是处的。

    这次回来,这小子到底又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天大的富贵呢?

    大泽村惨案一事就发生在东流乡内,他这个当里正的怎么会不清楚?

    看架势,郭业这小子回来八成跟这个事情有关,啧啧,这可是涉及到几百条人命的大案啊,如果这场富贵跟这件大案沾边儿。

    嘿嘿,吴茂才眯着双眼,心道,这场富贵,小不了!

    一见郭业进来,吴茂才扯着嗓子喊道:“来人呀,给姑爷上茶,上好茶!”

    喊罢,又朝着郭业笑意盈盈地颔首嗔道:“贤婿啊,你这么长时间也不回家一趟,可是将我这岳父也忘到脑后不成?”

    说着,冲着郭业打量了一番,发现这小子这次回来跟上次有了显著不同。

    精气神的饱满和眉宇间那种张扬较之以前大不相同,但是这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这小子腰间所佩的已经不时铁尺。

    而是悬挂着一把黑色皮鞘的横刀!

    我的天,这小子如今连佩刀都挂上了,敢情是被上官提拔了不成?

    吴茂才虽然是东流乡的土财主,但不代表他就是头土鳖,陇西县城的一些小道消息他也是有所耳闻的,比如现今风头最盛的字花馆。

    貌似这个字花馆的幕后就是自己女婿所在的皂班。

    看来里头关系不浅啊!

    郭业见着吴茂才这幅变幻无常的嘴脸,的确挺讨人嫌的。其实有时候郭业心里也在纳闷,吴茂才这样的人,咋就会生出吴秀秀这样天姿绝色的女儿呢?

    不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崽儿会打洞吗?

    自己这个便宜岳父上辈子真是不知道积了什么德,竟然能有吴秀秀这样的女儿。

    以吴秀秀这样的质素,就是说她出生官宦世家,也完全靠谱啊。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待得丫鬟给郭业奉上一杯茶之后,郭业一改往日谦恭的态度,自顾找了个位置,捧茶问吴茂才道:“岳父大人,这里正之位坐的可是舒服啊?”

    吴茂才见着郭业用这种口气与他说话,心里没来由的一踏实。

    心中更是笃定,这小子在县城肯定是有了一番作为,不然说话怎么会如此**爆呢?

    于是乐呵呵地笑答道:“舒服,舒服,当然是舒服啊,哈哈。”

    尽管如此,吴茂才还是心急地问道:“贤婿,福伯说你又要送我一场富贵,可是当真?”

    “滋……”

    郭业吹凉了茶水,嘬进一口含在嘴里,咕咚一声咽了下去,润了润嗓子。

    然后慢条斯理地说道:“自然当真。”

    吴茂才见着郭业回答得这么干脆,顿时笑颜如花,眉毛都差点挤掉在地,连声赞道:“要得,要得,硬是要得啊!吴家真是招了一个好女婿。”

    屁!

    郭业心里膈应了一下,是假女婿,好不好?

    小哥连你女儿都小手都没拉过,算哪门子的女婿?

    但是如今大事当前,他无心也无暇去整这下狗屁倒灶的破事。

    随即盯着吴茂才眯成一条缝的双眼,蛊惑问道:“岳父大人啊,小小里正有何大不了?您…想不想……当陇西县城的……首富啊?”

    嚯哦!

    吴茂才被郭业这句话问懵了,这小兔崽子好大的口气,里正竟然不算啥。

    等会儿~~

    吴茂才回味了一下郭业的话,啥玩意?陇西城首富?

    这小子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竟然问自己想不想做那陇西县城的首富。

    这怎么可能?

    别看自己在东流乡十里八村呼风唤雨,可到里县城,活生生就成了一头土鳖。

    吴家几百亩良田,自己攒了那么些年的银子,在县城里算个屁啊!

    这小子不会是开涮老子吧?

    郭业见着吴茂才满脸的疑惑和惊奇,知道自己这招先声夺人把老狐狸镇住了。

    看来到了跟他提条件的时候了。

    于是又故作镇定自若的喝了一口茶,然后翘起二郎腿说道:“岳父啊,陇西首富何家,家财抵得上十几万贯(两),但是只有咱们生财有道,区区十几万两银子算个卵蛋啊!”

    吴茂才见郭业说得有板有眼,不像是拿自己开涮,不由将信将疑了起来。

    吴茂才心中不由浮想着,如果吴家能够在自己的手上发扬光大,成为陇西县城的首富,啧啧,自己必定能够光宗耀祖,成为吴家后代子孙香火供奉的始祖啊!

    郭业见着吴茂才陷入沉默,但是脸色激动,眉毛不停地耸动,显然是动了心。

    趁热打铁,又开始诓吧!

    该到了提条件的时候了。

    趁势说道:“不过……”

    “不过什么?贤婿有条件尽管说,尽管提!”

    郭业还没说完,吴茂才已经开始抢白了。

    见着便宜岳父已经没了当初那番心性,看来陇西首富的诱惑,委实不小啊。

    随即,郭业将陇西首富兼世代书香门第的何家与秦威等人狼狈为奸,搞私盐牟利一事说了出来。

    其中更是没有遮掩他们便是大泽村惨案和白记药铺纵火案的真凶。

    最后,郭业说道:“岳父大人,我们皂班准备借用吴家的后院作为场地,谎称老九叔没有死,在吴家后院一直昏迷不醒。不出三日,我敢肯定那些人就会坐不住,狗急跳墙,潜入吴家杀人灭口。”

    咣当!

    吴茂才手中的茶碗摔落在地。

    他彻底震惊了!

    没有想到,这两件案子不仅牵扯到了秦威这头恶狗,还涉及到了在陇西根深蒂固的首富之家——何家。

    而且,而且,起因竟然是因为何家暗中搞私盐闷声发大财。

    啧啧,难怪何家如此富有了,麻痹,搞私盐能不发财吗?

    搞私盐啊,这可是杀头的大罪,连这个都敢走私,何家真是长了熊心豹子胆了。

    历朝历代,盐、铁、铜矿等都是重要资源,一直都掌握在朝廷的手中,民间是不允许私自采集开采和贩卖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民间对盐矿有私盐和官盐之分了。

    按大唐律例,私自采集开采和贩卖盐矿者,抄没家资,以杀头论。

    但是一想到何家在陇西城的地位和财力,吴茂才又突然有些后怕了,自己一个小小的土财主搀和在里头,万一打虎不成,反被咬呢?

    到时候,何家一个反扑,死咬着吴家不放,这可咋办?自己一个乡下财主拿什么和人斗?

    想着想着,吴茂才不由怂了。

    郭业眼神敏锐,恰到时机的捕捉到了吴茂才的犹豫和忐忑,不由再次蛊惑道:“岳父大人,那可是陇西首富哦,不是普普通通的乡下里正啊!”

    说到这儿卡住了话茬,又自言自语地喃喃道:“只要破了两案,抓捕了凶手,铲除了何家这个大毒瘤,顾县令肯定会嘉奖有功之人。到时候抄没的何家产业,啧啧,那肯定是会便宜出售的,我想优先考虑的就会是立功之人吧?估计肯定统统半价处理。”

    吴茂才听着郭业自言自语的蛊惑,不由又是踌躇,妈的,那可是十几万两银子的产业啊,半价处理的话,仅需五六万两银子就能便宜购买到。

    虽然吴家几十年仅仅攒了一万余两纹银,但是只要立了功,至少也能便宜认购个三万两左右的何家产业吧?

    到时候自己将良田兜售干净,再凑个几千两银子出来,再便宜认购个一两万两左右的产业。

    近五万两的产业,陇西首富挤不上去,前五总有吧?

    吴茂才咬紧牙关,掰扯着心中这笔帐,权衡利弊一番之后,最后——

    砰!

    肥硕的大手握紧成拳,狠狠击在桌角,对着郭业沉声问道:“贤婿,需要老夫做些什么,你尽管提。”

    成了!

    郭业豁然起身,对着吴茂才竖起拇指赞道:“岳父大人,够爽快,真霸气!”

    随后,缓缓将自己的要求和需要吴茂才的配合说了出来。

    吴茂才听罢之后,对郭业所提要求一一给予答应。

    不一会儿,丫鬟又送来一杯热茶,郭业和吴茂才继续商讨着如何将虚张声势做到最高处。

    ...

    ...

    两人谈到天近黄昏,鸟倦归巢,这才散了伙儿。

    郭业出了客厅,肚子饿得已在打鼓,走到院中,准备去厨房捣腾点吃食去。

    刚走到院里,就听见一道婉婉轻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郭业,请留步!”

    不消说,在吴家能有这么美的声音,除了吴秀秀,没有其他人。

    郭业缓缓转身,果真是一袭紫色襦衣粉红罗裙的吴秀秀站在他身后。

    郭业脸呈好奇,打量着吴秀秀。

    他不好奇吴秀秀为何叫住他。

    而是好奇吴秀秀竟然对他用了“请留步”三个字,如此高规格的礼敬有加,吴秀秀对他貌似是头一遭啊。

    郭业觉得,这是一个信号,一个和谐的信号,曾几何时,吴秀秀对他郭业有过什么好脸?

    莫非,上天眷顾,小哥的人品开始爆发,美女开始垂青了?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