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虚张声势

正文 第四十五章 虚张声势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郭业率着程二牛一干人等离开县衙走出东门,声势浩大地朝着东流乡方向奔去。

    郭业骑着小毛驴领头,后头跟着腰悬横刀的众衙役,背着铁胎弓的程二牛殿后。一路上,不知吸引了多少眼球。

    站班的衙役看着皂班同僚一个个鸟枪换大炮,甭提有多艳羡。

    而捕班的捕快们则是一脸恍惚,心中琢磨,这皂班啥时候也混得这么好了?

    沿街百姓见状,纷纷将目光转移到准备出城的皂班等人身上,心中揣测,公差们如此声势,莫非又有命案发生了不成?

    ...

    ...

    约莫过了两个时辰,郭业等人已经缓缓进入东流乡辖域。

    可远在几十里外的陇西县城却又是刮起了一阵流言蜚语,从城南的集市开始传出,通过泼皮无赖,地痞流氓的嘴中口口相传。

    城南,城北,城西,城东,竞相传诵,散播之快,之广,骇人听闻。

    “听说了吗?皂班的公爷们竟然找到了大泽村惨案和白记药铺纵火案的关键证人。”

    “在哪儿呢?”

    “东流乡呗,原来那人叫郑九,那日被凶手从山上推下来之后就一直昏迷不醒,被东流乡吴财主家的一个长工进山砍柴救了回来。如今就住在吴家后院呢。"

    “扯淡吧,那叫郑九的不是已经烧死在白记药铺了吗?”

    “说你不长脑你还不信,那白记药铺的七八人都被烧得面目全非,郑九还是郑八,谁分得出来?其实那被烧死之人只是做了一个替死鬼而已。”

    “哦~~你说得在理儿啊,难怪皂班的公爷们又是横刀又是盾牌弓弩的,敢情是去东流乡吴家那边保护郑九这个唯一的证人哈。”

    “可不,郑九如今还在昏迷,只要他醒过来,一切谜团都能解开,嘿嘿,到时候两案就能告破,啧啧,皂班的公爷们这次可是立了大功了。”

    ...

    ...

    福顺巷,秦威府上。

    秦威翘着二郎腿儿松松垮垮地靠坐在太师椅上,一边怀里抱着一个从满月楼唤来的娇媚粉头,一边吃着粉头替他剥好的葡萄。

    酸甜的葡萄被纤纤手指塞进嘴中,吃得秦威一阵舒坦儿,时不时嘬着粉头的纤纤手指调戏一番。

    索索~~

    秦威满是口水的又嘬又吸,痒痒得那粉头咯咯一阵浪笑,浪笑之余不忘妩媚地瞟了眼秦威,令这厮小腹燥热,胯下小帐篷微微隆起。

    嘶啦!

    秦威右爪往粉头的低低垂下的衣领中一探,径直探进胸口在里头胡乱一阵摸索,哈哈狂笑。

    心情那个好啊,真是无以复加。

    突然,一阵仓促的脚步声从院中传来,越传越近,三两下,来人就进了大堂。

    紧接着,人未到声先到,一阵嚎丧声喊道:“捕头,捕头,大事不好哩,出事了呀!!!”

    这道声音彻底浇灭了秦威渐起的欲火,只见他惺惺将手从粉头鼓鼓胸口中拔了出来。

    随即脸色陡然暗沉,皱着眉头拍了拍粉头的屁股,吩咐道:“你从后门走,先回满月楼吧,晚上秦爷再来光顾你。”

    粉头见着秦威的脸色陡变,哪里还敢多呆片刻,婉婉欠了下身子道个万福,然后转进后堂急急离去。

    秦威打发走了粉头,再看大厅,满头大汗的刘二已经一脸慌乱地杵在他跟前儿。

    一惊一乍,坏人好事,这刘二当真没有眼力劲儿。

    秦威刚想斥骂几句,只见刘二急忙上前,将自己刚才在城里巡逻的见闻一一道了出来。

    ...

    听完刘二的赘述,秦威的双手情不自禁地抓在太师椅两边的扶手上,竭力让自己维持镇定,不要露出太多的马脚让刘二看见。

    他与何家合谋搞私盐的事儿,刘二这个所谓的心腹爪牙可是不知道的。

    当初为了保险起见,整个捕班,就只有他自己这个捕头参与。

    与他合谋搞私盐的人,除了陇西首富何家之外,还有专门在X江一带打劫过往商船的一伙儿水盗,这伙水盗的头头儿就是他的结义兄长,郑三江。

    这些一直都隐藏在秦威的内心深处,从来不与外人说,就连与他同睡一床的妻子,刘老赖之女秦刘氏,他都不曾告诉过。

    秦威脸色阴恻的看着厅外,心中琢磨着,真如刘二所说,难道我烧死在白记药铺里头的那人当真不是郑九?

    郑九可是我亲手推下山崖的,我怎会不认识?

    不过,当日仵作在检验白记药铺那几具尸体之时也说过,尸体烧焦如碳,面目全非,无非辨认。

    难道真正的郑九的确没有死?

    秦威的耳中顿时响起郑九当日的求饶之语:“小的什么也没看见,秦爷饶命啊!”

    当日情景,历历在目。

    秦威不由心中恨道,郑九啊郑九,如此高的山崖摔不死你,那么猛烈的火烧让你躲过一劫,你的命可真够硬的。

    见着捕头发呆,一旁的刘二轻声问道:“捕头,皂班那帮兔崽子都急咧咧的赶往东流乡了,我是不是要领几个弟兄前去看个究竟啊?不然被皂班抢了头功,县尉大人那儿可就找不回面子了哈。”

    秦威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抢头功啊?

    如今这个处境,他秦威抢头功不就是自己给自己挖坑埋土吗?

    笑话!

    只有让那个在东流乡吴家昏睡不醒的郑九永远不再醒来,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啊。

    秦威无暇搭理刘二,摆摆手示意他道:“你带着几个捕班的弟兄去趟东流乡吧,去给皂班的那些混账添添堵。至于抢头功一事,本捕头自有安排。”

    添堵?

    刘二不明所以,这眼瞅着在前的功劳不要,偏偏给人添堵,这不是自己找难受吗?

    见着刘二还在杵在那儿不肯离去,秦威双眼瞪道:“还愣在干嘛?滚!”

    哧溜~~

    被打骂怕了的刘二瞬间猫腰跑了出去,顿时去无踪影。

    独坐大厅中的秦威仰头一叹,这不足与外人道也的滋味真是不好受啊。

    随即急忙起身,喃喃自语道:“眼前这情况,必须跟何家三老爷见上一面了,看他有什么好办法。连他都无计可施的话,只能再次仰仗我那结义兄长了。”

    “皂班。”

    “皂班!”

    “皂班!!!”

    “你们这群穷鬼,真是一群死而不僵的狗东西啊!”

    感叹完之后,来不及收拾急匆匆地跑出了大厅朝着大门奔去。

    ...

    ...

    再看郭业一伙人,到了东流乡吴家大门口,天色已近黄昏。

    管家福伯正好在门房的位置打着瞌睡,突然听见一阵踩踏的响动,老眼悠悠睁开,赫然一见……

    七八个皂青公服,腰佩横刀,手持盾牌,肩背弓弩,真个儿神气。

    领头之人竟然是自家的姑爷——郭业。

    不由赶紧起身小跑到郭业跟前,张嘴诧异问道:“姑爷,你,你咋回来了?”

    随后又绕着郭业转了个圈圈打量一番,小心翼翼地伸手去摸了把他腰间那把霸道的横刀,一触之后急忙将手收了回来,赞道:“啧啧,是真家伙啊!姑爷真个儿神气啊……”

    郭业将横刀解了下来紧紧握在手中,对着福伯这个可爱的老头问了声好。

    然后对着福伯朗声刀:“福伯,赶紧去通知我岳父大人,我又给他送上一场天大的富贵来了!”

    声音落罢,福伯已经迈着老腿精神奕奕地跑进了院内,去寻觅自家老爷,如今的东流乡里正吴茂才而去。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