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横刀在手,天下我有

正文 第四十四章 横刀在手,天下我有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又是一个大早!

    不过今天的皂班大房较之往常可是热闹的许多,皂班衙役悉数来齐,没有一个告假报缺。

    就连平日上衙门点卯都喜欢姗姗来迟的朱鹏春都来了一个大早。

    众人来得这么紧凑全乎,不为别的,就为了早早能够领到一把梦寐以求的佩刀。

    一直以来,众人当衙役吃皇粮,就数皂班最憋屈。

    一没有油水捞,二是连件像样的武器装备都没有,整天就拿着一把铁尺晃荡来晃荡去。

    如果不是如今大唐国富民强,当今皇帝圣明,朝廷威望日盛,他们穿着这身皂青公服能够吓唬吓唬人,否则遇到一些强横的地痞流氓,也就只有挨打逃跑的份儿。

    如今有了佩刀可就不一样了。

    刀是什么?!

    刀乃十八般兵器之一,九短九长之一,九短之首。

    刀,兵也,兵中霸主也。

    没有一把像样的,趁手的刀,当的哪门子兵?当的哪门子衙役?

    今天一早,兵曹房九品佐官贺彪就遣人送来九把横刀,四面藤甲盾牌,一把铁胎弓,将皂班弟兄们一个个眼馋的不行。

    郭业看着地上摆放整齐的刀盾弓,心中赞道,马元举这人讨厌归讨厌,不过办事效率还行哈。昨天这么一折腾,兵曹房的人今天一大早就送来了东西。

    而且,比预期中想象的还要多出了几样。

    如今的皂班因为在大泽村折损了两名衙役,仅剩下九名衙役和一个班头,缺额两名。

    但是地上却摆放九把横刀,四面藤甲盾牌,一把铁胎弓。

    班头之前就有一把,无需再分。看来,兄弟们人人都有份,不需要因为兵器的事情抢破了头。

    想到这儿,郭业不由赞了下马元举的心细。

    庞飞虎看着地上的武器防具,再看着郭业,心道,这小子竟然能想到送馒头逼马功曹就范,真实歪门邪招一箩筐。

    随即对着众衙役挥手笑道:“选吧,人人都有份。”

    哗啦一下,众人不甘落后,急不可耐地抢起自己的佩刀。

    程二牛抄起两把横刀,递给郭业一把,憨声道:“小哥,这是你的!”

    然后自己闪到了一边和朱鹏春等人一样,似模似样的把玩起横刀来,喜爱万分。

    郭业横刀握手,掂量一番,好家伙,够沉的,绝对不是偷工减料下的产物。

    这是郭业来到唐朝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摸到正规的武器,不由细细察看了一番。

    要知道,唐刀无论是这个时代,还是在后世几千年,都是闻名遐迩的。

    就连东瀛小日本的武士刀,都是在唐刀的基础上加以修改而仿制的。

    武士刀仿制的就是郭业手中的横刀。

    我们经常说武士刀源于唐刀,指的就是仿制唐刀中的横刀。

    两种刀的根本区别就在于武士刀有一定的弧度,而横刀则是直身由宽渐窄,取义端正得体。

    唐刀是大唐时代的荣耀,也是华夏传承的瑰宝。

    它不仅包括了横刀,还包括陌刀,障刀,还有仪刀。

    其中当属横刀运用最为广泛,无论是军中还是州郡府县衙的衙役都普遍使用。

    但是最为天下闻名的却是陌刀,陌刀是杀伤力极强的重兵器,大唐军队的陌刀阵,那是大唐军中最牛逼的精锐部队。

    在若干年后,大唐陌刀阵令突厥人丧胆,令四夷颤硕,是大唐人的骄傲。

    至于障刀和仪刀的运用就较为小众了,多为侍卫和仪仗队所配备,杀伤力不高,但是却贵在华丽和花俏,有地位的人素来喜爱收藏这两种刀作为装饰之用。

    郭业将横刀出鞘,摸着刀柄仔细辨认着上面的铭文,武德四年春,配发益州郡陇西县衙兵库。

    武德四年?

    就是唐高祖李渊的年号。

    郭业粗粗算了下,武德一共九年,然后是贞观之治。

    如今是贞观三年,看来这横刀在兵器库里足足呆了八年不见天日。

    郭业紧紧握着手中横刀,心道,横刀啊横刀,在我郭业手中,定能让你重现兵中之雄的威风。

    此时的郭业,顿然有着横刀在手,天下我有的那股子气势。

    呼~~

    郭业双手持刀,对着虚空劈了一记,心中豪情万丈地吟唱道:“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

    这是还未出身的初唐四杰杨炯的《从军行》,却被郭业**裸的再次剽窃了过来,占为己有。

    静!!!

    刚才纷纷攘攘的皂班大房陡然静了下来,静得诡异至极。

    众人都张着一口能吞下鸡蛋的大嘴怔怔望着郭业,眼神中充满着不可思议和无法置信。

    同样一个疑问盘旋在众人的脑中:郭小哥,竟然会作诗?

    特别是程二牛,挥舞着横刀哇哈哈地叫道:“郭小哥有才啊,这诗那叫一个霸气,听得俺二牛心里那个澎湃啊!”

    众人纷纷称是,对郭业的认知再次上升了一个高度。

    这年头,读书人吃香,随随便便就能吟首诗的人更吃香。

    很显然,众人已经将郭业归为第二类人了。

    郭业也懒得解释,反正剽窃都剽窃了,这个时候的初唐四杰都不知道在哪儿小蝌蚪找妈妈呢,谁知道谁啊?

    于是大大方方地将杨炯的《从军行》吟诵了出来,听的众人那真叫一个热血沸腾,战斗指数呼呼一个劲儿飙升。

    趁着这个势头,庞飞虎对着郭业说道:“兄弟,下面的计划就由你来安排吧,老哥今天也由你指派,老哥只要求一点,那就是不打虎则已,若要打虎就需一击毙命。”

    郭业听着庞飞虎竟然放低自己的姿态来抬高自己,让自己树立威望,心中不胜感激。

    刚想推辞几句,却被庞飞虎拦了回来,如今的他,哪里会顾及这下虚头八脑的东西,报仇才是他目前急急渴望的。

    随即,郭业将秦威和幕后真凶以及他们之间联手做的勾当向众人讲了出来。

    听得众人心里扑腾扑腾跳个不停,原来此案涉及如此深远,难怪郭小哥要给兄弟们千方百计的配上横刀。

    这不仅是耍威风用的,关键时候还要拿来杀人救自己一命的。

    郭业之所以将一切真相都是告知众人,不是说完全放心在场诸人,而是不得已而为之,话又说来,在场之人谁又能独善其身呢?

    都是皂班的兄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不是集体丢饭碗卷铺盖滚蛋,就是破案立功保住饭碗,等待嘉奖。

    说白了,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谁都别想独自蹦达走。

    一番言语之后,众人纷纷表态,唯庞班头和郭小哥马首是瞻。

    见着大家表完态,郭业便开始将自己的计划缓缓说了出来……

    方法只有一个,要想打老虎,就要把老虎座下的那头豺狗引出来,让他自投罗网。

    豺狗是何人?

    就是秦威那个王八蛋。

    随即,郭业对着朱鹏春吩咐道:“老朱,你在陇西城人脉广,你去找字花馆的小七支取点银子招募一些地痞流氓和帮闲懒汉,让他们在城中散布流言。”

    朱鹏春一听这话,不禁乐呵,小哥倒是慧眼识人啊,知道老朱的人脉广,适合干这个。

    于是问道:“散布什么流言,小哥尽管吩咐。”

    郭业神秘一笑,附在朱鹏春耳边轻声细语的传音着,听得朱鹏春一愣一愣,脸色急变,久久说不出话来。

    发呆一小会儿之后才回过魂来,竖起拇指对着郭业赞道:“小哥,就是行!”

    郭业好笑瞪了他一眼,然后催促刀:“甭拍马屁了,赶紧去吧。”

    朱鹏春抱拳称是,将横刀别在腰间趾高气扬的跑出了大房。

    郭业看了眼在场诸人,然后一锤定音道:“剩下的人,就跟小哥回东流乡吴家,咱们去故布疑云,等待王八蛋入瓮。”

    最后不忘嘱咐道:“记住了,都把横刀带上,二牛,那把铁胎弓你也背上,大家动静闹得大些,让全县城的人知道咱们去东流乡才好。”

    小哥出招,必有所图。

    众人都已经习惯了郭业的神秘,也不再细问,他们相信出了城,小哥定会在路上将计划说与他们听。

    程二牛,甘竹寿,阮老三还有其他几名衙役纷纷带上横刀盾牌,出了皂班大房准备出发前往东流乡。

    房中仅剩郭业和庞飞虎。

    郭业对庞飞虎道:“班头,就留你一人在城中密切注意秦威的动向了。”

    庞飞虎嗯了一声,然后指了指某个方向,说道:“兄弟,你在东流乡一定要小心啊,那家人既然为了保住秘密敢屠杀三百余口无辜村民,对于你们肯定也会狗急跳墙,绝不会手软的。”

    郭业拍了拍腰间悬挂的横刀,笑道:“班头,你就放心吧。你别忘了,东流乡的里正如今是我那贪财岳父,我会和我岳父沟通一番,尽量组织一些民壮来充实力量的。”

    庞飞虎知道郭业的意思,无非就是花点银子招募一些乡里的壮汉来壮壮声势。

    但还是有些不放心,继续嘱咐道:“兄弟啊,你要记住,切记不可贪功,不可大意。如果他们之前那帮假扮山匪屠村的歹徒进了东流乡,你们切记不可硬拼,火速传信给我。我会知会县尉大人,央求他派出壮班前来支援你们的。”

    郭业当然知道这次不是小玩玩,到时候真有事情发生,那就是真刀真枪的火拼了,半点不会马虎。

    随即最后对着庞飞虎说道:“头儿,放心吧,历朝历代的太平盛世,你见过罔顾朝廷法度搞私盐牟取暴利的,有几个会有好下场?呵呵,说不定十殿阎罗已经大开鬼门关等着他们何家几十口下去了呢!”

    说完,毅然转身大步朝着房门走去,带着一干人等前往东流乡吴家,准备张网捕鱼。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