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马元举,你坑爹啊!

正文 第四十二章 马元举,你坑爹啊!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什么?

    杀千刀的秦威还不是幕后真凶?

    白记药铺纵火案和大泽村惨案背后还另有大老虎?

    郭业一颗躁狂的心突然沉寂下去,一直到底,再也不复刚才那般的怒火中烧。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冷静。

    这种冷静在旁边的马元举看来,又是另一番感慨,这个小衙役不简单啊,历来有能之士都是每逢大事有静气,他倒是略窥门径了。

    可惜可惜,可惜这年轻人只是一个衙役,不是读书人出身无法考取功名,不然将来,也许……

    马元举想到这儿不禁感觉好笑,自己这是怎么了?

    在这个时候,自己还有闲情逸致替眼前这个年轻人规划未来,自己也不过是个举人出身的九品吏员而已。

    离梦想中的进士及第,主政一方,身居庙堂,还很远很远。

    就在马元举心中自嘲之时,郭业好像也嗅出什么味儿来了。

    陡然用一种意味深长地眼神打量着马元举,正所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郭业心中一直有个疑问,马元举这位九品吏员凭什么会相邀自己醉仙楼一见,更为何要告诉自己这下秘辛之事?

    难道就因为他嘴中所说的,自己素有急智,处事沉稳冷静吗?

    这不是理由,别说整个陇西县城了,就说三班衙役中符合马元举这个条件的人也不下五六人。

    听闻马功曹和掌管三班衙役的县尉谷德昭素有仇隙,难道这头大老虎是……

    难道县尉大人才是真正的幕后真凶?

    一想到这儿,郭业刚沉寂下来的心又怦然跳动起来,愈跳愈快,都快跳出了嗓子眼儿。

    情急之下,郭业将手中马元举递送的那杯水酒直接咕咚一声灌入喉中,借以压制因为惊骇而急速跳动的心脏。

    娘的,马功曹肯定打得是这个主意,想借自己的手来调动整个皂班,收集县尉大人和秦威的证据,然后趁势打倒他的老对头,县尉谷德昭这头大老虎。

    是了,是了,郭业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肯定就是了。

    没听说过吗?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靠,还如意的算盘啊。

    秦威也就罢了,县尉大人也是我郭业这个小衙役所能得罪的吗?

    不消说县尉大人掌管着三班衙役和战斗力卓著的壮班士卒,如果那屠村的山匪真实存在的话,只要县尉大人一声招呼,娘希匹,郭小哥以后还要不要混了?

    这个时候,郭业再也不去想什么打倒大老虎,捞个前途和出身的心思了,这小命都没了,还扯个什么犊子?

    于是也不管得罪不得罪马元举,索性来了一个拒绝,道:“功曹大人的厚爱,郭业不胜荣幸。不过,秦威这个王八蛋还则罢了,但是县尉大人可不是小子所能招惹的,性命和前途,小子宁可选择保存性命。”

    说着,咽了口唾沫,朝着马元举深深一躬,致歉道:“小子家中父母年迈健在,小妹年幼尚小,都离不开小子的照顾,小子实在不敢冒险,还望功曹大人见谅。”

    最后还有指了指耳朵,又在抿紧的嘴唇边用手指一划拉,说道:“今日功曹大人的话,进了小子的耳,却出不了小子的嘴,大人尽可放心,告辞。”

    现在的郭业想得通透,不管县尉大人犯了什么死一万次都不能饶恕的罪孽他也不会去摊这趟浑水,不是他胆小怕事,而是他比别人看得清,不会一时头昏脑胀白白丢了性命。

    而且,县尉大人和功曹大人这是神仙打架,他一上去凑热闹,就成了那无辜枉死看热闹的巡山小妖了。

    赶紧还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里面的水,太深,太浑!

    秦威?

    以后有机会还整不死他吗?

    想罢,拔腿就要往外走。

    “站住!”

    马元举一声威喝喊住了郭业,到底是九品官吏,有了品级喊气话来都是那么的有官威。

    郭业的双腿还是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但是头却没有回。

    只听刚才还一脸和气的马元举冷哼一声,然后对着郭业的背影森然道:“你以为本官是想假借你们皂班的手,给谷德昭那个龌龊之人下绊子,好见你们窝里反吗?”

    郭业没有说话,但也没有否认,显然默认了马元举的问话。

    见着郭业的表态,马元举勃然大怒,沉声喝道:“我呸,小小衙役,竟然如此低看我马某人,哼……”

    再次一记冷哼,但在郭业听来却如三月初春的阳光倘佯在身,舒服的不行。

    照马功曹这么说,难道幕后黑手不是县尉大人?

    靠,你倒是说清楚呀,说话留半截,这不是吓唬人吗?

    随即,缓缓回头调转身子,摆出一副我错了的表情嘿嘿笑着,然后佯装扇打着自己的嘴巴,忏悔道:“瞧我这**德性,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竟然如此看低了马功曹,我该死,我有罪,还望功曹大人恕罪,您大人有大量哈……”

    嘶……

    马元举见郭业这小子翻脸比脱裤子还快,不禁气绝,然后斥骂道:“无赖嘴脸,不学无术!”

    待得郭业坐了下来,马元举拿起桌边酒盅想自斟一杯酒,可发现酒盅里已经空空如也,随即停下了手中动作,与郭业说起正事儿道:“自当今陛下登基以来,四海承平,百姓安居乐业,这陇西县城早无匪患存在,这青天白日的,哪里会有什么山匪的存在呢?更别说一下尽屠大泽村三百余口无辜百姓了。”

    郭业听罢,这也是他之前一直疑虑的,既然不是山匪所为,难道是他人假扮的不成?

    不过他没有插话,而是侧身倾听静待马元举的后话。

    他现在就弄清楚秦威后面的那头大老虎是谁?

    这头大老虎与秦威敢活活烧死白记药铺上下七八口,敢尽屠大泽村三百余口,到底是想掩盖住什么事情的真相?

    傻子都看得出来,这事儿,小不了。

    马元举看这小子到现在还沉得住气,没有想象中那般坐立不住急急追问于他,不禁点头道:“不错,不错,到现在还能忍住心中疑问,看来本官没有找错人。”

    随即,马元举清了清嗓子,轻声道出了真正的幕后之人,还有事情的真相。

    马元举越是往下说,声音越是低沉,暗合着郭业听后的心中惊骇,此起彼伏。

    “靠!”

    郭业听完马元举说完最后一个字之时,不由从嘴中咬牙蹦出七个大字来:“马功曹,你坑爹啊!!!”

    马元举不知坑爹为何物,但是从郭业有些惨白的脸色中看出了郭业此时心中的震撼。

    饶你小子心性再好,再沉得住气,不也喝了本官的洗脚水么,哈哈……

    能让这个不学无术的小衙役暗暗吃了这么一个闷声大亏,马元举的脸上不由露出了得意的神色,一股成就感不知为何油然而生。

    郭业默不作声抬眼看着马元举,发现这个穷酸的笑意中仿佛有种智珠在握,老狐狸吃定了小狐狸的味道。

    晚了,晚了,现在什么都知道了,即便自己想从这个旋窝中撤离,对方肯定也不会答应了。

    娘的,郭业心中不断暗骂自己,我刚才就应该径直出屋,不该再次返回,来这趟浑水啊。

    唉,操蛋的,好奇心害死猫,莫名其妙地就被马元举这个贱人给诓上他的贼船来,真心不甘啊!

    马元举取笑完郭业,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走到郭业跟前,轻拍他的肩膀,道:“郭业,本官只是一个九品吏员,手中没有可供差遣的人手,这才找到了你,希望借着你们皂班的手将陇西县城那个大祸害绳之以法,铲除殆尽。”

    郭业满脸的不甘心,顾不得冒犯,突兀瞪着对方瓮声道:“马功曹,想必此事之后,您老人家立了大功,升官加衔青云直上,指日可待了吧?”

    说这话,甭说马元举,就连郭业都觉得一股酸酸的味道,呛鼻而来。

    马元举哑然失笑,看来小衙役还是不甘心被自己骗上船啊。

    不过自己所做之事,又何须跟人解释的那么清楚?

    随即一挥宽袖袍衫自顾夺门而出,传来一记轻飘飘的声音道:“小衙役,本官做事对得起天地良心,要诛杀之人都是些罪该万死之人,绝无半点私心。至于你?”

    “呵呵,小衙役,好好干,本官看好你!”

    声音落罢,就听见咚咚咚的脚步声,马元举应该已经下了楼梯。

    郭业被马元举这么一诓心情本就不爽,又听着马元举“仗势欺人”张口闭口小衙役,不由更是来了心气儿,对着房门外破口大骂:“看好你妹,老子需要看得起吗?我日你仙人板板儿的!”

    也甭管马元举听得见听不见,反正被人推进陷阱里头的滋味是真心不好受啊。

    ...

    ...

    在房间自个儿思索了一阵儿之后,郭业缓缓从刚才不愉的心境中走出,稍稍平稳的心中也略略有了大体的计划。

    随后出了房间走下了楼梯。

    刚抬脚要出一品楼,谁知后面的伙计一把将他拽住,对着郭业道:“这位小哥,您还没付账呢。”

    郭业今天澜衫打扮,并没有穿皂青公服,伙计哪里知道他是谁?

    听着伙计的说话,郭业一头雾水,不是马元举包了二楼的场子吗?小哥付的哪门子账。

    伙计见状,轻声说道:“刚才那位大爷临走之时交代了,说小哥您会将二楼包场的银子一并结帐,嘿嘿,承惠,三两银子。”

    郭业恍然大悟,脱口骂道:“好你个马元举,奸诈油似鬼,你他妈敢坑小哥!”

    敢情今天除了被马元举诓骗进旋窝中,还他娘的当了一回冤大头,我干!

    读书人,就是心眼多,又吃了马元举一记闷亏。

    他满怀心事也懒得和伙计计较,从袖兜里掏出几块碎银,约莫三两左右,塞到伙计的手中之后踏门而出。

    出了一品楼大门,程二牛就跟苍蝇叮到粪蛋儿似的,立马围了上来。

    见着郭业脸色很差,定是心情不是很好,随即问道:“小哥,刚才俺看见功曹房的马…唔…”

    话还没说完就被郭业捂住了嘴巴,呜呜言语。

    郭业低声告诫道:“二牛,今天我和马功曹相见一事,你对谁都不能说。”

    见着郭业说得如此慎重,程二牛不滞点头称道:“晓得了,俺不说,打死也不能说。”

    郭业揉揉今天被马元举刺激得变幻太多表情的脸颊,然后招呼着程二牛道:“走吧,早点回去休息。明日早起,咱们还要办大事呢!”

    明日,注定又是不平静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