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九品功曹马元举

正文 第四十一章 九品功曹马元举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独自靠窗饮酒之人缓缓转过身来,目光如炬炯炯盯着郭业在看。

    眼神时而清澈见底,时而如钢刀利刃般扎入郭业的心扉,看得他后背微微沁汗,心里不敢污藏一丝鬼祟。

    突然那人拎着酒盅徐徐朝着郭业走过来,围着他打了个转儿,最后停在郭业的身后,自顾朝着嘴中灌着小酒,发出滋滋的响声。

    郭业知道那人就在自己身后,但是身子却不由自主地僵硬杵在原地不敢动弹,特别是听着后头那滋滋的饮酒声儿,后庭菊花更是没来由的紧绷死死。

    本就无措不知停放在哪儿才好的双手悄悄放到臀后,死死护住自己的屁股,怕后头那人真有龙阳之好侵犯了他的菊花。

    自打进了醉仙居,郭业就打定了主意,谁敢动他的菊花一下,天王老子都不放过。

    饿死是小,失节是大。

    只要这位爷敢冒犯他一下,他可不管对方是升斗小民还是官居九品,掌握着全县干部编制的功曹大人。

    不过郭业心里还是心存侥幸,这位功曹房佐官马元举据说行的端,坐的正,应该不是那种人吧?

    “噗哧!”

    郭业背后的马元举见状,猛地一口烈酒从嘴中喷洒出来,直接溅湿了郭业后背的皂青公服。

    我靠,重口味啊,郭业突感后背衣衫湿凉,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这位马功曹不仅有龙阳之好,还喜欢在娈童身上喷点酒,然后…………

    郭业脑好中瞬间浮现出一条硕大的满是口水哈喇子的大舌头在他身上恣意舔舐。

    “呕~~干你娘!”

    郭业忍住恶心,晴天霹雳地叫喊一声,突然窜到了墙角与功曹马元举竞相对视,准备大骂这个混账加王八蛋。

    谁知与马元举对视之后,发现对方却是笑意盎然,没有亵渎,没有觊觎,有的只是促狭和玩味。

    难道老子真想多了?

    还没等他做出结论,马元举已经开口说话了:“放心,本官没有龙阳之好,小衙役尽可放心。”

    虾米,真是小哥想多了,靠,真囧!

    见着自己心里那个龌龊的想法被马元举看穿,郭业臊得慌,脸颊微微发烫,只得低头掩饰自己的尴尬,然后抱拳恭敬道:“皂班衙役郭业,见过功曹大人。”

    马元举,年仅三旬,高祖皇帝武德年间的举人,谋九品吏员之衔,掌管县衙六房功曹房,添为功曹房佐官。

    甭说郭业了,就连三班班头秦威,庞飞虎之流见着他,都要微微躬身问候。

    马元举微微抬手示意郭业无需多礼,然后走到窗口指了指下面,问道:“醉仙居门口那个黑汉子也是你的同僚吧?你倒是人小鬼精,连见本官都要如此小心谨慎。”

    啊?

    郭业没想到马元举竟然如此观察细微,连自己带程二牛来城北,让程二牛把守店门口都被对方发现。

    对于马元举的认识,郭业一直都以为这厮就是个坚持己见,公正严明,不肯同流合污的好官一个,当然,也是穷酸一枚。

    不是郭业早就对此做过一番功课,而是马元举这人在整个县衙里头那是风云人物一个。

    反正没有一个同等官吏能跟他尿他一壶去。

    郭业心里揣度着,看来,这个马元举绝非一个简单的人物啊。

    但是自己安排程二牛的目的,马功曹真心误会了,一开始自己以为马功曹有那个特殊癖好,所以,才……

    唉,这事儿解释不清楚了。

    难道傻呵呵的说自己一开始以为功曹大人喜爱爆菊花,所以以防万一带着同伴而来?

    那不是自己找别扭吗?

    咋办呢?

    就在郭业犹豫忐忑之时,马元举突然将酒盅落在桌上,自顾坐下来之后,说道:“罢了,罢了,小心无大错,早就听闻皂班有个急智百出,谋而后动的小衙役,不错不错,今日一见,传言非虚啊。”

    一句话陡然缓解了郭业心中的忐忑和不安,郭业轻轻呼了一口气,以示定心。

    马元举对着郭业招招手,说道:“来,小衙役,请坐!”

    郭业听罢,心中顿觉不爽,日,张口闭口小衙役,小哥没有名字吗?

    但是马元举可不是刘阿芒那样的孬货,可不是郭业敢忽悠和玩弄的。

    随即,礼节性地客套道:“功曹大人当前,哪里有小子郭业坐的份儿啊,小子还是站着吧。”

    郭业本以为自己推辞一下,马元举肯定还会请自己落座,礼多人不怪嘛。

    谁让人家不仅掌握着全县干部和衙役的官帽子,还知道白记药铺纵火案的凶手是谁呢?

    在马元举面前留个谦恭的印象,那是必须的。

    可谁知——

    马元举听罢郭业说完,轻轻颔首嗯了一声,自斟自饮地倒起一杯酒,吧唧着嘴说道:“也是,你年纪轻轻,身强体壮,站着也不累,那你就站着吧。”

    郭业一听,我了个去唉,差点被马元举这话气的七窍生烟,头顶冒白气儿。

    你妹哦,我就是客套一下,你丫还当真了?

    什么叫年纪轻轻,站着不累?感情你自己有多老似的,真,真……

    郭业想着这位爷的身份,得了,我忍!

    随后,万般不情愿地嘟囔一声哦,便老实地站在原地不动。

    “哈哈哈……好有趣儿的小衙役,”马元举见着郭业如此模样,仿佛跟刚在对面满月楼免费嫖了一个妓女,而且还发现这个妓女是个雏儿一般,那笑得真叫一个志得意满,酣畅淋漓啊。

    这一笑,仿佛要将这些年来在衙门遭受的那股子怨气一散而空似的。

    见着马元举这番放浪形骸的笑容,郭业心中不由叹道,一会儿正经一会儿狂笑的,到底要闹哪样?

    神经病吧?

    都说天下儒生最痴狂,真他妈精辟,这年头的读书人貌似都这幅德性?

    突然,马元举止住笑声,双眼死死盯着郭业,问道:“郭业,你是否也想尝尝身穿绿袍的滋味?做那一呼百应,无需碰个芝麻绿豆官儿都要弯腰屈膝的人?”

    绿袍?

    郭业乍听不解,后来一想瞬间明白到底指的是什么。

    所谓的绿袍,代表的就是一个人的身份和地位。

    在唐朝,官员身上所穿的官袍都是泾渭分明,要求非常严格的。

    三品以上紫袍,佩金鱼袋;五品以上绯袍,佩银鱼袋;六品以下到九品,统一穿绿袍,无鱼袋。

    马元举所说的绿袍,郭业心中明白马元举说得是什么意思。

    对方的意思就是问自己有没有想过出人头地,挤入有品有衔的序列,做那人上人。

    废话,有头发谁愿意当秃子?

    但是绿袍你说能穿就能穿的呀?你马元举也不过一个九品小吏,勉强穿得起绿袍官服,谁听说过九品功曹能提拔一个小衙役进入九品之流?

    郭业心中断定,马元举这厮是在说大话,肯定是想给他灌什么**汤。

    马元举见着郭业并没有脑子一热一口说出一个‘想’字,再瞅着郭业眼珠子滴流乱转,心道,好狡猾的小鬼,竟然蒙混不了你,真个儿长了七巧玲珑心似的。

    看来这小子也看穿了他的心思。

    这下轮到他尴尬了,随即低下头端起跟前的酒杯滋滋品起酒来借以掩饰。

    喝完杯中酒,给自己倒起一杯,然后又在边儿上倒起一个空杯,然后起身走到郭业跟前,递给了他,道:“绿袍,本官不敢允诺,不过让你小小班头,倒是不难。”

    呼~~

    猛然,郭业接过酒杯的双手冷不丁颤抖了一下。

    做个班头,不难?

    莫非……

    还没寻思够,马元举凑近脑袋在郭业耳边轻声道:“听说你与那捕班秦威已势成水火,不死不休了?”

    “啊?”

    一听到秦威这个名字,郭业按捺不住自己的淡定,失态地问道:“功曹大人,难道秦威这王八蛋与这两起惨案有所关联?”

    马元举没有说话,但是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那是一种赞许的眼神,外加不滞地点头,很显然,马元举肯定答复了郭业的疑问。

    见着马元举的回应,郭业瞬间浮现出秦威那日来白记药铺现场的那个情景,那一刹那的片段。

    隐约记得,到了案发现场,秦威不是一种悲戚的神情。

    相反,这个王八蛋听完壮班士卒汇报无一人生还之后,还粗粗松了一口气,而且是一种解脱的喘气。

    ***,郭业双眼顿时冒火,本以为你只是一条沿街吃屎的土狗,没想到你还是一头会咬人,咬死人不偿命的豺狗。

    秦威,秦威,你个杀千刀的,老子操你祖宗十八代。

    小哥不活剐了你,怎么对得起老九叔,怎么对得起大泽村的三百来口父老乡亲。

    郭业心里怒火滔天,脸上赤潮骤浮,胸口此起彼伏。

    马元举更是在郭业的眼中看到了一种令他有些心悸的东西——杀气。

    这小衙役,好重的杀气!

    马元举看着濒临躁狂边缘的郭业,心中反而多了一些不可掌控。

    希望,这次用这小衙役,不会出什么纰漏吧。

    随即拍了拍郭业的肩膀,示意他稳住心神不要冲动,随后说出了自己今日特邀郭业这小子来醉仙楼最大的目的。

    马元举用极为低沉,仅房中他们二人才能听到的声音,缓缓开腔道:“秦威,只是一个小小的马前卒而已,还有更大的老虎隐藏在后头。郭业,你愿协助本官,打死这头老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