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三十五章 郭小哥看得就是远

正文 第三十五章 郭小哥看得就是远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张小七声音落罢,缓缓从字花馆里头走出一个中年男子,身材不高有些略短,面白无须眉宇间有股子精明,穿着一身洗白的儒袍手里却是摇着一把折扇,看似潦倒,又看似有些玩世不恭。

    字花馆外头的彩民们多数不认识这人,但是刘二整日跟秦威厮混在一起的头号爪牙怎么会不知道此人。

    我的乖乖,刘二暗暗庆幸自己刚才幸亏没有冒然行动,原来字花馆今天请来砸罐之人竟然是——

    县尉大人身边的头号红人,钱贵钱长随。

    都是头号,人家却是公检法一哥身边的头号红人,而自己则是秦威这个下九流捕头的头号爪牙。

    差距,这就是差距啊!

    刘二轻轻拍打着自己的胸口,老天还是眷顾老子的,不然刚才一冲动上去闹事,砸的可就不是张小七和皂班的字花馆了,而是钱贵这位长随大人的脸面了。

    很明显,今天钱长随就是过来给字花馆捧场剪彩的,助威站台的,干!

    随即,刘二对着一干属下挥挥手,悄悄的撤离了人群,奔往秦威府上复命。

    他必须将这个重要的消息第一时间告诉秦捕头,皂班都跟县尉大人身边的红人挂上勾了,而且这个红人貌似和捕头还有些不对付,啧啧,必须要重视。

    人群涌动,声音嘈杂,刘二等人离去并未引起太大的轩然。

    但是还是让郭业一早安排在人群中充当叫好喝彩托儿的程二牛等人眼尖发现,程二牛疾步挤出人群走到字花馆里头,冲郭业和庞飞虎汇报而去。

    听完程二牛的述说,庞飞虎瞪大了眼珠问郭业道:“难道郭业你一早就知道秦威肯定会派人来砸场子,所以特意花银子让钱长随过来替咱们撑场子不成?”

    郭业不是一早就知道,而是一早就在推测,以他对秦威的了解,对方怎么会轻易就肯罢休呢?

    瞎子都能看得出来,这字花馆对大兴赌坊的冲击肯定小不了,而且是持续长时间的冲击,秦威怎么会任由他们坐大呢?

    郭业对着庞飞虎说道:“班头,这次属下又是擅自做主了,我答应过钱长随,每个月他可以从字花馆领走一百两纹银作为花销,他只需在字花馆挂个名即可。”

    啥玩意,一百两纹银?

    程二牛瞪大了牛眼一副不可置信地眼神看着郭业,咧嘴诧异道:“一百两哩,还是每个月,小哥,这不是忒儿多了?这一百两纹银都能买好大一片田地了,还有耕牛,还有……”

    “程二牛,你给老子滚出去叫好喝彩去,别他妈在这儿瞎耽误功夫。”

    程二牛还没有发完牢骚,就被庞飞虎断然喝阻,支使了出去。

    待得程二牛离去,庞飞虎对着郭业颔首说道:“郭业,你做得对,舍不得小钱来不了大钱,钱长随这笔银子花的值,至少只要他每个月都在字花馆领银子,咱们就多了一张护身符,秦威也不敢对咱们轻举妄动。”

    郭业听罢,心中叹道,知我者,庞飞虎也!

    随即对庞飞虎信誓旦旦地保证道:“班头,你放心吧,这点钱对字花馆来说只是小钱而已,咱们赚银子的目的是什么?无非就是整垮秦威,搞死这个王八犊子吗?”

    说着,径直站了起来狠狠一掌拍在太师椅的扶手上,沉声道:“只要能用银子办到的事,那都不叫事!”

    庞飞虎闻言一怔,细细品味郭业最后一句话的真正涵义,回味着郭业刚才说话的那番气魄。

    仅仅两三月,郭业这小子越来越成气候了,真是孺子不可小觑啊。

    庞飞虎现在越来越无法将郭业视为年仅十六岁的佃户之子,一个倒插门土财主家的女婿,这小子他日必能成一番气候。

    随着对郭业的看法更加改观,庞飞虎的心态也缓缓在变化。

    今日结上一番善缘,他日未必是一番福缘呢?

    随即,庞飞虎站起身子拍了拍郭业的肩膀,说道:“这字花馆的事情是你一手操办的,无需问我,你看着怎么好就怎么弄吧。走,咱们也出去看看钱长随到底会砸出哪个生肖来。实不相瞒,我家那婆娘也买了十几个铜板的牛生肖呢。”

    郭业听着不禁莞尔,笑道:“回头你可要跟嫂子说道说道,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哩。”

    说着,与庞飞虎彼此相视哈哈一笑,肩并肩走出字花馆来到大门口。

    只见——

    长随钱贵从张小七的手中接过一个锤子,啐了两口唾沫到手中,撸起袖子朝着悬挂在半空的用蜜蜡封好口子的陶罐狠命一砸。

    咣当!

    陶罐应声而碎,四分五裂的碎开,事先填充进陶罐里头将生肖竹牌掩盖住的黑乎乎泥土洒落一地。

    吧嗒!

    一块巴掌大小的竹牌赫然可见掉落在地上。

    唰唰唰……

    霎时,字花馆空地上数百双的眼睛全部凝聚在被泥土遮掩住的竹牌之上。

    看似一块小小的竹牌,却代表着答案,也代表着彩民们的心中那个希望。

    张小七趁势将竹牌捡了起来,恭敬地交到钱长随的手中,称道:“为保此次开奖的公正性,我们由请县尉大人的长随老爷,钱老爷为本馆揭晓答案。”

    又是一次唰唰唰……

    数百双随着竹牌的移动,也将注意力投到了钱贵的身上。

    双百双勃勃殷切的眼睛中透着渴望,透着兴奋,还有掺杂不少的忐忑之情,如镁光灯般一下全部投射到钱贵的身上,霎那间,钱贵觉着自己已经站到了云端,掌控着这数百人近千人的喜怒与哀乐。

    饶是钱贵整日伴随在县尉谷德昭身边狐假虎威,却从来没享受过今天这种高规格的待遇。

    舒坦儿,真***舒坦儿。

    一阵志得意满之后,钱贵也不由心中赞叹郭业这小子的脑子活络,这种赌博玩法竟然能让这小子玩出了花来,看来也是敛财好手啊,回头跟县尉大人面前好好说道说道。

    怎么着,拿人钱财也得替人家办点实惠事儿嘛,我钱贵是很有职业道德的。

    “咳咳……”

    一番感慨和享受之后,钱贵清了清嗓子,然后双手捏着竹牌的边角,看着上面的文字和配图,挺胸朗声:“今日开奖的答案——”

    说到这儿,钱贵还想过过瘾,故意停顿一下,看看空地上数百人的神情。

    现在大家脸上只有一个共有的神情,那便是焦急,万分的焦急。

    钱贵见罢,心中又是暗呼爽,太他妈爽了。

    过完瘾之后也不再卖关子,冲着众人喊道:“此次的答案,是十二生肖之首,鼠!”

    哗啦~~

    答案一出,底下顿时吵吵嚷嚷了起来,一静一闹毫无衔接,突如起来的嗡嗡吵嚷差点没将钱贵的脑子炸裂。

    随后,将竹牌塞进旁边张小七的手中,对着彩民们再次喊道:“本次竞彩,由本长随全程参与监督与开奖,具有公平性和真实性。本长随宣布,此次竞彩,真实有效!”

    说完,官老爷的谱儿又摆了出来,虎着一张臭臭的脸一甩宽袍袖子撅着屁股哼哼唧唧地转身进了字花馆喝茶而去。

    到了这个时候,别说庞飞虎了,就连程二牛都知道,郭小哥这一百两银子可真没白花啊。

    感情小哥花这一百两银子,除了想让钱贵过来捧捧场站站台助助威之外,还让他客串了一下公证人的角色。

    要知道,这竞彩如果没有官方的通告,就没什么权威性。

    谁见过后世的彩票,无论是体彩还是福利彩,哪个没有官方背景?

    就连香港的**彩都有政府的背景在里面。

    没有官方承认的竞彩,那他妈就是地下赌博,和大兴赌坊一样,是个下九流的行业。

    今天被钱贵这个看似官不是官的县尉大人身边长随这么一闹,至少字花馆的招牌算是立起来了。

    郭小哥就是郭小哥,看得就是常人要远啊。

    这是在场皂班中人共同的一个心声。

    再看字花馆空地上,经过刚才答案一经揭晓,顶多就是吵吵嚷嚷,却没有唾骂和怒斥字花馆如何如何暗箱操作,顶多埋怨自己的运气不好。

    郭业看着没有中奖的彩民们纷纷安稳离去,有的更是肩并肩三五好友边走边讨论,讨论明天该买什么。

    空地中唯独留下几个中奖的幸运儿,在彼此庆贺自己的好运道。

    “他大姨,你也买中啦?”

    “可不呗,昨儿个孩他爹睡觉的时候老听见耗子在咬床脚,今儿一早我就买了十个铜板的字花,就买了生肖之首老鼠呢。”

    “呀,我也是,我是做梦的时候梦见床底下吹锣打鼓老鼠嫁女儿,今天才想着买个八文钱的老鼠字花呗,没成想还中了呢。”

    “听说一赔十,你俩就运气好哟,我才下了一文钱的注,嗨,你说我咋就不胆子再大点呢。”

    “切,你小子就知足吧,人家字花馆都说了,这不是赌博,而是给咱们老百姓一个希望,听听,说得真格儿叫好呢。”

    “可不咋地?自从有了这个字花馆,俺们家那死鬼现在连赌坊都不进了,天天研究这玩意,好事,真是好事哩。”

    ...

    ...

    福顺巷,秦威府上。

    刘二将在字花馆门口看到的那一幕再次娓娓叙述出来,时不时看着捕头秦威的脸色,心里发虚,麻痹别一会儿发起怒来,扇老子两嘴巴子就划不来了。

    谁知秦威听罢之后竟然破天荒没有责骂于他,而是靠在太师椅上悠悠回味道:“他们竟然跟钱贵这个马屁精走到了一块儿?啧啧,看来皂班这帮穷鬼是越来越有出息了。”

    刘二看着秦威自言自说,想上去说两句宽慰的话,但是生怕说多错多,干脆装起了哑巴,连个屁都悄悄放不敢太大声。

    秦威闭目假寐过了一会儿之后,突然对刘二和颜悦色的说道:“刘二啊,这段时间辛苦你和弟兄们了,回去说一声,最近时日都不要跟皂班的字花馆起冲突了。明白没?”

    说完,从袖子里掏出几块小碎银,加起来约莫二三两,随手一抛扔到刘二的怀里,说道:“赏你的,下去吧,最近都别惹事了。”

    刘二见着秦威又是温声软语,又是赏自己银子,心里一乐,立马又开始表忠心,张牙舞爪喊道:“这怎么行?这帮王八蛋都欺负到咱们家门口了,让他们这么继续嚣张下去,咱们捕班的脸往哪儿放,捕头您的面子往哪儿搁啊?”

    说着将几块碎银塞进囊中,继续装逼喊道:“捕头,您就下命令吧,只要您一声令下,小的风里风里去,火里火里来,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您言语一声。”

    嘴巴啪啪就跟机关枪似的,没完没了扫射不停,最后还作势抽出腰刀要和郭业他们拼死一战。

    此时秦威哪里有心思听他瞎**扯淡,他心里正想着既然赌坊这边生意有些回落,是不是从另外一个生财渠道多弄点银子回来。

    因为他知道,县尉大人之所以看重他,是因为他会敛财,会孝敬。

    如果自己赌坊生意一落千丈没了来源,在县尉大人眼中就毫无价值,成了臭狗屎一堆了。

    不过,那事儿又有点悬乎,太过冒险,真得好好考虑一下。

    正想的怔怔出神之机,听着下面刘二这头癞皮狗没完没了的吠叫,秦威思绪顿时被打扰,霎时脸色难看双眼爆瞪,口中咬牙切齿地骂出一个字:“滚!”

    还是不解恨,秦威再骂:“给老子滚出去,你个不长脸的狗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