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大唐第一个字花馆的诞生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大唐第一个字花馆的诞生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彩票!!!”

    当郭业神秘兮兮地说出这两字之后,庞飞虎等人全部傻愣傻愣地杵在当场。

    彩票!

    这是嘛玩意?

    看着众人这幅表情,郭业不由暗骂自己的愚蠢,在大唐盛世提彩票,庞飞虎他们能听懂那才真是见鬼了。

    要是他们连彩票都能听懂,那真该问下他们的手机和QQ号了。

    该如何向他们解释彩票呢?

    **彩?

    不行不行,这叫法还是太前卫了。

    靠,郭业顿时词穷,不知该如何解释了。

    突然,他想起后世看过的一部港产电影,叫做什么四大家族之龙兄虎弟的,印象里剧中兄弟二人就是靠开设一种比较贴近民间百姓生活的赌档起家,借此完成了第一笔原始资本的积累,最后成为香港的四大家族之首。

    那种赌法叫什么来着?

    对,字花摊,就叫字花摊!

    所谓字花,说白了就是一种赌博的方法。

    这种字花玩法,不仅上手容易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而且能够大范围大区域的普及,简直是为这个时代量身打造的新型赌法。

    它的玩法大致就是,庄家会预先开出一个列表,内有三十六个人名或三十六种物品。每次开赌时,抽出其中一个,把写上名字的纸或竹牌,覆盖起来,装进陶罐中,然后悬在一个显眼的位置,然后让赌徒或彩民下注。大致下注的时间是从早上到下午,大概晚上六点钟准时砸灌揭晓答案。他的派彩倍数一般为一赔三十左右。

    但是如果你预设的列表是水浒一百单八将,那么倍率就是一赔一百倍左右。

    这个字花,是清代中叶才开始流传于民间的一种新型的赌博方法,主要在福建,浙江,两广一带流行。

    这种字花玩法相比于赌坊里的比大小,摇骰子,推牌九,它的门槛儿低,普及广,即便是你兜里仅仅只有一个铜板,你也可以买,来撞撞运气。

    简直可以跟后世的彩票媲美,如果后世彩票的口号是“两元钱买一个希望”,那么字花赌法的口号就是“只需一个铜板,万贯家财不再是梦想”。

    赞,太赞了!

    郭业一边向众人解说什么是字花,什么是赔率,怎么个玩法,一边不仅为自己的灵光乍现而沾沾自喜。

    只要在陇西县城将字花摊做大,绝对可以挤垮秦威那个该死的大兴赌坊。

    他大兴赌坊不是城中富绅和赌徒的冒险乐园吗?

    那小哥的字花摊就是揭开全民竞彩的序幕,预示着彩民时代的到来。

    全陇西县城中有一万来户人家,差不多八万的人口,只要人人贡献一个铜板,那一天的收入就是八万个铜板。

    一千铜板是一两,那八万个铜板就是一天八十两的收入。

    当然,这只是保守估计。

    有钱人,谁会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天天就投一个铜板。

    如果按照统计学的规律来估算,一天的收入至少在几百两以上,啧啧,一个月就是上万两,一年,两年呢?

    要知道,陇西县城的书香世家兼首富的何家,经过几代经营,据说也仅十几万两的家财罢了。

    听着郭业的细细分析,不仅是庞飞虎,阮老三等聪明人面面相觑兴奋之色无法遮掩,就连程二牛这小子都不滞的咽着唾沫,两眼冒着草原野狼般的幽光。

    朱鹏春更是心中乐得已经肝胆皆乱,妈呀,郭小哥就是郭小哥,这么旷古绝世的赌法都能想到。

    字花摊,字花摊,老朱我的后半生就指望着他了,今后是锦衣玉食还是吃糠咽菜,都要紧紧跟着郭小哥了。

    郭业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说道完之后,再想听听众人的意见。

    可是——

    咕咚,咕咚,咕咚……

    竞相传来的都只是咽口水的声音和啧啧的称叹之声。

    无疑,郭业的计划和前景已经深深将这些人够勾搭住了。

    随即,郭业还是照规矩问道:“大家还有什么补充的,尽管畅所欲言嘛。”

    静~~

    先是一阵沉默!

    突然,程二牛开口说道:“如此大有钱途之事,咱们干脆辞了衙门的差事,一心捣腾这字花摊的生意得了。也无需再受秦威那狗贼的鸟气。”

    郭业不禁莞尔,这呆子想得就是简单,等字花摊生意坐大了,没有点官方背景,怎么可能持续做下去?

    不用说别人,就是秦威也不可能任由他们与大兴赌坊对抗。

    所以,这身公服还真心脱不得。

    于是,郭业摇摇头,将这个事情说了出来,立马得到了庞飞虎的赞同。

    程二牛这小子就是本末倒置了,开字花摊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打击秦威的大兴赌坊,将秦威拉下马吗?

    这大家都脱掉公服谁来保障字花摊的正常运转?

    庞飞虎呵斥了鬼迷心窍的程二牛几句,然后问道:“郭兄弟,我倒是有个建议,就是咱们初步经营字花摊,没有什么经验,可以用十二生肖来作为列表的选项。一嘛,赔率仅仅设置十倍,我们这些银子也能应付的来,二嘛,这十二生肖民间百姓都熟稔,驾轻就熟,容易上手、”

    郭业乍听,脱口赞道:“好主意,还是庞班头想得周到,就这么着了。”

    紧接着,郭业又将字花摊的股份说了一通,他以四百两纹银和字花摊这个构思入股,独占三成的股份,庞飞虎作为班头投入二百两纹银,占得两成股份,朱鹏春入股三百两占一成半,甘竹寿和程二牛,阮老三各投纹银一百两各占一成,至于剩下的半成,则是独独留给张小七这小子,无需他投入银子,算是好兄弟讲义气吧。

    至于郭业为何要三成,无非就是被后世一些大公司大企业的故事所影响,控股权肯定要掌握在自己手中嘛,特别是将来这个字花馆坐大之后,三成的股份一经稀释,那可是杠杠的珍贵至极。

    虽然仅占三成,但是郭业有信心将控股权掌握在手中,别忘了朱鹏春和程二牛这两人可是他说东,两人绝不会往西的主儿。

    在众人都觉得这样的股份分成没有异议之时,甘竹寿这个不言不语之人突然冷不丁说道:“字花摊,名称太过小气,不如换成字花馆吧?听着霸气和体面。”

    一个摊,一个馆,自然是后者听起来更加有实力。

    郭业一脸诧异地看着甘竹寿这个吊死鬼,行啊,平日里闷声不吭,往往一句话就能说到点子上。

    随即郭业这个大股东兼职首席执行官大手一拍,就这么着了,就叫字花馆了,到时候小哥定要让字花馆开遍大唐帝国的十道九府三百五十八州郡一千五百五十一县。

    高歌猛进,勇往直前,誓将小哥的彩票事业,进行到底!

    到时候,真是陶罐一砸,咣当一响,黄金何止千万两啊……

    就在郭业独自一人在那儿可劲儿的意淫之时,朱鹏春突然想到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呀!”

    朱鹏春惊叫一声,将意淫中的郭业拖回到现实,然后问道:“郭小哥,既然咱们都在衙门里当差,自然是不适合在字花馆里抛头露面去经营这门生意。那到底由何人出面经营字花馆呢?”

    郭业心中早已有了瞩目的人选,现在这种情况,也只有某人才是最适合出面经营字花馆的人。

    当郭业的眼神游离在朱鹏春的身上之时,朱鹏春再次暗骂自己的嘴欠,然后指着自己的鼻子疑惑道:“不会又是老朱我吧?”

    随即摆起一张苦巴巴的脸,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抚摸着自己身上穿着的皂青公服,非常不舍将它脱下。

    郭业和庞飞虎心有灵犀,彼此对视一眼,相视而笑。

    庞飞虎更是倍加同意地点点头,他从郭业之前的安排中就知道出面打理字花馆生意的人选到底是什么人了。

    只听郭业笑着对朱鹏春说道:“你想得倒美,这字花馆日进百银,你这死胖子一门心思都掉钱眼里头了,你就是想出面经营,小哥我还不愿意让你搀和呢。”

    朱鹏春一愣,不以为意郭业的奚落,反正有银子赚你就是骂他孙子,他笑呵呵的答应。

    关键是郭小哥不让他出面,那还能让谁出面打理呢?

    难不成是程二牛那个**愣子不成?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