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原来还是一个钱字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原来还是一个钱字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大房门口,钱贵和郭业二人轻声细语相谈了约莫半盏茶的功夫。

    最后,县尉长随钱贵没什么好脸而来,倒是美滋滋的而归。

    没成想,来一趟皂班,不仅认识了郭业这么一个懂得人情世故的小衙役,还带走了一锭足足五两重的小银锭,不错,不错,今天还算是颇有收获的。

    钱贵双手背后,走着八字步哼着小曲儿悠哉悠哉离开了皂班,打算早点回县尉大人的府上复命,然后趁着今天平白赚来的五两纹银去满月楼喝他一顿花酒再说,那里的姑娘要身段有身段,要屁股有屁股,要**有**,艳绝整个陇西县城。

    每个月除了县尉大人发的那点微薄银钱,这钱长随的日子也是紧巴巴的不好过啊。

    难得今天发了一笔小财,怎么着也得过过瘾才是。

    满月楼可是有陇西县城有头有脸的人才敢进去消遣的地方,钱长随这样的文人骚客兜里有了银子怎么会不去呢?

    出了县衙大门,钱贵腆着老脸嘴里乐滋滋地哼哼着:“小桃红,爷们今晚怎么着也要包你一宿,你家钱爷今晚非整死你这个小**不可。”

    ...

    ...

    目送着骚气冲天的钱贵钱长随离去之后,郭业不仅独自一人陷入了沉思之中,面目表情丰富异常,时不时的皱眉咬着嘴唇。

    不是因为贿赂了钱长随五两银子导致自己身无分文变成零资产而感到肉疼,这一点他倒是看得开。

    如果仅花五两银子就能够交好钱贵这个县尉大人身边的红人,他乐此不彼,这五两银子花的太值了。

    就在眼里,钱这玩意不是忍饥挨饿省出来的,而是千方百计赚出来的。

    只要将银子花到刀刃上,就是物有所值。

    再说了,这五两银子的确物超所值,最起码从钱贵对自己的态度上可以看出,对方对自己的印象不错。

    他之所以内心如此纠结,恰是因为钱贵临走时对自己所说的那句隐晦之言。

    郭业双眸微闭,想着钱贵左盼右顾,跟自己说道:“革除张小七是秦威在县尉大人面前一力促成的,为的就是给你们皂班一个教训,找回他岳丈和舅子被你们抓捕的场子。郭小哥呀,捕头秦威与县尉大人的关系并非那么简单。秦威虽然是个混账,奈何他生财有道,县尉大人对他甚为倚重哩。”

    经钱贵这么一点拨,郭业前番堵塞在脑海中的诸多疑问和猜测瞬间豁然开朗,果然不出他的所料啊,县尉大人与秦威的关系并非简简单单的上下级关系。

    说来说去,还是一个钱字在作怪,看来秦威与县尉谷德昭之间有着交织一起的利益关系。

    到底是钱能通鬼神,有钱能使鬼推磨,几千年来亦是如此。

    郭业再想问钱贵秦威到底如何生财有道,到底与县尉大人暗中有何银钱来往之时,钱贵突然恢复了刚才那般爱搭不理的神情,将脑袋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连称不可说不可说。

    然后甩甩宽袖正了正脑袋上的幞头,翩然而去。

    人家钱贵身为县尉大人的长随,工作兼生活秘书,是很有职业道德的。

    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你就是撬开了他的嘴巴,他也不会说。不然,谷德昭怎会如此信任他。

    郭业经过一番思量之后,很清楚地断定,钱贵此人正是他叩开县尉谷德昭府上的一块上好敲门砖。

    看来,以后也要多多交好这个无品无级却是说话还顶用的钱长随了。

    不过,要想扳倒秦威,看来又要重新计划一番了。

    最起码,要想扳倒秦威这把悬在皂班众人脑袋上的铡刀,就要得到县尉大人的默许;但是要得到县尉大人的默许,就必须让对方知道秦威能给他捞到的银子,他们皂班也行,而且会比秦威更多。

    要让县尉大人知道,他们皂班的价值,远非秦威可比。

    绕来绕去,还是离不开一个钱字。

    看来,下面又有的忙了,唉,想过几天安逸日子都不成。

    此时郭业思绪清晰,随即返回皂班大房中要与庞飞虎商量一下自己的设想。

    刚一进大房,里面却是气势汹汹吵翻了天。

    程二牛这小子摩拳擦掌,大声吼道:“咋的?张小七这么不明不白被革职算怎么回事?这不是打咱们皂班的脸吗?不成,俺必须给小七讨个公道。”

    阮老三也是哀叹道:“小七兄弟这次受了不白之冤,真是造孽啊,他家中有老有小,靠得就是他在衙门每月这点银钱度日。这下可好,唉……”

    阮老三时常与张小七搭班,与他的关系最为甚笃,听着张小七被革除公职,数他心中最为难受。

    众衙役纷纷抱打不平,都是一个锅里舀食的弟兄,谁落难心里都不好过。

    就连甘竹寿这个冷脸的吊死鬼都咬牙蹦出四个字:“欺人太甚。”

    郭业再看庞飞虎,这位七尺彪形大汉也是无奈,蹲在墙角挠着头,心中又是难受又是烦躁。自己手下弟兄被开出公职,自己却无能为力,这个重情重义的汉子心中怎么会好受?

    “咳咳……”

    郭业轻咳几声,示意众人都安静一些,然后走到庞飞虎跟前将他搀扶起来,在他耳边说着刚才自己在外头和长随钱贵的谈话内容。

    刚说到一半,听着话儿的庞飞虎突然连连跺着右脚,气愤地喊道:“我就知道是秦威这个***在使坏,我草他八辈儿祖宗的,我们皂班是挖他祖坟了,还是抱他家小孩儿跳井了?他竟然如此不择手段的害我皂班弟兄。”

    众衙役一听是秦威在后面掺乎,怒骂怨道声再起,整个皂房又再次陷入了嘈杂之中。

    程二牛已经频临发飙,抄起桌上的铁尺就要出门去找秦威***算账。

    郭业见着要糟,立马一把将这个铁塔汉子一把拽了回来,然后一记军中擒拿手,锁住走狂的程二牛双臂,让他动弹不得。

    然后冲着房中大喊道:“都不要吵了!事情还没到糟糕透顶的地步,都给小哥我冷静下来。”

    随即又对庞飞虎喊道:“班头,我心中自有计较,叫弟兄们先稍安勿躁。”

    其实无需他交代庞飞虎出来制止,就在他喊话的一刹那,众衙役都纷纷按住了性子,不再吵闹。

    如今的郭小哥可不是刚进衙门的郭业了,接连办的几件事都是令众衙役们心悦诚服,在皂班中的威望直追庞飞虎。

    他既然发了话,大家又怎么会不听呢?

    趁着众人稍稍冷静下来之后,郭业又对躲在墙角不惹事的朱鹏春喊道:“老朱,你跟弟兄们说说咱们那事,让大家都安下心来。”

    朱鹏春明白郭业口中所说的那事就是从刘家偷偷转走两千两纹银之事,这个时候只有曝光这比巨银方能让众人静下心来。

    随即,朱鹏春屁颠屁颠地走到人堆中,先是对郭业腆着脸哈了一下腰,然后不无得意的摇头晃脑说道:“你们啊,都是暴脾气,郭小哥能让大家吃了亏,能让小七哥一家饿了肚子吗?”

    尼玛,这个时候还卖关子。

    郭业不由白了一眼沾沾自喜的朱鹏春,双手松开冷静下来的程二牛,然后一脚踹到朱鹏春的屁股上,喝骂道:“赶紧说,别磨叽。”

    连朱鹏春的搭班好友甘竹寿也哼道:“有屁,放;有话,说。”

    干,还是这么简短有力,郭业不由一阵汗颜。

    朱鹏春嘿嘿一笑,随即将刘家两千两保命银之事娓娓道了出来。

    这厮手舞足蹈言语跳脱,将郭小哥如何安排他假扮商贾混今年刘家,郭小哥如何让他趁乱偷摸潜入刘老赖卧室撬走保命银等等诸事,添油加醋的渲染出来。

    朱鹏春话音落罢,除了庞飞虎之外,众人都张大的嘴都能吞下了鸡蛋,更有甚者差点掉落一地的下巴。

    两千两纹银啊,这一锭一锭码放起来,都有小山那般高了吧?

    啧啧,郭小哥不愧是郭小哥,跟着郭小哥,那绝对是狼行千里吃肉啊。

    就在众人还在被两千两巨银打得头晕目眩脑袋嗡嗡作响之时,朱鹏春看似无意又像是提醒似的走到郭业跟前,轻声说道:“郭小哥,那啥,老朱舍生忘死,深入虎穴,直捣黄龙,您之前可是答应过咱,老朱一人可以分两人的份额哈?”

    郭业还未说话,庞飞虎微微蹙眉,喝止了朱鹏春的邀功请赏,沉声道:“朱鹏春,少不了你那份。”

    然后转头问郭业道:“郭业,你看小七已经被革除了公职,以后一家老小都没了生活来源,是不是可以多分他一份啊?都是一个皂班的弟兄,嗯……要不,将我那份银子给小七吧,反正我……”

    “不可以!”

    郭业立即制止了庞飞虎的仗义疏财,庞飞虎的家底怎么样,他郭业怎么会不清楚?

    家里除了一个妻子,一个娃儿,还有一个卧病在床的老爹,家中老小也要靠他那点微薄俸禄过日子,郭业怎么忍心让庞飞虎过得如此苦巴巴呢?

    随后郭业对着庞飞虎和众衙役说道:“如果弟兄们信得过我郭业,这笔银子交由我来打理,我要让这两千两银子钱生钱,变成五千两,一万两,甚至五万两,让弟兄们和家里人以后过上丰衣足食的好日子。”

    钱生钱?

    众衙役,包括庞飞虎皆骇然,郭小哥这是要干嘛?

    顿时,整个大房中陷入了一片寂静,静到哪怕针尖儿掉到地上能听见声响。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