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大义灭亲”秦捕头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大义灭亲”秦捕头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今天更新三章,老牛言出必行,请继续大力支持。

    庞飞虎和郭业等人被这衙役的叫唤吸引了过去,纷纷侧头一看。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

    我草你祖宗的!

    跑来的衙役身后不远处,竟然是秦威这个王八蛋,随秦威而来的人数不多,仅仅带了当日在醉仙楼吃饭的四五个捕班爪牙。

    秦威腰胯唐刀大步向前,气势十足的朝着这边走来。

    郭业特意注目了下秦威的眼神,眼神中除了无尽的怨恨之外,还有一股子决绝狠辣。

    瞬间,郭业的脑中钻进无数个疑问。

    秦威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赶来?

    作为此次偷盗税粮事件的黑手,秦威现在赶来想干什么?

    秦威的眼神中有怨恨很正常,但是为何还有决绝与狠辣?他到底想干什么?

    郭业脑中尽是疑问,刚想转身走到庞飞虎跟前商量,可惜时间已经不允许。

    因为秦威带着爪牙走到了跟前,更是与庞飞虎打起了招呼,皮笑肉不笑地热情道:“哎呀呀,庞班头你这是做啥?什么时候皂班也开始替我们捕班分担工作了?”

    热络言语之下透着浓浓的怨恨,似是责怪庞飞虎的皂班越俎代庖,抢了他们捕班的活儿。

    不过秦威也没说错,本来这缉贼捕盗的事情就是捕班的分内之事,与皂班不沾边儿。

    但是,秦威仅仅就是为了这个才马不停蹄连夜赶往东流乡刘家?

    郭业就是用屁股想事情,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郭业心里透着明亮,秦威率心腹捕快过来接受案子是假,杀人灭口才是真的。

    一旁的庞飞虎与秦威在一个衙门里共事不是一天两天了,秦威是什么德行他还不知晓吗?

    这王八犊子是真敢想毒手啊,只要危及到自身的,甭说刘老赖这种穷乡僻壤的岳父了,就是天王老子他也得给对方把蛋扯碎了。

    随即庞飞虎和郭业相相对视了一眼,眼中都透着一丝提醒和戒备。

    秦威见着庞飞虎不说,继续催促道:“好了,这次皂班弟兄虽然越俎代庖,替咱们捕班办了事,但是好在也破了案子,本捕头就大人有大量,此事就此揭过不提了。”

    说着逼近庞飞虎,走到他的跟前说道:“庞班头,请吧?都叫你们皂班的弟兄收队回衙门吧,明日一早,县尉大人自会下手令嘉奖你们皂班。哈哈,辛苦了,都这么晚了,天气又凉,庞班头还是收队早些回去和弟兄们老婆热炕头去吧。”

    庞飞虎为人厚道本分,没什么花俏的心思。

    见着秦威言语咄咄逼人,而且又占着缉拿盗贼是捕班职责范围之内的理儿,一时间不知如何应对。

    随即看了一眼身后的郭业,眼神中似有询问和求救之意。

    郭业心里本压着好多的话要说,碍着庞飞虎这个顶头上司在前,没有与秦威唇枪舌战。现在见着庞飞虎的眼神之后,立即挺身而出站到庞飞虎身旁,与他并立。

    而后轻轻冷笑一声,双眼迸着些许奚落的味道看着秦威,冷声说道:“等等!”

    嗯?

    秦威见到郭业蹦达出来,心里本就咯噔一下,再听见郭业出言阻止自己,心中的怒气瞬间浮现在脸颊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郭业身上。

    只听郭业说道:“秦捕头好像搞错了一件事情吧?”

    秦威心里本就不耐和躁狂,现在听着郭业一个小小的破**衙役也敢出声质问自己,脸上的怒气化为口中寒气,森然问道:“你是个什么东西,就凭你也配和本捕头说话?”

    郭业知道自己与秦威早已势如水火,不死不休,也懒得和他客套,对着秦威的蔑视不以为意,沉声说道:“今日之事是庞班头全权放权让我郭业操办的,你说我有没有资格发表意见啊?”

    秦威脸上没有表现怎么样,心里倒是有些吃惊,麻痹,原来又是这个小畜生坏了老子的事儿,看老子以后整不死你。

    见着秦威没有言语,郭业指了指被铁链锁得严严实实,跟个粽子似的刘老赖和刘阿芒,对着秦威说道:“这两人一个是你老丈人,一个是你大舅子,秦捕头身为公门中人,难道就不知道有避嫌一说吗?”

    避嫌,这是官场办案的一条潜规则。

    凡是涉及到五服之内的亲戚,办案人员必须退避交由他人操办,否则便视为徇私枉法,按罪轻者当革除公职,重者还有牢狱之灾。

    别看秦威蹦达的欢,整日上窜下跳,但是一涉及到大唐律例,他这个不入九流的小小捕头还真是不够看的。

    霎时,秦威脸上的怒气一隐,变得有些沉重。

    他很清楚郭业刚才那番话的份量,虽然自己背后有县尉谷大人这座大靠山,但是整个县衙里也不是县尉谷大人说了算。如今县尉大人和功曹房的功佐大人马元举本就不对付,如果自己今天刚做出什么出格儿的事,明日传进那个黑面冷心的马功曹耳中,就是县尉大人也护不住自己。

    两个九品大官斗法,他无品无级的小捕头顶多算个筹码。尽管县尉大人和自己有些不能说得秘密,但是自己会弃车保帅,难道县尉大人就不会吗?

    没有皂班等十几人在场,他啥事都敢做,关键是郭业和庞飞虎这些人在这儿,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这时秦威才真正觉得,郭业这小王八蛋就属嗡嗡乱飞的牛虻,看似不咋样,但是叮你一口,也是疼得慌。

    秦威脸色变幻不定,心中盘算,难道真的任由皂班中人将这些人安全押回衙门?

    到时候,刘家父子一经刑讯逼供,自己就跟会被扒拉出来,浮出水面。

    即便刚才在来东流乡之前,自己和县尉大人坦诚了一切,还将存在陇西钱庄的八百两纹银一并送给了县尉大人,得到了县尉大人的亲口允诺。

    但是,此事一经传扬,自己还怎么在衙门里头混?

    不行,解铃必须系铃人,还是要从刘老赖身上下手。

    于是乎,秦威眼珠子一转,打了个哈哈,也懒得理会让他恨得牙痒痒的郭业,而是对庞飞虎抱拳说道:“哎呀,本捕头也是一时着急脑子有些糊涂了,竟然忘了避嫌一说。这样,既然我岳丈和小舅子犯案,本捕头就不插手了,由皂班的弟兄带回衙门,让县令大人开堂审讯,如何?”

    虾米?

    庞飞虎,还有在场的皂班衙役们都纷纷错愕,郭小哥这么三言两语,就将秦威吓退了?

    到底是郭小哥厉害啊。

    只有郭业心里有些琢磨不透,这么快就认怂了?这不像是秦威的作风啊。

    就在皂班等人暗中庆贺,郭业心中犹豫猜度之时,秦威又说话了。

    只听秦威对着庞飞虎摆出一副悲戚的神情,怎么看怎么别扭,然后惺惺作态地说道:“庞班头,固然是我岳丈还有舅子犯事,秦某也一样会秉公办案,大义灭亲。既然秦某要避嫌,就有劳皂班的弟兄们再辛苦一趟,将他们押回县衙吧。不过,秦某有个不情之请。”

    庞飞虎心道,人赃俱获,容不得你狡辩,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于是伸手作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秦威说下去。

    秦威吸啜了一下鼻子,五短身材略微打了个寒颤,好像很是难受的样子,说道:“毕竟他二人是我的岳丈与舅子,秦某在他们押赴县衙之前跟他们说两句话,毕竟到了县衙,秦某就更要避嫌不得与他们接触了。还望庞班头通融一二。”

    庞飞虎一愣,如此低声下气,还是当初那个趾高气扬的捕头秦威吗?

    他也知道秦威这么做有些惺惺作态,不过待得回了衙门一经审讯,还怕挖不出秦威这狗贼的勾当吗?

    天色已经快要五更天,容不得再做耽搁和拖延,于是庞飞虎挥挥手,示意秦威随意,难道还怕秦威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放跑了刘老赖不成?

    于是对着程二牛,阮老三,张小七等人摆摆手,让他们回避一下。

    待得几人离去,秦威看了眼被铁链捆锁住的刘家父子,心中暗暗庆幸缓缓朝着他们走去。

    刘阿芒虽然被卸了下巴不能说话,但是神智还是清楚,见着姐夫秦威走过来,急忙呜咽着喊叫着,好像是在求救。

    秦威狠狠瞪了他一眼,用一道只有他和刘阿芒还有刘老赖方能听见的声音呵斥道:“闭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然后不理会刘阿芒,径直走到刘老赖的身边,假意替老丈人理了理脖子上的衣领子,生怕他冻着一般。

    趁着理衣领子的空档,秦威翻动着嘴唇对老丈人蚊声说着话。

    庞飞虎和郭业等人站得远远,听不见秦威到底和刘老赖说了什么,但是看着刘老赖的脸色,急速骤变,先是青红再是惨白,到最后已经没了气色。

    最后,喟然一叹仿佛将死之人一般木讷地点点头,像是跟秦威保证着什么。

    过了一小会儿,秦威对着老丈人的肩膀轻轻拍了拍,说了三个字。

    这三个字的唇语,郭业总算看明白了,分明就是“放心吧”三个字。

    郭业心中窦疑,秦威到底跟刘老赖说了什么?能让刘老赖的脸色变得五花八门。

    秦威说完最后三个字之后,对着庞飞虎抱拳说道:“多谢庞班头通融,那么就有劳你们皂班将刘家父子带回衙门吧。”

    然后又对着带来的爪牙捕快朗声道:“奉县尉大人之命,即刻起,凡刘家的金银珠宝,田契房契,统一带回县衙充公,由县令大人发落。”

    这句话落罢,庞飞虎的脸色不由一抖,麻痹的,敢情这小子最后还想摘桃子来抄家,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人家有县尉大人手令,那是出师有名,他庞飞虎也无计可施。

    唉,本来还想着趁着抄刘家的财物之时给皂班的弟兄们刮点油水补贴补贴家用,得,又落空了。

    谁知他身边的郭业听到秦威的这句话之后也是身子冷不丁一震,心中暗暗庆幸,还好小哥有先见之明,没来由白白便宜了秦威这伙王八蛋。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