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攻,刘家!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攻,刘家!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到了四更天,家家户户早已闭门关窗吹了蜡进入了梦乡,整个东流乡万籁俱静一片漆黑,除了几声犬吠声外,别无他声。

    东流乡不比陇西县城,平日夜里连个打更的更夫都没有,乡间小道上连个鬼影都瞧不着。

    不过——

    里正刘老赖家前院大门口虽然紧闭,后院里却是人声嘈杂,火光冲天,一片亮堂。

    刘家的家奴们在刘阿芒和刘老赖的指挥下正一麻袋一麻袋的将粮食从地窖里搬抬出来,不时传来刘老赖的低声喝骂:“都小点声,小点声,莫要惊动了街坊邻里。”

    一旁的刘阿芒陪在朱鹏春的身边,腆笑讨好问道:“朱老板,你说你的运粮商队一会儿就能到东流乡,这都四更天了,咋还没来呢?”

    朱鹏春一边暗暗数着地窖里头搬抬出来的税粮,一边敷衍回道:“刘公子不要急,这运粮商队一来一回总需要些时间,再等等,一会儿就到了,放心哈。”

    朱鹏春嘴上这般说的轻巧,但是心里也是急得不行,暗暗焦急呼喊着,郭小哥啊,你们可要早点来呀,万一到了天亮刘家发现不对劲,那可真是前功尽弃了。

    前功尽弃也就罢了,万一这些乡间恶霸知道老朱诓骗他们,恼羞成怒下活活将老朱乱棍打死可就造孽了。

    现在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朱鹏春唯一能做的就是稳住刘家父子的情绪,尽量拖延时间,等待郭业和庞飞虎等人的破门而入,直接给刘家来个人赃俱获。

    此时早已被白花花的银子迷失了心智的刘阿芒无暇细想其他,反正都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也无所谓再多等一会儿了。

    随即嘿嘿干笑两声,又和朱鹏春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起话来,并拍着胸脯对朱鹏春允诺,卖掉了粮食要请朱老板到陇西城的满月楼喝一顿花酒。

    ...

    ...

    刘家大院外负责蹲点的郭业和程二牛望着不远处刘家后院的火光冲天,不由也是暗暗着急,心中都在念叨,庞班头和甘竹寿这些援军咋还没来呢。

    早已被磨光了耐性的程二牛豁然从草垛中站起身子,对郭业着急催促道:“郭小哥,听刘家里头传来的动静,八成朱鹏春那厮是得手了,咱们要不现在就冲进去吧?不然万一出现什么差错,可就白费功夫了。”

    郭业蹲在草垛里头一把将程二牛拽下身子,将他拉到自己身边继续蹲着,然后摇头否决道:“不妥不妥,现在刘家里头家奴仆役几十人,而且咱们对刘家大院两眼一抹黑,根本不熟门熟路。刘家父子在东流乡横行霸道惯了,这偷盗税粮是要掉脑袋的,他们怎么会不知道?如果他们来个鱼死网破,公然与我们对抗怎么办?”

    程二牛听着郭业这话,顿时不爽,摆弄了一下拳头哼道:“如果他们敢反抗,俺程二牛就乱拳揍死他们。”

    郭业白了一眼这个只会用拳头想事情的浑汉,轻声呵斥道:“糊涂,你双拳能敌四腿啊?即便让你程二牛一人打二十个,可是咱俩对刘家大院根本不熟,万一到时候乱成一片走漏了刘家父子咋办?跑了这刘家父子,谁来指证秦威那个狗贼?”

    郭业这话正说中要害,听得程二牛目瞪口呆,原来是自己孟浪想当然了。

    对呀,没了刘家父子还折腾个啥劲儿,他们皂班的最终目的可是要将秦威这头讨人厌的大老虎一巴掌拍死。

    悉悉索索……

    陡然,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听觉灵敏的郭业率先听到这响动,心里一惊,随即转头眺望。

    呼~~

    见着越来越近的人影靠前,郭业才放下心中突起的惊慌,原来是庞飞虎率着阮老三,张小七,甘竹寿等人终于赶来。

    一见庞飞虎等人靠近,郭业示意程二牛这个傻大个噤声不要喧哗,然后对庞飞虎等人挥挥手,轻声喊道:“班头,这儿呢,快。”

    待得庞飞虎等人围成一圈蹲在草垛子旁,郭业细细一瞅众人暗中点了一下数,连庞飞虎一起共计十二人,皂班这次可算是全员出动了。

    不过再看大家的装备,除了庞飞虎一人腰挂唐刀,其他人,包括他自己都是腰插铁尺,还有几人手拿锁人的铁链。

    呃……这战斗力,真够烂的。

    没办法,谁让唐朝对刀械武器管制得异常严格呢?

    普通人家,除了菜刀和柴刀这种生活用具,其他只要能够对人身构成威胁的器械,朝廷一律禁制。

    这条明文规定在大唐律例中就有申明,从但今年皇帝太宗李世民的上一任,他的父亲唐高祖李渊就已经开始颁布执行。

    不怪李渊太过谨慎,谁让他们李家朝廷就是靠拿着刀枪造反起家夺了杨氏隋朝的江山呢?

    郭业摸了摸腰里的铁尺,又指了指庞飞虎悬在腰间的唐刀,苦笑道:“早知道我就到我岳丈家借来几把柴刀使使了。”

    庞飞虎听出了郭业的话中之意,他这是担心没有唐刀弓弩的震慑,怕刘家狗急跳墙。

    随即摇摇头轻笑道:“郭兄弟,你也太高看刘家父子了。咱们是什么人?衙门的皂班衙役,代表的是县衙的威仪,朝廷的脸面,普通人家见着这么这身公服,心里就犯了怵,更何况咱们这十来人猛然杀进刘家,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呢?”

    而后,又对众人大手一挥,轻声吩咐,准备行动剿灭刘家。

    郭业听着庞飞虎这么信心十足的话,心里稍稍释怀,但愿如此吧。

    然后对庞飞虎念叨:“班头,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再不冲杀进去,老朱也估计骗不了刘老赖那头老狐狸多久了。”

    庞飞虎面色一凛,右手作了一个拔刀的动作。

    叮~~

    唐刀应声出鞘,庞飞虎高高举起皂班唯一一把刀,对着众人喝道:“弟兄们,随本班头杀进刘家,一锅端了这帮狗娘养的。夺回税粮,擒下刘家父子,县尉大人自会论功行赏。”

    “冲!”

    砰砰砰!

    顿时,庞飞虎高喝一声鼓足士气,脚步沉稳率先挥刀朝着刘家大门冲去。

    郭业紧随其后,程二牛,甘竹寿,阮老三,张小七等人不甘落后,嘴中嚷嚷冲啊,目标直指刘家大门。

    不一会儿,撞门之声便震耳响起。

    砰,砰砰!

    嘿,嘿嘿!

    刘家大门被十来人撞击得嘎吱嘎吱,发出一阵酸响。

    撞击声越来越猛,大门愈发摇摇欲坠,破门攻入,势在必行。

    ...

    轰!!!

    大门应声而倒,庞飞虎和郭业等人一阵欢呼,径直杀进刘家。

    后院还在搬抬粮食的刘家中人一听前院大门传来震耳发聩的巨响,顿时慌了神,嗷嗷乱叫。

    刘老赖更是脸色霎时苍白,一副天都要塌下来的惶惶不可终日之情,嘴中喃喃喊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一心做着春秋大梦数银子喝花酒的刘阿芒突然也是惊醒,情不自禁一把拽住朱鹏春的肥胖大胳膊喊道:“咋回事?出了何事?”

    唰!

    朱鹏春一把甩开刘阿芒的手抓,突然猛起一退直接踹到刘阿芒的小腹,冷不丁直接将刘阿芒踹倒在地,捂着小腹挣扎不能起来。

    如惊弓之鸟般的刘老赖见着儿子被朱鹏春踹倒,厉喝道:“姓朱的,你要作死?”

    朱鹏春见着刘阿芒暂时不能动弹,嘿嘿退出几步远,让自己远离刘老赖以策自己安全,然后冷声道:“你真以为老子是收粮的?实话告诉你,我乃衙门皂隶朱鹏春是也!”

    “你竟然是衙门中人?你这个王八蛋……”

    刘老赖见着下人们抱头鼠窜,已经失去自己的掌控,只得自己扑身上前要抓挠朱鹏春。

    谁知刘老赖还没挪动身子,突然身形仿佛被箍住了一般无法动弹,就在这一霎那,突感万斤巨石压身一般直接将他扑倒在地。

    等他回过神来,一个汉子已经将他死死压在地面上,只听身上那汉子将一把黝黑冰凉的铁尺架在他脖子上,喝骂道:“你个老东西,有俺程二牛在,还想伤害我皂班兄弟?”

    来人正是腿脚麻利儿的程二牛。

    朱鹏春一见程二牛,眼泪不禁夺眶而出,心中悲咽道,可他妈算是把你们盼来了,再晚来一步,老朱可就招架不住了。

    朱鹏春刚想上前和程二牛打声招呼,就见着郭业和庞飞虎带着众人已经杀进了后院。

    郭业趁着庞飞虎在吩咐众手下控制后院之时,一把将朱鹏春拉到自己身边,轻声在他耳边低声细语,吩咐着隐秘之事。

    朱鹏春听着连连点头,刚才那股子委屈和感动一扫而空,代替的是满腔的喜悦和兴奋。

    然后趁着庞飞虎没有注意,偷摸跑向了刘老赖父子居住的卧室。

    程二牛将刘老赖制服,张小七顺势将铁链套进刘老赖的脖子将他整个人困锁住,不滞抽了刘老赖两大嘴巴子,骂骂咧咧道:“干你娘的,差点害老子被砍了脑袋,看我削不死你。”

    啪,啪啪,啪啪啪。

    一阵脆响的耳光在刘老赖高高耸起的颧骨上左右开弓。

    如果不是庞飞虎拉扯住张小七,估计刘老赖真有可能被当场打死,可见张小七满腔的怨怒有多重了。

    甘竹寿和阮老三则是将地上的刘阿芒左右扣起,直接用铁链将他锁得死死。

    刘阿芒已经被这接二连三的突如其来吓得口不择言,呸呸道:“你们这群王八蛋,知道我是谁不?我衙门里有人,赶紧放了我。”

    郭业听着他聒噪,不由一阵嫌恶,双眼一瞪做垂死挣扎的刘阿芒,你妹的,说来说句都是这么一句台词,能不能换点新鲜的。

    随即上前走到刘阿芒跟前,蔑视地看着他说道:“刘阿芒,还记得我吗?”

    刘阿芒见状,脱口骂道:“好你这头癞蛤蟆,你作死啊,你个佃户之子,老子衙门里头有……”

    “喀嚓!”

    老套台词还未念完,郭业直接下了狠手,将他的下巴硬生生给卸到脱臼,然后不屑道:“唧唧歪歪你麻痹,到了公堂有你说话的时候。”

    再看此时刘家后院,刚才郭业在外面一直忌惮的那些刘家下人,早已做鸟兽状,跑得干干净净。

    真有点树倒猢狲散的感觉。

    郭业看着此情此景,心道,看来真是我将这些王八蛋想得太过敬业了。

    庞飞虎见主犯刘家父子已经被擒,也就不关心那些小鱼小虾,心情大好冲着郭业哈哈大笑,然后眨巴了几下眼睛。

    这是在告诉郭业,看见了吧,你那点担心是多余的,大唐的民风还是很淳朴的,大唐衙差的公信力还是很足的。

    郭业见满脸络腮胡子的庞班头也有卖萌的时候,不由瘪瘪嘴以示抗议。

    就在众人准备大呼一声大功告成准备抄家之时,一个负责把守刘家大门口的皂班衙役慌慌忙忙跑了进来。

    一边踉踉跄跄地跑着,一边冲庞飞虎招手示意匆忙喊道:“班头,班头,郭小哥,大事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