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谁调教谁啊?

正文 第二十二章 谁调教谁啊?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靠,竟然是吴秀秀这小娘皮!

    郭业不用看,光听这说话的语气就知道来人肯定是吴秀秀。

    这小娘皮这个时候窜冒出来,不会真像她所说一样,给小哥来捣乱的吧?

    郭业知道吴茂才向来对这个女儿视如掌上明珠,疼爱有加,言听计从。

    如果吴秀秀真的给自己横插一杠,那黄花菜真是凉到发馊发臭了。

    一想到好不容易糊弄岳父吴茂才这个铁公鸡忍痛拔毛,如果被吴秀秀轻易捣乱掉,郭业不由得头皮一阵发麻。

    随即,郭业尽力扫去脸上的忐忑神色,轻轻转身对着吴秀秀厚颜无耻腆笑道:“原来是娘子啊,我这哪里是巧舌如簧啊,为夫说得全是事实啊!”

    此时已近黄昏,用完晚膳的吴秀秀早已沐浴更衣妥当准备在房中看会儿书就歇息,一听前院动静嘈杂,才不顾素面朝天的跑了出来看个究竟。

    见着郭业满嘴胡乱,又是娘子又是为夫的,顿时心中不快。

    随即蛾眉微蹙,瞥了眼郭业冷声道:“谁是你家娘子,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郭业!”

    呀嗬,郭业听着吴秀秀这软刀子嚯嚯的言语,霎时心中起腻,什么叫我自己的身份,吴秀秀你还来劲了是吧?

    但是一想到自己身负重任,切记不可毛躁冲动坏了大事,于是将心头不快压制了下来。

    然后对着吴秀秀打了个哈哈,笑道:“是是是,吴小姐不要介意,我郭业啥都好,就是管不住自己这张破嘴,嘿嘿。下次不会了,绝对不会了。”

    一见郭业谦卑表态致歉,吴秀秀那有些不悦的容颜也如初春大地冰雪渐渐消融般,恢复到面沉如水的平时模样,然后点点头道:“嗯,知道就好。不过你刚才与我爹爹所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刘家就是一头打老虎,必须一击就要打死它,不然打虎不成反伤人。郭业,你可有信心做到将吴家一网打尽?”

    看来吴秀秀也是对这刘家深恶痛绝,对刘阿芒的纠缠不休已经忍无可忍,不然说话间也不会如此怨气深重,透着丝丝的杀伐之意。

    郭业听着吴秀秀这话有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之势,不由拍胸保证顺嘴说道:“秀秀小姐放心,对于刘家之事,我郭业绝对有信心将他们一击毙命,让他们如海船碰礁,一沉到底。”

    吴秀秀听着郭业如此信誓旦旦的保证,见着他说话时眉宇间透着的那种自信,心中没来由的一紧,心道,原来这厮也有如此强硬一面,颇有些男子气概。

    一念之此,吴秀秀突然觉着自己的脸颊有些烫热,暗啐自己怎得胡乱瞎想,他只是一个佃户之子,与自己只是名义上的夫妻,怎能配得上自己呢?

    慌乱不可控又不想郭业发觉,只得立即转身朝着自己的卧房强壮淡定疾步离去,走远几步之后头也不回地冲郭业甩过一句话:“郭业,好好干,莫要丢了吴家的颜面,坠了吴家的名声。”

    郭业听罢,哪里会去寻思吴秀秀刚才那不自在的一幕,只要这小妮子不给他添乱他就谢天谢地了,满嘴信誓旦旦的保证着,让吴秀秀放心。

    待得他缓过神儿来,吴秀秀已经走远,早已失去了踪影。

    郭业傻傻愣在当场,脱口骂道:“我靠,我怎么会被这么一个小娘们牵着鼻子走?到底他娘的谁调教谁?”

    甩甩头,跑去脑中那些不相干的杂念,郭业也迈步朝着后院书房方向走去。

    他清醒的记得,如今的他,还只是睡书房的命。

    回到书房之后,丫鬟春香已经提前将棉被送进了房中,一天奔波劳碌,郭业早已直不起腰,在书房中瞎折腾了一会儿之后,就浑浑噩噩地沉睡了过去。

    月落星沉,斗转星移,初阳东升鱼肚白。

    一夜过去,新的一天又开始看了。

    吃完早点,郭业已从管家福伯嘴里得知,岳父大人已经安排下人将吴家粮仓的粮食搬运出来,随时都可以押赴陇西县衙的官仓。

    郭业嘱托福伯先不着急将粮食押赴县城,然后又召集来程二牛,阮老三,还有胖瘦头陀朱鹏春和甘竹寿等人一齐来到书房议事。

    朱鹏春,程二牛等人被福伯安顿下来,好吃好喝好睡供着,当真是快乐安逸的很。

    对他们这些看着威风,实则兜里没几个大钱的衙役来说,昨日吴家那顿招待饭当真是高规格高档次了。

    因而,一进入郭业的书房,程二牛等人就对郭业又是羡慕又是致谢。

    尤其是朱鹏春,更是将郭业捧上了天,就冲昨天那顿高规格的待遇,在他看来郭业在吴家的地位那是杠杠的。

    也只有郭业自己知道,自己在吴家的地位都是假象,如果他把朱鹏春的恭维吹捧当了真,那么他离**真不远了。

    目前计划正在进行中,郭业无暇和朱鹏春等人瞎扯淡,胡乱敷衍了两句之后,直接进入了正题。

    郭业将便宜岳父吴茂才答应借粮解决皂班和张小七的燃眉之急之事缓缓说了出来。

    言罢,顿时整个房中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众人纷纷瞪大了眼珠子看着郭业,就连甘竹寿这个平日里不言不语的吊死鬼都愣愣地看着郭业。

    这,太不可思议了!

    没想到在大家觉得比登天还难的问题,竟然被郭业在昨日黄昏之时举手投足之间,轻易解决。

    爷们,那是一百来石的粮食,足足上万斤,价值五百余两白花花的银子。

    要知道他们一年的薪水也就是十余两,五百两银子便是做到死也攒不够啊!

    程二牛、阮老三,还有众衙役对着郭业又是一番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在,如长江决堤一泻千里。

    朱鹏春这厮更是厚颜无耻到了极致,不滞夸道:“郭小哥就是郭小哥,到底是咱们皂班的镇班之宝啊!”

    郭业暗中扁扁嘴,屁的镇班之宝。

    唯独他自家知道自家的事儿,他也是连蒙带骗连哄带许诺,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吴茂才说服。

    如果不能扳倒刘家找回税粮,这事就跟**蛋挂刀,悬着呢!

    与张小七交情熟稔的阮老三已经着急问道了:“郭小哥,那咱们是不是现在就可以押运粮食去回县城交差了?万一回去晚了,被县尉大人察觉,小七脑袋不保啊!”

    众人也是纷纷称是,到底是一个皂班的同僚,而且关系都不错,都不忍心看着自己的手足弟兄出事。

    特别是此事背后有秦威在捣乱,直接影响到皂班在县尉大人心目中的位置。

    说穿了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郭业见着众人都纷纷表态,突然抬起右手打断道:“不着急,如果单单这样,只能治标不治本。庞班头派我率你们几人来东流乡可不仅仅是为了找些粮食来垫付丢失的税粮。如果就这么打道回府,那他妈太便宜了刘家,也太任由秦威这个王八蛋得瑟了。”

    呃?

    众人一愣,难道郭小哥还有什么后招儿不成?

    见着众人投来询问的眼神,郭业于是将自己的计划缓缓道了出来。

    听着郭业如后世演讲家一般,抑扬顿挫带着蛊惑性的言语,众人的情绪也被缓缓带动了起来。

    当说完计划的最后一个字之时,众人个个面带喜色,程二牛这厮更是摩拳擦掌沉声吼道:“要得,要得,硬是要得。郭小哥说咋办就咋办,这次俺这双铁拳非要狠揍刘家这对**的父子。”

    阮老三,甘竹寿,随行而来的衙役听完郭业的计划之后,虽然没有像程二牛那样表现的义愤填膺,但是却也没有异议,毕竟这上万斤的粮食都是郭业一人朝岳父家借来,他们还有话好说?

    唯独朱鹏春提出了建议,问道:“郭小哥刚才所说,要人假扮其他县城的粮商,咱们上哪儿找合适的人选去?”

    郭业听罢,倒是略微赞赏的看了眼朱鹏春,到底是会钻营,脑子也比别人要活络些。

    而后用一种近乎促狭的眼神死死盯着朱鹏春,久久不言。

    朱鹏春见自己问完话之后,郭小哥就盯着自己不放,心中不由咯噔一愣。

    再转头看着程二牛,甘竹寿,阮老三,还有其他几名衙役,都是用同一种眼神看着他,好像是嫖客进了窑子相中了妓女一般,眼神一直放在他的身上。

    我草!

    朱鹏春顿时发觉自己真他娘的嘴欠,真想扇自己两嘴巴子。

    然后用右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瞪大了眼珠子,惊异地问道:“郭小哥,你说的那个贩卖粮食的商人,不会就是我老朱我吧?”

    郭业还是没说话,但是却已经举起了右手大拇指冲他比划赞了一下。

    一旁的程二牛立马附和声援郭业道:“咋的?你还不愿意?别忘了,庞班头临行前交代过,一切行动听指挥,唯俺们郭小哥马首是瞻。”

    甘竹寿,阮老三等人也是纷纷点头称是。

    朱鹏春心里那个冤啊,你妹啊,朱鹏春啊朱鹏春,让你嘴欠,让你嘴贱,活该!

    郭业走上前去轻拍着朱鹏春的肩膀,勉励道:“老朱,你这人心思活络,嘴巴灵巧,是个能够托付重任的人,我看好你。”

    听着郭业如此高规格的赞誉自己,朱鹏春没来由的心中底气一足,不可思议地问道:“真的?郭小哥,你真的这么瞧得起老朱?”

    郭业不置可否地点点头,然后轻声在朱鹏春耳边附耳了几句,看得在场诸人不明所以。

    而被郭业附耳言语完之后的朱鹏春突然脸色一阵潮红,张嘴怔怔诧异,嘴中喃喃询问道:“这,这,郭小哥,当真?”

    郭业哈哈一笑,朗声道:“都是一个锅里捞饭吃的弟兄,我要诓你,我是你孙子!”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