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游说抠门儿岳父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游说抠门儿岳父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新书期,急需兄弟姐妹们打赏,让老牛上上排行榜!!!拜谢。大唐读者群:119352870欢迎加入!】

    这就动心了!

    见着吴茂才如此状,郭业不禁感叹,果真如此,追逐利益始终是名利场的主旋律和共同话题。

    此时的吴茂才就跟海中的大白鲨一样,一闻到血腥味就迅速围捕上前,死死咬住郭业这根鱼钩不挂弦。

    “贤婿,来,来来,来来来,你说得再仔细些,到底是一场什么富贵?”

    吴茂才也将肉乎乎的老脸凑近到郭业跟前,突然又想到什么,忙对着堂外喊道:“来人,给姑爷上茶,上好茶,这没眼力见儿的,不知道姑爷回来一趟不容易吗?”

    喊话间口水飞溅,喷到郭业一脸的吐沫星子。

    卧槽儿,郭业不禁用袖子擦拭着脸,心中啐道,岳父大人,你就不能注意点形象吗?

    吴茂才也不顾郭业的膈应,眉开眼笑地说道:“贤婿,赶紧说说,别说话留半截儿,你这是想馋死你岳丈我吗?”

    此时的吴茂才和原先郭业印象中的吴茂才简直判若两人,有着天壤之别。

    不过郭业更乐得吴茂才如此市侩和猥琐,不然自己的计划怎么执行,否则今日在皂班大房冲庞飞虎和众弟兄夸下的海口怎么兑现?

    于是缓缓将同僚张小七遗失囤放在东流乡晒谷场的税粮一事说了出来。

    并且,将自己和班头庞飞虎等人心中的猜疑一一道了个明白。

    随后,郭业对吴茂才说道:“岳父,一百来石的税粮不翼而飞,咱就是用屁股来想事情也知道此事肯定与里正刘家父子脱不了干系。你想想看,如果衙门查得此事乃是刘家所为,他刘老赖一家几十口还有什么好果子吃?”

    吴茂才一边砸吧嘴听着一边蹙着眉头,心中惊叹刘老赖这个混账的狗胆包天,但是这事他貌似看不到自己的富贵在哪儿啊?

    于是脸色一正坐直身子,缓缓拉开自己与郭业的距离,语气平淡地问道:“贤婿,这事好像与老夫没甚干系啊。从你刚才的话来看,老夫也看不到你说的天大富贵在哪儿啊?”

    我靠!

    老狐狸果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丫就是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啊。

    郭业腹贬吴茂才的同时,也暗暗懊恼自己说话不讲重点,如果再这么厮磨下去非磨光吴茂才这个趋利若狂的老狐狸的耐心。

    于是直接杀进主题,道:“岳父,如今离衙门限定的交粮时限还差两天。但是短短两天,无凭无据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拿刘家怎么样,也不可能找回丢失的税粮。如果延迟了交粮的时限,不禁整个皂班难逃责罚,就连县尉谷大人都又可能难辞其咎,遭县令大人的责骂。所以……”

    “所以你就将主意打到咱吴家的头上了,想让吴家先替你们皂班垫付那一百来石的粮食,好让你们皂班交差,是吗?”吴茂才冷不丁接了一口话茬儿。

    嘶……

    郭业被吴茂才这话接的瞬间哑口,敢情老狐狸脸上一副市侩和急不可耐之色都是假象,其实心里却是亮堂得跟个明镜儿似的?

    此时的吴茂才早已没有了刚才那副笑意,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死沉死沉的脸庞。

    吴茂才捏着下颚那一撮胡子阴恻恻地哼道:“郭业啊郭业,老夫不嫌弃你佃户出身招你入赘吴家,又花费银子替你打点县尉大人,在衙门给你谋了这么一份好差事,你就是这么报效吴家,感谢我这个岳丈的吗?你这胳膊肘往外拐,也拐得忒狠了吧?那可是一百来石的银子啊?你这混账是想搬空我吴家的粮仓吗?”

    说到最后,吴茂才已经气得跳脚了起来,声嘶力竭地吼了起来。

    他从打发郭业离开吴家去县城做事之前就知道这小子不是什么好糊弄的玩意,但还是没想到这厮白眼狼到这种程度。

    一百来石粮食那就是一万来斤,一斤粮食以今年的市价来估算怎么着也要卖上二十来文钱,一万来斤粮食那就是差不多五百余两雪花银,这可是吴家一年的收成。

    郭业竟然打他吴家一年的收入,这不是要他吴茂才的老命吗?

    不行不行,打死也不行。

    吴茂才现在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郭业这个吃里爬外的混账。

    见着吴茂才陷入暴走的边缘,郭业也是看着着急,连忙起身搀扶住他,然后轻抚着他的后背顺着气儿,宽慰道:“岳父大人,您别急啊,你先听我说完呗。”

    吴茂才哼了一声,甩开郭业的搀扶然后径直坐到自己堂上那把大椅子上吭哧吭哧喘着粗气。

    扯开了嗓门摆出一意孤行的架势骂道:“说个卵蛋,今天你就是说破大天都甭想打吴家存粮的主意。再说了,吴家也没有余粮了。”

    郭业闻听,心中小小鄙视一下自己这个守财奴的岳父,还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你妹的,吴家的几个大粮仓都填充的满满当当,你这个老抠鬼,就等着粮食长虫喂老鼠吧。

    反正今天郭业是打定主意就要吴家先垫付存粮了,与吴茂才是干上了,而且是不死不休。

    随即继续诱惑道:“岳父大人啊,你怎么就光看到鼻子尖跟前那点粮食,你就不会往前再看看?”

    吴茂才没好脸的瞥了一眼郭业,哼道:“到底不是你郭家的粮食,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吴家能有如今这份家业,靠得是什么?靠得就是几代人勤俭持家,守夜有成。你今天就死了这条心吧,郭业。”

    我靠,咋就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呢?

    郭业真是要崩溃了,吴茂才现在是铁了心,谁敢动他跟前的奶酪,他就跟谁拼命。

    典型的一个小地主阶级,要换到大革命时代,非批斗死你丫不可。

    郭业只得继续抛着诱惑说道:“岳父唉,您也不想想,这些粮食怎么会让你白出呢?只要您慨慷解囊,先替皂班垫付了税粮那就是解了皂班的燃眉之急,同时也替县尉大人挽回了颜面。这样的机会多难得?到时候扳倒了里正刘家,背不住县尉大人一高兴,直接让您接替刘老赖那老棺材瓤子的里正之位呢?岳父啊,你想想看,刘家吴家争斗几十年,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不容错过啊!”

    嘎……

    吴茂才听着郭业这么关键的一句话顿时止住了喘息,仿佛一语惊醒梦中人般怔怔盯着郭业久久不语。

    郭业见状,心道,有门儿?

    于是继续侃侃而谈,给吴茂才再吃一颗定心丸,说道:“再说了,只要扳倒了刘家,找回被偷窃的税粮,还能让岳父大人您白出那批粮食吗?只不过左手出右手进罢了,想想您也吃不着亏,最后还能名利双收,何乐而不为呢?”

    这句话总算是点到了吴茂才的心坎儿上了。

    只见吴茂才听罢之手,又是龇牙咧嘴,又是蹙眉抽着冷气儿,脸色变幻阴晴不定。

    经过一番权衡利弊得失之后,吴茂才正襟危坐地看着郭业,问道:“扳倒了刘家找回税粮就能将那一万来斤的粮食归还于我,不让我吴家白白垫付?”

    郭业不置可否地点头称是,这点他可以保证做到。

    吴茂才见着郭业表态,又问道:“你说县尉大人会让我接替刘老赖,担任东流乡的里正?”

    呃……

    郭业心中一阵迟疑,这个,这个还真没上报过,他说了也不算呐。

    但是心里这么想,嘴里可不敢这么说,好不容易说动了吴茂才,可不能因为一两句犹豫的话而前功尽弃呢。

    于是硬着头皮斩钉截铁说道:“这个自然,不就一个里正之位吗?在县尉谷大人眼里根本不算啥。”

    见郭业回答的如此痛快,吴茂才不免狐疑问道:“你就是一个普通衙门皂隶,你说的话怎能作数?”

    我靠!!

    郭业被吴茂才这么一质疑,心中不免有些不爽,瞧不起人是不?

    于是伸手指着客房杂院的方向虎逼赫赫地说道:“岳父大人,今时不同往日,你女婿我如今好歹也是皂班衙役中的二把手,深得班头庞飞虎的信任。今日来东流乡,便是由你女婿我率队而来,你知道皂班弟兄怎么称呼我吗?”

    吴茂才看着郭业那大手一指的气势,顿感郭业迎风尿三尺,甚是霸气,随即问道:“咋称呼你?”

    郭业自傲的冷笑一声:“我乃皂班衙役郭业,人送外号‘小二哥’。仅仅屈居在庞班头之下。”

    吴茂才将信将疑,不过郭业这小子的气势确实不同往日,于是弱弱问道:“真的?”

    郭业嘴角一扬,拍了拍腰间的铁尺,朗声道:“那当然,这个假不了。我带来的皂班衙役就在杂院喝酒吃肉,您不信可以问问他们。”

    吴茂才听罢缓缓垂下脑袋,想着郭业的话,他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看来这小子在皂班真是混得如鱼得水长出息了,牛逼大发了。

    继而用轻到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娘的,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为了吴家,老子拼了!!!”

    于是老脸一抬,换之的是一张下定决心的脸庞,对着郭业说道:“中,老夫就信你一次,干了!”

    郭业见状,心中欣喜若狂,但是脸上却摆出了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缓缓转身朝着大堂外走去。

    一边走着一边头也不回的朗声道:“岳父大人,你肯定不会后悔今日之决定。”

    言罢,大步踏出了大堂,只留下脑子里憧憬着里正之位和吴家美好将来的吴茂才。

    郭业按捺着自己激动的情绪,步伐稳健徐徐走出大堂,约莫走出了几百步,紧绷的一颗心这才松了下来。

    太他妈帅了,仅凭三寸不烂之舌就搞定了抠门儿的老岳父,老子绝对有当天下第一辩士的范儿!

    越想越是兴奋,郭业正想着手舞足蹈庆贺一下之时,突兀——

    一声娇嫩中带着冷然的声音陡然传来:“真是一张能说会道的巧嘴啊,你就不怕我出言阻止我爹爹,搅乱你这如意算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