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十九章 迟来的报复

正文 第十九章 迟来的报复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郭业在醉仙楼用这番夹枪夹棒的言语羞辱了捕班捕头秦威,虽然彻彻底底得罪了秦威,与秦某人彻底决裂,势成水火。

    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他及时替庞飞虎挽回了颜面,替一直遭受捕班那群王八蛋白眼欺凌的皂班伙计们出了一口恶气,不仅在庞飞虎心中大大加分,更是让朱鹏春,程二牛,张小七等一干皂班衙役的心中产生感激敬佩的同时泛起了微漾波澜,让他们形成了一个错觉。

    这个错觉就是郭业这小子才是庞班头的心腹弟兄,不然怎么庞班头会如此护住他。

    同样,朱鹏春这小子也心中不断坚定,郭业的背后肯定站着县尉谷大人,不然凭他这个小衙役怎么去敢摸秦威这个一班捕头的老虎屁股。

    在接下来的几天日子,郭业一直在快乐与忐忑中渡过。

    快乐,是因为皂班弟兄都视他如手足,都敬他如庞班头的副手,皂班小二哥。

    忐忑,是因为他知道新仇旧恨交织一起,龇牙必报的秦威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但是这个报复却是迟迟未来。

    都说等待的日子最难熬,其实等待报复的日子更他妈难熬。

    都说暴风雨来临之前的那个天气最压抑,其实黎明之前的那份黑暗最让人煎熬。

    郭业没有其他高招,唯一的办法而且最行之有效的办法只有一个等字。

    饶是他来自后世,见过多少腹黑之术,听过多少阴谋诡计,但是如今自己一穷二白没有根基,连还手的能力都要狐假虎威,除了等,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些什么。

    这一日清晨,郭业依旧按照老习惯,在程二牛的敲门之下起床出门,然后途经“贞娘豆花店”搂一眼美艳无双的老板娘贞娘,过过眼瘾。最后吃饱喝足,手握铁尺迈步在大街之上前往东门开城门,进行一天的收税工作。

    可人还没到东门,就被满脸虚汗的朱鹏春给寻觅到了。

    朱鹏春吭哧吭哧喘着粗气将两人拦住了去路,然后脸上慌张地对着郭业喊道:“郭兄弟,出事了,出大事了。”

    嗡……

    郭业脑子一懵心中一沉,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朱鹏春急道:“庞班头已经在县衙了,召集皂班的弟兄赶紧回衙门议事。”

    出事了?

    郭业本来就忐忑秦威的报复,现在听着出大事三个字顿时心乱如麻,连程二牛都没打招呼就飞速奔往县衙而去。

    还杵在那儿发呆的程二牛瓜兮兮地问道:“那啥,城门不开了?”

    朱鹏春白了一眼这个憨货,没好气地说道:“其他几乡下去催粮征税的弟兄昨夜就回县城了,庞班头已经安排别的弟兄值守东门,你不用管了,赶紧和我老朱一起回县衙吧。”

    说着,也不拽拉程二牛,撒丫子朝着郭业的背影追去。

    不一会儿,郭业就气喘吁吁地飞速跑进了衙门。

    前脚跟跨进皂班大房,后脚跟朱鹏春和程二牛也尾随赶到。

    一进大房,除了一脸阴沉的庞飞虎外,还有瘦头陀甘竹寿,张小七,阮老三,其他三两个衙役也都是皂班中人,应该是昨夜完成任务回衙门的皂班弟兄。

    郭业顾不得和其他几人打招呼和自我介绍,就冲着庞飞虎匆忙问道:“班头,出啥大事了?”

    庞飞虎意兴阑珊地摆摆手,然后侧头看向蹲在地上掩面懊悔的张小七,怒其不争地叹道:“你问这个不争气的玩意。”

    如今的郭业深得庞飞虎器重,又在皂班十来人中声名鹊起,问出来的话自然有一定的份量。

    只见他走到张小七身边轻拍几下对方肩膀,和声问道:“小七兄弟,到底出了啥事?”

    张小七知道郭业脑子活主意多,随即哭丧着脸对着郭业说道:“之前班头派我下东流乡催粮征税,我本想着既然提前完成了任务就先回城里报道呗,于是就将征收来的粮食囤房在东流乡的晒谷场上暂时寄放着,回头再拉回县里。可谁知我回城还没一个礼拜,昨日再回东流乡,却发现晒谷场上的粮食全部不翼而飞了。”

    说完,又颜面哭泣哇哇叫道:“完了,这次真完了,衙门规定每年下乡催粮征税一次,这丢了税粮可是大罪啊。”

    郭业一听东流乡三个字,心里没来由的一紧。

    而且张小七也没说错,丢失税粮可不是小事,他来衙门当差也不是一天两天的,对于大唐律例多少已经开始熟悉了一些。

    衙门公差若丢失税粮或税银,这已经涉及到动摇国之根本,照大唐律例来判,按律当斩啊!

    即便事出有因,情有可原,最次也要充军塞外流放三千里。

    这充军塞外就是放逐在与突厥交界的边疆之地,流放三千里就是天涯海角琼州之地,这与斩立决有什么区别?左右都是一个死。

    看来,张小七这次真是麻烦不小了。

    就在张小七掩面痛哭,庞飞虎一脸阴沉,在场几名衙役同僚长吁短叹之时,突然,郭业好像想到了什么。

    等会儿,东流乡,东流乡,难道是秦威这个王八蛋使得坏?

    东流乡的里正是刘老赖,而刘老赖与秦威又是翁婿的关系。

    这年头,太平盛世,除了山匪,普通老百姓怎么敢动官府的税粮。

    而且整个东流乡方圆百里根本没有匪患,也只有家丁仆役众多的刘家和吴家才有这个实力能够在一夜之间将晒谷场的税粮全部搬空。

    自己岳丈吴茂才家中粮仓满满,而且十足一个惜命如金吝啬如鬼的守财奴,根本不会铤而走险,干这种掉脑袋的事儿。

    晒谷场的税粮可不是只有一担百十斤,至少也有一百石之多,一石等于十斗约莫百斤,一百石就是一万斤左右,一万来斤的粮食堆起如几座小山高,普通人家即便搬得走也没地儿囤积啊。

    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秦威暗中怂恿刘老赖趁着张小七不再东流乡之时,将晒谷场的粮食连夜偷空。

    答案呼之欲出!

    干,一切都是秦威在背后搞的鬼。

    而且,这也就解释了秦威为何在受了自己一番言语奚落之后却一直没有做出反击报复。

    这孙子根本不是不报复,而是直接来一次釜底抽薪的毒计,让皂班所有弟兄吃不了兜着走。

    固然张小七难逃一死,连带着整个皂班都要遭到县尉谷大人的责罚,甚至庞飞虎这个班头都难辞其咎。

    狠,真他妈狠啊,秦威这招简直就是一招绝户计的翻版。

    郭业越是寻思,心中越是肯定这事就是秦威这个王八蛋搞得鬼。

    心中分析的差不多之后,郭业将自己的猜测说给了庞飞虎和房中的衙役弟兄们听。

    郭业分析得头头是道,庞飞虎和在场诸人听得连连点头,越听越像是那么回事。

    待得郭业讲完,张小七抹着鼻涕拔腿就往房外跑去,庞飞虎喝问道:“你小子干啥去?”

    张小七哽咽着嗓子,呼气道:“我找秦威这个王八蛋理论去,这个黑心贼,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我非当众戳穿这个王八蛋的黑心计。”

    “糊涂!”

    “不可!”

    庞飞虎和郭业同时对着张小七阻断道,只听郭业又对着程二牛喊道:“二牛,去,把小七给我摁下来,别让他坏了大事。”

    程二牛一直与郭业相处甚欢,而且经过几件事之后,对郭业的话当真是言听计从。

    听着郭业吩咐,程二牛二话不说一个扑身上前直接将张小七压倒在地,然后将他摁住。

    还不待张小七张口质问,郭业对着屋中诸人解释道:“千万不要惊动了秦威,相反,我们还要表现出一副很惊慌的模样,不然这批粮食就永远也别想拿回来了。”

    庞飞虎对着程二牛挥挥手,然后将张小七拉扯起来,说道:“你这个瓜娃子怎得就那么沉不住气?现在明摆着是秦威要坑害我们皂班,你还愣往他那儿冲去,你想想看,你这么一动,除了让秦威知道我们已经知晓他是幕后黑手,还能有什么用处?”

    张小七事后冷静了下来,心乱如麻,这转眼就要掉脑袋了,怎么从容不迫的下去?

    随即喟然一叹,找了一个墙角旮旯抱头蹲了下来,不住叹气。

    其他几个衙役盯着庞飞虎,等待着他下达主意。

    程二牛憨声道:“班头,你说咋办吧?”

    甘竹寿继续一副吊死鬼的模样看了庞飞虎一眼,然后低下脑袋不说话,反正领导让干啥就干啥,别的主意他也不会出。

    至于朱鹏春,就比所有在场衙役都要来得云淡风轻,一脸轻松地看着郭业,仿佛知道天大了秘密一般,语气非常自信地说道:“这有啥的?不行就让郭兄弟找一下县尉谷大人求求情呗。县尉大人一声令下,秦威还敢再从中使坏吗?”

    这话一出,郭业立马知道要坏菜。

    他哪里认识什么县尉谷德昭,之前无非就是借势而已。

    让他去找县尉大人命令秦威还回粮食,这不是让他出丑出洋相吗?

    心里怒骂朱鹏春这小子嘴欠的同时,也环顾了一下庞飞虎和在场衙役的殷切眼神,特别是张小七那充满曙光的双眸。

    脑中主意飞速盘旋,最后咬咬牙解释道:“此事找县尉大人绝对不妥。”

    庞飞虎疑问道:“为何?”

    郭业苦笑地摇了摇头,说道:“这不就是告诉县尉大人,咱们皂班的弟兄办事不力,弄丢了税粮吗?”

    庞飞虎脸色一滞,不自觉地点起了头,心中叹道,是啊,自己是县尉大人提拔的,如果向县尉大人求情,不就是告诉县尉大人自己能力不足,皂班在自己的领导下一塌糊涂吗?

    不妥,确实不妥,非常大大的不妥。

    但是除了这样,又还有什么办法呢?

    郭业问道:“离押运粮食入衙门粮仓还有几天时限?”

    庞飞虎看了眼早已失去信心的张小七,竖起两根手指,叹道:“还有两天。”

    郭业掰扯着手指头,对着庞飞虎轻声说道:“或许只有这么办了,运气好的话,兴许还能找回丢失的粮食。”

    一声落罢,在场霎时寂静!

    唔?

    庞飞虎和在场一干衙役再次将目光凝聚到了郭业身上,特别是张小七,双眼迸发出希望的曙光再次熊熊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