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十八章 小哥打你脸,没商量

正文 第十八章 小哥打你脸,没商量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唐读者QQ群:119352870,兄弟姐妹们赶紧速速来加入吧!】

    薛掌柜习惯性地哈着腰,然后轻声细语地说道:“秦捕头和公爷们能够光临小店,那是小店的福气,怎么还敢收诸位的饭钱呢?嘿嘿,使不得,使不得。

    “哈哈哈……”

    “算你老小子识趣儿!”

    秦威和捕班的几个衙役哄堂大笑,笑得整个包厢乱成一片,都用一种奚落的眼神望着庞飞虎和郭业。

    此时的庞飞虎怎么还会不懂秦威的意思,人家作威作福惯了,来醉仙楼吃饭压根儿就没付过银子,哪里需要你请客。

    秦威狂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罢后对着庞飞虎不屑道:“庞班头,我看你还是省省吧,你赚这三瓜俩枣儿的也不容易,这点银子八成还不够给你爹抓药的,哈哈。如果手头不宽裕的话,大可跟秦某说说,毕竟一个衙门的,我不帮衬你谁帮衬你啊!”

    说到这儿,也不顾庞飞虎到底会不会暴怒,继续颐指气使的将目光转向郭业,冷哼道:“姓郭的,难道你不知道断人财路,无异于杀人父母吗?你觉得我还会与你善了吗?”

    言下之意,自然指的是郭业横插一手破坏大兴赌坊榨取胡皮钱财之事。

    旧恨未消,又添新仇,看来秦威打定了主意,与郭业是不死不休了!

    “你……”

    郭业已经忍无可忍,大步一跨就要冲上前去教训秦威这个满嘴喷粪的王八蛋。

    可人如利箭刚要脱弦,就被庞飞虎一把拽住了胳膊,然后在他耳边轻声呵斥道:“郭业,别冲动,不要中了秦威的诡计。只要你上前一出手,殴打上司的罪名铁定跑不了,到时候你就等着脱掉公服,吃秦威的报复吧。”

    庞飞虎这话如醍醐灌顶般冲进郭业的耳中,将他那颗躁狂的心顺势一浇,冷静了下来。

    是呀,秦威明摆着就是故意激他暴怒,然后大打出手。只要自己敢动手,那殴打上官的罪名就背定了,到时候别说脱掉公服了,被革职出衙门之后就是小命都拿捏在了秦威这个畜生的手中了。

    郭业冷静下来之后,后背立马生冷,如果刚才一冲动虎逼赫赫地上前揍秦威,可真是倒了大霉了。

    秦威,草你八辈儿祖宗的,算你狠。

    但是看着庞飞虎那张因为受辱而早已愤怒得快憋出火来的脸颊,郭业又心有不甘。

    难道就任凭秦威这么肆无忌惮地狠踩庞班头?

    不,郭业心中怒吼,从进衙门一开始到今天豁出脸皮替自己求情说和,庞班头就跟兄长一般照顾自己,如果今天不替他争口气回来,我郭业还算是个人吗?

    看了一眼得意洋洋嘴里叼着一根鸡骨头剔牙的秦威,又看了一眼唯唯诺诺站在旁边的薛掌柜,突然,郭业计上心头来。

    随即,郭业伸出右手探进左袖中摸索了一番,然后掏出一锭约莫一两重的银子对着薛掌柜喊道:“来,薛掌柜,结账!”

    见着薛掌柜朝他转身,然后将银子轻轻一抛落到对方的怀中,问道:“够不够?”

    薛掌柜接过银子后仿佛就跟接了个烫手的山芋般,急忙走到郭业跟前喊道:“不用啦,当真不用啊。这,这公爷们来咱们饭店吃饭,那是咱们的荣幸,哪里还敢要公爷的饭钱啊。”

    庞飞虎不知郭业葫芦里头卖得什么药,刚想开口问郭业,只见轻轻摆手对着庞飞虎耳语道:“班头,您别说话,我今天不替你争口气回来,我就不是带把儿的。”

    说着又从袖子里掏出一锭一两重的银子,继续塞进跟前的薛掌柜怀里,然后脸色一板说道:“这锭银子是替秦捕头几位付的饭钱,来,收好了。”

    呃?

    这时,就连秦威和刘二等几个捕快都被郭业这小子给弄糊涂了,敢情这小子脑子有病,银子多了烧得慌?

    特别是刘二几个捕快,看着郭业一锭接一锭的从袖子里掏出银子,眼睛都快冒出火来了。

    薛掌柜是个生意人,表面糊涂心里精明着,在包房中呆了一会儿就知道这几位公爷在窝里斗,哪里还敢搀和里头的破事?

    一个劲儿地将怀里两锭足足二两的银子往郭业手中塞还,这一顿饭两顿饭是小,万一无缘无故得罪了秦捕头,砸了自家的醉仙楼那可真就得不偿失了。

    谁知郭业不理会薛掌柜的硬塞,然后一把拽起身边庞飞虎的胳膊,一脚将包厢的房门窜开,破门而去。

    刚走到门口,又转头对着包房内喊道:“薛掌柜,你开门做生意,赚得就是翻翻炒炒的辛苦钱,这二两银子你就放心大胆的收着。我郭业没啥文化,但是好歹也是爹生娘养有家教的人,吃饭付钱这种事天经地义。吃饭不给钱这种破事,只有沿街乞讨的臭要饭才会去做。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恬不知耻,沾沾自喜,还他妈要不要点逼脸了?”

    言罢,郭业不无挑衅地透过房门望了一眼秦威,你不是喜欢说话阴阳怪气吗?小哥也给你来几句软刀子,打你脸,没商量。

    之后,已经在隔壁和庞飞虎二人招呼起程二牛,朱鹏春等人离席扬长而去。

    转而下楼梯之处,庞飞虎突然顿感酣畅淋漓,心中刚才所受的憋气一消而散,不滞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声之大足以震耳发聩,传遍了整个醉仙楼上下,也传进了秦威等人所在的包厢。

    秦威脸色难看的坐在位置上,咬牙切齿咯咯作响,心中恨道,指桑骂槐,郭业这个小畜生绝对是指着和尚骂秃驴。

    混账东西,竟敢拿二两破逼银子打老子的脸,还敢说我秦威没爹没娘没家教,还敢将老子比成臭要饭的。

    郭业,郭业,你这是自寻死路啊!

    秦威一边心中怒吼,一边阴晴不定地看着手足无措拿着两锭银子的薛掌柜。

    薛掌柜被秦威看得心里发毛,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难道是秦捕头惦记上咱手中的二两银子了?

    于是胆颤心惊地走到秦威跟前,畏首畏脚地将两锭小银子递上前去,弱弱地说道:“秦,秦捕头,小店怎,怎么敢收公爷们的饭钱呢。这二两银子,就当是小店孝敬给秦捕头您的。”

    如果刚才郭业那番指桑骂槐的话是啪啪啪打脸的话,那么薛掌柜这话算是彻底惹毛了秦威。

    砰!

    秦威一拳砸在饭桌上,震得桌上空盘子哗啦啦掉在地上,碎得七零八落。

    心中憋闷的怒气被薛掌柜彻底点燃,秦威一把拽住薛掌柜的衣领,双眼盯着他口中冒着寒气地咬牙说道:“你也当老子是臭要饭的?”

    “啊?”

    被秦威拽得喘不过气来的薛掌柜吓得身子一颤,连连摇头喊道:“不是,不是啊,小的不敢,哪里敢啊。”

    砰!

    秦威又是一把直接将薛掌柜这堆老胳膊老腿老骨头扔在了地上,喝骂道:“滚,滚出去!”

    薛掌柜闻听之下如蒙大赦,顾不得身子骨的疼痛,从地上蹭的一下爬起来,一猫腰迅速溜了出去,赶紧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薛掌柜在夺门而出的那一刹那也在琢磨,今天真算是无妄之灾了,难道今年我老薛命犯太岁不成?

    待得薛掌柜离去之后,见着主子受辱的捕快们纷纷跳脚唾沫起郭业的胆大妄为,不知死活。

    秦威冷眼看了一圈这几个炸窝的手下,心中冷哼,妈的,这时候知道义愤填膺了?早干嘛去了。

    一旁的刘二骂郭业骂得最凶,还撸起袖子拔出腰间唐刀对着秦威表忠心道:“秦捕头,不能就这么算了。要不您带着弟兄们直接杀将过去,活劈了郭业这个小畜生。”

    秦威心中不由冷笑,活劈郭业?你他妈敢吗。光知道耍嘴皮,光知道吃老子的喝老子的狗东西,关键时候一个都用不上。

    但是秦威嘴中却是说道:“不着急,本捕头不禁要让郭业滚出衙门,要让他求死不得,求死不能。还要让整个皂房都没得安生。庞飞虎这厮不是喜欢护着姓郭的那个小畜生吗?呵呵,老子一定会让他追悔莫及的。”

    刘二等人一听秦威这话,心中不由打了个冷颤。

    顺势问道:“秦捕头心中已有了妙计不成?”

    嘿嘿……

    秦威扬起嘴角转身望着东流乡的方向,哼哼道:“你们看着吧,老子要让皂班的这群穷光蛋全部被革职滚出衙门,包括庞飞虎那厮。让他们知道得罪我秦威,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下场!!!”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