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十七章 醉仙楼偶遇

正文 第十七章 醉仙楼偶遇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时辰已近黄昏,天边一抹残阳未散,街上行人却已如鸟倦归巢陆续返家。

    当郭业和程二牛赶到城东大街的醉仙楼之时,朱鹏春已经早早在店门口等候。见着二人到来,也没有过多寒暄,径直将两人领进醉仙楼上了二楼的一个大包厢内。

    一进大包厢,朱鹏春边赶忙找到自己的座位迅速抄起筷子吧唧吧唧开始吃菜,活脱饿死鬼投胎,一边嚼着肉块喝着酒一边嘟囔道:“班头,他们来了,呜…呜…好吃,可饿死老朱我了,幸好没让你们吃完。”

    庞飞虎没好气地看了一眼如饕餮般满嘴油腻的朱鹏春,赶忙招呼着郭业和程二牛相继坐下准备吃饭。

    待得郭业坐下之后,扫视了一下包厢内在座的几位,除了班头庞飞虎,胖瘦头陀朱鹏春和甘竹寿,还有两张陌生的新面孔。一个年纪略大约莫四十来岁,一个也是二十出头,看装扮同是衙役中人,但是郭业从未见过。

    在庞飞虎简短介绍下,郭业才知这两人也是皂班的衙役,一个叫张小七,一个叫阮老三,最近分别负责陇西县下辖的东流乡和李庄乡的催粮征税之事。

    两人因为昨日便完成了两乡催粮征税的任务,所以提前返回县衙述职报道。

    历年来,这下乡催粮征税之事都是皂班最头疼的老大难之事,没想到张小七和阮老三能够提前各自完成任务,庞飞虎心情非常不错。所以,才有了今天醉仙楼的这顿饭局。

    一嘛是庆祝两人的任务完成,二嘛也是介绍郭业和张小七几人认识一番。

    至于第三个原因,那就是他自己心里有另外的打算,不过说来说去也是为了郭业这小子,这小子才到皂班当差几天,但是办事老练,爱岗敬业,着实让庞飞虎喜爱。

    郭业借着庞飞虎的饭局,自我介绍一番和张小七和阮老三两人重新认识了一番。

    接下来,众人觥筹交错,除了吃就是喝,如果再不吃喝,估计满满当当一桌酒菜就要被朱鹏春这个饿死鬼给消灭光了。

    再说了,皂班虽然负责的是催粮征税之事,看似油水很多,其实压根儿就捞不到什么外快,不能与捕班相比,皂班的衙役收入都不高,拿的都是有数的月银,多的时候一两半,少的时候也就不足一两。

    所以,庞飞虎能够花银子在醉仙楼请众人吃顿饭,也算是给弟兄们打打牙祭加加伙食,这个时候如果不多吃点,那才是傻蛋。

    不一会儿,风卷残云,整个饭桌上已经空盘叠起,依稀可见的除了一盘稀落的花生米外,就剩满桌的鸡骨头。

    用郭业的话讲,这哪里是公务员啊,这简直就是一般饿死鬼投胎的鬼子进村。

    饶他和庞飞虎矜持一些,结果却是吃得只有半饱。

    嗝……

    朱鹏春打了一记饱嗝,拿筷子剔着牙,不由赞了一声:“吃得真叫一个舒服啊,咱们班头真是敞亮。咱们皂班弟兄能摊上庞班头这么一个上司,这是弟兄们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众人都用鄙视的眼神瞅了瞅朱鹏春,但是对他的话却是不置可否。

    庞飞虎这个班头当真是没话说。

    郭业坐在庞飞虎身边,举杯对他说道:“班头,这些日子多谢你对我的照顾,属下水酒一杯敬班头,提携之恩铭感五内。”

    庞飞虎哈哈一笑,对着郭业举杯相碰,咕咚一口灌完,然后说道:“心照不宣啦。郭业,你是块好料子,好好干。”

    郭业听着庞飞虎的话,心中暖意洋洋,刚想对庞飞虎再说几句煽情的话,突然——

    隔壁包房传来一阵觥筹相碰的喧哗之声,吵得郭业等人耳朵聒噪,头皮发麻。

    “哈哈,整个陇西县城也就醉仙楼的烧鸡最是地道,唔,好吃!”

    “那可不呗,你小子以为醉仙楼是街边的破烂旧事啊?这一顿饭没个半两银子可下不来。”

    “刘二说得对啊,不过属下以为能够在咱秦捕头手下办事,才叫福气,大家说是吧?”

    “是,是啊……”

    一时间,溜须拍马阿谀奉承之话此起彼伏,闹腾得整个醉仙楼二楼都能听见喧嚣。

    郭业这边包厢中人的脸色瞬间拉了下来,因为从隔壁传来的动静和说话,掰扯着脚指头都知道隔壁的这些人是干什么的了。

    秦捕头?

    不就是捕班捕头秦威和他手下的几名心腹爪牙吗?

    郭业更是心中暗啐,真是流年不利犯了太岁,吃顿饭还能和秦威这个混蛋碰到了一块儿,还是两隔壁。

    不过庞飞虎却没有这般想,而是脸色泛起一丝笑意,轻声说道:“果然没有算错,每个月的这个时间,秦威肯定会在这儿和手下吃饭。”

    呃?听到庞飞虎喃喃自语的郭业不由一愣,难道今天班头来醉仙楼吃饭为的就是等秦威?

    不待他琢磨透,庞飞虎已经将郭业拉扯起来,说道:“走,趁着秦威在醉仙楼吃饭,我豁出这张老脸年替你说和说和,以后都在一个衙门办事,抬头不见低头见,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

    不止郭业,就连朱鹏春,程二牛,张小七等人乍然失色,原来庞班头还有这个心思。

    众人看着郭业的眼神都不禁有了一丝羡慕,看来庞班头对郭业可不是一般的器重啊。

    唯有朱鹏春心中暗暗自喜,不禁大呼道,老子知道内幕,老子知道郭小哥不简单,嘿嘿,后面还有县尉大人哩……

    郭业蠕动着嘴唇,心中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庞飞虎竟然对他关心若斯,也是啊,头上老是悬着秦威这把铡刀,干什么心里都有个疙瘩,不得劲儿啊。

    于是在庞飞虎的拉扯下出了包厢,朝着隔壁秦威等人的包厢走去。

    吱呀……

    庞飞虎一进秦威包厢,赫然可见,秦威正懒洋洋地坐在椅子上和自己三五个心腹爪牙喝着小酒啃着大鸡腿。

    在房门打开的一霎那,秦威也发现了庞飞虎和郭业这两位不速之客的到来。

    两人突兀的闯进来,着实让秦威和几名爪牙大大吃惊。

    捕班和皂班向来不和,这在县衙里头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秘密,捕班捕头秦威自恃县尉谷大人宠信,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与皂班班头庞飞虎心中素有芥蒂,这也是众所周知之事。

    今日庞飞虎不请自来,秦威和几个手下真是有些搞不懂了。

    特别是身后还跟着郭业这个秦威不待见的小衙役。

    随即,秦威将手中啃到一半的鸡腿往桌上一扔,阴阳怪气地哼哼道:“哟,庞班头真是稀客哈,竟然能在醉仙楼这种地方看见庞班头,啧啧,你们皂班啥时候也富裕到随时都能下馆子的地步了,长见识了,哈哈,长见识了哈。”

    这话一出,庞飞虎神情瞬间一滞,本来还有些笑意的脸色突变,青红掺杂委实难堪。

    秦威这么**裸地奚落皂班的穷困拮据,作为一班之头的庞飞虎能开心到哪里去。

    不过他知道自己今天是为了郭业之事而来,不能轻易发怒,于是抑制住心中的愤慨,勉强笑道:“让秦捕头见笑了,我和弟兄们在隔壁吃饭听到这边的响动,敢情这么巧,原来秦捕头也在这儿吃饭。”

    秦威见庞飞虎在自己这么奚落下还面色无常,不禁觉得奇怪。

    于是随便打了个哈哈,却将眼神转移到了跟在庞飞虎后面的郭业身上。

    双眼阴鹜如秃鹫觅食,目不转睛阴沉毒辣。

    顿时,包厢内气氛陷入了尴尬。

    庞飞虎见状,轻笑道:“兄弟今日过来,一嘛是想请秦捕头还有捕班的几位弟兄吃顿饭,二嘛,呵呵,是想充充和事佬,帮我这个不争气的属下说和说和,希望秦捕头看在庞某的薄面上,大人不计小人过,网开一面,不要再和郭业这小子计较。”

    呃?

    这下轮到秦威发愣了,没想到一向不喜惹是生非强出头的庞飞虎会帮一个小衙役说情,有点意思。

    可惜就凭他一顿饭几句话,自己就能放过郭业这个混账?简直痴人说梦。

    吧嗒!

    秦威将手中的酒碗摔倒在桌上,用手掏了掏右耳朵,对着身边的一个捕快问道:“刘二,老子没听错吧?庞班头要请咱们捕班吃饭,哈哈,要在醉仙楼请咱们捕班吃饭。哈哈……你,去将醉仙楼的掌柜叫来。”

    几名在座的捕班衙役见着秦捕头大笑,也附和地跟着发笑,不时用轻蔑的眼神看着庞飞虎和郭业。

    刘二听到秦威的吩咐之后,瞬即离开包厢出门去叫醉仙楼的掌柜了。

    听着秦威这不阴不阳损人不留余地的话,庞飞虎的脸色变得已经很难看很难看,难看到郭业看着心里都在泣血。

    只见郭业紧紧握住双拳,浑身有些颤抖,秦威这个狗东西真是欺人太甚,同是班头,竟然如此奚落自己的上司。

    但是他没有立马发怒,因为他知道庞飞虎之所以如此忍辱负重,无非就是帮他说和,如果自己现在一冲动,那么庞班头就真的前功尽弃了。

    现在他除了忍耐之外,就只有恨,恨自己的力量微薄不能反抗,恨秦威的欺人太甚目中无人。

    不一会儿,醉仙楼的掌柜被刘二叫了上来,尾随在刘二身后进入了包房。

    郭业粗粗斜视了一眼,是一个年近六旬的孱弱老头。如果他记得不错,醉仙楼的掌柜姓薛。

    薛掌柜对着郭业和庞飞虎点头致意了一下,然后走到秦威跟前,问道:“秦捕头相召,不知有什么吩咐?”

    秦威瞥了眼薛掌柜,没有正眼瞧他,而是手抓了一把花生米一个接着一个往嘴里扔,然后哼声问道:“薛掌柜,你告诉庞班头,咱捕班弟兄在你这醉仙楼吃饭,一顿饭要几个大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