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十六章 快乐的小衙役

正文 第十六章 快乐的小衙役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着程二牛心事重重,郭业顿感不妙,狐疑地问道:“又怎么了?”

    程二牛挠头为自己的粗枝大叶感到惭愧,弱弱地说道:“俺想起庞班头之前提过,这大兴赌坊的幕后老板好像就是秦捕头。

    我靠!

    郭业真想一脚踹死程二牛这个浑汉,早干嘛去了?你一早说,哥们何必插手这个梁子呢。

    这下扯蛋扯大了,本来就跟秦威有旧恨,现在又平添新仇,这不是要整死小哥我吗?

    一想到秦威当日离去那阴鹜的眼神,郭业不由皱紧了眉头。

    虽然秦威昨日没有骤起发难,但不代表以后不会报复于他,就连班头庞飞虎都说了,秦威此人龇牙必报。

    看来今天这事一传到秦威耳中,诸多矛盾就不能善了。

    郭业不禁心中惆怅道,我本小**丝,奈何麻烦频加身。

    看来,秦威一事不能马虎,最好尽快妥善做出处理,反正尾大不除,迟早是要出大事的。

    心中打定了主意之后,郭业甩甩脖子对程二牛说道:“算了,管他呢。已经得罪,也不在乎多那么一两次了。”

    而后弯身将蹲在地上的贞娘缓缓搀扶起来。

    嘶……

    就在入手贞娘右臂处,郭业不禁暗赞一声舒服,纤纤柔荑柔若无骨,身上有股淡淡的脂粉香味,与吴秀秀的幽谷兰花香不同,贞娘的香味来得刺激,来得香艳,令郭业的内心不由一阵骚动。

    不过人妻虽好,奈何人家丈夫就在身边,只能强抑小腹汩汩袭来的躁动,将贞娘扶起之后退到了几步之外。

    然后将满腔的躁火化作怒火,对着胡皮这个无赖劈头盖脸一阵骂道:“胡皮,你妻子杨婉贞容貌秀丽,端庄贤惠,你却不思进取整日胡混。你说你还是个男人吗?连打老婆这种下作之事你都干得出来,你真是枉为男人了。”

    对胡皮这样没有节操人品的无赖,郭业这番话无异于对牛弹琴,纯属扯**淡。

    胡皮听罢之后只是连连点头称是,哪里有一丝悔改的态度,无非是惧怕郭业这个官府衙役再对他动手动脚罢了。

    不过郭业这番话听进一旁无声啜泣的贞娘耳中,却是另外一番心头滋味,听得她美目连闪,不时偷眼看着郭业这个年纪轻轻俊俏若斯的小衙役。

    身后程二牛催促郭业去衙门的时辰快到了,郭业才再次盯了贞娘一眼,而后缓缓转身。

    走出店门口,郭业看到一个大窟窿的饭桌,随即从腰间掏出几钱重的碎银抛进店里,头也不回地朗声道:“这点银子给你家做补偿。胡皮,你给我听好了,如果让我发现你再殴打虐待妻子,哼,咱们大牢见,牢中刑具百般花样,看老子整不死你。”

    说完之后,不顾身后贞娘和胡皮的反应,与程二牛并肩而行朝着衙门走去。

    店里头的胡皮见着一小块儿碎银抛进店中落在地上,赶忙扑身上前跪在地上将银子捡了起来塞进了腰间。

    动作一大扯动了刚才被郭业左右开弓扇成红肿的脸颊,不由吱呀抽着冷风一个劲儿喊疼。

    贞娘注视着远去的郭业许久,默不作声。

    听着胡皮龇牙喊疼,不禁慌忙弯身将丈夫胡皮悠悠扶起,嘘寒问暖之意陡出。

    对于她这样的女人来说,丈夫就是天就是地,即便胡皮再是混账无比,那也是她贞娘的一片天。

    ...

    ...

    郭业与程二牛踩着时间总算是到了县衙,所幸没迟到。

    一进皂班大房,班头庞飞虎已经早早在等候着众人,郭业和程二牛前脚跟刚进大房,后头朱鹏春和甘竹寿这对胖瘦头陀也接踵而来。至于其他七名下乡催粮征税的皂隶衙役,并没有及时赶回来,还在乡下。

    庞飞虎示意几人先坐下,做一下近期的安排。

    看在郭业眼中,感觉有点像后世企业公司里头各部门的经理召集同事下属开早会,然后安排一下本周的主要工作。

    想想还真是像。

    果不其然,庞飞虎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簿子打开之后看了几眼里头的记录,然后说道:“张小七,阮老三等七人在各乡忙活催粮征税之事,就不再做安排了。至于你们四人,哦,对,这位郭业是新来的同僚,我想你们几个都应该认识了。”

    郭业缓缓起身,很庄重地对在场几人点头示意。

    甘竹寿还是那副**样,看了一眼郭业,然后继续低下脑袋,脸上毫无笑容跟个吊死鬼似的。

    程二牛则是嘿嘿一阵傻笑,倒是朱鹏春这小子笑得有些讪媚,心里指不定还在打抱郭业大腿的主意。

    郭业坐下之后,庞飞虎继续说道:“从今天开始,郭业和程二牛搭班儿,负责东门进城的收税事宜,至于甘竹寿和朱鹏春你们二人则是负责东城到南城的菜场和集市的征税事宜。大家有没有问题?”

    郭业知道自己在衙门中根基浅薄,资历一片空白,是个新的不能再新的新人。

    所以必须奉行一个职场准则,领导让干啥就干啥,绝对不能有怨言,有条件要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不然还没干几天就这个不满意那个不同意,无异于自取死路。

    尽管他知道守东门是一个很枯燥乏味之事,但是他还是摆出一副甘之如饴的表情对庞飞虎起身抱拳说道:“班头放心,我一定会和二牛兄弟守好东门,不给咱们皂班抹黑。”

    果然,郭业这份知进退懂分寸的言语博得了庞飞虎的再次好感,心中欣慰道,不枉为对这小子另眼看待,不错。

    一旁的朱鹏春见着郭业和程二牛搭班,不由起身冲庞飞虎申请道:“班头,您看是不是让属下和郭兄弟搭班儿啊,如果他有甚不懂的地方,属下也可以从旁提醒他不是?”

    朱鹏春打得什么主意别人不知道,郭业还能不知道吗?看来这小子真是钻营到家了,不放过一丝一毫的机会。

    不过他这话却引起程二牛的不满,程二牛觉得自己与郭业聊得较为投契,再听朱鹏春这话明显有“棒打野鸳鸯,硬拆好基友”之嫌,脸色霎时一黑,瞪着朱鹏春恶声说道:“咋的?你朱鹏春能从旁提醒郭兄弟,俺程二牛就不行?难道就你朱鹏春有经验不是?瓜兮兮的傻娃子,瞧把你能耐的。”

    说完还冲着朱鹏春挥舞了一番铜钹大的拳头,以示抗议外加一点点威胁。

    朱鹏春见着程二牛又开始犯浑了,情不自禁地缩了缩脑袋,然后恋恋不舍地看了眼郭业,不再言语。

    郭业让朱鹏春那混球的哀怨眼神看得心里直发毛,扯了扯程二牛的胳膊,笑道:“二牛不要这样,咱们都是一个班的弟兄,要精诚团结才是。”

    而后又对庞飞虎抱拳告辞道:“班头,开城门的时间快到了,我和二牛先赶往东门了。”

    庞飞虎满意地看着郭业,然后点点头挥挥手,道:“去吧。”

    郭业和程二牛随即离开了皂班大房,出了县衙大门,向东门方向赶去。

    离开油麻胡同的那个家之前,郭业还想骑驴来上班的,想想还是算了,连庞班头都徒步上班,他一个小衙役骑驴上班,太奢侈太高调了。

    于是和程二牛两人徒步小跑,缓缓赶到了东门。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的功夫,天已亮堂,初阳东升,一片金光铺满大地。

    吱呀……喀喀喀喀……

    郭业和程二牛二人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将东门城门徐徐打开,一线初阳照耀在身,照得郭业心情大好,心胸霎时开阔了起来。

    程二牛对着城内城外扯开嗓子吼道:“开城门咯,出城走好,进城交税哩。”

    郭业听着程二牛满口川味的吼嚎,不由也有模有样地学着喊道:“开城门哩,出城走好,进城交税哩。”

    心中更是暗暗补充道,万物复苏,万象更新,新的一天开始了。

    一时间,出城人潮汹涌,进城人员有规有矩排起长龙,进来一人就往筐子里投上两文铜板。

    重复的工作,重复的动作。

    就这样,郭业开始了在大唐盛世小衙役的第一天工作。

    大唐小城管,玩得也很嗨。

    在接下来的几天,郭业的小衙役生涯渐渐进入了佳境,也彻彻底底将自己融入了大唐社会。

    不出几天,凡是进出过城门的陇西县人都知道了城门口有一个快乐的小衙役,不像其他衙役一样凶神恶煞趾高气扬,相反这个快乐的小衙役态度和煦,还一团和气。

    这个小衙役就叫郭业。

    日复一日,郭业和程二牛继续早起晚归,一直在东门负责着守门收税事宜。

    这一日的傍晚,还未到关城门的时间,朱鹏春却兴致勃勃地朝着东门方向跑来。

    一见程二牛和郭业继续一左一右站着守门,对着二人说道:“郭兄弟,二牛,赶紧收拾收拾,去醉仙楼。”

    程二牛并不待见朱鹏春这个混蛋,皱眉说道:“关城门的时辰不到,怎么走?”

    朱鹏春嘿嘿笑了一声,然后指了指脑袋上那个四方幞头衙役帽子说道:“时辰到不到还不是咱们说了算?赶紧的,别废话了,庞班头让你们赶紧关了城门去醉仙楼与他会和,我告诉你们,去早了有酒有肉有菜吃,去晚了,**毛都吃不着。你俩看着办。”

    说完转身,哧溜一声又返回跑去。

    郭业疑惑地看着程二牛,问道:“好端端的,庞班头请咱们去醉仙楼吃饭干啥?”

    因为醉仙楼是陇西县城数一数二的大饭店,一顿酒菜下来没个半两银子根本吃不住。

    在他印象里头,庞飞虎的家境也是一般般啊。

    程二牛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摇摇头表示不知,不过已经开始收拾筐子,准备关城门了。

    郭业也上前搭把手关了城门,既然庞班头相邀,怎么可能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