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十五章 豆腐西施贞娘

正文 第十五章 豆腐西施贞娘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喔…哈欠…”

    郭业一边揉着眼睛打着哈欠一边跟着程二牛走在前往衙门的大街上。

    现在是什么时辰啊?

    天色刚刚有些微亮,路上行人如小猫三两只,偶尔有赶早市的小贩从身边经过,不时冲二人打着招呼,张口闭口都是公爷早。

    小商小贩能不尊敬程二牛和郭业这些衙差吗?

    要知道,像郭业他们的皂班管得就是维持市场秩序、征粮纳税之事,时常与这些小商贩打着交道。

    郭业刚当衙役第一天,对这些人的谦恭有些不习惯,不滞招手示意,而程二牛这个憨货却是早已见怪不怪,昂着脑袋挺着胸坦然受之。

    差不多走了大段路程,郭业不由想到刚才程二牛说带他去个好地方,到底是什么地方值得程二牛如此夸赞。

    随即问道:“我说二牛,你到底是要带我去哪儿呀?”

    程二牛神秘兮兮地一笑,轻声说道:“别问了,到了你就知道了。”

    说完不理郭业,继续前边带路。

    不过就冲他刚才这一笑,郭业从程二牛这小子的眉宇间看到了淫荡,心中一突,难道这小子是要带我去妓院?

    不过这想法一闪而逝,这不靠谱啊,哪家的青楼妓院大清早开门啊。

    就在他暗暗揣测之时,前边的程二牛突然驻足停步,嚷嚷道:“到了,就是这儿!”

    说着,右手一指两人跟前十米开外的一家小店。

    郭业眼神好,细细一瞅小店门口用竹竿挂起来的一块由粗布制成的招牌,迎风飘荡,赫然竖写着“贞娘豆花店”五个大字。

    乍见之下,郭业真心想竖起中指问候一下程二牛的家人,你妹的,大清早你神神叨叨的,老子以为什么大事,原来就是这个啊?

    不就是一家卖豆腐脑儿的吗?你小子至于吗?

    刚想上前指责程二牛的一惊一乍故弄玄虚之时,郭业突然脸色怔住了,眼珠子眨都不带眨一下的盯着着豆花店,双眼已经看直了。

    店中乍现一个女子,没有略施粉黛,没有步摇玉坠,素面朝天中带着丝丝疲劳来回忙碌着。

    霎时,郭业的脑中突然蹦出一句诗来: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咳咳……”

    程二牛轻咳一声,故意惊醒失神的郭业,用打趣的眼神看着郭业,咧嘴一笑,憨中带坏。

    郭业立马醒神,冲着程二牛白了一眼,原来这小子大清早没憋好屁啊,而且此屁骚气冲天。

    来这儿吃豆花是假,看美女才是真的。

    程二牛拖着郭业走上前,在豆花店门口找了张空桌坐了下来,然后对着豆花店里头喊道:“贞娘,来两碗豆花。”

    里头传来一道在郭业听来异常糯绵,听着连骨子都酥麻的声音,道:“晓得啦,两位公爷先稍等哟。”

    啧啧,郭业与程二牛相对而坐,心中不由赞着,这声音真是腻死人不偿命啊,敢情刚才那位倩影一闪而过的美女就是这豆花店的老板娘贞娘啊。

    不一会儿,贞娘梳着婵娟云鬓,上衣着青布斜襟宽袖襦衣,下着紫罗裙摆,裹着细腰如水蛇般袅袅出了豆花店。

    踩着小碎步,左右两手各端着一碗豆花来到郭业二人桌前,轻声说道:“两位公爷请慢用。”

    就在她俯身将豆花放在桌子的那一霎那,郭业可算是与这位美艳无双的豆花店老板娘来了一次近距离的观察。

    秀发乌黑如墨,柳叶眉、鹅蛋脸,两腮微红,白皙的脸颊上香汗淋漓,说话间吐气如兰沁人心鼻。

    郭业暗暗将贞娘与吴秀秀做了一个比较,吴秀秀孤冷清傲,论姿色,这位贞娘稍逊吴秀秀,没有那股子清丽脱俗的感觉。

    但是,贞娘身上也有吴秀秀所没有的东西,眉宇间那种风韵,两眼闪烁间那种动人心魄,绝非吴秀秀所能比拟的。

    郭业的眼神随着贞娘的走动而挪动,轻声脱口赞道:“好一位挠人心头痒痒的良家少妇啊!”

    贞娘已经进入店中听不见郭业的轻声赞叹,但是同桌的程二牛不是聋子,将郭业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随即嘿嘿憨笑两声,娓娓说道:“怎么样,郭兄弟?俺二牛没带错地方吧。贞娘可是咱们陇西县城出了名的豆腐西施啊,长得那叫一个美。她本名杨婉贞,几年前从外地嫁到咱们陇西县城,开了这家豆花店谋生。豆花手艺好,人长得也美,所以,嘿嘿,生意一直不错着呢。”

    原来她叫杨婉贞啊,郭业微微记在心里,好名字。

    程二牛拿着勺子扒拉着碗里的豆花,一边摇头叹道:“贞娘这女人当真不错,小小弱女子撑起一个家,而且虽有艳名但是却从未传出什么风流韵事,可惜咯……”

    听着程二牛一声叹,郭业停住了手中的小勺,疑惑地看了一眼程二牛,问道:“可惜什么?”

    程二牛刚想探头过来说点什么,突然豆花店外头又响起一声嚷嚷。

    “贞娘,贞娘,快给老子拿点银子来。”

    声音刚到,一个身材瘦小的灰衣男子就闯进了豆花店中,后面还跟着两个劲装汉子尾随其后。

    郭业仔细瞅了一眼那闯进店里的灰衣男子,蓬头垢面一脸憔悴,眼袋浓黑眼角眼屎未清除,显然这小子肯定是熬夜一宿未睡。

    紧接着又听到一阵翻箱倒柜乒乒乓乓的声音,不时夹杂着干嚎着:“银子呢?快给老子拿点银子出来,昨晚输死老子了。”

    贞娘的声音适时响起,不再有刚才的黏糯声音,更多的是惊恐和无奈,道:“这早上刚开张,哪里来的银子呀。家里的银子昨日不都被你拿走了吗?”

    再接着,又是一阵辱骂声和翻箱倒柜的嘈杂声。

    郭业眉头紧蹙,程二牛趁机解释道:“这就是俺说得可惜了,这男人是贞娘的丈夫,叫胡皮。胡皮这小子在县城里是出了名的无赖,是个吃喝嫖赌样样占全儿的混蛋玩意,可惜贞娘这么一个贤惠的女人了,再怎么会操持家业都禁不起这胡皮这王八蛋的祸害。”

    郭业看着豆花店里头胡皮一阵鸡飞狗跳,听着贞娘惊恐的叫喊,不由心中微微发酸,怎么如此一个女子会嫁给这么一个王八蛋呢。

    程二牛又用嘴喏了喏胡皮身边的两名劲装汉子,说道:“这两人肯定就是大兴赌坊的混混,胡皮这小子昨晚八成又输红了眼,借了赌坊的银子又输个精光,今天一早被人家给押回来取银子来的。”

    郭业瞥了那两名一言不发默默跟在胡皮身后的汉子,心道,不就是赌场放高利贷的吗?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打断了郭业和程二牛的谈话。

    郭业和程二牛两人再次看向豆花店中,只见胡皮扬手甩了贞娘一巴掌,而贞娘则是捂着脸颊蹲在地上呜呜哽咽,哭得肝肠寸断。

    胡皮甩完一巴掌之后,急的跳脚骂道:“你天天打开门做生意,咋就会没银子?别藏着掖着,赶紧给老子把银子拿出来。”

    然后又对身后那两名汉子哈腰笑道:“两位别急,别急哈,这女人肯定有银子的,我一定打得她将银子统统交出来。”

    两名汉子双眼逼视胡皮,继续不言语,只不过冷哼一声用以回复心中的不满。

    胡皮继续喝骂继续逼迫贞娘,就是要银子。

    贞娘则是蹲在地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委实一钱银子都拿不出来。

    胡皮恼羞成怒,作势高高扬起右手又要对贞娘开打。

    就在这一刻,郭业再也坐不住了,麻痹,这也叫男人?干你胡皮八辈儿祖宗的。

    砰!

    郭业拍案而起,不仅吓了对面自顾吃豆花的程二牛一跳,也吓了胡皮还有那两名赌坊打手一跳,趁着众人将眼神转移过来之机,郭业怒喝道:“住手!”

    然后走出座位进了店中,对着胡皮冷声道:“胡皮,你再敢动手,信不信老子直接让你进去吃牢饭?”

    呃……

    胡皮看着身穿公服的郭业出头,不由犯了心虚。

    这惹谁也不能惹了官府中人啊,郭业这话他还真信,自己本来就名声臭出二里大街外,人家随便给自己套个罪名直接就进去了。

    但是后头的两名赌坊的人也不是善茬儿呀,如果今天还不是欠赌坊的银子,估计免不得又是一顿痛揍。

    赌坊这些人的手段,他胡皮整日厮混怎能不清楚?

    于是对着郭业求情道:“这位公爷,你高抬贵手莫要管此事行吗?而且贞娘是我妻子,我冲她要银子,我打她,那也是天经地义之事,不犯甚王法啊。”

    胡皮这话一出,差点没将郭业的鼻子气歪。

    你娘的,什么狗屁天经地义,在老子这儿行不通,还真给你丫脸了,麻痹。

    于是对着胡皮抡起右手,左右啪啪各打一巴掌,喝道:“照你这么说,老子是公差,打你也不犯法咯?”

    郭业出手够狠,直接将胡皮脸颊打得高高肿起,眼冒金星,差点没站住脚步。

    旁边一直不作声的两名汉子见着郭业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横插一杠梁子,未免心中不悦,但是碍于郭业公差衙役的身份没有敢大声质问。

    而是语气生硬地说道:“这位公爷,这胡皮欠了咱们大兴赌坊的银子,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您这么做可就不厚道了。”

    郭业看着这些习惯杀人放火泼油漆放高利贷的混账没什么好感,连正眼都不瞧二人一眼,冷哼道:“怎么着?朝廷什么时候颁布了律例,允许赌坊放利钱了?回头本公差还真要回衙门问问县尉大人了。”

    这话中之意就是告诉这两名打手,这梁子他郭业架定了。

    看着蹲在地上如受惊小鹿般瑟瑟发抖的贞娘,郭业更是坚定了援手相助这个弱女子的心思。

    一听郭业这话,两名汉子知道今天这事有些波折了,随即再次问道:“公爷这是想替胡皮揽上此事?”

    郭业没有理会问话,而是对二人厌恶地摆摆手,驱逐道:“告诉你们大兴赌坊的老板,丧尽天良之事最好少做,不然会折福的。”

    两名汉子一听郭业已经放话到了这种程度,怎么还会不清楚今天这事已经变味儿了。

    不过还是不死心,还想冲郭业说道两句,虽然不敢得罪郭业这种衙门中人,但是他大兴赌坊也不是没有靠山之人,不是那么好惹的。

    谁知话还没出来,又传来一阵砰的声音。

    吃完豆花的程二牛一拳砸到桌子上,直接将桌子锤了一个大窟窿,然后吆喝着嗓门对着两名汉子喝道:“还愣在这里干嘛?难道真想吃吃爷的铁拳,想到班房过过夜不成?”

    两名汉子彼此对视一眼,程二牛这个混蛋凶名在外,连老虎都打得死的人能是什么好玩意吗?

    随即只得好汉不吃眼前亏,灰溜溜地转身而去,转身之时瞪了胡皮一眼,威胁之意顿出。

    胡皮见着郭业横插一梁子,帮自己解了围,可一想到两名大兴赌坊打手离去之时的眼神,心中再次泛起了心虚。

    郭业看着蹲在地上楚楚可怜的贞娘,心中不免生出怜意,想要上前将她扶起劝慰几句。

    谁知外头的程二牛冒然跑了进来,好像想到了什么东西,对着郭业有些无奈地附耳叹道:“郭兄弟,俺刚才突然想起一件事儿来,看来你又闯祸了。”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