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十四章 衙役同僚程二牛

正文 第十四章 衙役同僚程二牛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庞飞虎和程二牛的一再打听追问下,郭业将自己在东流乡吴家如何诓骗诈走刘阿芒一事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说得绘声绘色,听得庞飞虎和程二牛二人脸色跌宕起伏,当真精彩。

    最后,程二牛竖起拇指对着郭业赞道:“郭兄弟,三言两语就能将里正之子轰走,当真厉害啊,俺程二牛服了。”

    相比于程二牛的乐观,庞飞虎不禁皱起了眉头,说出了郭业最不想听到的一句话。

    只听见庞飞虎不无忧虑地叹道:“郭兄弟,看来你这次是真遇到麻烦了。秦威在一年前娶了个妻子,据说那女子姓刘,好像就是你们东流乡人氏。”

    庞飞虎言下之意已经很直白了,郭业听得不由头皮发麻。

    妈的,原来秦威并非刘家靠山那么简单,竟然是刘家的乘龙快婿。

    擦,这梁子结大了。

    真是一报还一报啊,前番戏耍了刘阿芒,今朝就被他姐夫秦威给盯上了。

    人家是捕班捕头,自己只是一个皂班的小衙役,怎么干得过人家啊?

    见着郭业一脸阴郁,眉头紧蹙,庞飞虎不由宽慰道:“郭业,秦威虽然心胸狭窄,龇牙必报,但是你已经是县衙同僚,更有县尉大人亲笔书信介绍,他不敢把你怎么样。”

    听到县尉大人,郭业心中不由苦笑,自己跟县尉谷德昭根本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去,无非是岳父吴茂才送了点银子走走后门给他弄了个编制而已,人家都已经收完银子了哪里会管自己这个小衙役的死活。

    更何况,秦威是谷德昭手下的捕头,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小衙役为难秦威这个捕头。

    庞飞虎见着郭业还在忐忑犹豫,继续说道:“再说了,你是我皂班中人,庞某身为班头,怎么可能任由秦威这个捕班中人欺辱于你呢?放心吧,如果秦威敢发难,庞某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旁边的程二牛也是跃跃欲试地助拳道:“班头说的是,他捕班算个卵啊,他秦威敢为难郭兄弟,就是为难咱们皂班的弟兄,看俺程二牛的铁拳锤不死他。”

    两人话毕,郭业心中顿时倘佯起一股热流,丝丝暖入心扉。

    看着庞飞虎和程二牛那淳厚的眼神,不由感激地再次抱拳道:“多谢庞班头,多谢二牛兄弟。”

    同时心中也是备受鼓舞,对啊,我郭业何必妄自菲薄,难道一个后世之人还能被你秦威一个**捕头死死吃住?大不了到了那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哼,秦威,鹿死谁手,还是未知之数呢。

    庞飞虎对着郭业再次勉励了几句之后,吩咐郭业明日早晨即可前来当班,至于什么岗位,明日再做安排。

    交代完郭业之后,庞飞虎便先行离去。

    待得庞飞虎离去,郭业一看大房中就他与程二牛两个男人也就无所忌讳,在房中将崭新的衙役公服换上,四方幞头戴上,更是小小铁尺别在腰间插上。

    换完衣裳之后,美滋滋地转了两圈,问着程二牛道:“二牛,你看咋样?”

    程二牛打量了一番之后,砸吧嘴道:“正好合身,精神。”

    郭业哈哈一笑,臭美地摆了一个造型,然后将换下来的旧衣裳抱在怀中。

    就在将旧衣服抱在怀中的那一刻,郭业突然想起自己竟然忘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那便是他在陇西县城的住所到现在还没着落呢。

    要知道,县衙管吃管月银,可是从来不提供住宿的。

    靠,郭业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暗骂自己真是糊涂到家了,难不成今晚就要睡客栈了?

    程二牛不知道郭业怎得如此,连忙问道怎么回事。

    郭业随即将自己如此马大哈之事说了出来,谁知程二牛听罢没有大笑,反而拍着胸脯说道:“俺还以为啥大事呢,不就是住所的问题吗?交给俺二牛。”

    随即将郭业手中的旧衣服往桌上一扔,然后急急拉着他出了大房,径直朝着县衙大门口跑去。

    郭业被程二牛拽着跑,没多久就出了县衙,出了大门郭业急急问道:“二牛,你拽着我上哪儿找住所去?”

    程二牛放慢了脚步,哈哈笑道:“郭兄弟,算你运气好。俺们胡同那儿就有一户带小院的宅子要租赁,宅子不大,只有三间房,一个小院,但是住你一个人绰绰有余了。走,俺带你去。”

    郭业一边小跑跟着,一边庆幸着自己的运气。

    幸亏被调配到了皂班远离了捕班,幸亏认识了班头庞飞虎这样厚道的上司,幸亏认识了程二牛和朱鹏春这样有趣的同僚。

    想到这些,再想想捕头秦威的临走之时的威胁言语,那就当真算不了什么。

    心中不由豪情万丈地吼道,切,不就是小小阻碍吗?算个屁!我郭业是要干大事的人。

    ...

    ...

    路上,郭业也对程二牛这个汉子探了一番底子。

    程二牛是土生土长的陇西县城人,家就在陇西县南城区朱户大街那边的一条胡同里,他父亲也是衙役出身,后来疾病过世,留下程二牛和老母。后来也是庞飞虎念着与程父同僚一场,去游说县尉谷德昭,总算是让程二牛子承父业,接替他已故的父亲进入衙门混饭吃。

    程二牛二十啷当岁,没有成亲,家中只有一个老母。

    郭业听着程二牛心无旁骛没有一丝防备地介绍着自己,心中大增好感的同时也不禁泛起窦疑,既然他叫程二牛,应该还有个哥哥叫程大牛才是啊。

    怎么就没听二牛提过有个哥哥呢?

    真是奇了怪了。

    不过郭业也没有突兀去问,万一人家哥哥在小时候就早早夭折,自己再上前一问,那不是**是什么?

    也许,程二牛也有自己的难言之隐吧。

    县衙在东城区,而程二牛所住的地方是南城区朱户大街的一条胡同,需要途经城东大街,城南大街,然后拐上好几条小街才能到。

    穿行几条大街下来,身穿衙役公服头戴四方幞头的郭业初初混了一个脸熟,也对东城到南城的区域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

    街边店面林立,茶馆酒肆,粮店布庄,赌坊妓院,还有菜市集市,星罗棋布地分布在东城区到南城区的各条大街之上。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程二牛领着郭业到了朱户大街的油麻胡同。

    程二牛就住在油麻胡同的胡同口,而他所说的三房独立小院就在胡同最里头。

    也是赶巧,待得程二牛敲响了小院的房门,小院主人正好过来巡视房子,与郭业二人打了个照面。

    房主是个眉宇间间有些市侩的中年人,通过程二牛的介绍,郭业才知道原来男子叫汪直,在油麻胡同口开了一家油铺,这座小院是他的祖业,一家如今就住在店铺的楼上,所以这栋小院就空置了下来。

    汪直一听郭业要租他的小院,开心还来不及。这年头,做买卖的人谁不想和官府中人攀上点关系啊,哪怕像郭业这样初来乍到的衙役,也值得他结上一番善缘。

    士农工商,商排最末,还是这样没什么家底的油铺掌柜,汪直怎么可能会放弃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呢。

    就这样一个愿意结交,一个愿意租赁,两人一拍即合,三两下就将租赁小院之事定了下来。

    最后,汪直直接将房租打了个对折,月租仅需纹银半两,当真是便宜到渣渣。

    郭业知道汪直心中打得什么算盘,也没有去深究,反正自己兜里银子也不富裕,算是承了汪直一个人情,友情后补吧。

    于是从袖子里掏出一小锭的银子,约莫五两,又从腰间翻出两块碎银,约莫一两重,直接将房租付了一年。

    汪直见着白花花的8银子,心中暗暗庆幸,嘿嘿,总算是攀对了人,一个普通的衙役怎么可能随手就能翻出几两银子呢?不简单啊!

    一旁的程二牛见着郭业出手如此大方,翻手间就能摸出几两纹银,也是眼神巴巴一阵的羡慕。

    对于他这种一个月只有旱涝保收一两多纹银的月光族来说,啥时候见过五两一锭的银子?

    程二牛心中不由感叹,同样是衙役,这做人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郭业无暇猜测程二牛和汪直的心思,向二人道了声回见之后拎着汪直给的钥匙径直进了小院。

    这是一座用黄土垒砌围墙的小院,独门独户,小院摆了一张摇椅和一副石桌,虽然不够大但是胜在清静,院中种着一颗大槐树,估计有二百来年的树龄。

    小院四周有三房,看着大小可以断定,一间是主人房,另外一间是待客吃饭的小堂,还有一间与主人房相邻,估计是厢房供亲戚朋友住宿用得。

    院子的右上角还临时搭了一个茅草屋,里头有个大灶台,台上摆满瓶瓶罐罐,估计就是厨房。

    郭业在小院中晃晃悠悠转了一圈,心道,真是个不错的地方,没想到油麻胡同这种贫民窟也有这么清静的小院。

    郭业缓缓走到摇椅边上坐了下来,咯吱咯吱摇晃着,闭目养神赞道:“曲径通幽处,貌似神仙居啊!”

    夜幕缓缓沉下,郭业出了小院随便找了个吃食小店垫补了几口,又在附近街市店铺随便买了床被,然后趁着天色还有微光迅速返回了新住所。

    一是因为今天折腾的委实太累,有些犯困,二是因为明日要早早起床前往衙门履任,第一次上班迟到可是职场大忌哦。

    所以,返回到小院之后的郭业第一时间铺好床被,直接下榻就寝,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

    ...

    一夜过去到清晨,天色灰蒙蒙,公鸡还未开始打鸣,郭业就因为第一天上任衙役而感到兴奋的缘故早早就苏醒过来。

    正准备起床洗漱一番,突然——

    “笃笃笃…笃笃笃……”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适时响起。

    郭业赶紧披上外套急急起身,一边穿鞋一边跑出房门冲外喊道:“谁啊?”

    刚喊完一嗓子,就听见程二牛在外头招呼道:“郭兄弟,起来了没?走,趁现在清早没啥人,俺带你去个好地方。”

    郭业咕哝了一下,大清早的,还要趁着没什么人才去,能有什么好地方。

    但还是径直走向院门,前去给程二牛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