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十章 陇西县城东门外

正文 第十章 陇西县城东门外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衙役!”

    ...

    “老夫替你在陇西县衙谋了份衙役的差事!”

    ...

    走在回后院厢房的路上,吴茂才舌绽春雷的话一直盘旋在郭业的脑海中。

    他不知道自己当时在大厅中的那份表情,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告别岳父吴茂才走出大厅,他只记得自己听到“衙役”二字之时有过忐忑,更有过激动,最后木然点点头答应了吴茂才返往后院的厢房。

    穿堂绕廊的路上,吴家来往奔波的仆役和丫鬟们纷纷冲着郭业这位姑爷打招呼,但是这小子脸色依旧那副怔怔失神的样子,浑然察觉不到,嘴中只喃喃着“衙役”两字。

    衙役是什么行当?

    在郭业的脑海记忆中,无论是后世所涉猎的小说还是影视作品,大唐朝的衙役就是头戴四方幞头,身穿皂青圆领窄袖袍衫,腰系革带,手拿铁尺钢刀。

    然后在街上趾高气扬,威风八面,动不动就吆喝上一嗓子:“公差办案,闲杂人等统统回避!”

    擦,真是想着都过瘾。

    啧啧,衙役衙役,丫的就是后世的警察呀,太给力来。

    想当初自己中文系大学毕业后还曾经报考过公务员,无非就是想圆了儿时梦想,当一名惩奸除恶的警察叔叔呢。

    虽然后来考上了公务员,却因为某些关系没有被公安系统录取,最后进入了一个清水小单位混日子。

    但是,警察梦始终没有磨灭,天天不是看推理小说就是看警匪电视剧。

    如今穿越唐朝,有机会一展抱负实现心中一直想要实现的梦想,郭业还能淡定的住吗?

    衙役衙役,真是不错。

    一路上,乃至回到了厢房中,郭业一直都亢奋着,更是在屋里哼哼哈嘿地挥舞着前世学来的一些搏击格斗。

    此刻的他,哪里还会去管吴茂才到底安得什么心思,竟然花银子替他在衙门里头谋上这么一份衙役的差事。

    至于吴茂才这样精打细算的人,当然不会做那亏本的买卖。

    不过这次的一切都来得太过机缘巧合。

    正所谓苍蝇不叮无缝之蛋,若非郭业在吴家表现得太过锋芒毕露,若非刘家咄咄逼人,吴茂才觉得自己也有必要在县衙里也攀攀关系。

    以他的性子,哪里可能会花个二三十两银子走了陇西县衙的县尉谷昭德的关系,替郭业谋上这么一份差事?

    县尉是什么人?

    那是有了品级的朝廷官员,虽然只是一个九品的县尉,但是对于吴茂才,刘老赖这些乡绅百姓来说,那已经是一个高山仰止的存在了。

    县尉掌管着县衙里的三班衙役和民壮近百人,在陇西县城的地界儿上,一言九鼎那是轻的,用呼风唤雨来说都不为过。

    如果用郭业的话来讲,九品县尉谷德昭就是掌控整个陇西县城政法和公安系统的一哥,在后世一个县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是没得跑了。

    甭管是郭业狗屎运超然,还是吴茂才打得小算盘,反正事情已定,郭业这几日就要前往陇西县衙报道。

    ...

    ...

    两天后,郭业收拾妥当,怀揣着岳父吴茂才给他准备的那封县尉谷德昭亲笔书信,还有当日郭老憨让郭小蛮送来的十两银子,心情舒畅地骑着吴家给他配备的坐骑——小毛驴。

    然后屁颠屁颠哼着小曲儿骑驴出了吴家,准备前往陇西县城报道履任。

    美好的前途等待着他,威风八面的衙役差事正虚席以待,等着他郭业的到来。

    刚离开吴家没多久,约莫还未走出一里地,郭业就听到后头有个脆声在招呼着他。,声音愈来愈近朝他这边赶来。

    回头一看,赫然就是吴秀秀的丫鬟春香。

    得~~

    郭业喝住了屁股下面赶路的毛驴,回头张望春香,待得她跑到跟前,问道:“啥事?”

    春香气喘吁吁香汗淋漓,顾不得擦拭喘气儿说道:“姑爷,我家小姐知道老爷给你谋了份差事,她说了,让你在城里争口气,莫要坠了吴家的名声。”

    切,吴秀秀还是这幅口气,郭业暗暗瘪嘴,吴家在东流乡算是大户,可在陇西县城又算得了什么?顶多一个乡绅地主。

    不要坠了吴家的名声无非就是怕自己在陇西城里丢人现眼呗,哼,小哥这次去是鱼入潜渊,是龙入大海。

    但是今天心情超赞,郭业也懒得和吴秀秀呛呛,点点头哼道:“知道了,跟你家小姐说,我郭业那是干大事的人。”

    说完转身坐正了位置,高喝一声得~~

    准备策驴赶脚,这东流乡和陇西城可是有几十里的路程,他可不想磨蹭到天黑。

    到时天黑的话,城门一关,那只有露宿城外的荒山野岭了。

    春香见着姑爷要走,突然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钱袋子扔进塞进郭业的怀中,说道:“这是五两银子,我家小姐说了,你在陇西城里人生地不熟,又是初来乍到县衙,既要吃住又要打点同僚的人情世故,手里不能短缺没有银子。喏——这是我家小姐给的。”

    说完之后转身拔腿,头也不回就往吴家跑回。

    春香的突然举动和替吴秀秀带的话顿时打了郭业一个措手不及。

    慌忙之余心中不觉又多了分温馨。看来,吴秀秀这小娘皮也会关心小哥哈。

    但是,大老爷们七尺男儿怎么可能要用女人的钱呢?郭业拿起怀里的小钱袋子刚想说我自己有钱,可惜春香已经跑远。

    五两银子在大唐年间是什么概念?

    一个普通衙役的年薪差不多就在十二两至十五两之间,在饭馆里邀上三五好友吃顿大餐也就三五百文大钱,连一两银子都用不到。

    郭业手里攥着钱袋,绣着荷花的钱袋上隐约传来兰花香味,这是吴秀秀身上时常带着的香味啊。

    看来这小娘皮是动了她自己的私房钱了。

    郭业缓缓将钱袋揣到了袖子里,与早前那十两银子放到一处儿,然后转头遥望吴家方向,心中暗道,吴秀秀,你等着小哥出人头地的。

    随后心中莫名涌起万丈豪情,一甩鞭子对着小毛驴高喝道:“得~~”

    一人一驴,哒哒哒地冲着陇西城的方向赶去。

    ...

    ...

    小毛驴倒是脾气顺,兴许是它也知道跟着郭业这个新主人将来可以吃香的喝辣的,在城里可以勾搭漂亮的小母驴,所以一路上没有犯过犟,还没到两个时辰,就抵达了陇西城东门外的官道上。

    郭业骑在驴上已经隐约可见陇西城高大的城墙。

    得得得~~一路向前,离东门只有几步之遥。

    仔细一瞅,城门前三三两两的进城之人陆续进了东门。

    不过细心的郭业发现,他们每个人进入东门后都在重复一个动作,那就是——

    交税。

    每进城一人,那人就会主动向东门右边的筐子投进两文铜钱。

    再看城门左右两边,各站着一人,懒散地靠在墙边儿,打着哈欠地瞅着进城的百姓,两人都是四方幞头皂青袍衫手拿铁尺,这装扮不是衙役是什么?

    难道衙役也管守城门,收进城税之事?

    郭业心中猜度,难道如今的衙役不仅仅是警察,还兼着城管的行当?

    心中想归想,猜归猜,郭业还是骑着小毛驴上前去,甭管是警察还是城管,以后都是同僚了,怎么着也要过去打个招呼不是?

    小毛驴步步向前,刚要到了东门口,突然——

    哒哒哒...

    喀喀喀...

    一阵嘈杂的马踏之声和木质车轱辘与地面的磨蹭之声陡然从郭业身后传来。

    紧接着,传来一嗓子的吆喝声:“滚开,不要挡道。前面骑毛驴的小子,赶紧躲开。”

    “驾,驾~~”

    声音来势汹汹,吆喝之声飞扬跋扈,郭业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屁股的小毛驴好像预知到了危险,猛然“嗝啊嗝啊”的狂叫然后冲着官道右边一扬蹄子,屁股一撅窜到了路边。

    砰!

    温顺的小毛驴突然发起颠,冷不丁将郭业从身上掀翻了下来,郭业直接摔了个狗啃泥。

    他顾不得浑身摔得疼痛,也顾不得去鞭打自己这头胆小怕事的臭驴,起身就要对着刚才身后那始作俑者骂爹骂娘。

    可待得他站起身来,赫然瞅见刚才惊吓到自己毛驴的凶手就是一辆马车。

    可惜还未等他开骂,那马车已经横冲直撞进了东门,早已逃之夭夭。

    郭业龇牙忍着胳膊的摔疼,恨恨地看着进城远去的马车,怒道:“草你姥姥,这***就是典型的肇事逃逸啊,我靠。”

    凶手已经远遁,抓不到现场证据的郭业只好将忍气牵着该死的小毛驴走到东门口,冲着那两名守门的衙役喝道:“喂,你们俩寻思什么呢?这是哪家王八蛋的马车,竟敢在中闹市横冲直撞,还敢逃避进城交税。别愣着呀,赶紧追啊!”

    两名衙役被郭业莫名其妙的质问,顿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惊异地看着郭业,那种眼光就跟看着千年奇葩一般无二。

    郭业被两衙役那怪怪的眼神看得心里直发毛,怎么着?难道老子说错了什么?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