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九章 翁婿大厅话家常

正文 第九章 翁婿大厅话家常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了一趟家,郭业满腹心事,吴秀秀则是依然故我一言不发自顾躲在车中。

    前边骡车后面驴,一行人前后脚朝着东流乡赶回去,一路无话。

    紧赶慢赶,约莫过了两个时辰,回到了东流乡吴家。

    进了吴家已经是正午时分,回到吴家后的吴秀秀一改之前在郭家对待二老的得体态度,连招呼都懒得和郭业打一声就在春香的搀扶下回自己的房中去休息了。

    和吴秀秀分道扬镳的郭业从大泽村回来的路上滴米未进,早上又喝得是稀饭,肚子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本想着去厨房捣腾点吃的。谁知人还没到厨房就被福伯拦住,说是老爷在大厅有请姑爷过去谈话。

    郭业乍愣,这自从入赘进了吴家,自己这个便宜岳父别说和他聊天了,就连正眼儿都没瞧过他一眼。

    今天是怎么了?

    郭业心中疑惑,吴茂才竟然主动邀请自己去大厅谈话。

    他心里不禁揣度,难不成是因为小哥最近时间的表现可圈可点,老丈人疼女婿,难道小哥这个假女婿也到了转正的时候啦?

    随即,郭业心中一边侥幸意淫猜测着,一边跟着福伯悠悠前往了吴家的大厅。

    吴家是普通乡绅人家的大宅院,仅有前后两院,厢房卧室书房都设在后院,而大厅就在前院,只需绕过宽敞的天井就能到了大厅。

    不消一会儿,福伯就将郭业领到了大厅门口,指了指大厅里头说了声老爷在里面等着,就径直下去干活。

    郭业虽说不是第一次和岳父吴茂才打照面,但是正式场合谈话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

    摸不着吴茂才到底唱得哪出,郭业忐忑地走进了大厅,本以为吴茂才这个假岳父会给他甩个脸子装装逼。

    谁知——

    “啊哈!贤婿省亲回来啦?你父母身体可好?哈哈……”

    郭业前脚刚一踏进大厅,就看见吴茂才老脸皱如黄菊花的迎面而来,那个热乎劲儿甭提有多殷勤了。

    嗯?

    郭业被吴茂才这突如其来的黏糊劲儿给闹懵了。

    无论是当初的拜堂成亲还是后来几天在吴家的相处,岳父吴茂才都是摆着一副臭脸,还谁欠了他吴家几百斤稻谷似的。

    今天这是怎么了?

    前倨后恭,令人琢磨不透啊!

    不过郭业始终相信,事出反常必有妖,他还没**愣愣到真以为吴茂才要给他这个假女婿转正了。

    看来今天是来者不善啊!

    瞬间,数十个假设在郭业的脑中盘旋,便宜岳父到底想干什么?

    于是有礼有节的抱拳一稽首,恭声道:“岳父大人相召小婿,不知有何事情吩咐?”

    吴茂才富态的满脸赘肉一直笑眯眯,但听到郭业嘴中冒出岳父和小婿这两个词儿,嘴角还是不由得抽搐了一下,怎么听怎么别扭。

    虽然吴茂才这个不自然的神情一闪而过,但还是被郭业给灵敏地捕捉到。

    悟了!

    郭业敢断定,自己这个便宜果真心里没憋着好屁,干!

    罢了,郭业心中计较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看你老小子能耍什么妖招儿。

    果然,吴茂才分外热络地上前一把拉住郭业的手臂,和声细语地说道:“能有什么吩咐,你看你入赘咱们吴家这么多日子,咱们爷俩也没好好聊过天。来,贤婿,坐,请坐!今天咱们爷俩好好谈谈。”

    不由分说,直接将郭业强拉硬拽,按到右侧的一把椅子上,然后自己转身坐到大厅上座。

    郭业暂时不知吴茂才心里打什么鬼主意,无奈之下,姑且听之任之,决计到时候随机应变。

    回到座位后的吴茂才继续一副善长人翁的模样腆着满脸赘肉笑道:“贤婿啊,咱们吴家如今在东流乡能置办上一份家业,凭的是啥,你知道不?”

    郭业正襟危坐,听着吴茂才这一会儿东一会儿西,有些飘忽不定的话,委实吃不准老小子到底想说些什么。

    本想着随便恭维两句。

    谁知吴茂才却不待他回话立马又自个儿接上了话茬儿,眉宇间颇为自豪地说道:“咱们吴家凭得是几代人的勤俭持家,凭得是我吴茂才十几二十年来的守成家业。嘿嘿,贤婿有所不知啊,不知有多少人惦记咱们吴家这份家业呢。可惜啊,谁让吴家到了我吴茂才这一代膝下无儿,后继无人,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呢。”

    郭业听着听着越发糊涂,这跟老子有什么关系?你吴家产业再大也跟咱这个假女婿没有一文钱的关系啊。

    紧接着,吴茂才自艾自怨叹气几声之后,将右手搭在八仙桌边角,自顾嗒嗒都轻轻叩着,然后喟然叹道:“创业难,守业更难啊!不说里正刘家前番几次的觊觎挑衅,就说刘老赖家那个混账儿子上次闯府撒泼。唉,幸亏贤婿将他打发走了,不然,不然真是……”

    娘的,郭业听来听去,老小子还是没切进主题,心中不由没了耐性。

    于是一扫之前的恭敬之情,而是面无表情语气平淡地说道:“岳父大人,你有话就直说吧。”

    呃...

    这下轮到吴茂才哑口了,感情自己铺垫了这么东西纯属浪费口水?

    随即吴茂才也收敛了刚才那番做戏般的笑容,语气稍微冷淡地问道:“贤婿,你也知道吴家上下几十口就靠着东流乡几百亩的田产收租过活,赚的这点银子当属不易啊!不知你将来有何打算呢?”

    既然如此,吴茂才也懒得藏着掖着,直接打开天窗说起了亮话。

    郭业听着吴茂才这话,眉头微微紧蹙,心思,怎么着?难道吴家这是过了河就想着拆桥,卸了磨就想杀驴,想将他这个假女婿逐出吴家不成?

    顿时,他心中不由无名火气,干,真以为老子是那头任人宰割的蠢驴吗?

    如果没有拜堂成亲之前,没有掀开吴秀秀盖头见到她的真容之前,没有回到大泽村老家看到郭家贫困交加一幕之前,郭业还真巴不得吴茂才能够立刻马上将他赶出吴家。

    可惜现在——

    不行!

    坚决不行!

    他不能就这么离开吴家。

    无论是吴秀秀的绝色之姿,还是大泽村父母小妹的凄惨,无时不刻在刺激着郭业,他心中早已发誓要争气,一定要出人头地,好让家人父母过得更安逸,誓必要抱得吴秀秀这个美人归。

    但是若要实现和兑现这一切,他就必须借助一个跳板来争取在最短时间内获得自己在大唐的成功。

    一个人的成功通常受着内部因素制约和决定的,内因有个人的天赋,个人的奋发上进,个人的自强不息云云。

    但是光有了内因也不一定能够快速获得成功,往往还需要借助外力的帮助。

    就目前而言,吴家正是这个外力,正是郭业心中的这块跳板。

    现在听着吴茂才这意思,无非就是想打发自己走人呗,这他娘的明摆着欺负人嘛。

    嚯~~

    郭业猛然起身,双眼不悦地看着吴茂才,奚落道:“怎么着?如今刘家不来骚扰吴家,岳父大人就想着法儿卸磨杀驴了,是吗?啧啧,岳父大人可真做得出来啊,想当年高祖皇帝开创大唐帝国,好歹还不忘封赏一干有功之臣呢。岳父大人这是算啥?也忒儿凉薄了吧?”

    啊?

    吴茂才脸色一怔,看着郭业这小子在他面前炸了毛,说话间尽露尖酸刻薄,句句话如刀子剜心。

    吴茂才心中虽有不快但是立即隐忍了下来。

    因为他压根儿就不可能赶郭业离开吴家,他心里清楚得很,刘老赖家这一老一小两头杂毛畜生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放弃对吴家的觊觎。

    再说了,招赘郭业虽然是假女婿,但是根子上是看重他之前懦弱不堪好掌控,不会图谋自己的家业,让吴家产业姓吴不姓郭。

    他怎么可能让吴秀秀休夫再嫁第二人,这不是毁了女儿的名节,凭空落下一个二婚头的臭名吗?

    他吴茂才可不会愚蠢到自毁长城,将郭业赶出吴家,既坏了女儿的名节,又让刘家那两父子有了可趁之机。

    看来这小子是误会了,不过落在吴茂才的眼中他更加确定郭业这小子也对吴家产业动了歪念,这可不是一个好的信号啊。

    于是,吴茂才隐忍住心里的不快,急急站起身来对着郭业解释道:“贤婿啊贤婿,我看你误会了,误会了呀。你别急,你是我吴家的女婿,虽然是招赘,但那也是半个儿啊,老丈人不疼女婿谁来疼?”

    说到这儿,郭业的脸色稍缓,但是心中却顺着吴茂才的话补道,半个儿?谁他妈信。

    这边吴茂才见着郭业脸上缓和,继续说道:“自从贤婿你上次三言两语喝退刘阿芒,老夫就觉得你是一个可造之才。就这么在荒废在吴家真是可惜了。所以呢,”

    说到这儿,吴茂才咽了口唾沫,看着郭业狐疑地眼神,说道:“所以啊,老夫趁着你和秀秀回大泽村省亲的日子跑了趟县城,花了些银子打点了一番,好不容易替你在城里谋了一份好差事哟。”

    嗯?

    替我谋了一份差事?

    郭业不禁傻眼,吴茂才这个守财奴铁公鸡会有这么好心?

    不过终日在吴家混吃等死终究不是王道,在吴家当个米虫,在吴家仰人鼻息,不仅让吴秀秀瞧不起自己,也无法改变父母小妹的贫困生活,吴茂才的这番作为倒是与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

    继而,将信将疑地望着吴茂才,脱口问道:“不知岳父大人替我谋了份什么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