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八章 不许过界

正文 第八章 不许过界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幕缓缓落下,弯月已过柳梢头,秋风瑟瑟,卷起几声夜莺思春般的啼鸣。

    丫鬟春香和吴家赶车的马夫被郭老憨安排到了周围邻居家借住一宿。

    而吴秀秀和郭业则被郭柳氏和郭小蛮推搡着进了另外一幢茅屋,然后郭小蛮这个古灵精还煞有介事的冲着哥哥郭业露出人小鬼大的笑脸,而后狠狠将门关上。

    郭业环顾小蛮的房间,这幢小屋原先正是前身郭业所住,后来入赘了吴家,就让予妹妹小蛮。

    虽然灵魂附体,但是脑海中还是有些许熟悉的感觉。

    空荡荡无一物的房中除了一张床铺之外,就只剩下空落落的墙壁和满屋子的干燥茅草味道。

    仔细一瞅床铺,老爹还真没扒瞎,看着棉被和褥子的陈色,应该是今天新买的,难道老爹刚才被母亲和小妹神神秘秘叫出去就是因为买棉被不成?感情这村子里还有贩卖棉被和褥子的店家啊。

    咯吱!

    郭业一屁股坐到了木边铺成的床上,发出木板摇曳撞击的声音。

    他拍了拍崭新的棉被和褥子,对着拘谨站在房中的吴秀秀没话找话说道:“呵呵,果然都是新买的,干净着呢。你放心大胆的睡吧。”

    一听睡吧两字,吴秀秀的身子没来由一颤,咬紧嘴唇无言以对,执拗地摇了摇头。

    郭业看着吴秀秀早已没有了之前在吴家的那番气势,相反还有些惴惴不安,明白她心里担心的什么。

    看着她今天的这番识大体顾大局,郭业无心为难于她,说道:“你放心吧,今晚你睡床,我回头出去那点干草铺在地上,凑合一宿就行了。反正关紧门窗看不见,我爹娘也不知道咱俩怎么回事。”

    都说女人都是水做的,一会儿这个样,一会儿那个样儿。

    果不其然,听着郭业主动提出要睡地上,拘谨若斯的吴秀秀反而有些过意不去了,轻声问道:“夜里寒气重,你能受得住?”

    郭业一听这话,不由心里来了底气,什么叫你能受得住?

    男人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即便真的不行,创造条件也得行。

    于是大手一挥,径直起身对吴秀秀说道:“放心吧,我郭业不是那种不知分寸的人。今天说过承你的情就是承你的情,今晚我睡地上,绝对不会靠近你半分距离,睡你的吧。”

    说着,作势就要走出房门去搬些干草进屋打地铺。

    “站住!”

    突然,吴秀秀喊住了他,蹙眉思索像是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定似的,毅然决然说道:“今晚你也一起睡床吧。”

    虾米?

    郭业两腿一颤,差点没站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人品大爆发,美女送上怀吗?

    可惜还未等郭业美滋滋地开始做美梦,吴秀秀直接将他的梦幻泡影给戳破了,只听吴秀秀说道:“你我和衣而睡,被子归我,你就拿外套凑合盖一宿吧。郭业,我可警告你,若你敢趁机沾我半分便宜。我,我,今日手中无剪刀,但是我心中有剪。”

    我靠,郭业听着吴秀秀的话顿时傻然,什么叫手中无剪,心中有剪啊?

    我还手中无剑,心中有剑,小李飞刀,例不虚发呢。

    就在他回味吴秀秀话中这句话之意时,吴秀秀已经扑好了床铺,将被子归到一侧自己享用,然后在床铺的中间放上了一碗凉水作为分水岭,防止郭业的乘虚而入。

    吴秀秀小心谨慎,百般提防到这种程度,郭业不得不感叹自己的人品在吴秀秀眼中实在有够烂的。

    得了,睡床上总比睡地上享受半夜的湿气要来得舒服吧?

    再说了,与吴大美女同睡一床,闻着那沁鼻的芳香,未尝不是一件美事啊。

    见着吴秀秀和衣而睡,紧紧将自己裹在棉被里,身子还微微发出筛糠般地瑟抖,郭业心中无疑产生了丝丝怜惜。罢了,当一回柳下惠不丢人。

    于是也不脱衣,径直脱了鞋袜一屁股坐到了床上,又是震得木板床嘎吱嘎吱作响。

    连带着床铺中间的那晚上都不停摇晃,泛起一层层的涟漪,像是要撒泼出来似的。

    吴秀秀见状,瞪了郭业一眼,嗔道:“你就不能小点动静吗?”

    郭业缓缓躺下床,小心翼翼地远离那碗水,闭眼叹道:“没办法啊,屁股跟个磨盘大,动静小不了。”

    吴秀秀见着郭业又开始口出粗鄙话,也懒得理会他,轻轻闭目发出了微微的酣睡之声,但是郭业听着节奏有些紊乱不均匀,像是如今的吴秀秀应该是心如小鹿撞吧?

    两人就这样,你闭眼我假寐,谁也不搭理谁,谁也不侵犯谁。

    郭业脑子里不由想起了后世的一个经典笑话,关于禽兽和禽兽不如的一个笑话。

    想着那个笑话,又看看今夜的自己,干,简直一模一样啊。

    看来今晚小哥也要成那禽兽不如的玩意了,想到这儿不由好笑,身子轻轻转身,发出哈哈一声笑。

    嘎吱...嘎吱嘎吱...

    动静有点大,又折腾的木板床开始出声抗议。

    吴秀秀听着声音,心里一紧立即睁开了眼睛看向郭业,发现对方也没做出什么出格儿的举动,心中微微嘀咕,神经。

    睡了一会儿,郭业感觉背后有点痒痒,又转身用胳膊去挠了挠,这下倒好,木板床又开始发春似的抗议了起来。

    嘎吱...嘎吱...嘎吱嘎吱...

    这此挠痒痒有点嗨皮,幅度过大,牵连那碗子水都撒了一点出来,正好溅到吴秀秀的胳膊上。

    微微有些困意的吴大美女被冰凉刺骨的井水这么一滴落,立马惊醒。

    条件反射之下,腾的一起身,然后抓起那碗水径直扑向了郭业的脸上。

    哗啦...

    冰凉刺骨的井水,还是在秋风瑟瑟的下半夜,郭业立即跳脚起来滚下了床,一边用衣袖擦着怒骂道:“吴秀秀,你丫有病啊?大半夜的,你发的哪门子疯?”

    吴秀秀见状,这才发现自己有些敏感过度了,不知如何解释,可泼了就泼了,还能作何解释?

    无计可施之下,吴秀秀索性一言不发,直接将空碗放到了床铺上,然后佯装毫不知情似的继续裹紧被子躺下睡觉。

    “你……”

    郭业见着吴大美女也有这么耍赖的时候,你妹的,竟然跟我装梦游。

    他***,真是欺人太甚!老子今晚非好好收拾你不可。

    说着撸起袖子刚想把吴秀秀拽起来,陡然...

    “咳咳...咳咳咳...”

    屋外另一间房子内传来郭老憨的半夜咳嗽之声,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但是却让郭业冷静了下来。

    罢了,暂且忍你一次,靠!

    说完出屋到院子里找条毛巾什么的好好擦擦脸还有被井水湿透了的领口。

    到了院子找东西之时,郭业发现父母住的那栋茅屋里还亮着油灯,灯光有些微弱,还有说话的声响,好像是父母正在说着话。

    郭业随手抽起一条毛巾,一边擦脸一边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趴起了墙角。

    刚一过去,就听见老娘正一边替郭老憨砰砰砰捶着背,一边劝道:“你个老东西,吴家不是给了咱们二十两的银子吗?你不会匀几两银子出来去县城抓几贴药吃吃啊,这么个咳法,早晚咳死你。”

    郭老憨咳嗽了好一阵子之后终于停住了咳声,然后轻轻一叹,说道:“你个瓜西西的婆娘,你以为老子愿意咳啊?你看看,今天娃儿带着儿媳妇回门,又是大鱼大肉,又是山里野味,还去村口徐家买了新被子和褥子,差不多都花了二两半的银子。明年还要盖新房子,这钱怎么扛花?哪里还有闲钱去城里抓药啊?”

    郭业一听二老对话,狠狠抓紧了手中的毛巾,手心有些发抖。

    老娘听完也是轻轻唉了一声,说道:“也是,吴家到底是大户人家,头次过来总不能让儿媳妇跟咱们吃糠咽菜吧?那就再熬一熬吧,熬到吴家给的那五亩良田都出粮食了,你挑去城里卖掉一些,然后好好找个大夫,抓点药。娃他爹,你可是家里的顶梁柱,可不能垮啊!”

    说完之后,老娘的嗓音仿佛有些哽咽。

    谁知又遭来郭老憨一阵臭骂,喝道:“垮个卵蛋,我郭老憨要还要再活几十年,还要看我家大娃有出息呢。郭业这娃脑子聪明,就是摊上了我这么一个没用的爹,如果不想他将来长大出息,你以为老子愿意让他入赘吴家啊?如果吴家能够帮衬帮衬他,娃有出息了,老子就是死也瞑目了。”

    说到这儿,突然房屋里的油灯一暗,显然是被郭老憨给吹灭了。

    紧接着听到郭老憨对着郭柳氏轻声说道:“睡吧睡吧,明天还要早起给娃和儿媳妇做早饭哩。你个老婆子,我可警告你,你可别给他们小两口做那劳什子的地瓜粥,做点大米粥,地瓜粥那玩意不是儿媳妇这样金贵的人吃的。那玩意不顶饿,吃多了还放屁。”

    郭柳氏嗯了一声,沉沉睡了过去,发出微微的鼾声。

    郭业听着父母的窃窃私语嘀咕声,心中酸楚无以复加,这就是他郭业的父母啊。

    此时的他继续用毛巾擦拭着脸颊水渍,但是却已不能分辨毛巾中到底是刚才的井水还是夺眶而出的泪水了。

    ...

    ...

    第二日清晨,郭业和吴秀秀在小蛮的敲门下醒来,简单洗漱之后出来见过父母,然后吃完了早点。

    今天的早点是小咸菜,窝窝头,还有满满一锅的大米粥,而且锅中的粥很稠,郭业试过,筷子插下去都不倒。

    吃完早点后,吴秀秀和郭业准备启程回东流乡。

    吴秀秀确实做到了有始有终,在登上马车之时还与公婆寒暄低语,并邀请他们二老没事来东流乡吴家小住一段时日。

    然后在丫鬟春香的搀扶下进入了骡马车中。

    郭业和父母简单告别几句,并嘱托他们好好保重身体之后,将所有想说的话都悄悄藏匿进了心头,钻进了骡马车。

    啪,啪啪...

    吴家的车夫一甩响鞭,骡马车拴着小毛驴缓缓而行,朝着出村口而去。

    还没到村口,满腹心事的郭业好像听到了车外有人在追喊,好像是小妹的声音。

    他没有耽搁,立即将帘布掀开,然后吩咐马夫停车。

    果不其然,小妹郭小蛮紧追上来,脸颊带着红晕的抓着一个拳头大小的小布包,对着郭业气喘吁吁地说道:“哥,这是爹让我给你的。”

    说完塞进郭业的怀中,然后转身就往回跑,边跑边回头喊道:“哥,这里头是十两银子。爹说了,你是男人,是要干大事的人,出门在外不能兜里没银子。”

    声音落罢,人已经跑远,差不多都快跑到了家门口。

    郭业将那装着十两银子的小布包紧紧揽在怀里,十两银子拿在手中丁点份量,但是在郭业心中却重逾千斤。

    看着依稀可见的郭家篱笆小院,看着还在路上奔跑的小妹,望着小院外不滞冲着自己挥舞双手的父母,郭业喉咙有些哽咽,但是他却毅然扼制住了,同时心中暗暗对着前方发誓着,爹,娘,小妹,你们等着我,我一定要让你们过上大富大贵的安逸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