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七章 识大体的吴秀秀

正文 第七章 识大体的吴秀秀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本来还想佯装久别重逢后的那股子兴奋劲。

    可看到的一切却让郭业的眼眶不禁湿润,鼻头情不自禁酸涩起来。

    父亲粗布麻衣,伛偻着身子,满是笑意的脸上布满褶皱,如刀劈斧削一般沟壑鲜明;母亲则是穿着件打满补丁的对襟褂子,手足无措地看看吴家小姐,又满心渴望和慈爱的看看郭业。

    篱笆小院中有个瘦弱的小女孩身穿一件满是污渍的衣衫,手拿一把斧子,看着院落里一地的柴禾,应该是她今天新劈的。

    郭业竭力抑制酸涩的泪水夺眶而出,心中呐喊道,这就是我的父母,我的小妹吗?

    郭业的思绪瞬间飞到了前世,当年他也是来自农村,父母含辛茹苦供他上学,直到大学毕业后自己找到了工作,想着能够赚钱养家孝敬父母之时,父母却因为年迈体衰纷纷辞世。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遭受前世父母纷纷辞世打击的郭业,在进入单位之后,并没有发挥出在学校的才华横溢,而是养成了得过且过的性格,以至于蹉跎在单位基层混日子。

    也许是阎王爷可怜郭业的那份孝心,让他灵魂附体重新转世,再给他一次当为人子的机会。

    成功的人向来都不是在等待机会,而是擅长抓住机会。

    郭业不外如是,见着今世家中父母小妹惨淡的一幕,郭业狠狠握紧拳头心中暗暗赌咒发誓,即便是为了他们,为了小妹,我也不应该再过着这种混吃等死的日子了。

    父亲,母亲,小妹,你们给我点时间,我郭业定要让你们过上富足安逸的日子。

    “娃儿,愣着干嘛,赶紧领郭家小姐进屋啊。”

    郭老憨上前推了一把傻愣发呆的郭业,提醒道。

    郭业诧然惊醒,进屋?

    篱笆小院里有两幢小屋,两幢四周墙壁用烂泥土堆砌而成,屋顶用木头和茅草铺顶而成的茅草屋。

    这也许就是郭家唯一拿得出手的不动产了。

    见着两幢茅草屋,不仅郭业诧异,就连吴秀秀和丫鬟春香都惊异万分,没想到郭家穷到这个份儿上了。

    郭老憨见着吴秀秀等人目露惊异,不好意思地搓着手笑侃道:“那啥,吴大小姐莫见怪。吴家给的彩礼钱给的挺多,俺们想着明年再翻新屋的,这次真是委屈大小姐了。”

    郭业的小妹郭小蛮灵巧的跑到吴秀秀跟前,丁点不怕生人,对着吴秀秀喊道:“嫂子,我爹没有说谎哩,他已经找村里的匠人商量盖新屋的事儿了。明年你跟我哥再回家,肯定能住上新房呢。”

    吴秀秀听着郭小蛮的话,不仅喜欢上这鬼灵精的丫头,不由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谁知郭小蛮轻轻摇头一躲,脆声道:“嫂子不要摸,我身上衣衫脏,莫要污了嫂子的手。”

    吴秀秀乍听心中一酸,也不顾郭小蛮的闪躲,径直将她拉近身边摸着她的满是草灰木屑的头发,轻声说道:“不脏,小蛮干净着呢。咱们回屋吧。看看嫂子给你带什么礼物来了。”

    然后又对郭老憨和郭柳氏说道:“公公婆婆,以后不要叫我什么大小姐了,我是郭家的儿媳妇,你们就叫我秀秀吧,我父亲也是这么叫我的。”

    郭老憨还是可劲儿搓着手,连连摇头称着如何使得,使不得。

    郭柳氏则是很本分地跟着郭老憨身后,附和着使不得。

    郭业看着父母和小妹,听着刚才的一幕幕,心中如老鸦啼鸣般酸楚无比,不断告诫着自己一定要争气,一定要出人头地。

    他知道今天吴秀秀的种种表现已经给足了自己的面子,尽管对方兴许并非真心,多数出于敷衍,他都心中感激莫名。

    于是对着父母和小妹打圆场说道:“爹,娘,秀秀怎么说你们就怎么叫吧,儿虽入赘吴家,但我岳丈也一直拿我当半个儿子来看待,从未厚此薄彼亏待了我。”

    说完之后,左手拉着郭老憨,右手抓着郭柳氏的手臂,径直走向了茅草屋。

    吴秀秀一边摸着郭小蛮的脑袋,一边却是对进屋的郭业高看了一眼,她还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如何对郭业吗?郭业在他们吴家父女眼中顶多是个幌子而已,哪里真当他是半个儿子了。

    莫非郭业因为自己刚才这番作为,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吗?

    吴秀秀也无暇细想,吩咐春香别忘了将车上那些从吴家带出来的礼物搬进茅草屋,然后搂着郭小蛮的孱弱小肩膀走进了茅草屋中。

    进屋之后,整个屋内除了一张饭桌就是一张大床,其他的也就几个寥寥可数的圆凳。

    郭业总算见识到了什么叫做一贫如洗,什么叫做家徒四壁。

    郭业,郭老憨,还有吴秀秀三人在屋中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而郭小蛮则陪着老娘郭柳氏跑到了房屋外的灶台开始做起了晚饭。

    一时间,大米饭的香味传进了屋内,令郭业食指大动,这种大米饭香味,即便是吴家的大鱼大肉,也无法比拟。

    过了一会儿,在屋里头向吴秀秀问东问西的郭老憨被郭小蛮和郭柳氏神神秘秘地叫了出去,郭业不知道老爹出屋干什么。

    见着老爹出去后,屋里头只剩下郭业和吴秀秀二人。

    这是郭业自从在吴家洞房花烛那一夜之后,首次与吴秀秀有了单独相处的机会。

    霎时,屋内的气氛有些尴尬了起来。

    一开始吴秀秀和郭业都是坐在床沿儿边上,不一会儿,吴秀秀就有些不自在地站了起来,走到饭桌边找了个圆凳坐了下来。

    郭业尴尬一笑,洞房花烛夜那晚上的吃豆腐,包括今日在车厢内的无心之失,都给吴秀秀造成了色狼胚子的印象。

    不过他也不怪,谁让二人压根儿就是假结婚没感情呢,吴秀秀提防着他纯属情理之中的事儿。

    一时间,屋内无话,气氛更加的诡异尴尬。

    没话找话的郭业只得对着吴秀秀说道:“今天的事儿,谢谢你了,我承你的情。”

    吴秀秀微微轻启粉红檀口,有些惊讶,不过脸色瞬间恢复了平淡,摇头说道:“不客气,名义上你是吴家招来的女婿,我陪你回家省亲实属常理。”

    一听女婿二字,郭业自嘲一笑,然后说道:“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

    然后用手指了指饭桌上大包小包的礼物,有瓜果糕点,有熏鸭腊肉,有绸缎布匹...

    吴秀秀当然知道郭业指的是她这次过来对郭家人的态度,也没有放在心上,不以为意地说道:“你的爹娘不错,我对她们好无需用你来谢,再说了,上次刘阿芒之事,如果不是你出头将他诈走,兴许还要费上一番水磨的功夫。”

    一说到刘阿芒,吴秀秀兴许想起了自己诓骗郭业入赘吴家的事儿,也觉得自己挺不地道,情不自禁地垂下了脸颊,微微泛起红晕。

    生怕对面的郭业发现似的,一直没有抬头。

    郭业刚想说话,突然传来郭小蛮一阵雀跃的叫喊声总算替吴秀秀解了围。

    “开饭咯,开饭咯,哥哥嫂嫂,今晚的晚饭真格儿丰盛哩。打出生以来,我就没见过咱们家做这么多菜呢。”

    说完,掀开门口的帘子,郭小蛮帮衬着郭柳氏和郭老憨接连不断地端进来一盘又一盘的菜肴。

    有鸡有鸭,有鱼有肉,还有一些山里头的野味,满满当当十来盘摆上了桌。

    看着那些个盘子颜色不一,大小不同,郭业暗中猜测可能郭老憨刚才出去就是向周围邻居东一个西一个借盛菜的盘子去了。

    这年头的农村,谁家会置办这么多的碗碟菜盘呢。

    满屋子的菜香味盖过了刚才灶台边传来的饭香味,咕咕...郭业闻着沁人心脾的香味,真是饿了。

    郭老憨白了一眼儿子,然后招呼吴秀秀道:“大小姐,哦不,秀秀,吃饭了,就是菜不多,怕招待不周哈。”

    吴秀秀看了眼满桌子的饭菜,露出一股很满意的笑容,轻声赞道:“已经很多了,公公婆婆的手艺真是好。”

    一旁的郭小蛮则是跳脚叫着:“还有我呢,我有帮忙了的。”

    吴秀秀拿来两个碗,一个夹菜一个盛饭,然后递给郭小蛮,交待道:“嫂子知道小蛮有本事,来将这两碗饭菜送给外头的春香姐姐,让她好好吃饭。”

    郭小蛮听着吴秀秀的夸赞,面露喜色,一手端着一个碗儿猫腰滋溜一声跑出了房屋。

    别看春香在吴家怎么咋呼,怎么得吴秀秀的信任,但是身份始终是个丫鬟。

    所以,今晚破落的吴家招待回门的郭业和吴秀秀,她是没有资格进来吃饭的。

    好歹人家是公公婆婆,儿子儿媳,小姑子,怎么着都是一家人。

    接下来的这顿饭吃的就有滋有味了,这边帮忙夹菜,那边帮忙盛饭,咋眼一看简直就是一个父慈子孝儿媳贤惠的经典画面。

    一段回门饭终于吃完,郭柳氏起身收拾起了碗碟和空盘,吴秀秀本意想着起身帮忙收拾,可被懂事的郭小蛮给按了下去,说嫂子是贵客,这种粗活小蛮会干。

    然后屁颠屁颠地帮着郭柳氏收拾和洗刷碗筷去了。

    兴许是路上的颠簸劳累,正襟危坐陪着郭老憨说话的吴秀秀冷不丁掩嘴打了个哈欠。

    郭老憨虽然叫老憨,但是为人不憨,相反还很有眼力劲儿。

    他知道儿媳妇可能要困了,于是直接说道:“天色不早了,今晚你们小两口就睡小蛮那屋吧,小蛮那丫头跟我和她娘一起睡。”

    啥?

    这话一出,不仅吴秀秀面露惊惶,浑身泛起一层严寒,就连郭业都没坐住差点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见着小两口如此诧异,郭老憨不知怎么回事,连忙解释道:“知道大户人家的小姐爱干净,不用担心,小蛮那屋的被子和褥子都是我刚刚新买的,新着呢,赶紧去吧。”

    然后又对郭业吩咐道:“娃子,灶台上烧了热水,回头给你媳妇端一盆进去烫烫脚,深山老村下半夜容易发寒,烫烫脚舒服,好睡觉。”

    吴秀秀彻底被郭老憨的话给镇住了,心中念叨,这怎么可以?

    郭业也是满脑子的浆糊,吴秀秀心里怎么想他如何不知道?但是看着老爹和老娘的架势,今晚如果不和吴秀秀同睡一屋那是委实说不过去了,今晚漫漫长夜到底怎么应付过去啊?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