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五章 郭业要争气

正文 第五章 郭业要争气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走出了客厅,丫鬟仆役们早已纷纷离去,但是管家福伯还在呀。

    福伯看完刚才郭业出彩的一幕,特别是刘阿芒那混球狼狈离去的那一瞬间,太他娘的解气了。

    吴家,刘家,可是在东流乡斗了几十年的老冤家,一直难分输赢。

    见着郭业这位姑爷走出来,福伯巴巴跑了上前,对着郭业笑眯眯地地竖着大拇指赞道:“姑爷,好样的。”

    郭业猜测后面吴秀秀还在远远看着他的身影,不敢太过得意忘形,保持着矜持对福伯腼腆一笑,然后弹了弹肩膀上的灰尘,轻声说道:“这不算什么,小儿科而已嘛。”

    福伯继续问道:“姑爷,你真的熟通大唐律例?这可是了不得本事哩。”

    郭业闻言一怔,心道,鬼才知道大唐律例长什么样。

    不过他也没有对福伯过多解释,而是轻飘飘地远去,身形还是那么的洒脱和自然,微风轻拂下,迎风而上衣袂飘飘,有股子名士风流的味道。

    见着郭业没有说,福伯也不往心里去,心中赞道,姑爷果真不赖。

    经过今日小风波,冲着福伯的这份态度,郭业敢打包票,至少在吴家大院的仆人丫鬟还有老管家的眼中,他这个上门的女婿在名义上已经奠定了自己的位置。

    接下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赘婿美好日子也许正翘首以待等待着他郭业的到来...

    第二日,

    第三日,

    第四日,

    连着四五天,郭业的确过得都非常安逸与舒适。

    之前客厅狠踩刘阿芒借机立威,再加上郭业灵魂来自后世的缘故,在下人们面前从来不端架子,所以短短几天时间,就与府中下人丫鬟们厮混成了一片,人气指数水涨船高。

    隐隐约约貌似要盖过吴秀秀这个根正苗红的吴家大小姐。

    虽然吴秀秀从那天之后就没有再与他同桌吃过饭,同床就过寝,但是这些丝毫没有影响到在吴家如鱼得水的郭业,过着优哉游哉的日子。

    这一日,风和日丽,秋风徐徐吹拂着后院花园的柳树,枝叶摇摆,飒飒作响。

    “哈哈哈...”

    突兀,秋风袭人的后院中传来一阵哄堂大笑,有男有女,人数指定少不了。

    这几天如果在吴家里头关注过八卦新闻的人都知道,这个午饭后的时间段,肯定是吴家姑爷——郭业又在讲故事说笑话了。

    福伯已经兴匆匆地提着小马扎大小的凳子朝着后院花园的方向奔去。

    跑到那儿定睛一看,嚯哦,柳树下,摇椅上,郭业正悠哉悠哉坐着一边摇摆,一边兴致勃勃地讲着故事。

    十几个丫鬟和仆人将郭业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可见最近吴家这位新姑爷的人气指数之高了。

    仆役们蹲地听着故事,丫鬟们也都没闲着,有的拿着蒲扇站在郭业身后徐徐扇着凉风,有的则替郭业吹着肩膀,怎得一个舒服了得?

    福伯凑身过去没有声张,将小马扎放到地上悄无声息地坐了下来,竖着耳朵听郭业讲着故事,声怕忘记了一个情节片段,回头不能跟小孙子复述。

    不是福伯童心有趣,而是郭业讲得故事闻所未闻,听得他家里头的那个小孙子欲罢不能,他每每回家不讲上一小段,他家那个顽劣的小孙子非倒地打滚,撞墙撒泼不可。

    郭业见着自己在吴家的粉丝也来得七七八八,随即轻了轻嗓子,朗声道:“好啦,刚才咱们讲的是一个骗子卖拐的故事,通过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做人要自信,不能光听别人忽悠,听风就是雨的,否则被人卖了你们还替别人数着钱呢。”

    很明显,郭业把赵本山和范伟的《卖拐》带回了古代,带到了李世民贞观之治下的大唐盛世——贞观三年。

    这几天,郭业每每讲一个故事或者笑话,无论是相声小品野史趣闻,还是西方的《天方夜谭》《安徒生童话》《一千零一夜》,都会顺带讲出一小段自己精彩的见解和为人处事的道理。

    听得吴家这些粉丝们连连追捧,将他奉为偶像一尊,潮人一枚。

    听完《卖拐》之后,不少蹲地的仆役纷纷议论,不是说老范傻不隆冬,就是说老赵缺了大德,一一给予置评。

    接着,郭业看了眼等待焦急的吴家丫鬟女粉丝们,悠悠说道:“好啦,下面就讲一则青蛙王子的故事,总不能顺了哥情失了嫂意吧?”

    “耶……”

    郭业话音一落,早已等得焦急的丫鬟们逐一雀跃了起来,相比于吴家这些男仆们,她们更愿意听一下忠贞不渝,可歌可泣,千回百转的情爱故事,哪怕是虚构的也好,总得不时慰藉到她们那颗寂寞的心灵和对美好爱情的憧憬。

    谁家少女不思春,腐女与八卦党一样,何时何地都是存在,哪怕一千多年的大唐盛世,也无处不在。

    郭业微微从摇椅上坐起,示意雀跃欢呼的丫鬟粉丝们肃静,然后喝了口小石墩的茶水润了润嗓子,开腔道:“话说在西方一个遥远的国度里,有一位……”

    陡然,花园外头传来一记娇斥声:“闹闹哄哄,都不用干活了吗?”

    凭郭业这几日在吴家摸爬滚打的熟悉,不用回头他也知道,喊话之人就是吴秀秀身边的贴身丫鬟——春香。

    整个吴家大院中,就这个臭丫鬟对他横挑鼻子竖挑眼,没有成为他郭业的铁杆粉丝。

    尽管如此,郭业也是对春香没辙,谁让人家摊上了吴秀秀这个根正苗红的大小姐呢。

    春香缓缓走来,看着蹲地的仆役,扎堆的丫鬟们压根儿就没有离去的意思,脸上不由失了面子,腮帮一鼓瞪眼呵斥道:“大小姐说话了,如果你们不好好干活,成天扎堆瞎混,这个月的银钱谁都甭想拿到。”

    啊...

    这话一出,仆役和丫鬟们纷纷脸色慌乱不由齐齐惊呼的叫了一声,然后纷纷起身朝着各自的方向一哄而散,不消三息时间,人已经跑得没影儿。

    郭业再次被自己所谓的粉丝们惊呆了,你妹的,就这么不讲义气?

    这他妈拿来是铁杆粉丝啊?她们就是一些僵尸粉啊。

    而吴秀秀就是那个测粉器,她一句话直接让他郭业的粉丝唰唰唰掉得干净。

    郭业看着身边人去鸟不留,刚才熙攘情景不复,唯有老管家福伯还在,真是人情冷暖啊。

    郭业心中暗怒,好你个吴秀秀,你就是不想老子过得安生,要从根子上直接毁了老子的安逸生活啊。

    春香跟福伯这位老管家欠欠身问了声好,然后走到郭业面前再次道了一个万福,说道:“姑爷,小姐已经在吴家大门口了,她让婢子给您报个信儿,让您赶紧回房换身干净衣服就来吴家大门口。”

    说完,也不顾郭业有没有听清楚,有没有回复,径直转身离去。

    气得郭业在春香背后挥舞双手直挠爪。

    “咳咳,唉……”

    福伯见状,轻咳两声叹了一口气,然后对郭业语重心长地说道:“姑爷,你不要怪春香,也不要怪刚才那些下人们,他们在吴家无非就是为了讨碗饭吃,每个月领点微薄银钱去养家。如今他们的衣食父母是小姐,可不是你哩。您说他们犯的着为了你去得罪大小姐嘛。”

    说完,敲了敲从小马仔上微微站起的发酸双腿,单手拎起小马扎也转身离开了郭业,忙活吴家上下之事而去。

    郭业知道福伯这是在点醒自己,是啊,吴秀秀才是他们的衣食父母,我郭业只是在吴家混吃混喝的女婿,我算个屁。

    说着又摸了摸自己的袖子和腰间,空空无一物,钱袋子长什么样都没见过。

    郭业不由仰头一叹:“钱是英雄胆,身上无钱连自己都心慌慌,寸步难行,更别说笼络人心取得他人信任了。妈的,我一定要找份差事赚银子,绝不能再仰着吴家父女的鼻息过日子了。”

    感叹完之后,第一时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简单梳洗了一番朝着大门口跑去。

    过了一会儿,郭业火急火燎就赶到了吴家大门口,他可不想因为迟到什么的,又被吴秀秀这个臭丫头抓住什么痛脚。

    就在刚才花园那一刹那,他想通了,他觉得好男儿就要隐忍,积蓄实力,到时候一发冲天,直接将吴秀秀这个小娘皮掀翻在床,狠狠...

    可一到了门口,郭业彻底傻眼了,一辆骡车,车厢装修的倒是别致,看这车厢大小,估摸能做个三两人吧,听着车厢内的声音,好像是吴秀秀和春香那臭丫鬟。

    而骡车旁边则是一头半人高的毛驴,皮毛金黄,竖起两只长耳“嗝啊,嗝啊,嗝啊”直叫,一边没心没肺叫着一边咕噜着两只驴眼冲着郭业这边瞅来。

    被毛驴这么黑眼珠子一瞅,郭业心里暗赞,好灵气的一头驴。

    再搂了一眼毛驴边儿上的骡车车厢,心道,吴秀秀叫人请我过来,又叫我换新衣裳,这是要耍什么幺蛾子?

    看无弹窗广告小说就到【爱尚小说网 www.23xs.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