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初唐 > 正文 第一章 洞房花烛夜(新书求收藏)

正文 第一章 洞房花烛夜(新书求收藏)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暮霭沉沉,老鸦聒噪,甚是凄凉悲戚,令人听着浑身的不自在。

    啊...啊啊...

    又是一阵鬼哭狼嚎突兀从吴家后院的一处厢房中传出,较之刚才老鸦哀嚎还要来得凄厉。

    厢房外的丫鬟春香和管家福伯听着着屋里头凄厉惨叫,相继摇了摇头,目露疑惑。

    丫鬟春香更是撅嘴轻声对福伯嘟囔道:“今天已经第三次了,咱们家这位新姑爷唱得是哪出啊?”

    福伯继续摇头轻叹,心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于是继续抬手敲起了房门。

    笃笃笃...笃笃笃...

    急促的敲门声再次应声而起。

    福伯使足了力气梆梆拍门震得房门瑟瑟抖落尘灰,可屋里头的那位爷就是死活不开门。

    无奈之下,福伯不由气急喊道:“姑爷,姑爷,你赶紧出来吧。吉时已过,你再不出来和我家小姐拜堂成亲,到时候老爷发起火来,整个吴家上下都没得安生了。”

    喊完之后,福伯心里也在嘀咕,按说里头这位新姑爷郭业在乡里是出了名的温顺和怯懦,不然也不会入赘咱们吴家了。今天怎么就一反常态,死倔死倔的,愣是不肯出来拜堂成亲呢?

    任凭福伯怎么喊破喉咙,厢房里头的郭业就是不出来,躲在黄花梨木八仙桌底下对着屋外喝骂道:“不出去,打死老子也不出去。你们家小姐长啥样我都不知道,我拜哪门子的堂,成哪门子的亲?”

    福伯听罢,顿时哑然。

    而小丫鬟春香听着郭业这话,不由皱紧了眉头,老爷和小姐不是说这郭家大郎郭业读过几年圣贤书的吗?怎得说话如此粗鄙不堪呢?

    不过毕竟郭业即将入赘吴家,虽然是倒插门的女婿,那也是半个主子不是?不可不敬。

    于是依旧耐着性子轻声解释道:“姑爷,我们家小姐长得很美哩,十里八乡谁不知道咱们家小姐...”

    “闭嘴!"

    春香还未说完话,屋内的郭业就冒然将她打断,迫不及待地喊道:“你说美就美啊?老子没见过,作不得数。万一拜完堂,她是头猪呢?难道老子也要娶她不成?”

    “你!!!”

    春香听着郭业竟然信口雌黄地给自己家大小姐抹黑,纵是泥人也来了三分火性,脱口冷喝道:“姑爷,你好不识抬举。你别忘了,你们郭家可是收了咱们吴家的聘礼,你爹亲口答应我们家老爷同意让你入赘吴家的。难道你想反悔不成?”

    即便小丫鬟春香把话说道这份儿上,可郭业仍旧依然故我,颇有一番任你狂风作起,飞沙走石,小爷就是不出来。

    躲在八仙桌底下的郭业不管春香在外面的言语挤兑,自顾摸着黄花梨木制成的八仙桌腿,啧啧,真是好东西,这要是放在前世,怎么着也得小百万的玩意吧?

    记得当初去局长家里走后门拉关系的时候,自己也见过黄花梨木这种奢侈的玩意,不过当时见到的可是个小茶几,哪里见过这么大的?

    就那么一个小小的茶几,局长大人当时还视若珍宝,小心翼翼地用红绸布包起来藏进了橱柜里头,可见珍贵至极。

    一想到前世,郭业顿时脸就耷拉了下来,因为他想到了今世,看到了眼前之所见,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新鲜中透着怪异。

    他缓缓钻出桌底,看着房间古色古香的家具摆设还有门窗的样式,陶罐香炉的款式,八成是到了古代。

    郭业扯起自己的布衫端详一会儿,又走到铜镜跟前照了照镜子,挺俊秀的一个陌生少年。看着镜中“自己”梳拢的发式,再摸了摸头上那块包头布,这是唐朝年间才有的幞头啊,难道真的来到了大唐年间?

    贞观之治?开元盛世?还是安史之乱,黄巢起义?

    听屋外头春香和福伯的口音,还是四川一带,不对,如今应该叫做蜀中一带,不就是前世生活的地儿吗?

    我他妈招谁惹谁了,别人上班睡觉泡妹子都木有事,我郭业上班偷个懒,喝顿小酒就能稀里糊涂地魂穿附体到了大唐的一个少年身上,真是邪了门儿。

    嗨,穿越就穿越吧,可阎王爷你老人家也忒欺负人了。

    经过刚才脑子里的思绪片段,郭业对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就是如今的自己有了一个粗粗的了解。

    虽然都叫郭业,却是天渊之别,如今这个郭业怎得是一个惨字了得呢?

    郭业不仅心中腹贬,阎王爷,你老人家稀里糊涂将咱拽来,好歹总要给咱安排投个好胎吧?就算不是王侯将相之后,总要来个大富大贵之家吧?怎么着也让咱过过斗鸡遛狗的纨绔日子吧?

    可谁成想竟然灵魂穿越千余年附体在了一个破落佃户之子身上,佃户是什么?那是连一亩三分地都没有的人家,穷得已经不能再穷了。

    穷也行,只要有本事,就凭咱一个后世来的人,先在这大唐盛世稳定稳定,徐徐渐进怎么也饿不死吧?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说不定我郭业也能在这大唐闯出一番名堂呢?

    可谁他妈知道自己竟然摊上了这么一个视财如命的老爹郭老憨,趁自己灵魂附体浑浑噩噩之际将他直接入赘进了吴家,换来吴家二十两白银的聘礼钱和五亩的良田,这算哪门子事儿。

    听说过将女儿许配富人家里做妾侍,换些彩礼钱。

    还没听过拿自家儿子当货物一样,问也不问一声,直接送进别人家里倒插门。

    二十两白银、五亩地,难道小哥就值这点钱吗?

    郭老憨啊我的爹,您算是有钱有地脱贫致富了,可把你儿子我推进火坑害惨了。

    一想到这儿,再听着丫鬟在外头拿自己老爹说事,语气咄咄逼人,郭业顿时火冒三丈,直接跳脚了起来。见他单手叉腰怒指门口的丫鬟喝道:“放屁,我爹答应,那你让他来入赘吧,让他来拜堂吧,这个堂老子死活也不会拜的,你能奈我何?靠!”

    呃...

    小丫鬟顿时被郭业的犀利话给怔住了,这,这还是原先那个懦弱听话的郭家大郎吗?

    不理会屋外两人的反映,郭业瞥了眼门窗,心道,要不趁着现在天色渐黑,跑路?

    理想很丰满,现实忒他妈骨感。

    郭业第一时间否定了跑路的主意,因为他摸了摸袖子和腰间,钱袋子没见一个,如果逃出去,两眼一抹黑,谁都不认识,就算不被抓回来也得被饿死。

    更何况如今自己的老爹郭老憨都收了吴家的钱和田地,只要他敢逃回家,郭业相信他如今的老爹郭老憨肯定会第二天巴巴儿地将他继续送回吴家。

    既然跑路不可取,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残酷的现实摆在面前,郭业还能怎么着?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

    一番权衡利弊得失之后,郭业喟然叹了一口气,得了,既来之,则安之,先找个地方安身立命再说吧。即便要反抗,这也是一门长期的,稳扎稳打的活儿,总得有个地儿管饱饭吧?

    最后,郭业握紧拳头恨恨地喃喃自语道:“麻痹,我倒是要看看这吴家小姐长成什么样,非这么死乞白赖地要招婿小哥。如果过得去,今晚洞房花烛夜,看我不折腾死你,你妹的,我老树盘根,我观音坐莲,我六九式,我后入式,我不把你折腾成苍井空,也得把你祸害成小泽玛莉亚,干!”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这是郭业做人守则第一信条。

    郭业对着虚空挥舞着拳头,暗吐一口浊气,心中暗暗给自己鼓劲道,郭业,千万不能认怂。

    随即整了整身上的布衫,正了正头上幞头,昂首挺胸走向房门处。

    吱呀,拔掉门栓推门而出。

    眼神睥睨了下门口的福伯和丫鬟春香,朗声道:“不就是拜堂成亲吗?小哥奉陪到底,走着。”

    呃...

    春香和福伯再次对视一眼,彼此心道,这就好了?莫非姑爷压根儿就没得癔症?

    敢情这两人一直以为郭业刚才三番几次都在犯癔症,癔症是什么?专业称谓为歇斯底里症,俗称精神病。

    行啊,两人哪里还有心情去管郭业到底有没有精神病,只要肯去拜堂成亲,那比什么都强。

    随即福伯笑脸相迎,领着郭业缓缓朝着成婚的大堂走去。

    而丫鬟春香心中则是担忧着,姑爷这病时好时坏,可真是苦了小姐了,唉...

    穿堂绕廊,郭业和福伯来到了大堂,嚯哦,人山人海,观礼庆贺之人不知凡几,真个热闹。

    半晌之后……

    院子人声鼎沸,宾客哗然,郭业和凤冠霞帔遮着红盖头的吴家小姐被一众仆役丫鬟送进了洞房...

    在推搡入洞房的路上,郭业的耳中不时传来落座开席宾客的嬉笑庆贺之声。

    “你看看,这新郎官哭丧着一张脸,跟个瓜娃子似的。”

    “哈哈,郭家这娃子能娶到吴家小姐,那是祖坟冒了青烟哩。”

    “可不咋滴?郭家大郎,**一刻值千金呢,哈哈哈……”

    ……

    ……

    进了洞房之后,吴家小姐蒙着盖头被丫鬟春香搀扶到了喜床边儿上坐着,然后小丫鬟屏退了所有人轻声离开,将房门缓缓带上。

    留下了闷声不语坐在床沿边儿的吴家小姐,还有不停打量新娘子的郭业独处在婚房之内。

    哟呵,小娘子身段还真不错啊,凹凸有致,啧啧,莫非真如春香那小丫鬟说得一样,她家小姐长得很美?

    一想及此,郭业突然春心泛滥,心里嘀咕着,***吴家,既然你要招赘小哥,那小哥好好祸害你家闺女,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小哥今晚就来个一夜七次郎,哼,征战沙场颠鸾倒凤,方显我郭业的英雄本色。

    想着走着,郭业一步一步上前,伸出右手准备去揭新娘子的盖头。

    突兀,一直正襟危坐的新娘子动了。

    只见新娘子伸出藕白柔荑的右手陡然将自己的盖头掀掉,大红盖头如披落的晚霞一般坠在地上,泛起一阵夺目的红光。

    盖头一去,

    我靠,峰回路转,转他娘的山路十八弯!

    砰!砰!砰!

    乍见着新娘子的脸,郭业连退数步,身体重心不稳,一屁股跌坐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