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他靠脸上位 > 149.小公主的番外6

149.小公主的番外6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行政酒廊的主管和接待迅速解决了外面的争端并安抚了客人们,几分钟后, 酒廊内外又是一片祥和。程葛让助理去询问了情况, 得知沈浚齐和一位客人起了冲突,客人已经回了房间, 沈浚齐在洗手间里清理衣物。

    “我去看看。”程葛吩咐助理, “如果有人在这里大喊大叫,直接让主管把他请回房间。”

    这个小意外让程葛的心情有些不好。本来就该是一个放松的夜晚,却总是有人来破坏他的兴致——在走进卫生间之前,程葛就是这么想的。

    可是当他看到背对着他的沈浚齐时,怒火却瞬间消失。

    美人总是能给人带来好心情的,即使美人此刻只是松开了领带和几颗纽扣, 露出了修长白皙的脖子。

    “你没事吧?”

    “没事。”

    沈浚齐把外套交给一边的服务生:“麻烦你帮我处理一下, 明天我去前台取。”

    程葛说:“你的衬衫也湿了,后腰那一块。”

    沈浚齐回头看后腰处的水渍:“没关系, 这是刚刚蹭上的水渍, 不是红酒,我自己能处理。”

    程葛问:“你就这样回去?”

    沈浚齐没说话, 他的样子看起来有些微微的窘迫。

    程葛能理解他的窘迫。从金悦酒店里如此衣衫不整的走出去,沈浚齐大概是第一个。

    他脱下外套, 递给了沈浚齐:“明天来拿西装的时候,顺便把我的衣服带回来吧。”

    沈浚齐抬头看他,眉头微微蹙起, 但他还是接过了程葛递来的西装。

    “谢谢。”

    程葛看到他小心翼翼地拿着这件西装, 不由笑道:“你别太在意, 成衣而已。”

    “嗯。”

    就好像是为了确定这件西装是不是普通的成衣,程葛看到他摸了摸西装的衣领和内衬,然后才把外套穿上。

    “我送你下去。”

    程葛刚跨出卫生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停住了脚步。

    在他前面的沈浚齐也停了下来。

    “谢谢你,但是我不准备回去了。”

    他看到沈浚齐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张房卡,回头冲他微微一笑:“我必须见见陆总。”

    “……”

    商场里刀光剑影十多年,程葛第一次中美人计。

    他恍然意识到了,也许从沈浚齐走进行政酒廊的那一刻,这里所有的男人都有可能成为他的棋子,而他的目标从头到尾只有一个,那就是陆桓。

    陆桓的房间却不是那么好进的。

    “我说话算话,沈先生凭本事拿到的房卡,我就让你上去。”

    金悦酒店的顶楼,只有两间套房,一间是陆桓固定使用的房间,另一间,多半是集团的高管或是陆桓的亲属入住。

    陆桓那间套房是指纹锁,此刻门是关着的,沈浚齐站在门前,不轻不重地叩了两下门。

    门很快打开了,门后站着的人却不是陆桓。

    “你是——”

    门后的青年一愣,随即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把门关上,却被沈浚齐用手抵住门挤了进来。

    青年没有见过沈浚齐,吓了一跳。

    “陆桓呢!你到底是谁!”

    他慌张地向后挪着,被自己的拖鞋绊了一脚,后背撞在了墙上,这一撞把他撞清醒了些,他惊惶地转过身子,左手够着去按门边的报警器。

    “嘘——”

    冰凉的手指精准扣住他的手腕,身后的人压了下来,把他摁在了墙边。

    青年又急又怕,平日里陆桓的骄纵,成为了他唯一的底气。

    “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当然知道你是谁。”

    身后的人凑到他耳边,每一个动作都带着胁迫感,语气却是温柔又礼貌的。

    “我是来找陆总的,请你务必帮我这个忙。”

    带着红酒香气的吐息落在耳边,青年的身子突然热了起来,双腿也有点发软。

    “你——你要我做什么——”

    一张卡片和一块冰凉的器物顺着睡袍开口的地方滑了下去。

    “麻烦你帮我把这张房卡还给程总。”

    “还有一个是什么?药瓶?”

    另一个东西凉凉的,贴着青年的皮肤,冷得他的身体止不住地抖了一下。

    “是我给你的谢礼。”

    后面的压力骤然消失,青年连忙站直身体,从睡袍里掏出房卡和那个东西——

    “表?”

    表盘上的马耳他十字虽小,青年还是一眼就发现了。

    “抱歉,我身上只有这个了。”

    沈浚齐退到门边,拉开了门,冲门外偏了偏头:“麻烦你了。”

    青年懵了。

    他连自己怎么走出大门的都不知道,直到听到背后“砰”的一声,才意识到,自己被赶了出来。

    “你给我滚出来——”

    他扑回门上,准备打开指纹锁,猛地回想起刚刚背后那股冰凉的压力,手像是被烫到了一般地缩了回来。

    “你给我等着!”

    青年朝电梯跑去。

    *

    都解决了。

    沈浚齐脱掉外套扔在沙发上,先绕着这间套房走了一转。这间套房有一间主卧一间次卧,两个房间都有使用过的痕迹,看来陆桓喜欢一个人睡觉,另有一间健身房和泳池,他猜陆桓应该是个自律的人,除此之外,还有吧台、按摩浴缸和影音室——不错,是个会享受的男人。

    沈浚齐去冲了澡,浴室里的浴袍只有一件,应该是陆桓的,为了避免等会儿引起不必要的争端,他在衣帽间取了一件衬衫当睡袍穿上。酒柜里有不少名酒,沈浚齐挑了最少的那一只,装进了醒酒器里。床边的柜子上放了一管崭新的润、滑、剂,沈浚齐停了下来,眉毛一挑。

    难怪刚刚陆桓的情人那么嚣张。

    沈浚齐去卫生间替自己做好了扩张,他是来和陆桓做交易的,当然要做好一切准备,让陆桓满意。

    一切准备就绪后,沈浚齐回到床边,掀开被子上了床,他本打算关掉吊灯,手却在碰到开关的时候停住了。

    开关下面,放着一个木制的雪茄盒。

    几乎是不受控制的,沈浚齐拿起那个雪茄盒,打开了它。

    他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以前觉得那么讨厌,现在,却又那么怀念。

    “浚齐,抽雪茄不能直接吸,应该慢慢吸一口,等香气弥漫整个口腔,这叫做抽空烟……”

    熟悉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好像就是昨天发生的事情。

    沈浚齐颤抖着手,强迫自己将那些记忆抛出了脑子,然后盖上雪茄盒,坐回了床上。

    他在等一场审判。

    不论结果如何,他都会下地狱。

    幸好陆桓的情人没有再来,陆桓来得也不晚,没有留存多余的时间,让沈浚齐在最后一丝理智里挣扎。

    *

    陆桓开门时便发现了异样。

    他脱掉西装,扯松了领带,随手按下报警器,在一声鸣笛后,去了卧室。

    “谁让你来的?”

    “嗯?”

    沈浚齐从书里抬起头,脸上没有被抓包的慌张,反而带着一丝魅、惑的味道。

    他连这声嗯,都勾着魅惑的尾音。

    那管润滑剂里有催、情、剂——他根本用不上准备的那些技巧知识,就足以让眼前的男人,失去所有的自制力。

    他穿得还是以前的旧衣服,吃住都在套间里,甚至没有一部自己的手机,和陈芸联系,多半是用酒店的电话。

    两人在酒店的餐厅坐下,袁桥把菜单递给沈浚齐:“我请客,随便点。”

    沈浚齐又说了声谢谢,然后花了半个小时,一边研究着菜单一边点满了一桌子的下午茶。

    袁桥本来嫌弃他慢,后来又觉得沈浚齐这好似八辈子没吃过的穷酸劲儿看着解气,任由他点了。

    “你先吃,吃完我们再聊。”

    他又等了一个小时。

    沈浚齐吃东西慢又讲究,而且从来不说话,放在别人看来是教养好,看在袁桥眼里,只觉得烦。

    他本来性格温和,也不是爱惹事的人,只不过在陆桓身边待久了,被捧高了,再加上被沈浚齐上回狠狠刺激了一次,最近的脾气很有些暴躁。

    “你就这样在楼下普通套间里住着,没觉得自己像一个不受重视的外室吗?”

    沈浚齐抬头看他,眉心皱了起来。

    “怎么说?”

    “陆桓的身边,从来只有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