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鬼医 > 第一卷 第六十九章 两个老不羞

第一卷 第六十九章 两个老不羞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居然真的成功了?

    我惊喜的看着自己的拳头,只是着急了试一下,根本没想到会得到这么大的效果。

    时间紧迫,我推开那扇已经被我破坏掉的房门,快步的跑出去,正好看到我妈妈从屋子里走出来的身影。

    “对不起了,妈妈!我必须去帮我爷爷。”

    我嘀咕了一声,纵身跃上墙头,单手一撑便跳到了墙外,接着快速的跑了起来。

    我听到我妈妈在我身后呼喊的声音,我没敢回头,我怕我一回头,就再也走不了了。

    我快速的狂奔,几年来一直都没有如此急速的奔跑,这一路跑下来,我惊奇的发现我的速度居然快的不可思议。

    几分钟之后,我便来到了东山脚下。

    让我惊奇的是,我爷爷的速度也是如此之快,前后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我一路上居然没看到他老人家的身影。

    摸黑进了山里,我的速度渐渐的慢了下来。

    我小心翼翼的摸到了老坟附近,发现那坟包和血色石碑还是和之前一个样子,孤零零的戳在夜幕中,丝毫没有异样。

    什么情况?怎么会一点事都没发生呢?这不应该啊!

    我大着胆子摸了下去,再次仔细的检查了一遍那老坟上的封印,感受着那封印的力量,我可以肯定,这里绝对没有出现过状况。

    这里没事,那到底是哪里出了事?

    我思索了一遍事情的所有经过,想起白天发生的一切,那个姓高的出现在树下时凝重的样子。

    再想起姓高的和甘云梦的对话。

    当时姓高的说:“这地方邪性的很,看来我们要多花一些时间了,这样,让他们先回镇子里,明天再来,我跟你进村,尝尝这里的土家菜。”

    就是这句话,这地方邪性的很,尝尝这里的土家菜。

    没错,就是那里,那颗树下。

    我瞬间明朗了,我爷爷说过,动物的内脏是补阳气的。

    姓高的曾经打开过这老坟,里面的阴气足以让一个大活人生生冻死在里面,他吃生牛的内脏,就是为了补充阳气来抵御着坟内的阴气。

    而这老坟的墓碑处曾经被那个神秘男人用银符封印,姓高的肯定也查探过。

    他不想去碰那道封印导致因祸上身,所以选择了走另外一条路。

    或者说,这老坟的入口可以有很多个,按照八卦的方位来说,这墓碑处的那条入口,是个死门。

    所以当初他带着人打开那个入口的时候,死了那么多人。

    现在姓高的卷土重来,经过几年的研究,他也发现了其中的窍门,终于找到了生门,就在今天白天的那颗树下。

    他白天去而复返,不是因为发现了我和大雄,而是那个位置,就是进入老坟的生门,他不敢确定,所以又回去查看了一番。

    想明白了其中关键,我转过小路,疯了似的往山后那颗树的方向跑去。

    当我快要跑到那棵树附近时,一阵阵的吵架声远远的传了过来,让我不由自主的停住了脚步。

    我瞧瞧的摸上前,躲在一个草窝中偷眼瞄了过去,只见那棵大树下,站着四,五个人,其中一个是我爷爷,站在我爷爷对面的,是一名穿着中山装的老者,年纪和我爷爷差不多。

    这老头气场很强大,头发梳得倍板正,宽额大鼻方嘴,一身杀气,威风凛凛。

    我爷爷此时虽然穿戴的像个乡下老头,可是在这位老者的面前一站,也是气宇轩昂,相貌堂堂。

    在他们两人的旁边,站着一位同样年纪和他们差不多的老婆婆。

    这位老婆婆头发斑白,穿着一身老旧的黑棉袄,很干净的脸上施着淡淡的粉妆,如果不是她那斑白的头发和她的穿戴暴露了她的年纪,这么一打眼,看着也就四十来岁的样子。

    这位老婆婆的身后,站着一大一小一高一矮两个孩子,大的男孩,看样子有十七八岁,横眉立目,一脸的傲气。

    女孩比我小一两岁的样子,娃娃脸,背着小手,像是看热闹一般看着两个吵架的老头。

    我爷爷跟那位老者两个人跟斗鸡似的你瞪着我,我瞪着你。

    我爷爷指着那位老者喊道:“宁霸道,你个老混蛋怎么突然蹦出来了?”

    那位老者也不甘示弱:“哼,我怎么来了?要不是我安排人每年都要检查一次,你还能安安稳稳的在那村里吃香的喝辣的?

    我还倒要问问你呢,欧乾坤,你个老不死的怎么看得坟?你不是信誓旦旦的说不会出问题么?

    我记得九年前就出了一次问题,那时候要不是楚群来处理了,你这把老骨头早就连渣都没了,现在你反倒跟我耍起了猪八戒的武艺——倒打一耙了?”

    我爷爷怒道:“别跟我提那个混蛋!我老欧家的事,跟你们没有干系。”

    原来我爷爷叫欧乾坤,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到别人叫我爷爷的名字,这么牛掰的名字,也就我爷爷能当的上了。

    那个老者叫宁霸道,好霸气的名字,倒也符合他的形象,他口中的那个楚群就是那个神秘男人么?

    他到底怎么得罪了我爷爷?我爷爷怎么说他是混蛋?

    我看他挺好的啊,本事很大,连老坟里那个恐怖的东西都给封印了,我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的。

    宁霸道看着我爷爷冷哼一声:“没干系?你这把老骨头没了就没了,可别连累我女儿也跟着你陪葬。”

    我爷爷瞪眼道:“我呸,你还知道自己有个女儿,二十年前你干什么去了?现在跑来献殷勤来了。”

    宁霸道老脸一沉:“欧乾坤,别光说老子,你不也一样,连儿子都不要了,非要来守这个什么破地方,还口口声声祖上传下来的规矩,规矩就那么重要?”

    我爷爷火了:“老匹夫,你敢对祖上不敬?”

    宁霸道也火了:“老不死的,你骂我?”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火药味十足,眼看着吹胡子瞪眼睛就要掐一块去了,旁边那位老婆婆出声了。

    老婆婆的声音很柔和,但是却带着无比的威力:“你们两个老不羞的在孩子面前也能闹起来,丢人不丢人?”

    老婆婆一句话,好像一瓢冷水泼在了两股火苗上,我爷爷和宁霸道全都熄了火,各自‘哼’了一声,都扭过头去,不说话了。

    老婆婆看了两人一眼,转头对着林子里的我喊道;“谁家的娃娃,半夜三更的不回家,在这偷看什么?”

    坏了,她一直背对着我的,怎么发现我的?

    没等我反应过来呢,那位老婆婆这句话又把我爷爷和宁霸道的注意力吸引到了我这边。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