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鬼医 > 第一卷 第六十八章 一拳破门

第一卷 第六十八章 一拳破门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远处响起炸雷声,我知道今夜又难太平,只能快速的对丁二牛道:“这样吧,你也别赖在二牛的身上,会伤了他的身体,他对你有九年的养育之恩,我想你也不想看到他病倒吧!”

    丁二牛又连续点头,眼中露出了关切的意味。

    我左右看了看,看到墙上挂着丁二牛放牛时喝水用的军用水壶,上前拿了下来,扭开盖道:“你先进这里呆着,等我爷爷回来了,我让他度你可好?”

    丁二牛看了看那军用水壶,不住的点头作揖,然后身体连续抖了几抖,栽倒在地。

    我看到一股黑气从丁二牛的身体内蹿出,顺着水壶口钻了进去。

    我把水壶盖拧上,又贴了张黄纸符在上面,算是暂时搞定了。

    牛魂离开了丁二牛的身体,这孩子便醒了过来,让我没想到的是,丁二牛醒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抢我手里的军用水壶,抱着嚎啕大哭。

    哭了一阵之后,这孩子把那水壶双手交给我,认真的说道:“宁哥哥,我求求你,一定要把他安全的送去轮回。”

    看着丁二牛那清澈的眼神,我可以肯定,这孩子不会再疯疯癫癫的了,他恢复正常了。

    刘权化解了九年的罪孽,丁二牛也积累了九年的善缘,让我不得不感慨,举头三尺有神明,这是不是就是善有善报的意思呢?

    此时却是没时间来感慨了,我接过水壶,跟丁家祖孙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大雄在我身后不停的喊我,我只能跟他说我要先回家,你家里刚刚出了事,先在家里呆着。

    大雄也是对他那便宜姑姑还是不放心,确认了又确认我不会一个人跑去东山后,只好自己先回了家。

    甩掉了大雄,我一路狂奔,沿途上碰到很多站在大门外张望的村民们,许多人家都听到了那声如炸雷般的震天响,一个个都跑出来想看热闹。

    我跑到自家门前的时候,想要去跟我妈知会一声,考虑了一下,怕她担心,又不想跟她说了。

    我正犹豫间,我家的大门居然被人拉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老头,惨白的脸色吓得我一愣。

    那老头对着我冷笑:“老头子我才几天没在家,你小子就翻了天了?半夜三更你不回家,在外面鬼混,这下好,惹了大祸了,你还在外面胡混,快点给我滚进来。”

    我抬头仔细的辨认了一下,这不是我爷爷么?不由惊喜道:“爷爷,你老人家回来了?你没听到那声雷响么?”

    我爷爷抬头看了看黑夜,狐疑道:“雷响?这大晴天的,哪里有什么雷响?臭小子,别转移话题,快点滚回来。”

    这时我妈妈也披着衣服,打着哈欠从屋里走了出来,看到我和爷爷都站在大门口,惊讶道:“您醒了?刚才那声雷好大哦。”

    我爷爷惊讶了一下:“你也听到了?”

    我妈妈点头:“嗯,您没听到么?”

    我爷爷脸色变了,转头问我:“在哪个方向响的?”

    我指了指东边:“东山那边。”

    我爷爷略一思考,猛的看到了我背着的军用水壶,奇怪的问道:“这里面,是个畜生魂?”

    我爷爷就是牛掰,隔着水壶都知道里面是畜生魂。

    我赶忙把那水壶递给他:“这里面是刘权的九世牛魂,正等着您老给超度呢!”

    我爷爷惊讶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了:“刘权?还九世牛魂?什么乱七八糟的,快点跟我说说,我走阴这几天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立刻简单扼要的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以最快的速度说了一遍,当然白无常找我要定魂珠的事情我没说,一是怕他和我妈妈都担心,二是我答应了白无常不跟任何人说,那就绝对不会跟别人吐露一个字。

    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因为白无常说了,我要是说出去,这王八蛋就来勾我魂,我还想好好的活着呢,就算三年后我没找到定魂珠,白无常再来找我,那也有三年的缓冲期不是,总好过现在就把他引来。

    我把其他事情都跟我爷爷说了,我爷爷立刻抄起他的烟袋锅子,背起他那破旧的医药箱就往外走。

    我赶忙在后边跟着,我爷爷领着我走到小黑屋,一伸手把我按了进去,然后手脚麻利的把门上的大锁给锁上了。

    等我反应过来拍门的时候,我听到我爷爷跟我妈妈说:“看好他,不要让他乱跑。等我回来才允许他出来。”

    我当时就懵了,这到底是为啥把我关起来了,我爷爷很明显是要去东山,那地多危险啊!

    还有那个姓高的,那也是杀人不眨眼的主,我爷爷就自己一个人去东山,碰上他就麻烦大了。

    但是很明显,我爷爷就是去找他的啊!

    我着急的不住拍门,可是不管我如何拍门,怎么哭喊,外面都没人应我一声。

    我急了,使劲的踹着小黑屋的木门,可是我发现,我们家里里外外最结实的门居然是这间不起眼的小黑屋,任我如何踢踏,它都只发出闷闷的响声,根本没有破坏的痕迹。

    我疯狂的捶打了一顿之后,终于累了。

    我颓然的坐在小黑屋的地面上,泪眼模糊的看着四周的铜墙铁壁,不知该如何是好。

    休息了一会之后,我开始打量这间小黑屋,七八平米的房间内,只有一张铺着黑床单的木床,简单的一塌糊涂。

    连个窗子都没有,只有这扇紧锁的木门,也不知道我爷爷这几天是怎么在这里面度过的。

    要知道,他可是没吃没喝没拉没尿四五天啊!

    想到这里,我又想起他刚刚开门时那苍白的脸色,显然是一种体力消耗极大的表现。

    先不说我爷爷那么大岁数了,就他现在这个状态,怎么能去跟姓高的搏斗?

    我越想越急,看着那扇紧锁的门也愈发的来了气。

    我缓缓的走到了门前,屏气静心,开始踏罡步,做起了那套神秘男人做过的体术动作。

    我的精神很集中,那套看似简单却极为艰难的动作,我每一步都尽量的做到位,一,二,三,四,当我一套动作做完之后,我感觉浑身都在颤抖,一股不受我控制的强大力量充满了我的身体,仿佛随时都要喷薄而出。

    我不敢怠慢,对着那扇木门狠狠一拳,将那股即将喷涌出的力量悉数轰在了那扇门的门锁处。

    ‘呯!’

    ‘咔嚓嚓’

    ‘当啷’

    那扇门被我这全力的一拳给掏了个洞,紧锁的门锁硬生生被我整个捶了出去,‘当啷’一声落在了地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