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鬼医 > 第一卷 第六十五章 便宜姑姑的过去

第一卷 第六十五章 便宜姑姑的过去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我去,这个死大雄,胡喊什么呢?

    我赶忙跑到院子里,看到大雄正抱着一件带血的衣服呼天抢地的跪在地上哭嚎,不由得乐了。

    我上前拍了拍大雄的肩膀:“喂,嚎啥呢?”

    大雄转头看了我一眼,抹了把眼泪:“我爷爷,我爷爷没了……啊,嗷!”

    我去,这小子真哭了,那眼泪,哗哗的,跟流水似的。

    没看出来,平时这小子五迷三道的天天往外跑,他爷爷天天像个监管一样盯着他,奈何人岁数大了,精神头不如这小子,根本管不住他,管来管去的,一老一小闹的跟仇人似的。

    这会大雄算是真情流露了,哭的这叫一个伤心。

    我笑嘻嘻的又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死就死了呗,这不正好,走,咱打游戏机去呗。”

    大雄彻底的愣了,看了看我,骂道:“你特么混蛋,老子爷爷死了,那也是你爷爷啊,你还有没有良心啊?你特么中邪了吧?能说出这么操蛋的话来?”

    我装出了很认真的样子:“我是说真的,不就是死了么,有啥大不了的。”

    大雄也很认真的看着我,一拳照着我的脸上抡了过来:“我糙你姥姥,老子认错你了。你特么就是败类,人渣,滚,给我滚!”

    我一闪身躲过他的拳头,笑嘻嘻的后退,大雄他爷爷被他姑姑搀着从厨房里走出来,对着大雄咳嗽了一声:“咳咳。”

    大雄吓得打了个激灵,顺着声音扭头看了一眼他爷爷,不由哭嚎道:“爷呀!你这是冤死的还魂了么?”

    我一愣,顿时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指着他道:“你,你小子的神经是特么橡皮筋做的么?”

    大雄他爷爷也被这大雄这一出整的哭笑不得,笑骂道:“兔崽子,你爷爷我还没死呢,别哭了。”

    大雄一怔,看了看手里的衣服,又抬头看了看他爷爷,抹了一把眼泪,走上前伸手摸了一下老爷子的手,感受到老爷子的体温之后才长出了一口气:“哎呀妈呀,没死啊?”

    他姑姑在一旁抽泣:“没死。”

    大雄翻了个白眼:“这不白哭了么?”

    我戳,这是什么鸟人啊!

    我笑得快岔气了,指着大雄道:“你个瓜货,不行了,快拉我一把,我还要出去找那个姓高的。”

    提起姓高的,我看到大雄的脸色明显的变了,跳起来对着他那个便宜姑姑便是一巴掌:“臭娘们,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领这么那么个鬼来我家,你是想害死我家里人咋滴?”

    他姑姑被这一巴掌打得愣了半天,哭道:“我哪里知道那是个骗子,他连我都骗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他爷爷气的浑身直打抖:“你,你咋连你姑姑都打?”

    大雄气鼓鼓的一摆手:“姑个屁,丫的要是没她,能出这事么?你看看咱家都成啥样了?你知道不,那个姓高的是啥人?那是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她什么人都敢往家里领,没弄死你们都算好事了。”

    我盯着他姑姑看了一会,看她好像不是说假话的样子,便对着老爷子问道:“甘爷爷,你说,这个到底是不是你女儿。”

    老爷子嘴唇子直哆嗦,点头道:“是我女儿,她叫甘云梦,大雄刚出生那年,她才二十二岁,离家出走去了南方,现在才回来,这个你相信我老爷子,我自己的女儿不会认错的。”

    大雄跳起来道:“老头,你可别骗我,她真是我爸的妹妹?”

    他爷爷连连点头:“是你姑姑,你个混球,连姑姑都敢打。”

    大雄忿忿道:“我打她,我没掐死她都是轻的。”

    我拉了一把大雄,示意他不要再闹了。

    大雄反手指着我道:“你也不是啥好鸟,骗老子两次,还兄弟呢,就这么耍我?”

    我赶忙止住自己将起的笑意,连番道歉:“错了,错了,我错了行不,我给你道歉,对不起。”

    大雄这才横了我一眼,把脸扭到一边去了。

    我对着甘云梦问道:“你说说吧,那个姓高的到底怎么回事,你们什么关系。”

    甘云梦也不知道我干什么的,反正这会她已经有些懵了,对于两个半大小子的问话也没那么多遮遮掩掩,开始叙述了她的经历。

    原来在十几年前,大雄刚出生那时,甘云梦跟着外村的一个小伙私奔跑出了佘山村,两人身上也没多少钱,在县城里打零工,甘云梦给人刷盘子,那小伙捡破烂赚生活费。

    不曾想,两人的运气极好,那小伙捡破烂捡了个钱包,里面居然有两千多块,靠着这两千多块,他们下了江南,去了经济开发区。

    到了那边,两个人立刻被那里纸醉金迷的生活给迷倒了,那小伙因为长得英俊,被富婆包养了,而甘云梦一怒之下误进了一个盗窃团伙。

    没想到的是,这个盗窃团伙居然做大了,他们的老大是个北方跑到南边躲宰的盗墓贼,有了一定的资金之后带着几个三只手开始干起了老本行,不偷活人开始偷死人。

    一年两年三年之后,几个人的运气很好,在那个富有经验的老大带领下迅速发家,彻底洗白,又干起了走私生意,算是彻底的走上了团伙犯罪的道路。

    到了现在,那位老大手下生意繁杂,盗墓,走私,外销文物,都快成了一条龙了。

    三月前,姓高的找到了他们老大,说他知道一处古墓,里面有绝世珍宝,但是没有人手,要求合作,盗出来的东西三七分,给他们老大七成。

    盗墓这种生意是一本万利,他们老大一听只要出点力就给七成,那肯定要出手的,询问了一下古墓的地点和具体情况,姓高的都说的头头是道。

    他们老大一念叨,佘山村,这地方咋这么熟?立刻想到了他们白手起家时的几个老人,其中甘云梦好像就是那地方的,索性就直接让甘云梦跟姓高的来了。

    甘云梦其实这么多年在外飘荡,也是很想家的,就想借这个机会回家看看,反正盗墓这种事她早就不干了,现在甘云梦的身份,那是某某集团的副董事长,显赫的很,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姓高的居然会对她出手。

    现在据甘云梦的估计,姓高的找她老大出手帮忙的目的,无非是想借助对方的势力,取得一个合法的身份回到内地而已。

    甘云梦在外闯荡多年,她的分析我觉得很在理,但是那姓高的处心积虑的做了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只是为了生吃一口动物内脏么?

    想到厨房里那一盆子动物内脏我就恶心,谁脑子抽了,干了这么多事就为吃口这东西啊?

    “啊!我的牛啊!谁这么缺德啊?”

    大雄家的隔壁,又是一声呼天抢地的哭喊声响起,听这悲惨程度,比刚才大雄哭他爷爷来的还猛烈。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