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鬼医 > 第一卷 第六十二章 杀千刀的损货

第一卷 第六十二章 杀千刀的损货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BiquL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这个胆小鬼,我拿他没辙,索性不理他,转过脸往医馆内走去。

    我和大雄从小光屁股长大的,我怎么能不知道他的脾气,我这样不搭理他,他肯定受不了。

    果然,我还没走进医馆,他就喊住了我。

    “宁娃子,你站住。”

    我没搭理他,继续往屋里走。

    “你站住。”

    这小子急了,紧跑两步抓住了我的胳膊。

    “干吗?”

    我懒洋洋的看着他。

    “你那是什么眼神?”

    大雄愤愤不平的喊道。

    “什么什么眼神?我怎么了?”

    我故作不知,心中却已经乐开了花。

    “你刚才那眼神,明明是瞧不起我。”

    大雄气鼓鼓的说道。

    “不去就不去呗,还小命金贵,知道你现在金贵了,我可不敢求你办事了。”

    我故意刺激他。

    “不是我不去,这要是你宁娃子的事,我就算上刀山下油锅,那也得去,可是这事跟你有一毛钱关系么?”

    大雄辩解道。

    “有关系,你去不去吧?”

    我索性耍起了无赖。

    “宁娃子,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这事明明跟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大雄斜歪着眼睛看着我。

    “我说有关系就有关系,你爱去不去,还是兄弟呢,你让我办的哪件事我没给你办好啊,这会好了,我求着你办事了,掉链子了。”

    我打掉他的手,装作生气似的继续往医馆里走。

    “行!”

    大雄扭头就往村里走,那速度,磨磨蹭蹭,走两步退一步,一步还要三回头。

    我看着好笑:“喂,你到底去是不去啊?”

    大雄咬牙切齿的向前跑去,还伸出了一根中指给我:“兄弟。”

    我得意的一笑,小样,跟我玩心眼。

    走回医馆,我想了一下,从那个古朴的书柜中翻出了几本古籍,随意翻看起来。

    我爷爷这里的古籍有很多,有记载一些古玩资料的,有记载道家符咒的。

    打从我开始帮着爷爷打理医馆生意以来,我就获得了畅读这些古本的权力。

    我原本是想帮大雄找一找,有没有什么道符真的可以帮他考试时发挥超常一下的。

    可是翻来覆去的找了几本都没有找到这种神奇的东西,想想这么有违规矩的东西怎么会记载在古本里,我决定还是从其他方面想想办法,顺手又抄起了一本介绍古玩的古本看了起来。

    正翻看间,我看到其中一页画着一副图案,那图案上,两只似龙非龙,似蜥蜴非蜥蜴的东西趴在上面。

    这图案,我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我扭头在医馆内打量了一下,立刻从书柜的边缘摸出了一个黄纸包着的小纸包,打开之后,大雄那便宜姑姑送他的那块金牌赫然就在其中。

    我仔细的把那块金牌翻转过来,那个图案和古本上的那个图案纹丝不差。

    天呐,还真让我找到了。

    我赶忙把那金牌再次用黄纸符包好放入书柜的角落,翻开古本看了起来。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那个图案上的两个似龙非龙的东西叫做睚眦,是龙的儿子。

    睚眦的本意是怒目而视,所谓“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报则不免腥杀。

    难怪我看到那睚眦的眼神时会有一种惊惧的感觉,但是据古本上记载,这东西相貌似豺,好腥杀。常被雕饰在刀柄剑鞘上,刻在金牌上实在有些古怪。

    我又研究了一会,可惜这古本上只记载了睚眦的一些传说,再没有其它。

    放下古本,我想了一会,想不明白也就暂时先放下了,收拾了一下书籍,锁上了医馆的门,我往家里走去。

    一离开医馆,我就想起了白无常的事情,心中忍不住有些恼火,这混蛋仗着自己是鬼差,居然强硬的让我找什么定魂珠,找不到还要找我算账,我去哪给他找什么定魂珠啊!

    哎,真是烦心事多。

    不过白无常居然来找我了,那么我爷爷是不是该醒过来了?

    我突然发现爷爷走阴的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居然比我过去九年遇到的事情都多,原来鬼医真的是很忙的,什么行当都不好做啊!

    我回到了家,发现爷爷的小黑屋依然反锁,这老头还没有醒过来,不由得心中有些沮丧。

    你孙子都被白无常给威胁了,你还不抓紧醒来,到底干啥去了啊?不就是勾魂么,这都三四天了,你一刻不停的勾魂,这得死多少人才行啊?有那么忙么?

    哀怨了一阵子,我只好回屋去睡梦中找那个神秘男人挨虐去了。

    可怜悲催的我刚刚躺下,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和丧心病狂的呼喊声便把我从床上折腾起来。

    我恼火的下了炕,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大门前,一伸手,把门栓拉下,大雄一头栽进了我家院子,慌里慌张的喊道:“欧宁,你个杀千刀的损货,小爷我跟你拼了。”

    我擦!这什么情况?

    我看着再次衣衫褴褛,鼻青脸肿的大雄,脸皮都有些抽搐了。

    “你不是回家了么?怎么又造成这个样子了?”

    大雄起身给了我一脚,硬生生把我踹了个跟头:“你大爷的混蛋,小爷我怎么就交了你这么个损友。”

    说着话,又是一拳对着我的脸捶了过来。

    我吓了一跳,这货这是咋了?不过你第一脚我没反应过来,挨了就挨了,还想打我?没门。

    我一把抓住他的拳头:“你大爷的才混蛋呢,你失心疯了?大半夜的来我家撒疯。”

    大雄梗着脖子道:“我撒疯?我就撒疯了,咋滴吧?你还敢打我不成?”

    “我……”

    我咬牙切齿的低声道:“你再无理取闹我真揍你。”

    大雄把脖子一伸:“你揍啊,你揍啊!来,你揍我看看,你个王八蛋,你明明没赶跑那女鬼,还跟我说赶跑了,你睁眼说瞎话,你还跟我称兄道弟的让我去帮你打探消息,你看看小爷这一身伤,我打你都是轻的,我恨不得拿把刀子阉了你我。”

    额……

    我吞了口唾沫:“那女鬼又找你了?”

    大雄抬腿又是一脚踢在了我的肚子上:“这回你承认了吧?狗日的,看我无敌降龙十八腿。”

    卧槽!怎么会这么悲催,那该死的女鬼居然又去找他了,怎么会这样?这不科学啊!

    我从地上爬起来扭头便跑,大雄抄起门栓对着我就追。

    没办法,这事不管怎么说我都不占理,挨打也只能算白挨了。

    幸好,此时一个尖细的幽幽声音从大门外传了进来:“臭小子,我让你去找鬼医,你偷偷跑这里来干什么?”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